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婚 艾小图 作者:艾小图

时间:2020-11-11 09:56 标签: 自己的 看着 孩子 的说 衍生
文由派派小说论坛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第一章星期天,顾衍生和乔夕颜约在步行街的一间咖啡厅见面。她提前半小时就到了,把车停在了不远处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场,倒车的时候还和挡板撞了一下,上路不到三个月的
文由派派小说论坛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


第一章

星期天,顾衍生和乔夕颜约在步行街的一间咖啡厅见面。
她提前半小时就到了,把车停在了不远处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场,倒车的时候还和挡板撞了一下,上路不到三个月的甲壳虫刮了一道长痕。
拎着包进了咖啡厅,不想乔夕颜比她更早。一见她进来,乔夕颜就咋咋呼呼的叫唤:“约我出来你比我还到得晚,真不像话。”

乔夕颜虽然名字和古代那大美女小乔一个名,但是脾气绝对和温柔娴静沾不上边,按现代话说,那就是一强悍的御姐气场。顾衍生理亏,一边道歉一边赔笑脸才算作罢。的

精致的咖啡厅,朦胧暧昧的灯光,玛利亚凯莉浑厚的声音,夹杂着顾客压抑的喁喁私语。
桌上有黯淡的烛光。
一杯甜腻的卡布基诺,还升腾着袅袅的透心凉气,顾衍生一直试着用勺子在面上漂浮的奶油上画出一颗心的形状,却发现怎么做都是失败。

她颓然地放下勺子,侧脸晕在无意闯进的阳光里,美目顾盼生辉。她凝眉抱怨:
“小乔,我怎么就觉得这日子过得让人心烦呢?”

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让坐在对面的乔夕颜一口红茶差点喷了出来,她放下杯子,上下打量着顾衍生:“你丫是故意找抽的吧?丫日子过得烦?”她夸张地瞪大了美丽的瞳眸,一头栗色的□浪卷发随着她的动作左右摆动。她细数家珍一般指着顾衍生的一身行头:“卡地亚手链,蒂芙尼定制婚戒,爱马仕的包,你那辆刚上路的甲壳虫。还有这个牛掰的手机,我对几万的手机有过敏,你赶紧都给我收起来!靠,你这样叫烦?你再跟姐说你烦试试?”

顾衍生不负众望,秉着气死人不偿命的精神说:“我烦。”

乔夕颜翻了个白眼,随即便不屑的嗤鼻冷哼一声:“你能烦什么?还不就烦烦你家叶肃北那点破事儿?我说你出息点成不成啊?都结婚了你还在意他那些乱七八糟的干嘛?他好歹是个生意人,逢场作戏那也是在所难免的。”

顾衍生摇摇头。随意的往后一靠,一身合体的碎花裙像蝴蝶一般翕动着翅膀停息在沙发上。她微微偏头,看了一眼透明玻璃窗外的车水马龙,短暂离神,但是很快便恢复平常与乔夕颜嘻嘻闹闹的样子:“我烦我的甲壳虫,刚才倒车刮了一下。”

“让你家叶肃北花钱补去。反正车也是他给你买的。”

顾衍生一直噙着淡淡的笑意,她拿起勺子在杯子里缓缓搅动,嘴上仍是不饶人的口气:“和他说?得了吧。直接和他秘书说比较靠谱。他连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都给忘了。”

一听她酸酸的口气,乔夕颜扑哧一下就笑出声来:“我看你一脸便秘样,还以为你们某生活不和谐呢。弄了半天,今天是怨妇上身来着,结婚纪念日忘了你就提醒他呗。多大个事儿啊?”

顾衍生狠狠啐了乔夕颜一口:“你以为我没提醒啊?昨天晚上我一直耐着性子,等他弄完了满足了才开始试着说。我问他:‘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么?’,结果你猜他怎么说?”

乔夕颜凑上前来:“怎么说?”

“他想了半天,最后假惺惺搂着我,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说:‘我真不是东西,老婆的生日都给忘了。’”想到昨天的情景,顾衍生就气不打一处来。

“噗……”乔夕颜一时没克制住,捧着脸咯咯笑了起来:“你们俩真是别有情趣。”

顾衍生一记白眼:“你还笑?我差点给气断气儿了。”

“好好好,不笑了。”乔夕颜收起笑意:“那后来怎么说的?”

“能怎么说?我当时就扯被子睡觉了。生日?就让他给我过生日吧。反正我正生日他也是记不得的。”

顾衍生嘴上虽是赌气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希望叶肃北能记着结婚纪念日。毕竟这段婚姻对她来说是意义非凡的。她喜欢叶肃北近年,对这段婚姻也一直甘之如饴。
虽然叶肃北时有花边新闻传到她耳朵里,但她也就抱怨抱怨,从来没真的和他闹过。

那时候所有的人都以为叶肃北会娶苏岩,连顾衍生自己都这么觉得。可是最后奇迹一样的事就真的发生了。那个绝食、辞职、离家出走也要和苏岩在一起的叶肃北,却跌破所有人的眼镜,接受了家族的安排,娶了顾衍生。
所有的人都不清楚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包括顾衍生自己。
想到刚结婚那会儿的混乱,顾衍生就有些泄气。

“算了,不说他了,说了就来气,咱们去逛街,花他的钱花到他肉痛。”

乔夕颜本来不想泼冷水,但是还是克制不住:“要让叶肃北肉痛,我估计你还得找个帮手,然后携手花个一二十年……”
“……”

顾衍生一贯不喜欢自己给自己找烦恼,也厌恶矫情的人。从小到大虽是娇生惯养,却没那些纨绔子弟的坏习气。做人做事壁垒分明,喜欢的人即使做错事她也维护到底,不喜欢的就算长成人民币她也不喜欢。
心里难受了就整乔夕颜这类姐妹出来胡吃海喝。结婚以后也不见收敛。

顾衍生是真的没想到逛个街都不能安生。
正当顾衍生专注看商品时,乔夕颜捅了捅她的手臂。她一回头,就正好看见他。商场冷气开的很足,凉凉的风扫在顾衍生身上。她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
不知道是在说什么,他竟然浅浅的笑了起来。左边的酒窝隐隐现了出来,一双狭长入鬓的丹凤眼微微眯着,惑人心神。大概是没看见顾衍生,还自顾自的往前走。
顾衍生就那么定定的看着他,一身白色休闲西装,衬衫扣子开三颗,是顾衍生常打趣最具诱惑力的穿法,头发有些长了,前天她还催他去理发来着。他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护头,总是头发长的叫身边人看不过去了,才逮着他去剪。
没错,这个叫顾衍生这么熟悉的人,正是叶肃北无疑。只是那亲昵攀在他身旁的美女,顾衍生确定,她不认识。
那美女看起来很年轻,大概二十来岁光景,却已经生的凹凸有致,穿着一身绒面运动套装,看上去高挑清丽。像一株缓缓绽放的栀子花,张扬的幽香。
只是这个时候不是赞扬敌人的时候。她可没有浑到忘记那看上去闲适清越的正是他的丈夫。

乔夕颜低声小心翼翼的问她:“什么情况啊?狭路相逢了?你要不要上去宣布领土主权啊?”

顾衍生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摇摇头:“不用了。”说完便拉着乔夕颜进了电梯。

电梯门还没合上,叶肃北便看见了她。他喊了一声“衍生”便甩下美女向这边走来。只是还没等他过来,电梯门已经“叮”的一声合上了。

电梯快速的下降,那光点组成的数字不断变动着,让顾衍生有些心焦,金属的墙壁像镜子一样明澈,倒映着她的表情有些扭曲,她掏出手机,快速的关机。

乔夕颜看在眼里,终于还是憋不住了,她无奈地摇摇头:“你俩真是棋逢对手,真能折腾。”

顾衍生此刻也不太理智,燥郁的说:“我已经够克制了,要是以前我早上去撕头发了。”

是的,她顾衍生从来不是善类。早先也有不自量力的女人找上门声称是叶肃北的情人,都被顾衍生三招两式的解决了。她既不哭也不闹也不学电视剧里那些大老婆砸钱,她就是能比找上门的女人更流氓,更赖,直到最后人家受不了了,败下阵来。
乔夕颜也常常笑话她,说她和叶肃北结婚就是一场终生战斗,即使到坟墓里去了,那些女人也要和她抢棺材里那点儿地方。
她也会有烦的时候,烦起来她就指着叶肃北的鼻尖,骂他是祸水,是妖孽,又讨厌又混蛋。弄得叶肃北哭笑不得。

只是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倒是第一次遇见,叶肃北那自然到不行的表情实在是有够刺眼。

顾衍生气呼呼开着甲壳虫就冲回家。一路上不停提档,估计那会儿玩命的速度,是把甲壳虫当在开了。
大概是知道自己理亏,叶肃北十分罕见的在晚上点之前回家了。
一见顾衍生进门,就十分殷勤的给她拿拖鞋。一脸谄媚地说:“老婆,你回来了?吃饭了么?没吃我们出去吃饭。”

顾衍生居高临下,斜眉瞪他,冷冷的说:“闪开。”

叶肃北识相的让开。顾衍生睨了他一眼,一言不发便昂着头上楼了。叶肃北赶忙跟上。谁知他还没进房,就被顾衍生扔出的枕头砸中。房门“砰”的一声被关上。他本能地退了一步。待他再靠近,门已经从里面反锁了。他站在门口叩门轻唤:“衍生?”

“滚!”

顾衍生这火药脾气叶肃北也是知道的。这架势一听就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他有些挂不住,对着门里耐着性子说:“老婆,你把门关了我上哪睡啊?”

顾衍生从柜子里拿了衣服准备去洗澡,末了回了一句:“我管你呢,你红颜知己那么多,爱上哪滚哪。”

第二章
冷战了整整一周,顾衍生也不知是哪来的拧劲儿,就是和叶肃北杠上了,叶肃北找她她也不理,主动讨好她她也不给台阶下。就这么任由叶肃北在书房里睡了一个礼拜,也不管饭,叶肃北虽然在外吃了饭,却总是夜半就饿了,饥肠辘辘的爬起来在厨房里捣鼓。睡眠一贯浅的顾衍生几乎每夜都被吵醒,她也不起床,就那么静静的听着那些叮叮咚咚的声响。直到确定叶肃北去睡了,她才睡觉。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就是觉得心里堵得慌,不做点什么就不解气。

顾衍生这性子,小乔也是一贯嗤之以鼻的,她常常点着顾衍生的额头说:“你呀,就是和自己死磕,没意思!你对叶肃北那点心思,就是后脑勺的头发,只有自己看不见,别人心里都是一片大森林——有数(树)着呢!”

每每听到小乔如是说,顾衍生也就咧嘴笑笑。

她也没什么想否认的。她爱叶肃北,那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

夜里做了噩梦,也不知是梦见了什么,大约是很恐怖的,早上起来却怎么也想不起了,只有一身的冷汗昭示着梦中那些难以言喻的恐惧。眼睛肿得高高的像哭过似的,顾衍生找了冰块敷了半天也不见好,最后不得不上了点妆来掩盖。

出门的时候没碰到叶肃北。大概是有什么事,他很早就出门了。以往顾衍生老爱缠着叶肃北送她,而叶肃北工作忙,时间又不像一般的上班族朝九晚五,常常要应酬到深夜才回家,第二天又要睡到日晒三竿才起床,所以总也配合不上,正因为这个原因,叶肃北给她买了车。

只是,叶肃北不懂,顾衍生想要他送,不过是个普通的小妻子跟自己的丈夫撒撒娇,而叶肃北给她买车,她看在眼里,也知道他的意思,便什么也不说就收下,后来,她再也没有开口要求过叶肃北送她。她就是害怕被拒绝的感觉,即便方式再委婉。

对感情,她一贯是这么小心翼翼,外表看上去坚强,实际上比谁都敏感,比谁都脆弱。

*******

一早,繁华的商业街路段因为车祸堵的水泄不通,顾衍生有些心烦。

马路上一长串的车龙,密密麻麻的挤成一片,市区明明禁鸣了,却还是能时不时听见一两声燥郁的尖锐喇叭声。她握着方向盘一直喃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