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二重铜花门 作者:多木木多

时间:2020-01-04 23:48 标签: 都是 看着 李家 赵氏 良缘
重铜花门作者:多木木多第章晨光刺眼,张宪薇从床上爬起来,掀开纱帘,眼前是她住了十五年的李家南院正房。窗上新蒙的厚窗纱,梳妆台上的小妆镜都是她用熟的。“太太?”听见里屋的声音,睡在外屋的大丫头良缘披上衣
重铜花门
作者:多木木多

第章
晨光刺眼,张宪薇从床上爬起来,掀开纱帘,眼前是她住了十五年的李家南院正房。窗上新蒙的厚窗纱,梳妆台上的小妆镜都是她用熟的。
“太太?”听见里屋的声音,睡在外屋的大丫头良缘披上衣服进来了。“太太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天还没亮呢。”
“天没亮?”张宪薇还迷糊着,朦胧间反问了一句。窗纱明明透了晨光,怎么天还没亮?
“昨天半夜下大雪,外面雪积了二尺厚。是雪映到窗纱上了。”良缘把窗户支开一条小缝,张宪薇看到外面的天还是黑沉沉的,远处的东院和北院不见一点灯火。各处院子都还没点灯,果然天还是黑的。
她长呼一口气,倚在床头。良缘过来帮她在背后垫上几个高枕头,再从屋里的小火炉上提下热水壶,给她冲了一杯鸳鸯饮。“太太喝下润润。”
张宪薇的脑袋现在还是木的,什么都是空白一片。她也不困了,见良缘只披了件棉袄站在地上,冻得瑟瑟发抖,就说:“你也上来,我现在走了困劲,睡不着了。陪我说说话。”
良缘点上一盏小灯,加上厚罩子,这样外面就看不清屋里点了灯。她脱了鞋从床脚上来,躺在床外围,从张宪薇手里接过喝得剩下一半的杯子,倒在床脚边的铜盂里,再倒了一杯白水给张宪薇漱口。等做完了这些事,她才跟张宪薇并头躺下,两人张着眼睛望着帐子顶。
良缘轻轻叹了声,劝道:“太太也该宽宽心,这孩子不是急来的。您放宽了心,就是没孩子,大老爷也不能把您给休出去。那些狐媚妖道的东西到底上不了正台面。”
就像木龙让点了晴,良缘的这句话让张宪薇本来木僵的脑袋像点了活水一样流动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问:“那边怎么样了?”
说起那边,就是良缘刚才还劝张宪薇,现在也免不了要生气。
“听说已经都准备好了,前几天太太说头痛着了风,请了大夫又用了药,那边的就跟大老爷说不让太太再劳神了,马上就要过年,要是病得更重了也不吉利——下聘的事她来就好。”最后半句,良缘说得又快,声音又小。
张宪薇全想起来,原来是到了李克娶妻下聘的前夜。
过了半天不见张宪薇说话,良缘小心翼翼的扭头看了一眼,见她闭上眼睛好像又睡着了,连忙也不敢再出声。太太好不容易睡着了,就让她好好的睡一觉吧。
其实张宪薇闭上眼睛,人却没睡着,只是一肚子的心事犹如乱麻。
她是张家的大姑娘,下面除了她们自己家的几个弟妹以外,还有叔伯兄弟家的表弟妹。从小就被长辈们教导,事事都要做到最好。
张宪薇心气高,人也要强。她是嫡出,母亲娘家姓梁,性格懦弱。父亲在家排行第四,人虽然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对母亲不够亲爱,夫妻两个相敬如宾。
梁氏在妯娌中间不出挑,在张家后宅也从不管事,就连她自己屋里的事都有点拢不清楚。张宪薇还没有柜子高的时候就帮着母亲管理下人、丫头,家里除了跟她一母所出的四姑娘和六少爷以外,连小妾、丫头生的三个孩子也是被她教大的。
男孩子跟着她学的描红、三字经,直到满六岁了到外院去让先生教。妹妹们就跟着她学针线、女红,读《孝经》、《女诫》。
所以,张宪薇的脾气养得就有些大。虽然奶奶告诉过她,让她多学学母亲梁氏的温柔、贤淑。可她是亲眼见到母亲的软弱让屋里的下人都欺负到了头上,更是管不住父亲,让屋里的小妾、丫头一个个冒出来。
十五岁的时候,李家来提亲。因为早就听说张家大姑娘能够管家,孝顺长辈,友爱弟妹,就想聘回去,给李家的大儿子李显当正室嫡妻,也好教养下面的几个弟弟、妹妹。
张宪薇十七岁进了李家,又拖了两年是因为她要先把母亲的屋里安排好,不管是下人们,还是庶出的弟弟和妹妹,还有父亲的那些妾侍。
她教梁氏攥紧了下人的身契,收好了家里的房契和地契。屋里的下人们不能管金银,外院的采买不会单交给一家人。
她跟张家的老太太商量好了庶出的弟弟和妹妹的亲事,能订的都订了,不能订的也交换了信物。
亲弟弟小六和亲妹妹小四年纪还小,等她到了张家再好好给他们挑。
父亲贪新不恋旧,屋里的丫头和妾总是来来去去。张宪薇看得很清楚,父亲没有野心,安于富足,他排行第四,又是张老太太亲生的小儿子,就算日后二老去世,上面的几个哥哥也不会亏待他。
他对她的母亲梁氏,虽然不是心爱的,却始终存着一份敬意。
张宪薇把爱挑火的几个妾都卖了,只留下了生了孩子的三个妾,除了她们之外,倒是那些美貌的丫头一个没动,还好好的留在屋里。
日后这些想往上爬的丫头和想站稳脚跟的妾斗个你死我活,她的母亲梁氏就能安安全全的留在屋子里了。
等她放心了,才坐着花轿来到李家。
却不想,这一拖两年,拖出事来了。事后张宪薇也想过,是不是当年她没有拖下这两年,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但是让她就那么放下软弱的母亲和幼小的弟妹不管,她是绝对做不到的。
何况,就是真的没有拖过两年,那个人该来还是会来。李显该纳还是该纳,有没有这两年都一样。
她进门时,李显已经十九岁,早就接过李家半数的家业,在外奔波了。他的屋里也早就有了侍候的丫头,只等她进门抬举。
丫头、小妾,张宪薇见得多了,也不见怪。所以开头的半年过得很好,她跟李显也是夫妻和睦,举案齐眉。
她收敛了脾气,毕竟这里不是张家,她在这里也没有需要保护的母亲和弟妹,除了她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她又管得着谁?
李家没有老太太,她上面就一个婆婆。
李显下面还有两个兄弟,一个是嫡出的李演,排行第三。一个是庶出的李智,排行第五。排行第二和第四的都是李家叔伯的孩子,不住在燕城。
小姑子也有两个,两个都不是李显的亲妹妹。张宪薇待她们也不过面子情,偶尔坐在一起绣个花什么的。
李显的爹是李慕,李家家业不算大,因为他们这一支也不是嫡支。上一辈的老太爷去世后,李家分了家。李慕带着妻儿搬到燕城,之后三十年没有回老家了。
张宪薇进了李家的门半年才见到一拨李家的亲戚,听说就住在燕城的城郊,因为离得近,所以常来走动。上一回来的时候她还没嫁进来。李家院子里早就准备着他们的屋子,就是因为常常来住,连丫头都是现成的。
这是张宪薇进门后的第一件大事,当然事事亲历亲为。
亲戚们很快来了,这里头姓李的就一个,是李显的爹,李慕的姐姐李艳。李艳是庶出,在娘家时跟弟弟李慕并不熟悉,她嫁得早,出门时李慕才十岁大。之后她跟着夫家辗转搬到了燕城城郊,打听到李慕也在这里,两家这才亲近起来。
李艳没有孩子,她的夫婿对她也不是特别好,家里庶出的孩子一大堆。李艳挺想得开,把孩子全都抱到身边当亲生的养,倒让丈夫对她非常信任。
张宪薇头一回见这个便宜姑母就觉得她是个机灵人,虽然碍于出身不好深交,但言谈举止上就透出了一份亲近。
既然李艳是个聪明的,当然立刻顺着杆子跟张宪薇亲热起来。透过李艳,张宪薇知道了不少李家的家务事,这都是她这个新媳妇不好打听,却必须要了然于胸的。投桃报李,她也对李艳寄下了不少情份。
李艳与她交好,图的不是一时半刻,而是在李慕死后,李家还有人能记得她这门亲戚。
二人的关系越来越好,李艳就稍稍提点了她一下,让她不要只看着屋里的这几个丫头,她的婆婆那里,还有一个呢。
张宪薇非常惊讶,她进门已经有半年了,屋里的几个丫头已经有两个抬了妾,她也从来不管着她们跟李显亲热。如果婆婆那里还有一个,为什么不送过来?
这话是李艳跟她说的,她不敢全信,也不敢一点都不信。张宪薇在张家也是历练过的,把自从她进门来的事细细在心里过了一遍,突然发现了一个不对头的地方。
她进门已经有半年了,婆婆却从来没问过她的肚子。
如果说只是婆婆不想给她压力,那为什么屋里的丫头和妾也没有?一屋里四、五个女人,半年来没有一个有孕?
要么,是李显有毛病。要么,就是有人故意的。
张宪薇是新媳妇,上面的婆婆寿元还长,她不可能现在就伸手要管家。所以从进门起,对于李家的事,她从来没有主动伸过一只手。这次迎接亲戚李艳,也是看在跟李家家业关系不深的份上。
所以,她对婆婆那里的事可以说是一点也不知道。
之前她并不着急,时候还早,时间还长,她可以先用二到三年让李家的人放心,等她生了孩子后再真正加入李家。而且,她本来打定主意,只要婆婆不给,她绝不会主动去要李家后宅的权力。
她要在李家过上一辈子,何苦为了争前面的几年,倒把后面的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给耽误了呢?
李艳跟她说了之后,她也没一下子就慌了神,而是定下心来慢慢看。只要这个人在,那就不愁她不露面。何况如果是婆婆要把她给李显,就不可能不让她出来,要是她真能在婆婆的屋里躲一辈子,倒省了她的事。
结果又过了一个月,婆婆果然忍不住跟她说了。
张宪薇当然‘大度’的把这个跟李显有情的丫头接回了屋,特地放在靠近主屋的地方,让李显能够多跟她亲近。
再过了一个月,这个丫头有喜了。
张宪薇一听到这个消息就觉得心头狂跳。然后的事情就由不得她了,这个丫头先是在抬妾前揭出她其实没有奴籍,家里祖上还出过秀才。然后她生了李显的长子,李克。
李克出生后,张宪薇想把孩子抱过来养。她是担心了,也想压一压这个丫头的运势。但婆婆说她没有生过孩子,没有经验,怕照顾不好,就把李克抱到她那里去了。
张宪薇想,这个孩子不在亲娘身旁也好。她教养过张家的庶出子女,知道的很清楚,就算是亲生的,长大后还是跟养大他的人亲。
但是再往后,庶出的孩子一个个出生,就她一点消息都没有。不是她不想生,而是这孩子又怎么是一个人能生得出来的?李显到她这里来只是纯睡觉,一进门就累得不得了。她不是妾,要靠男人的宠爱过日子,见了丈夫的样子当然是只有心疼的,赶忙让他休息,孩子的事就先放在一边了。
又过了几年,李克渐渐长大了。他虽然在婆婆身旁长大,跟他的亲娘也很亲近。倒是她这个嫡母,总是跟他亲热不上去。张宪薇自问对孩子也很好,可是这个孩子就是跟她不亲。她知道,这是有人在孩子旁边教他,让他别跟她亲近。
庶出的孩子死了生,生了死,李显屋里的妾也是来了去,去了来。张宪薇总是闲不下来,等到李克十五岁时,她已经歇了要生自己的孩子的心了。
可能她就是命中无子。
张宪薇死心了,专心教导庶出的子女,反正都是管她叫娘的。
她跟李显,就像她的母亲梁氏跟父亲,互相敬重。
直到那个人死前,李克带着妻子和孩子去磕头,她怕那个刚出生的小孙子受不住冷风,特地让身边的良缘去把孩子先抱到她的屋里来,等李克和妻子要走了再过来接。
结果良缘听到了李显在那个女人的床前,当着李克的面表白的一番心迹,踉跄的回来,脸色比外面的雪还白。
大约那个女人还是不放心孩子,也不相信李显会一直疼爱他,病终前纠缠着这件事。李显为了安慰她,当着儿子的面把自从张宪薇嫁进来后的事都说了一遍。
原来,李显早就认识这个女人,想方设法让婆婆把她接进来。因为早就定了张家的亲事,不能娶她当正室,但是他心里最爱的是她。
婆婆压着不许李显宠妾灭妻,但是也没有阻止她的儿子喜欢这个女人。跟儿子相比,张宪薇当然是不值一提的。
李显想让这个女人生下长子,是为了让她能在后院保有一席之地。婆婆同意了,但要求张宪薇一定要有嫡子。他不能因为喜欢这个女人,就让张宪薇守空房。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