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HP同人)HPDH-黎明之前 作者:小米哼哼(2)

时间:2020-09-12 11:02 标签: 看着 马尔 哈利 德拉 勒斯
爱您的儿子德拉科。马尔福! 只有您可以打开口袋,我想你需要担心我的不谨慎。 看着儿子流畅的字迹,卢修斯深吸了口气缓慢吐出。轻点了里面魔药和嘉隆的数量,他嗤笑一声。那个小混蛋有的是时间收拾。现在需要的是见
爱您的儿子德拉科。马尔福!
只有您可以打开口袋,我想你需要担心我的不谨慎。
看着儿子流畅的字迹,卢修斯深吸了口气缓慢吐出。轻点了里面魔药和嘉隆的数量,他嗤笑一声。那个小混蛋有的是时间收拾。现在需要的是见到西弗勒斯。他们的计划需要改变。
整理了一下身体,拉出脖子上面带着的挂坠,很快一个颓废的卢修斯马尔福出现在他面前。为此,卢修斯面色苍白。虽然他本身就有些白。
“你会很快死去!”给魔偶下达命令,卢修斯灌了一口罗道夫斯口味的复方汤剂,大方的拿着手杖离开阿兹卡班。
世界的背面,一个明了幽灵酒吧的角落,西弗勒斯没有任何遮掩的走过去坐下。他对面是带着兜帽露出一缕铂金色头发的卢修斯。他正在享受一杯香浓的咖啡。
“你也许应该知道,霍格沃兹拿上开学。”西弗勒斯低沉的嗓音,如同拉低音的大提琴。
“这是德拉科的魔杖!”卢修斯将手杖递给西弗勒斯“我买了新的魔杖,你把这个带给他。”
看着魔杖,西弗勒斯皱眉“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他最近两头跑,对于那个孩子显然有些疏漏。
“看这封信!”卢修斯很诚实的将儿子卖了。看完信,西弗勒斯嗤笑一声“是哪个白痴告诉他,你喜欢哪个鼻子都没有的?”
“也许是纳西莎!”卢修斯挑挑眉“替身偶人过两天就死,我需要在消息公布后,见那个小混蛋一次。”
“你生的好儿子!”西弗勒斯发出一个鼻哼“当初就不应该听你的,让他出生。”
“公平一些,你也很期盼。虽然你把他忘了十二年?”卢修斯提醒对方,那是他们的孩子。如果不是西弗勒斯被意外的用了一忘皆空,他们也不会如此艰难布置。想到这里,卢修斯拿出一瓶透明液体“小混蛋这一点还是很像你的,亲爱的!”
“是什么?”打开瓶盖闻了一下,他顿时明白大体用处“总比你对纳西莎用记忆混淆咒的好!”
他收起魔药,必要的时候他会使用。但不是最近。
“见过德拉科后,我会解决。就算她这些年对于德拉科的照顾,我会安排她去美国。”
“那德拉科会更恨你!”西弗勒斯嘲讽的看着伴侣,低下头“还是解决了再告诉他。没有那个的牵制,显然要有利的多。”
“的确!”卢修斯得承认,这瓶魔药的到来,解决了大问题。计划可以修改,他们不需要牺牲。
很母亲热情的拥抱后,德拉科拎着自己的小皮箱坐上火车。此时斯莱特林的车厢内十分安静。
坐在自己的老位置,克拉布和高尔碍于德拉科的低气压不得不坐到别的地方,分享他们从家中带出的零食。
侧头看着站台,寒冷的空气让玻璃上面蒙了一层雾。简单的小魔法后,一切清晰眼前。有名的三人组,正在站台上跟韦斯莱一家告别。看着这里,德拉科嗤笑一声,扭头不去看。
哈利背对着车厢正看着罗恩承受来自韦斯莱夫人的唠叨。他羡慕这些,但却不会将嫉妒表现出来。他只是安静的看着。
他在想,失去铂金贵族一家的站台,今年显得格外冷清。不知道马尔福是否心情好一些。送卢修斯。马尔福进入阿兹卡班让他很难过。之前,那时候他明显的感觉的出那个男人不过是在耍架子,并没有想要做什么。是跟随的贝拉克里斯,才让局面失去了控制。但是小天狼星的离开,让他难过极了也忘记了,那个男孩也失去了父亲。
列车行驶到一半,德拉科明显感觉到救世主披着他那件神奇的斗篷的到来。想到前世那差点跟邓布利多一样的鼻子,他站起身拉开座位,打开车厢的门站了一会儿“我出去走走!”他这样跟其他人说,然后感觉到救世主也跟着移动。
关上门,很容易就找到一个空车厢。因为那个人的出现,虽然魔法部在尽量粉饰太平,还是有很多人转学离开霍格沃兹。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突来的消息

“波特!”关上门,用了几个隐蔽封锁的咒语,德拉科一把抓下那个斗篷,然后看到如同受惊的小兔子的救世主。
“你有事?”无奈的揉了揉额头。德拉科看着车厢,双手环抱自己。
将斗篷折叠几下,哈利有些尴尬的低头笑笑,抬头看着明显高自己一个头的男孩儿“我只是看看你……毕竟……马尔福先生……”说到这里,他低下头,脚尖踢着地面,有些不知所措。
“如你所见,没有再糟糕的了!我家变成疯子收容所了,一个糟糕的圣诞节。他希望我去杀了邓布利多!”德拉科自嘲的笑着,看着救世主瞪大了眼睛张大嘴*巴的样子有些好笑。他低头闷笑几声“你呢?韦斯莱的温暖呵护?”
“你会做吗?”哈利没有回答后面的话,而是带着认真看着年轻英伦的男孩儿。
“做不做都会死,无非是早晚罢了。”德拉科耸耸肩“那我为什么要听他的?”
“邓布利多教授很厉害,但是他不会伤害你。”哈利纠结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男孩。
“我妈妈还在庄园!”想起纳西莎,德拉科就想到那个为他背负罪责的男人。不知道如何被自己那个花花肠子的父亲骗了,生了自己后,又被一忘皆空。最后依然保护自己的男人。他有些烦躁的皱紧眉头“你可以去告诉邓布利多!”
“什么?”
“那人让我杀了他,并且引人进来的事情。”
“你可以自己去告诉邓布利多教授,他会想办法保护你妈妈!”对此哈利斩钉截铁的信任。
“不,他不会!”德拉科想到那个男人,深吸了口气“马尔福庄园不是魔法部,没有人能够保护我的母亲,除非我父亲离开阿兹卡班。但这显然更不现实!”
“那怎么办?”哈利有些茫然了!
“我不知道!”德拉科摊摊手“听着,波特!我不是斯莱特林中唯一没得选择的。别再一个人接近斯莱特林,对你、对我都不安全!”
“我知道,我只是担心你!”
看着低头耳尖粉红的救世主,德拉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打开包厢的门“穿上你的斗篷,回到你的小妈妈身边去。”
“那你呢?”哈利听话的穿上斗篷隐藏自己。
“我喜欢天文台!”德拉科回答的简单,然后推了消失的哈利一把,转身离开。看着他的背影,哈利沉闷的走回三人的包厢。
“嘿!你去哪里了?”刚刚去视察的罗恩看着整理隐身衣的哈利,赫敏打开一本书,没有看而是抬头看着哈利。
“我刚刚去找马尔福了!”哈利没有隐瞒,他知道德拉科跟他说的目的。
“马尔福!”罗恩尖叫一声,显然很不赞同“听着哈利,离那个坏小子远一点。”
“他说伏地魔让他杀了邓布利多,同时还要找到方法让人进入霍格沃兹!”
“他肯定在骗你,那个人不是傻子!邓布利多那么厉害,怎么可能派他。后面那个倒是有可能。毕竟霍格沃兹了的密道那么多。”罗恩显然不相信前者,但是赫敏看着哈利的表情,显然是有些相信。
“听他说,罗恩!”赫敏狠狠瞪了罗恩一眼。对于罗恩,她依然对三强争霸赛中对方的表现很是不满。虽然这已经过去快一年了,但对于赫敏而言那就是赤*裸裸的背叛。如果不是之前的表现让她觉得对方还有救,怕是现在已经绝交了。
“罗恩,他不会在这上面说谎。斯莱特林注重家庭,不管他能不能成功。他爸爸进了阿兹卡班而妈妈则留在家里。想想吧,如果伏地魔进入你的家里,带着一群忙命之徒是什么感觉。”
“那绝对不可能……哦……那糟糕透了!”罗恩的表情十分明显的表达出他的厌恶。他知道马尔福家族的庄园一定漂亮极了,看看他父母之前的表现就不难看出。如果他是马尔福,也不会很高兴。这么想着,他扭着头瘪瘪嘴:“他这是跟你弃暗投明?”
“不,我不知道。”哈利对于德拉克告诉他的原因有些猜测,但是却不能说给罗恩听。更不能说给赫敏,他觉得除非是邓布利多找他否则也不能告诉邓布利多。这种只属于两个人的秘密,让他觉得有些紧张的同时又带着兴奋。他想,也许他日后多了很多找马尔福的理由。
“那他是什么意思?”罗恩轻哼一声,显然不觉得前一种可能会实现:“那个家伙是根深蒂固的混蛋,你看看他弄的那些徽章和没事找事。他本身就是一个坏家伙,我倒觉得他不过是吓你玩的成分居多。”
“你以为马尔福跟你一样嘛?罗恩……他可不是傻子。”赫敏瞪了身边的男孩儿一眼,合上书想了想:“我觉得他可能是希望通过你告诉邓布利多这个消息。站在他的立场考虑的话,不难看出他此时很为难。如果不按照那个人的吩咐去做,她的母亲可能会受到伤害。但是如果按照那个人说的去做了……我承认他有的时候很混蛋,但还没有坏到那种程度。”
“我也是这么觉得。”哈利感激的看了赫敏一眼:“我想我需要将这个消息告诉邓布利多教授,只是从开学到现在没有人知道他在那里。经常就不见人影了!”
“你可以找麦格教授,她一定能够将消息告诉校长!”
“哦……赫敏,你真是聪明!”哈利感激的笑笑,此时列车广播已经开始。他拉出自己校服长袍套上,准备下车。
德拉克回到车厢,看着他过来潘西从一边女生那边过来坐在他对面。这个假期结束后,德拉克的表情俨然不适合调情和亲热。她歪歪头:“嘿……你还好吗?”
“什么?”德拉克靠着座椅目光平静的看着潘西,这个女孩儿几乎充斥了他整个求学时间。从朦胧的爱恋和后来因为将魔杖扔给救世主的分道扬镳。
“我是说……你还好吗?那件事情大家都知道,所以有些担心你!”潘西声音不大,尽量控制在两个人都听得见的情况下。
闻言,德拉克勾起嘴角带上他这个年纪惯有的傲慢和嘲讽:“你是说我父亲愚蠢的失败?”他的右手轻轻一下一下抚*摸着自己的左手臂,做出哪里很重要的表现。很多在偷窥的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潘西也注意到了,她深吸了口气努力不让自己尖叫:“德拉克……你……”
“这是荣誉不是吗?”德拉克昂昂头,表现的十分骄*傲。但是潘西却觉得十分恐惧,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女孩儿原本苹果色的脸蛋瞬间变得煞白,她们还没有成年。还沉浸在那个人不会标记未成年的幻想中。而德拉克。马尔福的举动告诉她们,距离她们选择离场的时间已经不远了。
因为这件事情,整个斯莱特林车厢内陷入恐惧很寂静中。德拉克叹了口气,战后他的很多学长和同学被投入阿兹卡班。哪怕没有摄魂怪,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很多人都说他们的邪恶和残忍,对同学都能下手。但是在家人和所谓的正义中,他们只能选择前者。斯莱特林也是学生,也都没有成年。可是战后没有人去思考这件事情,没有人去在意斯莱特林是否会恐惧。他们是否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哭泣和恐惧未来。
“马尔福……”一道有些虚弱的声音在一边响起,他的主人是爱德华。诺特。他颤*抖着身体看着德拉克的左手:“那是真的?”
德拉克挑眉看着他,然后恶劣的咧嘴笑了。他没有回答,而是用右手捂着左臂。他的行为间接证明了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实际上他的手臂光滑一片。那个人虽然恐吓他,让他胆小的去执行那些带着嘲讽的任务。但是,却没有给他打上标记。他不过是吓一吓这群胆子小的罢了。
看着他的举动,爱德华。诺特差点尖叫出声。他的声音难听的吵醒了一直在睡觉的布雷斯。扎比尼。他看着四周颤颤巍巍的人,嗤笑一声:“得了……德拉克!他们的担子都太小了,玩不起的!”
“让你看出来了!”德拉克耸耸肩,只得玩笑的口气然后拆开两边的宝石袖扣,向上卷起的袖子露出干净光洁的手臂。看到这里,大家纷纷松了口气但是也对小马尔福的行为表示出不齿。
“虽然没有,但是我却得到了一个不可完成的任务。”德拉克嘲讽的笑着,灰蓝色的眼睛打量一圈:“制造一些混乱,然后找到可以让他们进入霍格沃兹的通道。同时,杀了邓布利多!”他最后的声音带着阴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