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三生,忘川无殇 作者:九鹭非香

时间:2020-11-11 09:50 标签: 一声 的人 是个 这一 长安
、第一章,我要去人界勾搭他...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路过忘川的人唤我为三生石。从那之后,有的人唾弃我,有的人携手在我身上刻下他们前世的缘,有的人在我面前失声嚎哭。而我只是忘川边上的一颗石,无悲喜,无苦
、第一章,我要去人界勾搭他...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路过忘川的人唤我为三生石。从那之后,有的人唾弃我,有的人携手在我身上刻下他们前世的缘,有的人在我面前失声嚎哭。

而我只是忘川边上的一颗石,无悲喜,无苦乐。

我漠然守了忘川千年,终是化成了灵。

万物生灵,自然都是要历劫的。而我却安安稳稳的过了百来年,直到……

情劫。

路过忘川的白胡子老道替我看了相。摇头晃脑的预测了我的劫数。

我只当他是在放屁。

我乃三生石化的灵,石头的灵魂,石头的心。忘川河边常年不散的阴气更是熏得我心冷肠硬。

无情无殇,不会动情,又哪来的情劫。

那时我是这样想的。

可是,万事总有一个意外。

在冥界某个阴森的下午,我如往常一样,自千年不曾变过的忘川河边散步归来,抬头一看。就在那不经意之间,仿佛是人界的阳光破过了层层雾霭,明媚了黄泉路上遍布的彼岸花。

那个男子翩然而来。

我忽然想起了许多年前一个人类的女子路过我身边是喃喃的一句话: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千把年来,我这颗石头的心难得微妙的动了一动。

他慢慢走近,当然不是来找我的,只因为我的身后是冥界必过的奈何桥。我觉得好不容易碰上这么一个美妙的人儿,当和他有一个美妙的遇见。

我上前,细声唤道:“公子。”我想如同人间话本子里的有教养的小姐那样对他行个礼。但是人间的话本子只是轻轻说了句行礼,并没有告诉我具体的动作和姿势。

我寻思了一下,便照着素日那些幽魂们向阎王哭诉时的模样,双膝“扑通”一跪,冲他硬生生的磕了三个响头,“公子,敢问你叫什么芳名?”

周围的小鬼们嘶嘶的抽了两口冷气,他呆呆的站在那里,眼中的神色有些讶异,一时也没答我的话。

做人做事得有诚意,黑白无常经常把这话挂在嘴边:“有诚意才好办事。”所以他们每次都能将魂乖乖的勾回来。

我见他不答我的话,想了一下,觉得兴许是自己这头磕得不太响,没显出诚意来,于是跪着向前行了三步,没再吝惜着力气,又狠狠磕了三个响头。

似乎将地都磕得震了三震。周遭的小鬼呼呼的抽气。似乎吓得不清。

我抬起头来,一脸鲜血淋漓的将他望着:“公子芳名?”

或许是这一脸血的凄然将他骇住了,他还是没说话。

我心急的抹了把脸,整张手都湿润了!我不知自己竟留了这么多血,顿时也有些理解他为何做这副呆滞的表情了。

我心惊,一阵手忙脚乱的擦,到头来弄得自己全身都血糊糊的。

我抬头,颇为无奈的望他。

他漂亮的眸中印着我的影子,随即眼角弯出一道明亮的笑意。

我虽不知他在欣喜些什么,但见他欣喜我也表示友好的展现出自己白森森的牙。却不想我这番做作更衬得这笑血淋淋的渗人。

旁边的小鬼甲显得莫名的焦急,他凑近我身边拉我,我却不起。他气急,小声道:“我的三生姑奶奶!你做这副厉鬼的形容是要吓跑谁!你知道他是谁么?”

我在冥界的灵物里面法力算不得高深的,但是因为辈分到那里了,小鬼们对我都是毕恭毕敬的,像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的时候还是少之又少,我皱了眉,奇怪道:“我当然不知道他是谁,我这不是正在问么?”

小鬼乙一副恨不得血溅当场的模样:“姑奶奶!这是天上的……”他话还没说完,一个温润的声音打断了他。

“我名唤陌溪。”

他伸手,我自然的将手放在他手上,他反手扣住我的手腕。

手腕是我的命门,现在他只需稍一用力,我便会死得非常难看。小鬼甲乙本就苍白难看的脸色更苍白了几分,甲忙求道:“大人!大人!三生姑娘此生皆守与忘川河边,冥府乃是粗鄙之地,姑娘不懂此间礼数,还望大人见谅。”

“三生?这名字倒奇怪得有些味道。”

我仍是将他望着,心中并不害怕,因为他眼中没有杀气。

他将我细细打量了一阵,放开我的手腕转而扶住我的手臂将我拉起:“冥界的石头竟能化灵,确实是奇事一桩。你不知我是谁,却为何要对我行这大礼?”

我了悟。原来方才并非是我诚意不够,而是我诚意太过多了。我老实道:“你长得漂亮,我想……”我不适时的词穷了一番,情急之下便随手抓了一个不知什么时候遗落在脑海里的词,“我想勾搭你。”

小鬼甲用无可救药的眼神看着我。

他笑了:“倒是真是个爽直的灵物。”

私以为这是个很好的赞美,顿时心喜不已,忙问道:“那我可以勾搭你么?”

他默了默道:“此番我是为了历劫而来,不会在冥府逗留。”

言下之意便是不可以吧。我垂了眼眸,有些失望。

“你一直都守在忘川河边?”他突然问。

我点头。

“可想去外面看看?”

眼一亮,我狠狠点头。

他浅浅一笑,拍了拍我的头顶:“此番我受了你这破头流血的几拜,也不能让你白白的拜了。既然你想出这冥府走走,我就许你三生的自由好了。我历劫的三生便是你自由的三生,我历劫归来之后,你还是乖乖的回到忘川河边来守着,如此可好?”

不是个亏本买卖,我点头说好。

他在我的手腕边施了个金印:“做灵物还是机灵些好,以后将自己的命门护好一些。”他道,“不是每个强者都如我这般善良的。”

他在小鬼甲乙一脸抽搐的护送中离开。我摸了摸手腕上的金印。

“陌溪。”我高声唤道。

奈何桥前他端着孟婆汤转头看我。

“我可以去人界勾搭你么?”我问得很认真,惹得舀汤的孟婆一阵桀桀怪笑。

他也勾了勾唇:“若是能找到,便勾搭吧。”说罢,一口饮尽了孟婆汤。

他头也不回的走进冥府的更深处,我一直目送他离开,直到再也看不到了也没舍得转过视线。小鬼乙自奈何桥头走回来,一双青黑枯槁的手在我面前晃了晃:“三生姑娘!”

“唔。”

“三生姑娘莫不是对他动上情了吧?”

我这才转头看乙认真问道:“怎么才算得上动情?”

乙扭头想了想:“便是你素日里看的那些话本子中男男女女的形容便叫动情。”

我寻思了一下,我素日看的那些话本子里,公子遇见小姐,小姐行了个礼,两人对话三两翻然后便开始了一番不能自禁的嗯嗯啊啊的运动。我却没对陌溪生出想嗯嗯啊啊运动的想法,应当算不得动情吧。

我坚定摇了摇头:“没有动情。”

乙长叹口气,自言自语喃喃着:“也是,这石头怎么会动情呢,倒是我多想了。”随即又盯着我道,“总之,没动情就是再好不过!这世间啊,最折腾人的莫过于情之一字。倒不是说三生姑娘你一定不能去喜欢上谁。只是因为这陌溪神君当真是天地间女子最不能去喜欢的人。”

“为何?他是我见过模样身形气质都最好的人。”我顿了顿,“还有说话的声音是最好听的。”

“正因为他样样都如此完美,才万万不能对他动真情啊!陌溪神君身司九天战神一职,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可是他却只心系天下。胸中有苍生的人,哪还装得下儿女私情呢。”

我觉得陌溪心中装不装得下儿女私情与我没多大关系,倒是乙的前半句话让我愣了愣:“战神这种杀气腾腾的职位怎么会是他在做呢?他分明就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啊。”

乙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善良?三生姑娘莫不是真信了?”见我点头,乙摇了摇头无力道,“当初魔族犯上,十万魔兵攻上天界,陌溪神君率三万天兵将其全部斩杀,以少胜多不说后又挥军直下九幽魔都,杀得整个魔域血流成河,十年不闻魔音,但凡三岁以上的魔族全部杀绝。”

这事我倒是有些印象,那段时间冥府变得极为拥挤,哭号声几乎要掀掉了阎王殿。奈何桥都快被踩塌了。但这些魔族的人虽说都是陌溪杀的,可是战争本就是你死我活的事,陌溪身为战神,以武力镇压反叛者本就是他的职责,他忠于自己的族类,在战斗中狠厉决绝也是当然的。

我拍了拍乙的肩:“多谢你告诉我这些事,我回石头里收拾收拾。”

乙呆了呆:“姑娘要去哪里?”

我笑:“我要去人界勾搭他。”






、第二章,你且叫声娘子我听听...


作者有话要说:真心不是伪更,而是犯了一个的错误,不改就是误导青少年啊!
谢谢亲的留言,让我看到了这个错误!森森滴鞠躬。

我在冥府将各项事宜都办妥之后,阎王亲自给我在脖子后面印了三个印,一个印便是在人间的一生。待三个印都消失之后,我又必须回到冥府,守着忘川。

在各种灵物羡艳的目光中我终于穿着一身白棉布的长裙来到了人界。

只在话本子里出现过的人间比我想象中还要热闹,还要有趣,还要……危险。

来到人间的第三日,我在寻找陌溪的路途中路过一个寺庙,晃眼间暼见庙里供奉着地藏菩萨,我便虔诚的进去拜了拜,跪下头还未磕完,一个年老而精干的光头和尚突然拿了把剃刀走了出来。他和蔼的对我笑了笑:“阿弥陀佛,施主能迷途知返,皈依我佛,实乃善事一件。”

我愣了愣,还没回味过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的剃刀就直接往我的头发上招呼。

我是石头,三生石,全身上下最不容易长的就是头发,眼瞅着它长了这么千把年,终于有点起色,这老秃驴居然敢剃了我!当下我心一怒反身一脚把他踹开,不料这和尚居然是个练家子,我这一脚被他轻而易举的躲开。

他脸上和善的笑收敛起来:“施主这是何意?”

我奇怪:“秃驴你是何意?”

他一声冷哼:“我还道你这妖物是想要来皈依我佛,以赎罪孽的,原来你竟是来挑衅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