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萌宝在上:邪魅王爷追妻忙 作者:微格格

时间:2020-11-05 10:01 标签: 的人 端木 轻轻 娘亲 无情
=第章月家废物!赫连帝国,南风学院!沉睡了整个冬天的万物在一场春雨后苏醒。又是一年一度学院招生,学院大门口早早的聚集了一群等候的人。许是受春意的影响,各大世家的姑娘小伙子们都按耐不住萌动的心,各自寻着
=



第章月家废物!

赫连帝国,南风学院!
沉睡了整个冬天的万物在一场春雨后苏醒。
又是一年一度学院招生,学院大门口早早的聚集了一群等候的人。
许是受春意的影响,各大世家的姑娘小伙子们都按耐不住萌动的心,各自寻着各自的圈子在那低声谈论。
“什么?莹姐姐,你说你们月家那个废物加残花败柳也要来南风学院?”
略微显得尖锐的声音打破了这一番平静,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视线。
沈依依掩着嘴,瓜子脸上布满着难以置信的表情。
“依依,她是我唯一的妹妹,别这么说她!”
温柔的声音带着些许无奈,似是一弯清泉注入众人心间,减轻了因为等待而产生的焦灼。
周围的目光明显的变得热切起来,出声的人正是月家长女月婉莹。
月家是赫连帝国显赫世家,月婉莹虽不是嫡出,但天赋却颇高,深受月家上下的宠爱。
再加上温婉的性子,艳丽的容貌,在都城是风云人物,追求者众多。
“莹姐姐,人家说的都是实话嘛!月轻轻这废物仗着是嫡女老欺负你,被送出去后居然还带着个孽种回来,真是贱胚?”
“依依,别这么说,妹妹她是被歹人玷污……”
“被玷污了难道就不是残花败柳了?看她之前缠着二皇子的贱样,说不定是按耐不住寂寞出去勾搭人呢!”
“依依,快别说了,妹妹听到了会生气的!”
“生气?我沈依依才不怕她,最好气死那废物,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月婉莹拽了拽她的衣袖,一双水眸忐忑的望向某一个方向。
沈依依疑惑的转身,见到是月轻轻的马车后,像是打了鸡血般冲了上去。
“月轻轻,你个不要脸的贱胚子,居然还真的有脸带着孽种来报名?听说你个废物还是沾了你那孽种的光才有机会来的是吧?也不嫌丢人?”
“小玄,去看看那只畜生发\春了,叫声这么难听!”
略微慵懒的嗓音带着丝丝魅惑从马车中传来,轻易的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只见,一个小脑袋从马车内钻了出来,黑白分明的眼眸上下扫视了眼沈依依后又缩了回去。
“报告娘亲,是只没胸没屁股发育不良扒光了丢在街上连乞丐都不会要的丑大婶在发\春!”
稚嫩的声音透过车帘传出。
沈依依的脸蛋顿时涨的通红,从小到达她还没被人当面这么骂过。
“小畜生,你敢骂我!找……唔唔唔……”
微风轻轻拂动,车帘的一角被吹的掀了起来,只见一片白色的长方形物件飞出,沈依依还没来得及说那个“死”字,嘴巴便被封上。
她抬手去撕扯嘴上的东西,可那东西不知道涂了什么,一拉就感觉连皮肉都要扯下来一般钻心的疼。
听到周围响起的窃笑声,她顿时气急,张牙舞爪的掀开车帘。
一道白光射出再次落在沈依依的脸上,强劲的力道把她整个人都震飞出去,跌了个四脚朝天,那巴掌大的小脸被两张超大号卫生棉成十字形完全遮盖。

第章护短娘亲

“报告娘亲,两张小玄牌超大号棉棉已经代表娘亲消灭丑大婶了。”
马车内,月小玄站的笔直,他的脑袋上趴着一团雪白的棉花,在那弹跳着,似乎是给他作证一般。
月轻轻额角抽了抽,卫生巾代表她?这臭小子还真想得出来。
不过,咱儿子做啥都是对的。
“做的好!”
月轻轻红唇轻启,带笑的声音似是山涧里的清泉般清脆。
月小玄三两下窝到她怀中蹭了蹭,黑白分明的眼眸中有一丝黯然,孽种?又听到别人这么喊他了。不就因为他没爹爹么?听说南风学院出美男,小玄就找十个八个爹爹,看谁还会骂他。
月小玄哼了哼,在心底暗暗下了决心。
看着儿子那干净纯真的笑容,月轻轻的眉眼间染上了一层柔光。
她拄着脑袋淡淡的看着外边,透过车帘依稀能看到被人拉着却依旧张牙舞爪的沈依依,嘴角泛起的笑意更深。
沈家么?敢编排她儿子,触她逆鳞,是不想继续在帝都待下去了吧?
车外,沈依依浑身一僵,就在刚才那一刻,她似乎感受到了一股强悍的气息锁定了她。
她忐忑的环顾四周,除了远处那几个平民衣衫的人外,在场的都是世家子弟,难不成那群平民中有高手存在?
“依依,别着急,听说这次负责测试的是二皇子殿下,他一定有办法帮你取下这……这两片棉布的……”
月婉莹见她突然间没了动作,以为她是担心脸上的东西取不下来,便柔声安慰。
她话音刚落下,南风学院的大门开启!
在一旁看热闹的人忙不迭的转身,依次迈过那高高的门槛……
不多时,学院门口变得空荡荡起来。
“吱呀”
南风学院的大门以急缓的速度关上,车帘再次被掀开,而车上下来的人却不紧不慢。
时间不多不少,她刚迈过门槛,大门完全合拢,这一幕倒是让一旁看门的老头眼皮抬了一下。
月轻轻经过那位老者身边时,轻声道:“受伤了就少吹风!不然死了没人收尸!”
那昏昏欲睡的老者猛然间睁开眼,哪个小子这么大胆,居然敢咒他死?
月轻轻不动声色的注视着他,而后手指曲起,一枚丹药射出……
“记住,你欠我个人情!”
月轻轻说完转身离开。
那老者把丹药放在鼻尖嗅了嗅,看着她的背影眼底满是骇然,如此人物居然来到南风学院?
测试大殿位于南风学院正中央,月轻轻抱着月小玄进入时,里面已经站满了不少的人。
她的身影一出现在测试大殿内,原本安静的大殿便响起了议论声。
鄙夷,嘲笑,不耻……
这些谩骂从月轻轻穿越过来后就从没有断过。
月轻轻嘴角的笑容不减,找了处位置坐下。
“娘亲……”
月小玄坐在她怀中,扯了扯她的衣袖,小嘴嘟着明亮的眼眸中燃起怒火。
他的小手在怀中不断的捣鼓着,这些人居然敢嘲笑他最爱的娘亲,欠教训!

第章恶毒又如何?

“小玄,有些人就是爱好特殊,一张嘴不用来吃饭专门喷粪!”
“嗯嗯,娘亲,好臭臭,比小玄拉的粑粑还要臭臭!”月小玄皱着小脸,抬起手在鼻子前猛扇,真的像是在去除异味一般。
“错了,他们怎么能跟咱小玄拉的粑粑比!”
毒!真是毒!天下再也找不出比这更毒的话了!
月小玄把好不容易翻出来的瓶子给塞回去,在那些咒骂的人身上一个一个瞪过去。
哼,小玄记住你们了。
等拿到娘亲想要的东西了,就让小蚁出来咬死你们!
这时,测试大厅的侧门打开,当那抹明黄色的身影出现,原本愤怒的人立刻安静下来,一个个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
赫连玉环顾四周,视线定格在月轻轻身上。
她一袭淡粉色的长裙搭配素淡的白纱衣,纤纤细腰用一条白色镶金边的腰带系上,丝绸般柔滑的秀发用一根玉簪盘起,几丝鬓发淘气的在她脸上轻抚,衬得那张未施粉黛的小脸更加的白皙。
肌肤如凝,似是能掐出水来,不点而朱的唇瓣浅笑盈盈。
察觉到有人注视,她掀开眼帘。
黑白分明的眼眸似是含着一捧清泉般清新动人,眸中偶有光芒流转,带着淡淡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灵动而不失狡黠。
赫连玉顿时感觉呼吸一滞,几年不见,眼前的人像是洗净铅华一般,让人本能的升起好感。
“娘亲,这人一进来就直勾勾的盯着你看,好没修养好没礼貌好没素质,他是谁啊?”
赫连玉被这稚嫩的声音给惊醒,当视线落在那粉雕玉琢的娃娃身上时,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这女人的存在对于他来说就是耻辱,长的再漂亮也是草包一个。
“赫连玉!”
月轻轻的眼神只在对方身上停留了片刻便收回。
“啊!怪不得娘亲要给他带绿帽子,如此没修养没礼貌没素质的三没人员怎么配的上小玄的娘亲。”
月轻轻嘴唇颤了颤,淡淡瞥了眼赫连玉后道:“给他带绿帽子?他还不配!”
月小玄拍了拍胸口长长松了口气,双手抱住她的脖子,咧着嘴甜腻腻的道:“小玄就知道,娘亲不会那么没品位!”
感觉到周围投射过来的视线,赫连玉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他堂堂赫连帝国二皇子,什么时候轮的到一个弃妇以及一个不知道出处的野\种来讽刺?
他缓步上前,在距离月轻轻三丈外立定,沉着脸道:“月轻轻,沈依依脸上的东西是你粘上去的吗?”
“是又如何?”月轻轻挑了挑眉,脸上神情似笑非笑却又好似洞悉了什么。
“月轻轻,还以为经历过那件事情后你能改变,没想到依旧这么恶毒!”
赫连玉心里一惊,什么时候这女人敢如此大胆的直视他了?只是这视线真让人不舒服。
“恶毒?是个挺好的赞美词!”
月轻轻一脸淡然,只是唇边的浅笑加深了点。
赫连玉?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资本,值得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如此痴狂的追逐……

第章玩的就是你!

甚至,最后还被暗害的丢了性命。
赫连玉眼底的厌恶之色更重:“月轻轻,若是你以为用这种手段就能引起本殿下的注意,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这只会让本殿下更加厌恶你。”
“呵呵!”
清冷的笑声在殿中响起,月轻轻拄着脑袋,嘲弄的看着眼前的人。
“赫连玉,该说你什么好呢?”
“娘亲,小玄知道,这叫做妄想症!”
月小玄摇头晃脑,奶声奶气的接话。
这男人真是有妄想症啊,居然说娘亲想要引起他的注意?也不看看他什么德性。
赫连帝国二皇子很牛吗?跟他家娘亲一比,他就只能算个小手指的指甲盖的一个小角落。
“小玄真聪明!”
月轻轻摸了摸怀里的人毫不吝啬的赞叹。
虽然遇到了狗血穿越,还穿越到一个孕妇身上,但是她一点都不后悔。
她不知道积了几辈子的福,才会有这么乖巧听话懂事又逆天的儿子。
赫连玉握紧双拳,他是赫连帝国二皇子,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儿子,现在居然被一个他亲手休掉的女人当众羞辱。
心底的骄傲让他怒意横生。
“月轻轻,劝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娘亲说,好女人是不喝酒的!”
月小玄脆生生的应到。
赫连玉脸色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