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汉武晨曦 作者:夜惠美

时间:2020-09-16 09:41 标签: 公主 皇上 皇后 阿娇 刘彻
说名:汉武晨曦作者:夜惠美首发网站:起点女生网起点女生网授权找小说网(..)制作此小说电子书并提供下载服务第一章身在何处?一架银白色的客机穿梭在云间,在碧蓝的天空上留下一道白色的痕迹。机舱里干净整洁,
说名:汉武晨曦
作者:夜惠美
首发网站:起点女生网
起点女生网授权找小说网(..)制作此小说电子书并提供下载服务

第一章身在何处?

一架银白色的客机穿梭在云间,在碧蓝的天空上留下一道白色的痕迹。机舱里干净整洁,由于不是旅游旺季,又是飞往澳洲的国际航线,旅客并不多,临窗的位置坐着一名二十刚出头的年轻女孩,水粉色的恤,下穿一条同色七分裤,利落的短发让原本很沉静柔和的脸上,多了几许的干练飒爽之气,她正捧着一本厚厚的外文书仔细的阅读着,小巧的耳朵上带着耳麦,隐隐从里面传出经典的外文歌曲。
在她的旁边坐着一对中年夫妻,从长相上来开,女孩应该就是他们的女儿。妻子眼里含着骄傲的笑容,捧着相册,手指不停的指点相片,对旁边的丈夫说道“你看,这是咱女儿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时照的,还有这长,同小曦合影的这个外国人,好像还得了金牌呢,小曦的奥运志愿者可是没白当——”
丈夫同样眼里透着得意,故作平常的咳嗽一声,“行了,行了,知道你生个好女儿。”
同样伸手翻动着相册,每一页都是女孩干净甜美的笑容,停在最后两页,丈夫硬是从妻子手中夺过相册,指着相片说道“老婆,小曦还是穿军装好看,你看,国庆阅兵时,小曦在女兵方阵多气派,小曦参加了半年的军事训练,回来后,我看着性格更外向了一些,不似以前那样总是说着鸟语,还是当兵好。”
“行了吧,你。”妻子显然不赞同丈夫的话,狠狠的掐了他一下,“什么鸟语,那是英语,德语,法语,小曦可是会五门外语的,若是没有奥运会志愿者服务时的杰出表现,小曦怎么能被选去参加国情阅兵?我还指望着小曦出国深造,将来当个外交官或者翻译官,当兵有什么好?我就烦当兵的。”
“你——你——当兵有什么不好?我还当过兵呢?”丈夫梗梗着脖子,显然他有军人情怀,可是以前女儿根本就不听他的,妻子一笑“是哦,大头兵先生。”
夫妻两人的带着玩笑的拌嘴,引得不远处的旅客纷纷偷笑,对于一家三口脉脉的温情,流露出一丝的羡慕。
“好了,老爸,老妈。”女孩有所感觉,摘掉了耳麦,揉了揉额头,轻声抱怨道“你们怎么吵到飞机上来了?”
显然这种局面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家里时也是如此,妻子弹了一下女孩的额头“还不是为了你,好好的都已经定好了明年出国留学,却非要应招入伍,你这是让我不安生。”
“妈。”女孩拉长了声音,撒娇一样的蹭了蹭母亲的肩膀“咱们好不容易出国旅游,就别说那些烦心的事情,反正离毕业还有一年呢,兴许女儿就改了主意呢?”
拿着相册女孩讲起了母亲百听不厌的奥运会和国情阅兵时的趣事,丈夫看着妻子缓和的面容,偷偷的向女儿挑了挑大拇指,得到了女孩俏皮的眨眼回应,随后丈夫靠近了妻子,虽然手中拿着一本画册,但是却立起耳朵,听着女孩的说话,这就是幸福的一家人。
就在此时安静机舱警报声响了起来,妻子一下子抓住丈夫,焦急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飞机是不是出事了?”
“别急,别急,没事,没事的。”丈夫脸上同样透着紧张,但还是勉强安慰妻子和女儿,“没事的,没事的,一会就过去了。”
“妈,爸,我们在一起,没事的。”女孩脸色已经失去了刚刚的红润,煞白如纸,抱着母亲,轻声说道“要是死,我们也死在一起。”
“净胡说,你那么年轻,你要要活着。”母亲搂紧女孩,坚定的说道“小曦,你要记住,你的生命不是你的,是我和你爸给的,无论如何艰难,都要活下去,知道吗?你要活着,活着——”
“对,你妈说得对,你要活着。”丈夫从座位坐下拿出救生衣,围在了女孩和妻子身上,在混乱的机舱里,旅客们纷纷的哭泣哀号,丈夫张开双臂,抱紧了妻女,坚定的说道“无论如何,你也不许提死,要幸福的活着,你是我们生命的延续,更是我们的骄傲,小曦,明白吗?”
就在此时传来空姐镇定的声音“大家不要慌,没事的,按我说的做——”还没待她说完,飞机凌空爆炸,碧蓝的天空中滚动着灼热的火球,巨大的冲力灼热的燃烧让女孩再也抓不住父母的手,高喊着“老爸,老妈——”
女孩陷入了黑暗中,就这样死了吗?不,要活下去,如果说活下去是父母的愿望,无论多难都要好好的幸福的活下去,我是他们生命的延续。
不晓得过了多久,女孩感觉身子轻飘飘的,仿佛忘记了一切,只记得一个信念,好好的活下去,她走在一个长长的走廊里,一眼望不到尽头。
女孩伸出手碰触墙壁,上面仿佛有着莫名的吸引力,黏住了她的手,将女孩生生的拽了进去,挣脱不过,女孩眼前清晰的出现几个字,‘公元前年,即建元三年。’
没等她多想,一道亮光闪过,眼前人影晃动,垂地的薄纱微动,一名玄服束冠的男子手紧紧的抓着纱帘,看不清脸上的神情,但女孩却可以感觉到他的担心,忧虑,以及一分的后悔,不远处的榻上传来阵阵的低泣声。
女孩皱眉,这是电视剧吗?为何他们看不见自己,而她却看得那么清楚,周围的一切很陌生,是因为自己死了?只剩灵魂?
“皇后到底怎么样了?你们给朕说话。”
男子瞪大眼眸,身上的气势更重,就在此时大殿的门推开,走进来一名白发身穿玄色汉服的老夫人,她的脸上虽然难掩焦急,但更多的是镇静,漆黑的眼眸无神无亮,却让人不敢逼视,搀扶着她的是一名草绿色拂袖长衫的中年女子,五官端庄秀美,细长的丹凤眼透着冷意,扫了一眼发怒的男子,低声说道“娘,娇娇会没事的。”
“皇帝,此时你发火有何用?”老夫人将手中的龙头拐,在泛着木质香气的地板上锤了两下,咚咚的声音稳住了混乱的局面,冷声说道“现在最要急的是保住娇娇和她肚子里的龙种,你轻信妄为的冒失行径,一会再同你细说。”
中年女子扫了一眼脸色不停变化的青年男子,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娘,我们还是去看看娇娇吧。”
就在此时从大殿外面再次跑进来一名内侍,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启禀皇上,柳美人产下一子。”
老夫人停住脚步,回头精准的把握住皇帝所站的方位,嘴角扯出一丝的笑容“这可是皇帝的长子,值得庆贺。”
“奶奶,朕——朕——”皇帝一语顿色,脸上没有一丝初为人父的喜悦,压低声音“朕担心皇后,哪还顾得了别的?”
“你当我眼盲不晓得吗?若不是这个柳美人挡路,皇后会摔那么重?随后更是为了救你被刺客所伤?”
“娘,那不怪皇上,那是娇娇心甘情愿的。”中年女子脸上眼中的冷意更重,老夫人一下子甩掉她的搀扶,怒道“你就偏着他吧,我倒要看看是女儿重要,还是女婿重要。”
老夫人拄着拐,向床榻走去,单单留下中年女子和不敢同她对视的皇帝,中年女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脸的疲惫担忧“皇上,无论如何得添长子总是喜讯,柳美人——”
皇帝抬起了头,抿着嘴唇,眼中透着一丝的狠辣“柳美人为产子血崩而亡,皇长子——皇长子交给——”
“啊。”一声凄厉的哭声传来,随后是老夫人的呼唤“娇娇,娇娇。”
中年女子再也不顾的别的,飞奔到榻前,抓住女儿的手,呜咽的唤道“娇娇,娇娇,你要挺住呀。”
几盆端出来的血水,在昏暗的烛火下格外的鲜红诡异,目睹这一切的女孩不由的后退一步,离着皇帝更近,女孩惊慌失措的摇头,不,不去,我不去。
“皇后怎么样?”皇帝的一声断喝,内侍婢女纷纷跪伏余地,一名胡须发白的人低声说道“皇后娘娘小产了,而且——而且此后再难以——难以有孕。”
“娇娇。”一高一低两声哀怨中透着绝望的呼喊,让榻上披头散发脸上面白如纸的女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眸,扫过眼前透着关切的老夫人和母亲,最终落在了不远处分不出神情的皇帝身上,动动嘴唇,皇帝身边的女孩,虽然不懂唇语,也听不清她的声音,但却清楚的明白她说的那句话,‘皇上,你没事就好。’
皇帝身子一震,低垂的眼里闪过疼惜,愧疚,以及一丝的解脱和庆幸,几步走到了榻前,老夫人被自己的女儿硬是搀扶起来,让他们毫无阻隔的相视,皇帝抓住了皇后的手,眼中一丝的泪光闪过,沙哑的说道“皇后——皇后,你好傻,为何舍命救朕?”
老夫人眼角泪水滚落,明显有话要说,却被女儿拉住“娘,让娇娇他们说说话吧。”
“唉,孽缘,这就是孽缘。”老夫人和中年女子相携离开,当跨出大殿门的时候,中年女子回头望了床榻前相依的二人一眼,摇摇头离开了。
女孩慢慢的靠近床榻,见到皇后艰难的抚着皇帝的脸颊,眸光柔和无悔“我是你的——阿娇姐姐——更是你的妻子——”
皇帝眼角渗出一滴泪珠滚落,女孩还想靠近,却被一道无形的力量弹出去,相拥的帝后,眼前的一切逐渐模糊,慢慢的消散于无形,重新回到了好似走廊的地方。


第二章迷蒙雨中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女孩在走廊里跑了两步,摔倒了了,突然伸出一只手,再次将女孩拽进了墙壁里,上面同样隐现着金字‘公元前年,建元三年’
稀稀落落的雨声越来越清晰,当女孩的眼前再次恢复光亮时,发现她竟然站在了暴雨中,可是身上的衣服还像以前那般干燥,并没有被雨水淋湿,难道是幻觉?女孩凝神看去,在庄严肃穆的大殿门口,台阶上跪着一名浑身已经湿透的女子,凌乱头发,苍白的脸色,几乎不见一丝血色的嘴唇,显得很是狼狈,可是她被暴雨淋得睁不开的眼眸中,透着执着不肯放弃,仿佛一潭宁静的湖水偶尔泛着一丝的祈求,双眸如同深夜里的火种一般,璀璨明亮。
她是谁?怎么会觉得面熟?女孩歪头想了起来,轻飘飘的身子靠近了被雨水寒气弄得瑟瑟发抖的女子,仿佛是她?是那位小产的皇后?
大殿门虚掩着,里面透出亮如白昼的烛光,女孩此时具备了神奇的能力,目光能穿透一切的阻隔,看见里面的情形,甚至能听见她们说话的声音,在榻上坐着一名收拾得很是利索的老夫人,在她面前同样跪着一人,看着背影也很熟悉,她们到底是谁?为何这么清楚?
“娘,我晓得您是为了娇娇,可是——可是——”中年女子抬头,带着一丝愧疚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咬着嘴唇“那是皇上。”
“皇上怎么了?难道他就不该立储?皇长子养在皇后身边,就应该是当之无愧的储君,皇上糊涂,娇娇糊涂,你怎么也跟着糊涂?”
中年女子隐隐泪光闪过,低垂着头,小声的说道“养在身边,再好也不是亲生儿子,就算皇长子当了太子又能怎么样?娇娇还不是无子的皇后?”
老夫人身子一震,扬起手臂狠狠的打了一下女儿,无亮的眼底仿佛黑洞一样透着哀伤疼惜,呜咽的说道“这辈子我最疼娇娇,难道我能害她?若立皇长子,将来娇娇也好有个依靠,别说我这老太婆说话不中听——他是皇上,他的性子我还能不了解?我在他还不敢如何,若是哪天我去找了先帝,无子的皇后什么下场?你别说你不清楚薄皇后的事情。”
“娇娇不是薄皇后,皇上——皇上他——”中年女子停顿了许久,拉着母亲的手,恳求道“娘,我晓得您担忧娇娇,更担忧女儿,甚至——还有陈家,窦家,可是娘,您要明白,这个天下是皇上的,他不愿意立皇长子为太子,将来总有法子废除的,皇上骨子里骄傲的很,为此事让他心存芥蒂,将来对窦家,对陈家,以及娇娇都不好,娘,咱们不能跟娇娇一辈子,这事——还是顺其自然吧。”
“糊涂,你糊涂,若是名不正言不顺,怎么保住娇娇的皇后位置?你当我眼盲了耳朵也聋了,窦彭祖已经都同我说了,整个朝堂上都晓得皇后无子,你让娇娇如何自处?娇娇被他的花言巧语蒙住了眼,难道你也如此没有分寸?你是我的女儿,长于宫廷,难道你忘了当初——当初我有多么艰难才保住你们兄妹?此时趁着我还硬朗,窦家,陈家还借得上力,把储位的事情定下,至于将来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