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倒过来(gl) 作者:不详

时间:2020-11-11 09:53 标签: 自己的 的人 小乐 夭夭 井然
文由派派小说论坛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严禁附件中包含其他网站的广告第一章(已修)曲言对夏颜绝对是一见钟情。说起来真是很诡异的事。那天曲言和她朋友小乐去大悦城给她们老师买教师节的礼物,在挑来挑去,
文由派派小说论坛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
严禁附件中包含其他网站的广告

第一章(已修)

曲言对夏颜绝对是一见钟情。
说起来真是很诡异的事。那天曲言和她朋友小乐去大悦城给她们老师买教师节的礼物,在挑来挑去,身后有个人喊:
“颜颜!”
“哎!”同时有两个声音回答。
曲言一愣,咦?不是小乐在喊我吗?扭头一看,小乐一脸扭曲地看着自己直摇头。
“你哎什么哎啊你。”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曲言望去,这个声音就是刚才和自己一起应的那个声音吧!声音的主人斜着眼睛,一脸不屑地看着曲言。这个人就是夏颜。
此刻夏颜手里正攥着一把“刀”——那是的可爱镜子——嘴角歪歪,眯着眼,充满杀气地盯着曲言。
凶什么嘛。曲言在心里嘀咕着。可惜她从小胆子就小,从未跟人吵架过,所以就算吃了亏也只能自己忍着了。
夏颜冷笑一声,从上到下端详了曲言一遍,不依不饶地丢下一句:“你以为你是男人啊,变态。”然后就迈开大步,拉着刚才呼唤她的朋友,拿着“刀”去结账了。
小乐气的够呛:“什么人啊!没素质!言言,你怎么也不反击一下啊!”
“可是,可是万一真吵起来了怎么办?吵起来还好,万一打起来了呢……”曲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一脸委屈,就差点跟那对手指了。
小乐真是想厥过去得了。
小乐一直以来都很不明白,曲言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我们从曲言的发型说起。
曲言一直以来外形都很,前两天在电视看罗志祥剪了新发型,兴致冲冲地拿了照片跑到理发店让人家给她也剪个一模一样的,剪完后还染成栗色,往镜子面前一站,隔壁座位的欧巴桑还兴奋地尖叫起来。
曲言的长相其实不太,眼睛大而有神,睫毛也长,可是在她目光中找不到女生的阴柔感,用小乐的话说就是“曲言的目光中总是闪着一种流氓的气息”。曲言对此十分委屈,她怎么流氓了?她明明时不时就扮柔弱的好不好?曲言眉毛比较浓密而黑,她已经很注意按时修眉了,可是再勤奋也阻止不了毛发生长的旺盛,最后只好了。而且她的鼻子长得太过邪恶,又细又挺,就算她有张很女性化的性感嘴唇,也被她那鼻子抢戏太多。
最可怕的就是,曲言公分的身高跟一般女生一比就高出一截,虽然瘦到平胸,可是肩宽屁股小,导致她整个人呈倒三角状。这典型的男人身材让一切女装套在她身上都相当的诡异,配上她那相当高调的帅哥发型,整个就一异装癖男人的扮相。在曲言以这样让人掩面的造型度过了她岁生日后,小乐实在看不过去了,在曲言生日的时候送她一身的男装,后来才知道是打三折的时候淘的。
奇迹出现了,曲言穿上男装,变成了帅。而且帅的程度夸张到,走在路上有小向她要电话。
小乐开心大笑:“言言,你要好好感激我,我开辟了你人生的新道路。”
曲言快哭了:“可是我是啊!”
小乐风中凌乱。
的确,曲言是不是。之前曲言有交往过一个女朋友,活生生的,两个人走在一起回头率相当的高,曾经让小乐爆笑过的是,曲言和那个亲密地走在一起的时候,有两个人女生在她们后面指指点点,压抑不住的开心,说:“是啊是啊,真高调,还搂在一起呢。”
小乐劝过曲言:“你干脆转得了。”
曲言真的有去试过,当她和那个分手后,她交往了一个。
可怜的曲言,差点被那个折磨至死。逛街提包,吃饭请客,走累了还嚷嚷着让曲言背她。好吧,为了爱情,曲言忍了,但是一上了床,完全性的忍不了!两个人都不喜欢在上面,都等着对方来爱抚,结果是相当的不欢而散。
“我也是女人啊!我也想别人来疼我啊!为什么要把我当个男人看?我不要当!不要!”
“那你再去找。”
“我不要假男人。”
小乐掩面,抛出一句话:“那你去找娘。”
曲言两眼放光:“好主意!”
可惜曲言把娘想的太简单了,娘也是,是就喜欢。有几个娘在网络上聊的好好的,一看到曲言的照片都婉言拒绝了。
曲言都快哭了,那我该怎么办!!我只不过是个喜欢女人的女人,为什么要讲究那么多?什么不不的,快把她搞疯了!
那天在见到了夏颜,虽然夏颜一脸的凶恶,但是曲言还是很喜欢她,觉得她有种说不出的气质。那种气质就是她喜欢的“娘”。
小乐怕她又陷得太深,劝她:“您别惦记了,就一路人,以后都见不到的。”
可怕的是生活总比电影刺激,曲言和夏颜真的又见到了。
雕刻时光里那幽静的下午,夏颜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一边喝咖啡一边上网。曲言手里拿着一叠课本,期末考试就要到了,平时从来不学习的大学生也要抱抱佛脚,曲言是想要好好在雕刻学习的,鬼使神差地遇见了独自一人的夏颜。
那天下午的阳光很美丽,贴上夏颜那清净的脸庞,细长的手指,微卷的长发,这场景就像是电影里的特写,一切都美好得让人难以移开眼睛。
曲言心里打鼓,像着了魔一样,走上前去,说了一番肉麻的表白话。
夏颜抬头,莫名其妙地看着曲言,上下打量一番:
“抱歉,我喜欢女人。”好直白又胆大的回答。
曲言心里一喜,她果然喜欢女人!可是心里一转,又觉得不对:
“我就是女人啊!”
夏颜眉头都要扭在一起了:
“还真是没看出来!”
曲言像被雷击了一样,全身发麻:
“可是我……”
夏颜站起来,贴近曲言,一张漂亮的脸让曲言脸上发烫。
“你听好了。”夏颜说,“我是,不是,你要想泡妞就离我远点。而且,让我告诉你我最讨厌什么,我夏颜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假——男——人!听明白了吗?”
曲言被夏颜那气势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会点头。
“听明白就可以跪安了。”夏颜一挥手,重新坐回她的椅子上喝咖啡。
曲言委屈,气愤,害怕,所有的情绪一块涌上来,居然当场哭了起来。
夏颜一脸见到鬼的表情,弹起来:“你哭什么啊!”手忙脚乱地到处找纸巾,轻轻地帮曲言擦去眼泪,带着些许的无奈说:
“别哭,我最怕看女生哭了,乖啊。”
夏颜身上淡淡的香味和软软的语气让曲言心里更酸,直接扑到夏颜怀里算了。夏颜无奈,周围的人你们看什么看,拍电影不行吗?她最怕看到女生的眼泪,只要有女孩在她面前哭,她就完全束手就擒,哎,谁让她内心住着一个强大的,温柔的,绅士的呢?


第二章(已修)

夏颜这一温柔真是要了曲言的命。
曲言这嚷嚷着非夏颜不嫁(……),小乐几乎都要抓狂了。
“你喜欢你去追啊,跟我这闹来闹去的有用么?”
“可是,可是我不敢追……”人家害羞嘛。
小乐真想赏她一嘴巴。
“你要了她电话了吗?”
曲言摇头。
“?”
也没有。
小乐弹曲言的额头,一脸要啃她骨头的样子说:“姐姐,有些时候,爱情光靠缘分是来不了的!明白?上辈子你很流氓地看了她五百回,这辈子你也只能撞一撞她的肩膀。你可放过她两回了,你们有多少缘分可以这样挥霍呀!我就不信你还能平白无故再遇见她!”
可怕的是,曲言真的又遇见了夏颜!
曲言所在的外国语大学要和对街的理工大学来一场女子排球对抗赛,曲言随队去了理工大,当然,“柔弱”的她并不是作为队员去的,而是作为拉拉队去的。为此小乐很无奈地说:“曲言,你确定你要当拉拉队?就算你要去我也求你,不要穿上拉拉队的超短裙,不然会对我方队员造成很严重的心理打击。”
这场比赛外国语大学的孩子们老早就一副胜券在握的架势,你想,外国语大学那可是女人的天下,这乌央乌央的女人国里找出六个会打排球的女人还不容易?何况对手还是理工大学,那种男人成灾的地方。所以,外国语大学的孩子们就当此行是练练手,顺便看看这男人堆里有没有几个长得不错的,顺手牵羊领回家去当奴才使唤。
可是外国语大学却被那理工大学好不容易凑齐的六个人打了一个人仰马翻,而这翻盘却只是因为一个人的存在,夏颜。
夏颜作为主攻手,在二传经常不到位的情况下也能练练扣杀,招招致命,打得可怜的小排球“咚咚”直响。打得外国语大学的小姑娘们眼睛都直了。这哪来的“晴天霹雳”啊!理工大还有这样的人才?
看情况危急,外院拉拉队拿出架式,打气声一浪高过一浪。曲言喊得格外欢畅,不过她喊的是:
“夏颜加油!夏颜加油!”
小乐默默地往一边闪,企图离她越远越好。不过这对娘爷,一个在理工,一个在外国语,真是很符合她们的个性定位。而且她们之间这缘份气场也太过强大,让小乐怀疑上辈子这曲言是不是什么也没干光顾着看夏颜了。
夏颜一个人苦苦支撑着局面,最后因为太过疲劳体力透支,为了救一个球摔倒在场上,手臂划伤,破了一个很大的口子。
曲言心里狠狠地抽痛了一下。
夏颜的队友都围了上去,说了些什么,她们队长对裁判说:“换人。”
然后夏颜就被队友扶到了场边。
比赛还在激烈地进行,但曲言已经没心思再关注没有了夏颜的比赛。她穿过人群,看夏颜独自坐在树荫下的石凳上。夏日那炙热的阳光穿透层层叠叠的绿色树叶,星星点点地落在夏颜的身上。夏颜穿着一身纯白的勾勾牌运动服,绿色的同牌子的运动鞋,衬得她整个人如此生机勃勃。她把她那长卷发束在脑后,汗水浸透了她前额和两鬓的头发,贴在她那微微泛红的脸上,说不出的好看。
她手臂上的红色伤口触目惊心,她怎么也不去包扎?看她一个人坐在那郁闷地喝着冰矿泉水,细细的汗不停地滑落,浸湿了她的衣服。
曲言急忙跑回去从她队友(拉拉队队友)那扯了一条毛巾,跑回去正想递给夏颜,却发现她身边多了一个穿着粉色短裙,娇小可爱的女生。那女生手里拿着一条和她裙子同一色系的大大的毛巾递给夏颜,夏颜抬起头,之前那一脸的郁闷一扫而光,立刻对小美女露出灿烂的笑容,说:“谢谢。”然后接过了毛巾。
曲言站在原地,心里像被人用锤子使劲敲打一样。
娇小可爱的女生就是惹人喜欢!对不对!为毛对着我的时候就是一脸的凶巴巴,对着那大粉裙子就一脸望不到边的温柔?!我也想成为那种惹人疼的女孩啊!你当我不想摆脱这快飞到北半球去的肩膀啊!可是投胎是技术活啊!!
曲言心里跟那火山喷发,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可是,大粉裙子的那条毛巾覆盖着夏颜那漂亮的脸,怎么就觉得毛巾质量那么好!非常软呀非常软!
大粉裙子走后,夏颜又收拢起了笑容,把毛巾往旁边的凳子上一放,表情更加凝重。
她自嘲地笑笑:“过期恋人为何还要纠缠不清?我也真是个心软的家伙…”
她低着头,看地上突然多了一大块的阴影,她抬头一看,怎么是那天那个表白的家伙!真是阴魂不散。欧,她还真是高大挺拔,太阳在她的身后都显得如此渺小。
夏颜正想说话,曲言突然生硬地说了句:
“电话!”
“啊?”夏颜一愣。
“电话啊!给我!”
夏颜赶紧把她身后的抱拿过来,掏出手机递给曲言。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