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春秋双艳:文姜与宣姜 作者:罗姽

时间:2020-09-12 10:59 标签: 公子 太子 国君 侍女 齐国
秋双艳:文姜与宣姜作者:罗姽第一节美人暮色降临,晚风渐起,秋寒袭人。齐国临淄后宫一间寝殿内灯烛初上,烛火摇曳出一片朦胧的红光,粉金色的绮罗帷幔在风声烛影里飘飘荡荡。一座高大的彩绘木屏将寝殿分隔成内室和
秋双艳:文姜与宣姜作者:罗姽


第一节美人
暮色降临,晚风渐起,秋寒袭人。齐国临淄后宫一间寝殿内灯烛初上,烛火摇曳出一片朦胧的红光,粉金色的绮罗帷幔在风声烛影里飘飘荡荡。
一座高大的彩绘木屏将寝殿分隔成内室和外厅两个区域。内室是寝卧区,外厅是起坐间。
屏风前铺设着双层篾席,缀以花纹帛边,席旁是用以倚靠的黑色小漆几,几面和两侧都绘有绚烂的纹饰。这是女主人常坐的位置,但是此刻女主人不在。只有两个幼童正趴在地面玩耍。其中一个男童,约莫四五岁,穿着朱色锦缘的缁布童袍,头上用朱锦束了两个发结。另一个女童,看上去比他还小,穿桃粉色童袍,浓密的头发披散着。两个小小孩正在用木人木车打仗,嘴里呼喝有声,脆脆的童声像狂风吹响了一长串铜铃。
男童手持两乘小木车横冲直撞,将女童的军队冲击得七零八落。
“你输了,赶快投降!”男童得意地嚷道。
“我还没擂鼓呢,你就进攻了,不算,不算!”女童气急败坏。
“我已经擂鼓了,你输了,这些都是我的了!”
男童扑上去抢女童的木车,女童尖叫一声,抱了几个木车在怀里,两人拼抢起来,木车木马稀里哗啦散落得到处都是。
“诸儿!不许欺负妹妹!”
内室传来一声娇叱,随之听见环佩叮咚,屏风后走出一个美艳的少妇,穿着银灰色曲裾深衣,衣上镶着淡蓝色锦缘,橘红色内长裙长长地拖曳于地。——她便是此间的女主人,齐夫人郑姬。
“你还不去温习功课,小心今晚爹爹考你!”郑姬瞪视着诸儿,柳眉倒竖,秋波怒横,越发显得艳光逼人。
诸儿笑起来:“爹爹今晚不会来了。”
女童插话道:“爹爹在卫姨娘那里……”
“笨蛋!爹爹才不在卫姨娘那里,爹爹新得了一个美人!”诸儿打断女童,有些得意地说。
郑姬脸色变了:“诸儿,你听谁说的?”
诸儿笑得有些幸灾乐祸:“娘你不知道啊,我听庆毂说的。”
郑姬感觉到男童眼里依稀有恶毒的笑意,不禁心中一寒,厉声喝问:“庆毂怎么会跟你说这些?”
诸儿笑道:“庆毂跟奶娘说话时我听见的。”
郑姬问:“庆毂还说了些什么,关于这个美人的?”
诸儿歪着脑袋想了想:“好像还说,是从莒国来的……”
女童丝毫没有察觉母亲的神色变幻,饶有兴致地缠住诸儿问新姨娘的事情,郑姬越听越气,陡然一声怒喝:“弗儿!诸儿!——闭嘴!都给我安静!”
弗儿被母亲吓住,缩着脖子,不敢作声。
诸儿却还在偷着乐,嘴角带一丝阴阴的笑。
郑姬对身边的一名侍女吩咐:“去把他俩的奶娘找来。两个骚货不知又跑到哪里去了,把孩子丢在这里——吵死了,想小寐片刻都不成!”
然后对身边另一名侍女吩咐:“你去,把庆毂给我找来。”

孩子们被奶娘带下去后,内侍总管庆毂趋步入殿,躬身下拜:“奴臣参见夫人!”
郑姬斜靠着黑色的小漆几,烛火的光焰映照在她娇艳的脸上,如同流水波纹般漾动。她一副莺娇燕懒的模样,翻来覆去地赏玩自己的纤纤玉指,漫不经心地问:“听说君上新得一个美人?”
庆毂恭恭敬敬道:“回夫人,确有此事,然而美人还未正式进宫,所以不曾报知夫人。”
“这美人从何而来,你且细细说与我知道。”
“是。不知伊梁这个人,夫人是否听说过?”
“伊梁……这名字好耳熟……”郑姬抬起眼帘,“最近似乎听谁说起过。”
“他本是莒国大夫,因为莒君在丧期举乐,有违礼法,伊梁强谏,获罪于君。这伊梁素与我国世卿国氏相善,所以携妻逃到我们齐国避难。”
“我想起来了,君上跟我说起过这事。”郑姬有些不耐烦,微微挑起眉梢,“然而,这跟那美人有何关系?”
庆毂神色不变,平心静气地续道:“莒君闻知伊梁出逃大怒,必欲得伊梁首级,于是遣使如齐。君上接见了使者,然后派出甲士槛车,前去逮捕伊梁,伊梁不愿被押解回莒,饮剑自杀。伊梁的新婚妻子,便为君上所得。”
庆毂语毕,郑姬半晌无话。庆毂也不抬头,只静静地侯着,良久,才听见郑姬缓缓道:“如此忠谏之臣避难齐国、托庇君上,君上为何逼人过甚,徒负戮贤恶名。莒国东夷小国,君上难道还怕得罪莒君不成?”
庆毂仍然不动声色地答道:“夫人应该知道,齐国、纪国、莒国三国之间关系微妙错综,君上方欲对付纪国,因此不得不拉拢莒国。”
郑姬似乎没听进他的话,只是怔怔地凝思着什么,好半天,长叹一声,轻轻一挥:“我都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庆毂躬身退下后,郑姬幽幽地自语道:“那伊梁的妻子果真是个绝色吗?否则君上怎会收入宫中?”
忽然她脸色一变,目光冷厉,咬牙道:“只怕是……那女人姿色绝丽,艳名传到了君上耳中,君上为了得到她,才派人逮捕伊梁,而并非是出于邦交国策的考虑。”书包网电子书分享网站

第二节进宫
伊妘在幽幽的烛光里,慢慢换下了丧服,对着铜镜梳理一头黑缎般滑亮的秀发。纤长灵巧的玉指在发丝间穿梭,将长发分成两股。左边一股上盘为竖髻,右边一股从脑后向左缠绕,绾成一个偏左的高髻。然后自左下向右上插入两枝碧玉簪。灯烛的光芒流淌在玉簪上,碧光莹莹。
偏左的高髻,这是东夷女子最传统的发式。今晚是她进宫的日子,她要作为莒国女子进入齐国后宫。
齐僖公禄甫派来的镶金暖车,已经等候在国氏府邸外。之所以选择掌灯时分,大概是觉得此事不宜张扬。
齐国上卿国氏夫妇亲自送伊妘出府,恭候在暖车旁的庆毂深深鞠躬:“奴臣庆毂见过妘妃!”
妘妃……伊妘清丽的面庞上滑过一丝凄凉的笑。她的闺名叫做“仪”,母家姓妘,嫁给伊梁后,被称为“伊妘”。然而从今夜起,再也不会有人叫她“伊妘”。称呼的改变,意味着她从此不再是伊梁的女人,而是齐侯的妃嫔了。

镶金暖车在夜色里的六轨大道上奔驰,从大城的南北干道转向东西干道,路幅逐渐变窄,这便是即将进入宫城了。
国都建制一般都分内城和外郭。内城是国君的宫殿和宗庙,又称宫城;外郭是百姓居住区和商业区,又称大城。大城包围宫城,宫城居于大城中心,乃是普遍的营都体制。
然而,临淄城独树一帜,它的宫城在西南部,大城在东北部,呈现一种拼贴状,而非环抱状。伊妘乘坐的暖车从宫城的东门进入,穿过治朝广场,在路门停下。庆毂扶着伊妘下车,换乘小型的青盖安车,单马的安车适合在寝宫区里行驶。
从安车上望出去,那些建在高台上的殿宇流淌着月光,飞檐翘角高入云汉,画廊亭阁掩映花丛。那一丛丛怒放的*,呈现出梦幻般的深金和艳紫,浓丽的色泽在月光里如水般涌动。
渐渐的,那如水的花色和月色化作猩红的血色沸腾起来,大片大片的鲜血染透了她的衣裳,她拼命用手去堵夫君脖颈的伤口,然而粘稠润滑的鲜血不断涌出,将她皓白的手变得如同赤玉雕成。
“仪儿,求你……求你保住我们的孩子……求你看在我们......百日夫妻的份上……为伊氏留下……留下一条血脉……”
车前悬挂的风灯随着马车晃动而飘飘摇摇,伊妘清丽的脸上,晶莹的泪水映着明灭的灯光滑下。书包网.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三节诞女
伊妘进宫不足十月,产下一个女婴。《礼记》中说“女子生三月,命以名”。但是女婴出生前夜,禄甫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陷入一大片无边无际的荆棘丛,怎么也走不出去。于是女婴刚呱呱坠地就有了闺名——楚秾。
“楚秾……”伊妘喃喃地念着,神色有些疑惑。
“楚者,荆也;秾者,盛也。楚秾者,茂盛的荆丛是也。”禄甫眉梢眼角都是慈爱,望着刚刚洗净的新生儿,向伊妘解释道。
“多谢君上赐名。”伊妘口中谢恩,心中却被一片不详的阴影笼罩:茂盛的荆棘?岂不喻示着但凡进入我女儿生命的人都将会遍体鳞伤?
小楚秾一出生就得到禄甫特别的疼爱,齐宫的后妃们看在眼里,也纷纷巴结。楚秾满月这天,她们都送来了十分贵重的礼物,将伊妘的寝殿堆得琳琅满目,熠熠生辉。
这天来的有:郑姬、卫姬、鲁姬、宋子、陈妫等等。
她们全都是列国公主。郑国、卫国、鲁国都是姬姓国。宋国子姓,公主称“宋子”。陈国妫姓,公主称“陈妫”。当然,她们在娘家时都是有闺名的,出嫁后就不再称名了。
最美艳的大概应该算齐夫人郑姬了。她浓施脂粉,头梳高髻,髻上插六枝紫玉簪子。身穿浅红色的轻绸深衣,深红色的织锦镶边,粉蓝色的内长裙长长地拖曳于地。颈子里的红色玛瑙珠,闪烁着清艳的光泽。如此粉光脂艳、垂金挂玉,似乎生怕别人意识不到她的尊贵。
——她是夫人,国君的正妻。列国时代,国君的妾称为偏妃或者侧妃。“夫人”的地位是高于“妃”的。一般来说,国君娶了一个国家的嫡出公主为正妻后,还要再纳几个国家的庶出公主为妾。郑姬是郑庄公寤生的同母妹妹,郑夫人武姜的女儿,是嫡公主,身份高贵。其余几位都不是夫人所生,都是庶出公主,身份稍逊。
伊妘进宫以前,郑姬不仅地位最尊,而且姿色也是后宫之冠。现在多了一个平分秋色的伊妘,郑姬每次与她同时出现,都会格外精心妆扮。
她盯着伊妘上上下下地审视,只见伊妘穿广袖曲裾长裙,翠绿条纹的曲裾在腰下斜绕了一层又一层,随着她轻盈的步履,如层层碧波般荡漾。她云鬓轻绾,脸上未施粉黛,更显得秀目盈盈如水,肌肤晶莹似雪。
郑姬在心里攀比着,觉得自己与她姿色相俦,难分轩轾。尽管如此,对于男人来说,自然是旧不如新。自己这张脸再美,禄甫也已经看了这么几年。也难怪他对伊妘母女恩宠日隆。
可是那小女婴,怎么看也没有她的弗儿可爱嘛。她裹着深紫色的锦缎,躺在伊妘怀里,小眉头皱得那么紧。大家无论怎么逗她,她都不笑,小小的脸上满是严肃的表情。
而且,她一离开亲娘的怀抱就会哭。先是陈妫从伊妘手里抱过她,她扯开嗓子哇哇直哭,陈妫将她还给伊妘,小家伙马上就不哭了。
宋子笑道:“这就怪了,我来试试!”
说完接过楚秾,谁知像触动了某个开关似的,楚秾又一次放声大哭。宋子又是拍又是哄,她反而越哭越凶,宋子吓坏了,连忙还给伊妘。
卫姬自告奋勇道:“我来抱她试试,我一向很讨小孩子喜欢哦!”
在伊妘怀里停止了哭泣、眼泪还挂在眼角的小楚秾,一脱离亲娘的怀抱就又哭了起来,小小的脸憋得通红。卫姬有些尴尬,自己刚才夸下了海口,可是这小家伙太不配合了。
伊妘一边从卫姬手里接过孩子,一边有些抱歉地说:“秾儿最认生了,除了我,谁抱都哭。”
卫姬不介意地笑道:“认生的孩子好,长大以后有主见。”
鲁姬凑过来说:“连君上抱她,她也哭吗?”
伊妘默默地点点头。
卫姬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小楚秾,赞道:“这孩子将来一定很聪明,你们看她的额头多饱满,眼睛又大又亮。”
一直没有说话的郑姬忽然笑起来,身子微微往后仰,声音脆亮地说:“这眼睛像谁呢?妘妹妹和君上可都不是大眼睛。嘴也既不像妘妹妹,也不像君上。这鼻子嘛,似乎也不太像……”
伊妘被这番话逼得有些无措。
卫姬连忙解围:“都说女孩像姑,男孩像舅。君上的姐姐庄姜嫁到我们卫国,我小时候见过,你还别说,秾儿跟庄姜夫人像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