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HP同人)HPDH-黎明之前 作者:小米哼哼(3)

时间:2020-09-12 11:02 标签: 看着 马尔 哈利 德拉 勒斯
森恐怖的特色,所有人都安静的看着他。潘西等女生甚至捂住了嘴,防止自己尖叫。 “你决定怎么做?”布雷斯懒洋洋的向后靠了靠,尽力舒展自己的肩膀。 “我妈妈还在那里 “的确 辈祭姿沟愕阃罚宋饕菜跣∽约旱妥
森恐怖的特色,所有人都安静的看着他。潘西等女生甚至捂住了嘴,防止自己尖叫。
“你决定怎么做?”布雷斯懒洋洋的向后靠了靠,尽力舒展自己的肩膀。
“我妈妈还在那里!”
“的确!”布雷斯点点头,潘西也缩小自己低着头:“我父母都在,如果不是他看上了马尔福的庄园,可能就会选择我们家。”帕金森家族算是高地有名的家族,在名望和历史上可以比美马尔福。
“我爸爸、叔叔都有那个标记。”诺特胆小的佝偻着身子。他们都是没有选择的,一如马尔福。哪怕明知道未来是一条死路,也要走下去。
列车很快到站,斯莱特林一改之前的颓废整洁衣装依然高傲的昂着头下车。作为极长的德拉克检查了整个车厢没有遗漏的人,才最后离开。
看着斯莱特林陆续出现在餐桌上,隐藏在角落中的西佛勒斯拿着那根手杖走出来。他绕道德拉克的身后,将手杖放在他腿上:“安排好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看着手杖,德拉克楞了一下点点头:“好的,院长!”
“是什么?”看着院长离开,坐在对面的潘西好奇的询问。
“我的魔杖,前一阵子让去做杖套去了。”德拉克拔出自己的魔杖,挥动了两下又插了进去:“本来是我成年后有才定做的,但是……”他没有说,所有人都知道在卢修斯。马尔福进阿兹卡班后,德拉克就拿上了马尔福先生的蛇头杖。
用完晚餐,德拉克带着斯莱特林回到公共休息室。神秘事务司的事情,让斯莱特林此时在霍格沃兹十分危险。他握紧自己的魔杖,磨擦了一下小手指上的指环深吸口气:“去年的事情想必诸位都知道,我不想再多说什么。此时很艰难,我希望你们能够完全遵守我现在所说的。一年级和六年级、二年级和五年级、三年级和四年级。每次外出,不得少于两个高年级和一个低年级。尽可能避免同其他学院之间的摩*擦,如果你们现在就想做出选择的话!”
斯莱特林都点点头,他们都不想这么早做出选择。那太残酷,看看马尔福之前和现在。那原本被发蜡弄得服帖的头发,此时也不过是不羁的散乱着。同时他们也不觉得自己会比马尔福幸运多少。因为有马尔福在前面挡着,那个人才不会想起他们这些人。若是马尔福彻底倒下了,那他们就遭殃了。所以对于马尔福的安排,他们没有任何异议。
简单的交代了这些,德拉克拿着手杖离开公共休息室。刚刚院长的话,他们大多数都知道因此也不需要解释。
“进来!”在他站在美杜莎门前的时候,里面传出低沉的嗓音。石门打开,西佛勒斯就站在门口。德拉克走进去,有些谨慎的看着自家的教父。
西佛勒斯看着眼前这个孩子,目光深沉。他伸手准确的抓住那孩儿的衣领拉着他进了自己的卧室。提前布置好的魔纹快速运转,德拉克想要躲开但是却被一个拥抱紧紧抱住。他的脊背一双大手上下禁锢,让他无法逃脱的同时,一股股魔力也威胁着他不能轻举妄动。
在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低沉的嗓音念动着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咒语:
摄魂取念!
德拉克是绝望的,但是这份绝望的同时想到这个人的真实身份,他又打开了自己。不去阻拦对方对自己记忆的探索,不去阻拦对方的寻根问据。在这根手杖出现的时候,他就有了这种觉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泪水顺着脸颊,随着记忆的翻动儿不断涌出。是委屈的、是悲伤的……更多的是一些莫名的东西。
看完那些记忆,西佛勒斯叹了口气紧紧搂着怀里的孩子。他死乎被吓坏了,从惶惶不安中变得更加孤独。他不否认,如果不是这个孩子突然出现,他跟卢修斯的计划的确会如此下去。他们不会让这个孩子手上沾染罪恶,同时也会为他安排好日后的一切。只是他们算错了,如果他们都走了,这个被迫成长的孩子会如何艰辛。
“我很抱歉!”
听着道歉的声音,德拉克摇着头只是不停地哭泣。他锤打着对方的胸膛发出闷闷的声响,似乎在抱怨又如同受到委屈的孩子在撒娇。
过了一会儿,也许是哭够了。他双手拦住西佛勒斯的脖子如同孩子一样紧紧贴着对方的胸口:“您……讨厌我吗?”
“是谁告诉你这个?”靠着门,支撑着男孩儿身体的西佛勒斯皱紧了眉头。
“妈妈说的!”德拉克嘟囔着。西佛勒斯无奈的摇摇头,推开他让他坐在一边的床上,在柜子里找到缓和药剂递给他:“喝了!”
他自己拿起一瓶灌下,大范围的摄魂取念虽然对方没有抗拒也会让人不舒服。
德拉克喝下魔药。安抚了一下自己的神经低下头看着手中的小瓶子:“妈妈临终前说的。是父亲用了魔药……”
“我是一个魔药大师!德拉克……”对于纳西莎报复的行为,西佛勒斯叹了口气拉了一把椅子坐下:“你应该知道,纳西莎和我跟你的身份。我同你父亲是伴侣!你出生后,发生了一件意外,我被遗忘皆空。”说到这里,西佛勒斯有些感慨:“纳西莎跟你父亲的婚姻,是因为迷情剂。当时为了两家的面子,不得不举办了婚礼。”
“怎么会……”德拉克张张嘴吧,有些不敢置信。他摇摇头:“妈妈没有必要骗我!”
“算是一种报复吧!”对于纳西莎,西佛勒斯是复杂的他长叹口气:“你父亲对她用了混淆咒和记忆植入,让她认为你是她亲生的孩子。当时的局势很危险,如果不这么安排说不定你会有危险。”
德拉克点点头:“父亲呢?”
“也许过两天你就会得到消息!”西弗勒斯画了一个三*角符号。看着那个符号,德拉克恍然点点头:“那就好!”
看着他脸色恢复过来,西佛勒斯打开门:“回去好好休息!”
“您不留我吗?”德拉克抬头,带着希翼。看着那双会蓝色的眼睛,想着自己十多年对这个孩子的遗忘。西佛勒斯心软了,叹了口气:“可以!但是你需要去把你的那些东西拿过来。口令是圣甲虫!”
“好的!”德拉克给了他一个腼腆的笑容,如同得到奖赏的孩子快步离开。在美杜莎门打开的时候,他又将头扭进去,带着预防对方反悔的态度:“我很快就会过来!”
“去吧!”西佛勒斯点点头,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整理教案。他喜欢开学第一天整理这些东西,毕竟都是每年不换样的,所以也没什么难度。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彼此的面具

一夜好眠,对于德拉克而言。当然,西佛勒斯则是闭目养神度过了一个晚上。眼下他双面间谍的身份还在继续,躺在床上两个人聊了很多。德拉克从西佛勒斯哪里知道,他被遗忘皆空后忘记了他的存在的同时,也忘记了很多事情。隐约记得只是保护一个孩子,顺理成章的莉莉的孩子成了首选。在那种情况下同邓布利多定力契约,让他不得不关注救世主。这也是为什么前世他那么厌恶,也会贯彻执行的原因。因为,他还想看着他的孩子长大。
同时,德拉克也知道一个惊人的消息。在他祖父去世后,实际上很长一段时间掌控马尔福家族的不是自己的父亲,而是那个名字不能说的人。一直到他父亲结婚,马尔福家族的产业才交到父亲手中。而他的另一位血亲,西佛勒斯则是那个人没有疯狂之前的学徒。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那个人同老马尔福的死有直接关系,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马尔福家族在哪个人心中的特别。
对于德拉克的任务,西佛勒斯让他不用去管。没有人会相信被宠坏的小马尔福能够做到杀死邓布利多这样的事情。同样的,他也不会允许这个孩子在他眼皮子下面,手染鲜血。
这一次德拉克也没有想要去管,他只是把他所知道的告诉了西弗勒斯。至于父亲,他想他可以无视掉对方了。
开学的第一天,总是伴随着小动物们的各种怨言和谈论圣诞节奇遇中度过。西佛勒斯在结束了上午课程后,走向邓布利多的办公室。虽然眼下乌姆里奇几乎在不断地捣乱,但实际上只要他需要他一定能够找到那个躲避救世主的老校长。
“哦……西佛勒斯!”正在给自己嘴里塞糖的邓布利多如同做错了事情小孩儿,连忙将自己的糖盒推到一边,妆模作样的拿起一杯甜的腻死人的蜂蜜酒:“要不要来一杯,冬天里饮用最不错了!”
“不!”西佛勒斯没有坐下而是站立在一边居高临下的看着邓布利多:“那个人给了德拉克任务!”
“制造一些骚乱?”对于让马尔福家的小崽子做这种事情,邓布利多能够想得出来。不过是吓唬小孩子的行为,他相信汤姆哪怕是疯的无可挽救,也不会拿幼崽开玩笑。
“不,杀了你!引人进入!”西佛勒斯低沉的嗓音,说着这个任务。邓布利多放下酒杯,抬头看着西弗勒斯:“哦……”他张了张嘴,黑色的右手在袖筒内不适的转动:“不是一个好主意!”
“的确!”西弗勒斯点点头。
“好吧!”邓布利多将酒杯推在一边,双手支撑在桌面上成塔形:“那么……我们来说说如何帮助小马尔福完成他的任务。”
“你不要想……”西弗勒斯升起不好预感,这个老混蛋的脑子总是想着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他手指敲了敲桌子。邓布利多安抚道:“别着急,别着急!你看我虽然不怎么理解斯莱特林,但是他们还是孩子。相信我……我没有拿小马尔福先生的灵魂开玩笑的程度。我只是说……”邓布利多看着西弗勒斯,认真的点着头:“你可以帮他!”
“不!”西弗勒斯拒绝道。
“别急着回绝我!”邓布利多摆摆手看着西弗勒斯:“我有一个计划,既可以让你更加得到那人的信任,同时也不会让小马尔福为难。你知道,他现在很危险。他还是一个孩子,西佛勒斯!他的灵魂还依然干净!而我们……已然……你可以帮助他,就如同帮助我!”
“我拒绝!”西佛勒斯有些不难返:“你想都不要想,愚蠢的格兰芬多!”
“不,我一直觉得我很聪明!”邓布利多顽皮的笑着,他从抽屉一个狭缝中拿出一本黑皮的书递给西佛勒斯:“看看这个,我找到解决这个的办法了!”邓布利多咧嘴笑着挥了挥自己焦黑的右手,全然不顾那尴尬的形态。
西佛勒斯带着疑问打开书,快速翻到书签页。上面是一个光明属性的魔药,对于这类诅咒有很好的驱逐作用。但是需要很长的熬制时间,眼下邓布利多恰恰没有这个时间。他将书摔到桌面上:“一年的时间,你根本没有!”
“所以我需要你的配合!汤姆的确疯了,但是他还不会伤害我的尸体。只要让我假死,我想你可以保证我在那种状态等待你一年以上!”
邓布利多的话,让西佛勒斯有些动心。他看着邓布利多,拿起那本书:“我需要研究一下。最多十天,我会给你答复!在此之前,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阿布思……邓布利多!”他有些咬牙切齿,但是转身间黑袍舞动到底带着一丝风彩。邓布利多看着离开的人,常常吁了口气。看着在架子上的凤凰:“嘿……老朋友,小西佛越来越不可爱了!”
福克斯扭头给了他一个屁*股,不去搭理他。
因为神秘事务司的事情,那个人的回归成了众所周知的事情。而此同时,原本对于哈利避开的人又重新聚集在他身边。这让罗恩和赫敏很是气愤,他们生气这些人的墙头草行为。而此同时,大脑封闭术再次提上前来。哈利不想再发生小天狼星的事情,但是西佛勒斯不太友好的态度也让他很是受挫。不过好在,原本每天都有的紧闭成为每周三和周四,这让他稍稍宽了心。
碍于那个人的存在,乌姆里奇对于找救世主麻烦更是趋之若鹜。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开学的第一天下午,她就神经质的从天文台跳了下去。虽然魔法保证她不会死亡,但也不能继续留在霍格沃兹了。这对于小动物而言,是一个十分不错的好消息。
周二的夜晚哈利在天文台看到了靠着舒适靠枕坐在角落看星星的铂金少年。他将身上的隐身衣脱下:“嗨!”
“嗨!”德拉克简单的打了招呼,他仍给对方一个靠枕示意自己隔壁:“你似乎总是在夜游,波特!”
“睡不着!”哈利总是失眠,无奈之下他喜欢上了这种一个人的时间。尤其是在经历三强争霸赛和乌姆里奇后,他更加喜欢那种寂静中的思考。他抱着靠枕屈膝坐在德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