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因为爱,所以等待 作者:居筱亦

时间:2020-11-11 09:57 标签: 都是 自己的 的人 看着 好了
作品由【小说网】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电子书交流群紫玫瑰一家幽静的咖啡厅里,悠扬柔情的钢琴伴曲让人心情舒畅,是个谈话休闲的好地方。这家咖啡厅环境很好,装潢的主色调比咖啡色稍淡,再以亮红为点缀,有
作品由【小说网】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
电子书交流群
紫玫瑰

一家幽静的咖啡厅里,悠扬柔情的钢琴伴曲让人心情舒畅,是个谈话休闲的好地方。

这家咖啡厅环境很好,装潢的主色调比咖啡色稍淡,再以亮红为点缀,有明快舒心的效果。每张桌子都是卡座设计,四周摆放了品种各异的绿色盆栽,把客人恰如其分的分开,避免了与陌生人面对面的尴尬,也保持谈话的私隐。临街是明亮的落地玻璃窗,有着隔音的功效,既能坐在窗边观赏闹市街景,又可以避开尘嚣的纷扰,一举两得。

温舜和贺思贤两个人在一边喝咖啡一边闲聊。

“你怎么脸色这么苍白?还带着黑眼圈!最近又没睡好?”贺思贤皱着眉,望向温舜那越显消瘦的脸庞,满是担忧。

温舜一下一下地搅动着调羹,看着杯子内的咖啡像跳舞似的旋转着,心思却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她眼眸低垂着,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听了贺思贤的花话,也只漫不经心地回应了一句,“嗯,我睡不着。”

“睡不着你不会点些香薰助眠么?这方面你懂得比我还要多,怎么就不会好好照顾一下自己呢?你是要让我急死啊!”贺思贤实在是不赞同她现在的生活方式。

不,从以前开始就不妥,后来,后来以为终于可以改变了,结果变得更糟糕,真是的……

“嗯!”温舜还是那么柔柔的应着,可看她的表情,分明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

贺思贤气不过,抬起温舜的下巴逼她与自己对视,“你以为你在这边自怨自艾的他就会回来了吗?小舜,别再自欺欺人了,地球没了谁都会继续转的!你也还有你的日子要过的,拿出点勇气来好好的生活,你明不明白?”

温舜苦笑着,她明白思贤的好意,可是却管不住自己的心,悠悠瑟瑟地倾诉着自己的感受,“我知道都是自己不好,要不是我这温吞的个性,也不至于把事情搞僵了。他曾说他每个周六都会来这里坐一坐,我却从来没有陪他来过,他恼我也是应该的。”

贺思贤叹气的摇摇头,“虽然我不应该插手你的感情生活,可是你不能总是看一个方向,要看看,其实你身边还有很多人关心你,喜欢你的,当初如果你不是犹豫不决,又怎么这样?哎……”贺思贤说着说着,觉得自己说的太过了,那些小舜心里的伤,实在是没必要再翻出来,她就因为太在意,才会直至今时今日还不可自拔。

只是她认为有些事情,把它埋在心里的一个角落就好,实在不应该让它主宰自己的人生。

好在温舜依旧落寞寡欢,并没有太在意她的话,轻抿一口咖啡,漾起淡淡的笑意,“你说咖啡那么苦,为什么还是那么多人喜欢喝呢?”

贺思贤不知道她怎么突然说起这个,就顺着话题说起来,“也许就是因为它够苦吧,苦涩中带着香醇,不是有句话叫‘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吗?不过,我还是喜欢卡布奇诺,黑咖啡不适合我。”

“他就喜欢喝黑咖啡……我今天是来做一个告别的,怕自己没有勇气,才把你也拉出来陪我。两年前的今天,正好是他去英国的日子,或许我们真的错过了……”有很多人就是因为错过了,而寂寞一生,她,也是这样么?

“你这样想就对了,走了就走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要开开心心,别再乱想了!”

别乱想?她希望自己可以做得到。可是她知道自己还没有死心,还在等待着,上天再给自己一次机会。不过为了怕好友担心,她点了点头,双手捧起咖啡抿了一口,不经意的把头转过临街落地窗户的一边,看向店外面来来往往的车水马龙,匆匆人流,忽然感觉,自己就是那么渺小,淹在了人海里,也没有人会发现。

突然,她瞪大眼睛,一直凝视着从对面星级酒店门口出来的一群人,把目光定在其中一个穿淡色条纹西服的人身上。她错愕久久,而后才反应过来,“呛”一声,把咖啡杯重重的掷在托碟里,倏的起身急急地想往外走,可偏偏脚不听使唤的撞上了桌脚,整个人踉跄瘫倒在地。

贺思贤愣看着她怪异的反应,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匆忙起身过来想把她扶起来,可她直拽着贺思贤的衣服喊着,“思贤,思贤,我看见他了,我看见他了,他回来了,你快、快去帮我把他追来,帮帮我啊!”她的手一直抖着,眼泪不停的涌了出来,不知是痛的还是急的,可那眼还是往外张望,急切又忧心。

“是谁,谁回来?”贺思贤还不在状态下,一时反应不过来。

“少哲啊,他就在对面,你别管我,你快去找他,快!”温舜急切地把贺思贤往外推去。

“哦!”贺思贤一听,也知道是耽误不得的事情,把温舜扶在一边后,就踩着高跟鞋匆匆的跑出了咖啡厅,朝她指的方向赶去。

温舜的眼睛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那个人,看着他用着自己熟悉的微笑和身旁的人在交谈着,时不时的蹙着眉,但是依旧是那样的儒雅迷人。这时,她也看见了思贤紧追在他身后,眼看着就要追上了,可是他们却坐进了酒店门前不远处的车子,扬长而去。

温舜刚刚还激动的身子蓦地颓软了下来,整个人落寞地靠在椅背上,默不作声,失望乃至是绝望。连贺思贤气喘吁吁的回来了,也不见她有半点反应。

贺思贤先喝了一口开水把气顺了顺,这才发现她的失常,用手在她眼前摆了摆,试探性的说,“小舜,对不起啊,我跑得不够快,追不上他!”

温舜缓了缓神,拿出至今来给她擦汗,摇摇头说,“没关系,我看到了,或许,我们真的有缘无分吧!”

“你确定是他吗?我刚刚只看到背影,觉得像又不像。发型不像,穿着也不像,而且我认得他那件衣服,前几天杂志才有介绍,说是今年最新款的呢,还有,他上的车也是奥迪新车型。”

“你觉得我会认错他么?”温舜不答反问,“即使只有一个背影,我都知道是他。”话一出口,连温舜自己也怔住了,曾几何时,也有一个人跟她说,无论什么时候,我都能一眼就找到你。那个人,是让她感觉自己不再是渺小的一个人。可现在呢……

贺思贤一时语塞,随即安慰她说,“既然他回来了,肯定会来找你,你先别愁。”

温舜摇了摇头,把手里的调羹轻落在托盘上,咖啡已经凉了,如同她冰冷的心,只变得更苦更涩,“来不及了,花店的合约到期了,业主说……不再续约。”

“这几年不是合作得好好的?怎么说不续就不续,你不能和他再谈谈么?”贺思贤有些不明白,好好的怎么说变就变。

“他说已经把它转让出去了……思贤,你说,连店也没有了,我们唯一的牵扯也断了,我该怎么办?”温舜苦笑。

“啊?怎么会这个样子?”这下,连贺思贤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连他们外人都知道花店对温舜的意义,如果真的就这样没了的话,那小舜真的太可怜了。

她到现在,还记得那两个人是怎么相遇的,可以说多戏剧就有多戏剧。

故事起源于七年前……




天竺葵

六月的天气一直闷闷热热的,连马路上都氤氲着热气。乍一看,天空灰蒙蒙的一片,像一个庞大的灰色薄膜,罩得人喘不过气来。

温舜把铺租汇给业主以后从银行走出来,抬眼看看天色,很黑很沉,看样子,要不不下,一下就是大暴雨了,她的脚步不自觉地加快。她的花店离这里有几条街的路程,其实坐计程车的话会更快,但是为了省钱,她还是决定了走路回去,创业之初,实在不适宜多花钱。

可是她才走到街角的转弯处,豆大的雨点就很不给面子的噼里啪啦下了下来,在瞬间成了朦胧的雨帘子,连行人的脸都看不清,个个都步履匆匆,有伞的撑伞,没伞的就躲到商场里避雨,还有人倒霉的淋了一身湿,变成狼狈的落汤鸡。

温舜带有伞,垂眸看看表,见雨势这么大也没有躲就直往店的方向走去。那把银灰色的太阳伞很大,恰好把她的身影她遮挡住,瘦弱的身子显得有些单薄。她店里今天有客人预定了花,逼不得已的不能关门,而汇钱的最后期限又到了,只好临时叫隔壁的阿姨帮忙看着的,偏偏午饭后银行的人又多,这一来一回就快两个小时了,她不能再耽搁了。

事实上,店里就她一个人,无论哪天都是抽不出空来的。

哗啦哗啦的暴雨倾泻而下,冲走了夏日的炎热和多日来的烦闷,清清爽爽的水雾扑面而来。不过温舜没心思享受这难得的凉爽,只急急地走过了马路,直到看见了自己的店门才安下心来。她到了廊内,收好伞甩了下水,准备往店里走,却意外的发现她店门的角落里有个人坐在那里。

他蜷着身子,看不清样貌如何,身上湿湿的显然是被雨淋到了。她还瞧见他身旁有个一大背包,似乎是学生,而在这周围有不少的学校。

温舜下意识的以为他是被雨困住回不了家,一脚踏进门口,想了想又收回脚走了过去,用手拍拍他的肩膀,轻声细语道,“同学?同学?”

只见那个人缓缓的抬起头来,是很学生气的一个大男孩,微湿的头发卷卷的,鼻梁很高很挺,架着一副老旧的黑框大眼镜,样子有点土,可眼睛却很亮很有神,似乎在问她有什么事。

温舜微笑着把手上的伞递给他,“你是不是没有伞啊,喏,我的借你,赶快回家吧,天都暗下来了,免得家里人担心。”

可那男孩只是这么静静地望着她,没有说话,也没有接过伞,让温舜的手尴尬的晾在半空中,最后迫不得已的收了回来。

这时,身后有人在喊着,“小舜,是你回来了么?”

“是!”温舜立即有力的应着声,再多看了一眼那个男孩,发现他又把头埋在双膝里,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她耸耸肩,无奈地转身往店里走去。

温舜进了店里后就一直跟帮她顾店的阿姨道谢,末了还送了束花给她当做谢礼,那阿姨也满心欢喜的收下,还朝店外努努嘴很八卦地说,“那个学生仔很奇怪的呀,我把伞给他也不要,坐在那里很久了!”

温舜一边笑着一边收拾店里的琐碎,“或许他觉得麻烦呢,反正这夏天的雨,下一阵子就停了,也没什么大碍。”就像她以前班里的男同学,放学后下雨了也不喜欢撑伞,都酷酷的把书包一甩身上,神奇赳赳的回家,结果呢,第二天不得个大伤风就是万幸了。

“嗯,那倒是!小舜,谢谢你的花啦,我还要赶去买菜煮饭,今天周末,我儿子要回来啦。”阿姨喜滋滋的边说边抬脚离开。

“是我要谢谢您帮了大忙呢,您儿子真有福气,有个好妈妈!”温舜的嘴里甜甜的回应着,哄得人心花怒放。

等那位阿姨一走,她的脸又恢复了平常无人时的淡然。共聚天伦么?她已经很久没有过了,说不上是羡慕还是失落,她习惯了一直都是一个人,曾经以为不是只有自己,却发现一切都是奢望。

也许因为是雨天,傍晚的花店没有多少客人,到了将近六点,就已经没有人进店了。温舜的衣服被雨打湿了,一直湿漉漉的贴着皮肤很不舒服,又没有换手的人替她,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