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叫我摄政王 作者:独饮夜无眠

时间:2020-11-09 14:01 标签: 王妃 王爷 皇上 娘娘 明王
-书包网【染风奕剑雪】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叫我摄政王作者:独饮夜无眠醉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纵使权倾天下,他?她!依然是平庸王爷一枚!以吃货的良心保证,
-书包网【染风奕剑雪】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叫我摄政王
作者:独饮夜无眠

醉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纵使权倾天下,他?她!依然是平庸王爷一枚!


以吃货的良心保证,一定完结!(∩_∩)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寰宸宇,君若雅┃配角:若干暂时没起名的炮灰┃其它:后知后觉


第章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圣仁广运,凡天覆地载,莫不尊亲;帝命溥将,暨海隅日出,罔不率俾。昔我皇祖,诞育多方。龟纽龙章,远赐扶桑之域;贞珉大篆,荣施镇国之山。明王护国有功,治国有方,名在当世,功在千秋,今顺应天意,封明王寰宸宇为当朝摄政王,辅佐天子,共理朝政。钦此!”
“王爷,请接旨吧!”纤细的嗓音仿佛刚刚那段气势轩宏的圣旨出自他人之口。
数日前
大行皇帝,不,大业英宗皇帝一月前于乾清宫暴毙,满朝皆惊,圣德皇太后连下数道懿旨彻查,太医院均三缄其口。所幸,英宗虽子息不昌,好歹也育有两子一女,贵妃安氏生长子于贤,皇后李氏生次子于德,长女玉希。英宗在世之时,朝臣虽有太子之议,念及二子皆年幼,英宗又当盛年,故未起庭争。岂料,英宗骤然离世,于皇位继承之事未留下只言片语,一时间,立长立嫡莫衷一是,圣德太皇太后遂召集皇室宗亲廷议三日,未果。
是夜,李皇后,不,皇太后夜入明王府,未见明王,与明王妃抵足而眠,长谈一宿,破晓时分才于百官入朝前匆匆离去。
一宿未眠,明王妃略略梳洗,沉吟一刻,“来人,去看看王爷如何了!”
慈宁宫内
“母后!”三宿未眠的明王也端不住以往与世无争的气度,气急欲走。
“宸宇,这摄政王你不争,多的是人想要,哀家还能害你不成!”圣德皇太后半是恼怒,半是无奈。天家无情,皇帝在时,这个“儿子”与世无争倒是保全自身之法,如今,祸起肘腋之间,有什么比天子嫡亲兄弟,未来皇帝嫡亲皇叔能压制群小,扶幼主登基。
“自古摄政王有几个功成身退的,一步之遥,有几个能不想再进一步,都道那龙椅让人着魔,我向来闲散惯了,母后你又何必搅我半生清闲,这条路是一旦踏上就回不了头的!”
“知道这是为难你,可是你皇兄死得不明不白,哀家密令暗查都无果,其实,谁下的手朝中谁人不知,苦无真凭实据,哀家也只能隐忍不发,你两个侄儿尚且年幼,贤德与否无从比较,立长立嫡本无所谓,幼帝如无扶持,迟早也是个傀儡而已。罢了,这三日,哀家强留你,宫中情形你也明了七八分,明日早朝你自己拿主意吧。只是,你总得记住一句,天家子弟,纵想随性而为,也未能尽如人意。来人,伺候哀家歇下吧!”
但愿皇后说服了明王妃,事情就还有的转机!圣德太后何等人物,一招不成,自有后招。
“儿臣恭送母后!”寰宸宇心想总算逃过去了,半晌竟忘了起身。
“王爷,王爷!”刚进来的得禄乍见寰宸宇久跪不起,以为太后恼怒,像幼时王爷背不出文章时惩治一番,音量越发细小。
“何事!”再无权无势,与世无争,天家气派,自小耳濡目染,唬人还是不假。
“禀王爷,咱王妃见您久未回府,差小的过来探探消息,!”
这档口,她怎么会如此举动?往日自己不是没奉旨帮着皇兄处理些闲散事物,从未见她行如此“体贴”之举。思及于此,“这几日府里可有不寻常之处?”得禄是打小跟在身边的人,寰宸宇自然信他不会隐瞒。
“禀王爷,这几日您在宫里,府中倒是清静,只是皇后娘娘昨夜入府,在王妃房里呆了一宿,这会刚走不久,娘娘梳洗后就命小的给您把这锦盒送来。”得禄自是知无不言。
果然,“把盒子拿来”得禄恭敬地奉上锦盒,正要退下,“得禄,王妃可有话说与本王?”
得禄本以为一句平常报平安,不甚在意,待明王问起,才觉出其中不寻常来,不忙跪下,“小的该死,娘娘命小的禀告王爷娘娘一切安好,小的以为无甚紧要,就忘了禀告王爷。”
“起来吧,虽不打紧,这次不罚你估计你不会放在心上,回府告诉王妃罚你半月俸银就是了。记得,以后无论王妃说什么,你都得一字不落的告诉本王。你这会也别回府了,伺候本王更衣上朝吧。”
得禄寻思真是侥幸,这档口,王爷要不是朝里事物繁杂,估计就不是半月俸银能揭过去了,看来王爷虽不甚疼惜娘娘,到底是明媒正娶,怠慢不得,以后须得切记今日之事。
空盒,空盒,王妃你这是和本王打什么哑谜,皇后和你说了什么,竟让你这事外之人特意差遣得禄送个空空如也的锦盒给本王。昔日曹操送个空锦盒与谋臣,竟逼得谋臣惊惧自刭,本王幼时读到此段每每不得其解,今日莫不是王妃想当一回曹孟德,逼一回本王。
“来人,回府!”与其百思不得其解,不如当面问问来的痛快。
“王爷,百官正等着您呢,您怎可……”羽林军统领韩君听寰宸宇号令,想起丞相之托,耐不住出言劝阻。
“昔日本王何曾每日这般勤奋上朝,先帝尸骨未寒,那班老臣可有忧思,今日就令他等好好‘忧思’一日吧”冷哼一句,由不得韩君多言,寰宸宇自是命得禄引轿远去。

第章

英宗驾崩不过数日,虽二子均未有天纵英才之举仍流出,坊间好事之徒有盘口开出。
京城楼外楼
“小二,今日乾坤鱼和贵妃鸡卖价谁高?”衣饰浮华,看来又是纨绔一位。
“回徐公子,今日蔽店贵妃鸡甚是美味,您要不要来一份!”
“哦”纨绔似不甚在意,把弄着银袋,故弄玄虚的附问一句,“那乾坤鱼卖价几何?”
“这个,今日这菜也就王侍郎家公子和许典籍及几位大人赏识。”小二心领神会,附耳将今日盘口细细报来。
李国公府
纵是窗外莺歌燕舞,一派繁华,也化解不了房内紧张气氛。
“外祖,安靖国此时回京倒真是时候呀!”徐天安一扫浮夸作态,愤愤而谈。
“天安,坐下,你急什么。”
说话人把玩着拇指上的墨玉扳指,富贵非凡,正是徐天安亲父,先帝连襟,先皇后嫡亲姐夫。虽年岁渐长,架不住金山银海,除去修饰整齐的小撇胡须,和徐安国经看似年岁相距不多。
“岳父,您觉得如今该如何是好!”虽是一方富豪,到底不在庙堂之上,来京城之前,倒是也差人打探了一番,只是如今这局势,哪个会兜底交实。无奈,如此荣辱存亡时刻,徐寿也只能先请教老爷子。
历经三朝,李国公听了徐天安的消息此刻又何尝不心焦,英宗驾崩当夜,他就秘密遣人入宫,求见自己的二女儿,人是没见着,仆人倒是回了一句“甚好”,让他心下稍安。倒也不是李国公公忠体国,不图富贵,只是本朝对外戚历来严防,开国以来,外戚一旦被治罪,即便不殃及后宫,失帝心就在朝夕之间。且英宗正当年,当下骤然离世本属异常,这帝位自己那乖乖小外孙能不能坐稳还是未知,当下一动不如一静,且看看安氏一门如何动作再说。思虑及此,李国公倒是稍稍心安,定下主意。
“阿寿,你和天安这几日就不要管那盘口之事了,若无事带着天安去你铺里学学如何打理生意,他也到了及冠之年,我看他心不在朝堂之上,继承你家业也好,天福倒像是块读书的料子,让他和他小舅舅一起在府里一起读书也好。”
“岳父,您这是……”徐寿有些不明白,着急召自己回府,开盘口的是老爷子,这会要罢手也是老爷子,这是,不争了?
“阿寿,既然安家都把大将军都召回了,你认为那些王爷大臣会坐得住?再者,先帝驾崩极不寻常,你外甥就算坐上那位子也未必安稳,再等等,再等等……”李国公暗叹,徐寿虽也是伶俐之人,到底远居庙堂,有些话不点不明。
皇上死得蹊跷,这事徐寿虽暗中思量过,但每每觉得太过荒唐,不敢多想,今日被岳父这么一点明,他倒是有些明白安家敢召安靖国回京这步险棋了。人常言,老姜,老姜,果然,岳父这短短几日就能拨云见日,果然是老而弥坚。只是,这“等”?
“岳父,您说这等?”
“过几日你就知晓,暂且按我说的办。老夫累了,你们也去歇歇吧。”李国公也无太大把握“那一人”何时出手,不便明言令徐寿父子心生不安。
李国公摆明不想再议,徐寿也不勉强,领着儿子请安退下后,匆忙回了东厢房。
外祖的安排,徐天安并无异议,世家子弟,注定要为打小的荣华付出代价,如今,外祖并未强逼自己入朝堂,只是继承家业,对自己算是极其宠爱。即使外人看来,自己不外就是一个无甚才具的二世祖,然做个有自知之明的二世祖,也比强出头认为自己天下无敌的纨绔强。
人贵自知,自己有多少斤两,徐天安心中明白。少时也曾雄心勃勃,想着如此家室自己使上三分气力出将入相也未可知。三年前,外祖向皇上替自己讨了个钦差副使,前往九江查看堤防。岂料,被人设计误杀看管料库的小吏,要不是九江县令念及外祖当年些许恩惠及皇上姨夫的颜面,对自己当头棒喝,晓以利害,今日自己能否如此逍遥“纨绔”早已未知。

第章

“娘娘,王爷回来了,正往您这里来呢。”用罢早膳实在打熬不住,明王妃君若雅只得回房小憩片刻,这会刚刚醒转,就听到贴身丫鬟绿萍匆匆来报,只得赶紧起床梳洗。
“常言道,女子有三美之时,一曰美人出浴,害羞带怯之时;一曰酣睡将醒未醒之时,一曰体热薄汗之际,王妃今日以这三美之姿迎本王回府,真是厚待了。”寰宸宇平日虽待明王妃甚是“敬爱”,如此夫妻房间调笑之语却从不可能出自他与君若雅之间,一时之间跟在身边的得禄和君若雅的贴身丫鬟绿萍面面相觑,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进退两难……
“得禄,绿萍,你们先退下。”若雅知道寰宸宇心中有惊疑,更多的是恼火,不愿在下人面前落个王妃不和的口实,见得禄面露难色,也就顺水推舟遣走两人。
“得禄,你走什么,还不来给本王更衣!”见君若雅如此做派,寰宸宇更是气甚。
“王爷,让臣妾来伺候您吧,得禄,还不下去!”不寰宸宇待多言,君若雅自顾上前解开他的衣带,真要伺候他宽衣一般。
“王爷……”得禄自是不敢擅做主张,只得静待明王明令。
最难消受美人恩,君若雅此般服软,寰宸宇自是受用不尽,刚示意得禄等退下,“亟不可待”的抱住君若雅,“爱妃,这几日不见,你倒是对本王益发亲近了!”话音未落,堂堂明王爷,未来摄政王在大行皇帝驾崩不过三日,国丧之际,竟悖逆至此,欲与王妃君式行那翻云覆雨之事。
“王爷,您这么急着回府,料想还不至于是思念臣妾如斯”君若雅虽是平静如常,但也不免惊骇,都道皇权会令人心性大变,这往日平平无奇的闲散王爷,短短数日竟也如此狂悖。
“爱妃,本王可是想你甚深!”不再多言,寰宸宇吻住还欲多说的君若雅,顷刻间,本就不多的衣物已不知被这个轻薄王爷扔于何处,两人也不知何时已置身于榻上。
“王爷……嗯”
寰宸宇不甚强健的躯体压制住还妄图挣脱的不听话王妃,自顾自的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不甚温柔的举动让君若雅有些难堪。自顾“肆虐”的寰宸宇看到君若雅微微蹙眉,不由得放缓了攻势,紧紧压制住身下不停扭动的身躯,轻吻着这个让他一直堤防的女人。
“王爷,你听我说……”感觉到寰宸宇突来的温柔,君若雅赶紧想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