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以爱之名I 作者:Highnesses夏夏

时间:2020-11-09 13:58 标签: 自己的 的人 看着 男人 苏北
-书包网【小鸟游空。】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书名:以爱之名作者:夏夏文案顾煜出差时,一次偶然的机会救下了被众人围攻的苏北,而已经昏迷的苏北却不知道救起自己的
-书包网【小鸟游空。】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以爱之名
作者:夏夏


文案
顾煜出差时,一次偶然的机会救下了被众人围攻的苏北,而已经昏迷的苏北却不知道救起自己的人是谁。
直到他们第二次遇见,苏北终于知道自己的救命恩人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于是从一开始反感到慢慢的沦陷,再到无法自拔。
之后不管顾煜对他冷淡,若即若离还是温柔,他都义无反顾的爱着顾煜。
直到有一天,顾煜跟同父异母的妹妹苏念结婚,接受不了事实的苏北离开了那个有顾煜的城市。
三年后,顾煜找到他说要跟他结婚的时候他觉得很讽刺,然后说:“不需要同情和怜悯……”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煜、苏北┃配角:林安、苏念、欧林、蓝飒┃其它:以爱之名第一部完整版


☆、纯色百合

第一章:纯色百合
内容提要:唯有时光,不可原谅。
世界上没有如果,那些所谓存在于人心的如果,全部都被现实掰成了结果。
“你们不用跟着了。”走下楼梯的俊朗男子没有回头,只是对着他身后几个欲紧跟其上的保镖开口吩咐。
风雨欲来的天空,一辆林肯奔驰而过,在G城一家普通的花店前停下。
车刚刚停下,刚刚还在闪电的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
推开车门的主人拥有一双能与钢琴家媲美的修长手指,指甲修剪得干净而整齐,从手腕处袖口的做工就可以看出主人的身份不凡。
撑伞的男子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好看的眉,他有洁癖,非常讨厌雨天出门,如果今天的事情放在其他任何一件事上,他肯定都会毫不犹豫的拒绝。
但是这些都不能与今天的日子相比。今天他要去见一个对他而言十分重要的人,尽管时光流逝,他已经不记得记忆里一些关于她的细节,但她确实是这个世界上曾经最爱他的人,没有之一。
G城是全国的二三线城市,没有一线城市那么多的风云人物,像这位拥有这么出众的外表和身份的人大家更是不常见。
“顾煜,快看,那好像是刚刚回国不久的顾煜耶。”很普通的花店门口不知不觉挤满了人,人群中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所有人都恍然大悟的沸腾起来,如果不是主人一副‘生人勿近’的冷漠模样,估计这群人完全不会在意天上是快要下雨还是下雪,都会上前.
“对啊对啊,资料上说他岁,可是他看起来没那么老耶。好帅~”女生中又有人继续花痴。
黑衣男子习惯性的屏蔽外界一切信息,自然的走进店里:“麻烦,我要一束百合。”男人声音温和干净。
“好的请稍等。”花店的女生尽管也对这位看起来神秘的客人感兴趣,但跟刚才那堆女生比显然收敛很多。
男子拿了花再次开车奔驰而去,留下一群人继续议论纷纷,等车走远了才陆陆续续的散开。
过了一会,一个瘦高的身影也走进了同一家花店:“清清,帮我包一束白合。”
一直在弯腰整理花束的女生闻声抬起头:“好的,小北哥,又去看母亲么?”
“是啊,这次很久没去了”瘦高的男生戴着黑框眼镜,有一张好看的脸,笑起来嘴角还隐隐有酒窝浮现,让他看起来更是平易近人。
“你也真是孝顺,难怪阿姨生前那么疼你。我爸妈天天念叨我还不如你一个男生乖巧呢!每次说起你都特别高兴。”女生一边摆弄着手里的花束一边回头也冲他笑。
“快开学了,我去了学校就很久不能来看她,所以在家的时候多去看看。”
“对哦,差点忘记你已经是大学生了!”女生把花递给他。
“是啊,时间走的真快啊,当年跟在我屁股后面的小丫头不知不觉间都已经长这么高了。”男生比划着女生的身高,还不忘记给她一记弹指。
“啊~痛痛痛!小北哥你又取笑我。”女生捂着被弹指打到的额头,委屈的开口。
“不会吧,我没用什么力啊,很痛么,来我看看。”苏北闻言赶紧上前。
“哈!逗你的了,被你一直这么虐待、我都习惯了,哪里还痛。”前一秒还装可怜的女生后一秒立马笑颜如花。
对于这种她百试百灵的招,苏北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对了,刚刚店里来了位客人,看起来不平凡呢!不!是绝对不平凡!”
女生一想到刚刚那位绝色男人,花痴的毛病马上就犯了,还一脸捧心状。
“咳—咳—!以你的眼光,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五官端正的男人,也是绝色吧。”这个女生花痴的程度苏北已经见怪不怪。
“切!才不是。我跟你说…”女生一边说话一边看着苏北脸,手习惯性的搭上他的肩,她身高比男生矮不少,怎么看都有些滑稽的样子。但是做这件事的主人明显没有注意到这些。“刚刚那个男人真的超级超级好看,反正,他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人了,一身名牌,举止优雅,简直是所以女生梦中情人的典范…你跟他比,差的不止一点点了”苏北无奈的任她靠着自己,对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小丫头真的无语到极点。
“是,是,是。人家好看,绝色,我说大小姐,你再不放开我,我脖子就要被你勒断了”
“哦~不好意思了,人家见到你激动,想要跟你分享开心的事情嘛~”
“……”
“我走了,晚点会有暴雨,你早点关门回家,注意安全。”走到门口的苏北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对着女生说。
“安啦安啦,你快去快回吧,不然一会暴雨你才危险呢!”叫清清的女生继续低头整理花,连头都没抬的回答他的话。
“麻烦,南山公墓。”“那边太远了,马上要有暴雨,只能到南山路,你还走吗?”司机问苏北。
“啊?”苏北有点惊讶,他每次都是搭公交去的,眼看今天有暴雨才想破费搭出租,没想到还不到。
“还走么你,不走后面还有人呢!”司机看他一脸思考的模样,开始不耐烦。
“那好吧,就到南山路吧。”
南山公墓离市区有不远的距离,苏北下了车继续撑着伞往前走。风渐渐的有些大,他需要用很大力气握住手里的伞才能不被吹翻。
顾煜把花放在墓前,盯着墓碑上那张发黄的照片,猛然间,那些被他刻意遗忘的噩梦像是穿越了几个世纪接踵而至,他有点呼吸困难。照片上的女人有张很漂亮的脸,对他微笑着。这张照片是后来顾煜从她遗物里好不容易找出来的。说来奇怪,女人长的极其漂亮,可是最后就连几张照片都找不到。
“我以为我不会有机会来看你,你想我了么?”这时候雨已经渐渐小了,跪在墓前的顾煜没有撑伞,风吹起他褐色的发有些凌乱。他对着照片上的女人自言自语。“在美国的那段日子,我以为我会活不下去,但是现在我回来了。”
他继续说着,有些语无伦次。
作者有话要说:的粉丝群已经于.号正式成立了,欢迎喜欢的童鞋加入一起探讨和分享:

☆、黑色阳光

你眼中有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的爱过的,所有山川与河流。
“老大,需要处理么?”坐在后面的欧林机智的开口,因为他发现前面副驾驶上的男人已经盯着不远处那一幕看了超过五分钟,这对于什么事都毫不在乎的老大来说,五分钟已经算是一个新的记录,况且他们现在还正在赶去开个很重要的会议,前面的男人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属下的话,仍然盯着那一幕没有回应,好在跟在他身边的人早已见怪不怪。
欧林觉得这种事情很常见,毕竟像他们这种白道黑道都沾边的人,不远处发生的那件事真的不算什么,可能他们的心已经由最开始的不忍变成麻木。
谁不是满身伤害,街上的每个人都曾这样走来。
顾煜坐在车里,静静的看着远处发生的事情,他没有开口阻止,车上的其他人自然不敢轻举妄动,尽管他们同样好奇老大的想法。
突然,远处的事情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人群里有人提起少年的衣领,直接把他扔到地上,男人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愤怒,他一边用力的去撕扯少年的衣服,一边嘴里说些什么。满身是血的少年坐在地上一步步的往后挪动身体,他身上的白色衬衫已经被血染红,血液顺着他的嘴角还在一直滴着,他努力的想要抓紧自己身上单薄的衬衫,不过看样子他的力气已经所剩无几,面对这群看起来满脸凶横的男人,想要保护自己却又有心无力。他抓紧一次就被男人扯开一次,不多一会儿,少年的衬衫已经被男人徒手撕破了好几处,旁边的一堆人脸上都是看好戏的表情,甚至觉得这样的场景赏心悦目。
苏北真的没有想到他一个男生会有今天,身上传来的巨痛折磨着他,他估计自己肋骨已经断了好几根,头上还被敲了好几棒,眼镜不知道被扔到了哪里,视线开始模糊,脑子也晕晕的。他从来不指望会有人会救他,也不害怕这样死去,他只是遗憾,因为他还有很多事没有完成。
终于,苏北的身体挪到了角落无处可躲。
“再躲啊,你不是骨头挺硬么?”苏北对面的男人一脸怒气冲他吼,“老子这辈子还没尝过男人,你虽然摸起来没女人柔软,不过看这姿色,应该味道还不错,你说,我让我的兄弟们轮流服侍你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苏北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身体止不住的颤抖,那些他平时引以为傲的理智和平静、在这一刻全都不翼而飞。
“你不敢。”苏北倔强的回答,虽然心里已经知道自己走到了绝路。
“哦?我怎么不敢了?”男人停下在苏北脸上流连忘返的那只手,饶有兴趣的问他。
“这是犯法的!”苏北说出口这句话的时候就想抽自己一个耳光。其实事实上这群人就算今天把他打死在这里,恐怕也没有人会愿意报警吧。
果然,“哈哈哈~”男人像听见最好笑的笑话一样“你说我今天把你干死在这里,会有人替你报仇么?你指望谁理你,是你那个抛妻弃子的爸爸,还是你那个已经化成灰的妈妈?”
男人说完话后,前一秒还拼死挣扎的少年脸上一片茫然,他突然不再挣扎了。对,没有人会替自己惋惜,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他的位子,死在哪里,活在哪里,根本没有人会过问。是他一直把自己看的与其他人不一样,做什么都去努力的做到最好。
当每次拿到满分的成绩单或者某某奖的时候,所有人都是羡慕他的。只有他知道自己那时候最难过。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同学眼中的榜样,其他家长眼中的模范生。他其实一点都不在乎这些,他只是不知道自己除了努力的学习,还能做些什么。
“怎么,突然想通了。”男人似乎很满意自己说出的话带来的效果。
“嗯,早点想通就不会受这些苦。”边说边拍着他的脸。
衬衫很快被脱下,少年身上的皮肤很白,男人继续扯着他的裤子,似乎皮带太紧,试了好几次才松开。
苏北任由对方侵犯着,眼睛空洞得没有一丝焦距。他看起来已经不在乎这群人会把他怎么样了,被人侵犯又怎么样,他现在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妈的,一个男的腿还挺漂亮,看得老子都忍不住了。”苏北开始觉得冷的时候穿在外面的牛仔裤已经被褪下,只剩下一条贴身的平角内裤穿在身上,男人的动作越来越急,全身是伤的苏北动一下都痛到撕心裂肺。男人的动作更是让他额头上的汗珠一滴滴往下掉,他的嘴唇已经咬破,到现在一直忍着全身的疼,他知道自己快要撑不下去。
就在男人骂骂咧咧的去解自己皮带的时候,一只手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下一秒只听见‘咔嚓’一声:“啊~”男人发出杀猪般的嚎叫,他身后拿着各种刀棍的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