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听说姻缘命中注定【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作者: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时间:2020-09-16 09:41 标签: 都是 的人 一声 司徒 璞玉
书由之梦(蓝的那般暧昧)为您整理制作更多好书敬请登录..第一章、婚姻是一座坟墓不假,但能够入土为安,总比暴尸街头强一些。和未来婆婆逛商场,巧遇一楼咖啡店里未婚夫与一美貌女子谈笑风生快活不已,该怎么做?
书由之梦(蓝的那般暧昧)为您整理制作
更多好书敬请登录..

第一章、
婚姻是一座坟墓不假,但能够入土为安,总比暴尸街头强一些。
和未来婆婆逛商场,巧遇一楼咖啡店里未婚夫与一美貌女子谈笑风生快活不已,该怎么做?
那时韩婷婷正在安抚因为刚刚与一位熟识贵妇撞衫而忧伤不已的未来婆婆,一转头恰好就看到路过的咖啡店里,秦宋正坐在大大的落地水幕窗前,对面是一位风情缭绕的倾国倾城,而他英俊的侧脸被簇新的雪白衬衫领子衬着,正在微微的对那位倾国倾城笑,那画面美好的简直……触目惊心。
韩婷婷暗自叫苦,默默的侧身不着痕迹的挡住了未来婆婆的视线,然后连哄带骗,把她带到了旁边的冰激淋店里。
趁着排队的时候,她给秦宋打电话:“我和阿姨就在隔壁!我刚刚……看见你们了。”
秦宋很随意的“嗯”了一声。他那头有优雅的背景音乐细语轻喃,衬着他简短的音调,让韩婷婷觉得格外有距离。她手心渗出细密的汗,手机都有些握不住,“那……你带她赶快走吧!”
秦宋似乎愣了愣,问:“为什么?”
韩婷婷被他问的发窘,不知该如何组织语言回答他——你和情人堂而皇之的出来约会,我通风报信已经很够意思了啊,还问为什么!
这时电话那头有女人的声音轻声说了句什么,秦宋的声音变的不耐烦起来:“就这样,我挂了。”
韩婷婷只来得及短暂的“哎!”了一声,回答她的,是单调的“嘟嘟嘟……”声。
冰激凌店的店员耐心的等她打完电话,和气的问:“小姐,请问来点什么?”
韩婷婷轻轻的叹了口气,秀气的眉皱起来,一张娃娃脸无奈的苦着:“请问,你们这里哪一个最大份?”
**
最大份的后果实在可怕,未来婆婆又吐又拉。
秦宋匆匆赶回来,好不容易安抚了那一团的乱,再牵着未婚妻出门时,他脸黑的如同锅底颜色一般。
“韩婷婷!”秦宋按捺着过了大厅,一到车库四下无人,即刻松开了她的手,“你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对得起‘人类灵魂工程师’的称呼吗?”
韩婷婷的头已经低的接近九十度,声音微弱如蚊呐:“我是幼师……”
“你平时给你班上的小朋友吃双人份冰激淋火锅?!”
“我……我没有想到今天大酬宾,买一送一……”韩婷婷愧疚的几乎要哭出来,可想想觉得不甘心,又抗议:“叫你先走又不听……你也有不对吧!”
她语无伦次。
秦宋气极反笑,“我不对?”
那笑容让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小土馒头愣了。
他笑起来……实在是极漂亮。哪怕是不高兴的,也仍像有阳光忽然绽放一般,漂亮到耀目。
据说在那赫赫有名的梁氏六少里,他是长相最好的那个。
其实小土馒头当初答应婚事,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秦宋人长的实在好看。反正是要找个人嫁了,嫁个帅哥,成天放在身边赏心悦目,最好不过。
她那么想着,就这么愣在那里,习惯性的又魂游天外……
见她忽然不还嘴,呆呆的盯着自己看,秦宋胳膊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心里开始有点后悔,本以为挑了个最老实的一定最省心,现在看来竟然完全不是如此。
“走了。”他在人类灵魂工程师魂游天外的眼神里,叹了口气,“我送你回去。”
韩婷婷正放空之时被他一带,身体往前倾去,左脚绊了右脚,差点摔倒,她机灵的拽住了身边人保持平衡。而秦宋被她情急之下用力一抓,隔着薄薄的衬衫直接重重挠到了腰间的肉,一片火辣辣的疼,他一口气提不上来,冷着脸恶狠狠的瞪着她。
顿时韩婷婷觉得自己简直蠢毙了,站定了,连忙松开手,讪讪的摇:“对……对不起啊……”
秦宋松开扶着她的手,僵着腰,抿着唇克制着嘴角的抽动,半天从牙缝里憋出一句:“上、车。”
**
回到家,妈妈问起今天收获,韩婷婷自然不敢实话说自己用超大份冰激淋放倒了未来婆婆。她把手里的购物袋给妈妈看,妈妈笑着“咦”了一声,“今天怎么就这几袋?”
不像那位未来亲家母的一贯风格。
韩婷婷支吾了几声,“婚礼上要穿的礼服和鞋子都已经订好了,其实没什么再要买的。”
“上回给你的钱够不够?不够妈再给你拿。一辈子结这么一次婚,你别心疼钱,往称心的地方使劲花!”婷妈开心的叮嘱。
韩婷婷从包里掏出妈妈给她的卡来,“妈……阿姨说我们两家都是一个孩子,有多少反正以后都是我和秦宋的,让我先还给你,留着做嫁妆。”
“那你就自己收着存好,这钱我攒着就是为了你结婚用的。”婷妈说,“连嫁衣全都是秦宋妈妈去给你张罗的,我真是有点不好意思。”婷妈显然很有些歉意,“可我也真不知道给你买什么好,上星期他们家送来给你的那些衣服,我一翻价钱牌子看,每一件都要抵你爸好几年工资!叫我们买还真买不起。”
“妈妈!”婷婷小声的抗议,“你不要这样说。你和爸爸把我养大很辛苦,应该是我给你们买东西才对。”
“我们可不要这么贵的东西!”婷妈连连摆手,“婷婷,你嫁过去了以后可千万记住,千万别用婆家的钱给我和你爸买这买那的。”
“我知道。”韩婷婷低着头,表情影在头发的影子里,意味不明,“你和爸爸放心,我会和他们家相处好的。”
**
晚上有风,总算没有白天那么闷热了。韩婷婷擦过澡,坐在绿纱窗下面的单人小床上,披散着还没有干的长发,盘着腿给好友打电话。
司徒徐徐在电话那头笑的不可开交:“其实你是想吃秦宋豆腐,所以故意演摔倒的吧?”
“……”韩婷婷真想把手从电话里伸进去,揪住她的脸捏一记。
“你的伴娘礼服已经买好了,鞋子就穿我的吧,这样你来的时候别带行李了。”徐徐和她两个身材相似,鞋码一样,从小衣服就换着穿,“你几号来?我给你订机票。”
秦宋的秘书天天追着她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想来给伴娘订张机票,应该不算过分……吧?
最多……最多机票钱由她来出好了。
司徒徐徐夸张的“哇”了一声,“到底是要嫁进豪门当媳妇了哦!说话底气变得好足哦!”
“司、徒、徐、徐!”韩婷婷被她打趣的微恼,“你再酸我,我要叫你小名了!”
点到了死穴,徐徐立刻安分。又说了一会儿婚礼琐事,两人互道晚安。
刚刚挂断,电话又响,一看是秦宋,韩婷婷立刻接起:“喂?”
“你和谁打电话这么久!”秦宋微微不耐烦的问。事实上两人短暂的接触过程中,他对韩婷婷很多时候都是这样的微微不耐烦。
毕竟是两个星球的人,实在没什么共同语言。
“什么事啊?”韩婷婷问。
“明天我爸爸出院,你跟我回家吃晚饭。”秦宋下命令道。
韩婷婷有些心虚的“哦”了一声,未来公公出了名的疼老婆,她明天应该会被瞪的很惨吧?
“还有,韩婷婷小姐,我不希望以后再出现像今天这样的事情。我们的合作精神,希望你时刻牢记。”秦宋凉凉的说,“至今为止,我可从来没给你惹过什么麻烦。”
韩婷婷手心又开始出汗,有种上学时候轮到值日,自己打翻水桶给同伴带来不便的不安,她迟钝的反击:“今天要不是因为碰见你和你的女朋友,我也不会点最大份的冰激淋!你也有错吧?”
“嘶……你作为一个教书育人的老师,能不能做人实在一点?自己做错事了推卸责任,你就是这么教育祖国下一代的?”秦宋有些火大,实在不懂她为什么颠三倒四的说是他的错。
韩婷婷也怒了,“你为什么总是喜欢攻击我的职业!”
“你为什么总是做出让人想攻击你的事情?”
“你……”习惯于和善良的孩子们打交道的幼儿园老师,词穷了。
察觉到她的无言以对,电话那头的声音立刻变得有些洋洋得意,“我什么?你说啊!”
“你……”韩婷婷嗫嚅着,“明天几点来接我啊?”
噗嗤……暂时领先的某人本来是得意的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悠哉等待对方微弱的炮火还击,没料到敌方竟然干脆利落的掩面而逃,顿时不慎呛水。
“算了,我自己打车去吧。”敌方自言自语,末了还自我肯定的“恩”了一声,接着便自顾自挂断了电话。
秦宋咳的上气不接下气,两眼泪光闪烁……

第二章
韩婷婷即将嫁入的秦家,是这里当地有名的望族。未来公公秦蕴从商,是秦家这一代的当家掌门人,掌管着偌大的“秦氏企业”。未来婆婆张璞玉出身于一个比秦家更为声名显赫的红色家庭。两人只生了秦宋这么一个儿子。

张璞玉念完书旋即嫁人,生活从来富足无忧,以至于到了现在娶儿媳妇的年纪,依旧明媚的如同少女一般,偶尔常会闹出昨天那样吃多了冰激淋病倒的幼稚剧目。

好在明媚少女很讲义气,并没有把韩婷婷供出去,一贯黑面的未来公公见到秦宋牵着韩婷婷的手进门时,甚至难得的对婷婷笑了笑。

秦宋一进门开始就已经进入状态,伸手轻松的把韩婷婷揽进怀里。

他身上有种年轻男子的清新气味,浅而温暖,贴近的那一瞬间韩婷婷很是不知所措。

“又发呆!叫人!”秦宋看似低头细语,爱意绵绵。

韩婷婷回过神来,连忙绽开一个笑,“叔叔阿姨,我们来了!”

张璞玉病的凶猛好的也快,欢快的对可爱儿媳招手,“婷婷来了!来,过来和我一起吃燕窝!”

“哦!”韩婷婷放下包,乖巧的过去。

秦宋跟着她,在她边上坐下,理所应当的从她手里截过她刚捧起来的那一碗,临了还隐蔽的瞪了她一眼。韩婷婷愣了愣,默默的伸手再去拿一碗。

未来公公低咳了一声,问:“婚礼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秦宋低着头有滋有味的品着极品血燕,没听到他爹问话一样,韩婷婷放下手里的碗,恭敬的答:“按部就班的在做,暂时没什么困难。”

窘……她每回和未来公公说话,都像在对幼儿园园长做工作总结报告似的惴惴不安。

“有什么需要就大大方方的开口,一家人不要客气。”秦蕴又对婷婷笑了笑。他心里是很满意这个未来儿媳的——身家清白,容貌端庄,幼儿园老师性格也温和,十分适合他那个幼稚的儿子。

张璞玉也是一样,对韩婷婷喜欢的不得了,“婷婷,有空让你爸妈多来坐坐!”

“恩,”见妻子难得懂事一回,秦蕴愉悦的点头肯定,“等你嫁过来以后,你爸爸妈妈肯定不适应家里忽然少了个人,请他们多来咱们家走动走动。”

“是啊!”张璞玉收到肯定,热情更加高涨,“婷婷妈妈做的辣椒酱真的好好吃哦!”

咳咳咳……威严稳重的秦氏掌门人,像昨晚的某人一样,被呛到了……

**

秦蕴的身体到底还是不好,稍微坐了会儿就眼神浊浊,精神不济。秦宋虽然不说什么,可八点还没到,就频频暗示韩婷婷起身告辞。

其实韩婷婷也早就考虑到未来公公刚刚出院,需要休息,无奈被张璞玉拉着说秦桑最新的坏话,实在脱不开身。

后来秦宋踱步过来,在她身边坐下。他一手搭在她身边的沙发背上,看似正经听她们闲聊的耐心样子。

只是他一双眼睛只看着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