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师父夫君 作者:青玄

时间:2020-01-04 23:57 标签: 自己的 的人 看着 师父 主子
父夫君作者:青玄第一卷第一章峨眉山仙雾迷漫,山中弟子更是有如仙娥。而峨眉山又以行医布药,慈心渡人而称世,于峨眉山中求师问艺者更是多不胜数。峨眉掌门林灵秀则收徒两百余。其弟子虽无大成,却也称得上是小有名
父夫君
作者:青玄


第一卷

第一章
峨眉山仙雾迷漫,山中弟子更是有如仙娥。而峨眉山又以行医布药,慈心渡人而称世,于峨眉山中求师问艺者更是多不胜数。峨眉掌门林灵秀则收徒两百余。其弟子虽无大成,却也称得上是小有名气。只除了……
“火儿!”
“是,师父。”被唤火儿的小弟子急冲冲跑来,其间还带倒两只花瓶,撞上一位师姐。
林灵秀闭上双眼,聚气提声:“让你学的医术现在到了什么成绩?”
“师父,已经按照您的意思学完了。”
“是吗?”林灵秀睁开双眼,盯着面前低头的小丫头,“抬起头来!”
火儿一惊,心虚的抬脸望着师父,力持镇定,再装无辜。
“那你大师姐怎么会让你医的骨瘦如柴,行走无力!”
“喝……”火儿倒吸一口冷气,辩解道:“师父,那是因为大师姐说因为她太胖了,觉得有碍美观,让我帮她瘦下,怎么倒说是我医的了?”
“还敢狡辩!雪凤,带她去秋凤阁思过!”
“是,师父。”被唤雪凤的弟子依言将还欲讲话挣扎不休的火儿拉走。
“师父,火儿年龄尚小,况且功力又浅,让她去秋凤阁会不会……”
“水凤,不是师父心狠,只怕再不对她严厉些,她再无大成啊。”林灵秀无奈叹息。
秋凤阁
“雪师姐,这里这么冷,怎么坐的住啊?”火儿冻的哆嗦,不住喷嚏。“让你听话你不肯,师父现在生气罚你,我们只能看着。”雪凤叹了口气:“火儿,以后要好好练功不要再让师父发脾气了,知道吗?她这么做也是因为恨铁不成钢。”看着她低头忏悔的样子,好不心疼。“火儿,师姐偷偷给你带来了好东西。喏,给你。”说着,将手里的东西递到火儿的小手中。“呀,是灵兽蛋!!师姐师姐!!”蹦蹦跳跳的将宝贝揣在怀里,火儿开心的样子任人看了就喜欢。“火儿,师姐回去练功了,你要乖乖的。一会儿我再和秋凤师妹向师父替你求情。”
“师姐,你可要早点把我救出去呀!”不知死活的嚎叫突地传来,雪凤脚下一滑,险些跌倒。
“师父,火儿年纪尚小,这个惩罚是不是太重了?”水凤看着师父拧紧的眉头小心的问。
“水凤,去把青凤唤来,我有事让她去做。”“是。”水凤微怔,不知道师父叫青凤做什么?
聚凤阁
“青凤……青凤……师父找你,说是有事让你去做。”与水凤着同色衣装的婉约女子闻言而出“师姐?师父找我?”……
“是,师父。徒儿即刻启程。请师父放心。”
秋凤阁
“火儿,你可知错了?”林灵秀看着眼前低着头的小丫头不由得一阵眼晕。
“师父,徒儿已经知错了,徒儿再也不敢了。”低头认错无大罚。心中如是想的火儿不由表演更加卖力:“师父,徒儿以后定会遵师父之命,绝无再犯!”
“随为师来金凤轩。”
“什么?!师父您要把我逐出师门?!”一蹦三丈高的火儿再无刚刚认错的乖巧模样,张牙舞爪的样子像是要把她那个端坐在椅子上的师父给吃了。
“嗯?”林灵秀瞪着眼睛看着眼前不知死的小鬼,心中火冒三丈,真恨不能真像她说的那样把她逐出师门,但是,她不能……
“师父,我……”眼看要倒大霉的火儿见势不妙,立即采取哀兵政策,眼泪唰的落下“师父,师父,徒儿知错了,徒儿再也不敢了,师父,您就原谅徒儿吧。徒儿知道师父做什么都是为徒儿好,徒儿以后听话,真的不会再犯错了,师父。师父,徒儿自小在峨嵋山长大,您把我哄出去我去哪儿啊,师父,师父您……”说着泣不成声,哽咽的像是快背过气了。
“唉……为师并不是要将你逐出师门,而是你体内寒毒临近发作,为师要将你送去圣火岭,让你门师伯帮你医治。莫不成你想就此死了?”哭笑不得的提醒她每年必做的功课。
“嗨……吓死我了,师父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呀,害的我以为人家就要变成被人抛弃没人要的小可怜儿了……”心情一松的火儿放肆的将手放在师父的腿上轻拍两下。“呃……嗬嗬……”在师父的瞪视下,讪讪的将手收回。
“师父啊,那我什么时候去找门师伯玩……呃,什么时候去找门师伯去治病啊?”及时收住话头的火儿吐吐舌头。
“你青凤师姐已经去了圣火岭,你随后再去。”“为什么?”“你说呢?”看着一脸沮丧的火儿,林灵秀心中不由有些畅快。平日总被她气到吐血,不过能看到她沮丧的样子也值得了。
圣火岭
“什么?!玎铛又来玩啦?”浩玉看着青凤怪叫。难怪呢,没了玎铛,那生活就只在练功中度过,太无聊啦!
斜眼看了他一眼,青凤静待门无湛的答复。
“你师父的意思是将华奇与浩玉派出圣火岭再让那丫头来此治病?”门无湛无视弟子哀求眼色问道。
“是,门师伯。”一本正经连音调都不改的青凤还是规矩的答话。
“嗯,好吧。你告诉你师父,我会派他们出去。你去吧。”
“门师伯,师父有交待,要我亲眼看着二位师兄离开圣火岭。”眼皮不抬的将师父交待的话重复一遍,不再看着门无湛的脸。
“哈!林师妹真是越来越……”及时止话头,门无湛抬起眼,看着青凤“华奇,浩玉,去天门山找你剑师叔,让她交付你们一些你们能应付的差事做做。”
“谢谢门师伯,青凤现在就回峨嵋山,让火儿来此医治。”
“哼!”门无湛自蟠龙椅拂袖而去。
“唉,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虫儿被鸟吃。唉,真理啊。”看着衔虫而去的鸟儿,火儿无聊的差点抓鸟吃。
“呵……”一声轻笑,火儿回头见是雪凤师姐,再次丧气的看着树发呆。
“哟?火儿不想知道师姐来找火儿做什么?”好笑的看着她,雪凤故意卖了关子。
“是什么啊?”有气无力的回话,根本不信她能带来什么好消息。
“青凤回来了,她……”话未完,火儿已一阵风的不见了。无奈的摇头,雪凤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不由一阵叹息……
“青师姐!青师姐!”聚凤阁的原本清静氛围立时不见,只余一声模糊的叹息……
“小师妹,你来了。”平淡不惊是青凤最大的标志,同时也让她成了林灵秀最倚重的弟子之一。
“青师姐,门师伯说什么啊?”一脸可爱表情的讨问。
“师父让你即刻赶往圣火岭,怕你体内的寒毒有了变化。”平板的音调照旧不能磨掉火儿的热情。“那我现在就去跟师父和师姐们告别!”
“火儿!”跳着移动的人儿因不同以往的音调而止步回头。“青师姐?”
“师父说,你不用跟师父师姐告别,你直接收拾东西去圣火岭,不然怕你体内寒毒发作,这里没人能医得。”
“哦,那我回房去收拾东西……”“不用了,东西雪师姐已经收拾妥当,”递出一直在身后的包袱,青凤垂目不去看那张不解的脸。
“好吧。那师姐,我走了。”
出了聚凤阁,向着金凤轩的方向跪别“师父,我去门师伯那里治病,您老人家要保重身体,不要生气。有什么事就让师姐师妹他们去就好了。师父,我走了。”
伤感就此一刻,收拾起心情,唤来座骑玄扈,快乐的踏上圣火岭之路。
“师父,我们就这样让她一个人去?”青凤看着离去的火儿,不无担心。
“不这么做,她永远不知世事。唉,为师也是没办法。”一直在房中隐藏的林灵秀仰天一叹,也不知这么做,是对是错。但求老天能给那个孩子一个机会……

第二章
“奇,难道我们真的就去天门山找剑师叔?”浩玉看着华奇,苦恼的问。“笨啊,你什么时候接到师父的指令的?让咱们现在就去剑师叔那里的?”“呃……没有。”了然一悟,浩玉不由大笑,“师父真是英明啊。”“不如我们去接玎铛吧?她好像还没自己出过峨嵋山呢。”华奇想了想,“我们去跟师父说,相信师父也定然放心不下。”
“圣火岭啊,到底哪个方向啊?”看着眼前的岔路,大大犯愁的火儿不知如何是好。“唉,早知道就跟雪师姐要份地图了。”翻身下马,靠在玄扈身上,大大叹气。“玄扈,你还记得去圣火岭的路么?”一身墨色的玄扈喷了喷气,拖着赖着不走的她选择了左边的路。
“玄扈,如果没有你我怎么办啊……唉,玄扈,你可不能跟师父一样把我一个人丢在外面不管啊,玄扈,玄扈玄扈……”鬼哭狼嚎的抓抓玄扈的耳朵,火儿十分无赖的把找路的工作丢给了她自己的马。玄扈自鼻子中喷了喷气,认命的走着。
“奇,你看前面那个懒懒的人,懒懒的马是不是玎铛啊?”“是很像啊。”策马向前,迎着那怪怪的一人一马而去。
“玎铛?!”看着那快掉下马的身影,华奇急慌慌的伸手将她自玄扈背上抱到自己的马背上。
果然,又在睡了。“玎铛,醒醒。”“嗯?”睁开眯眯缝的眼睛,看见华奇那张脸,“华奇……”哇的哭声立时惊起四散的飞鸟,走兽。“好了好了,我们不是来接你么,乖,不怕不哭了。”“什么哦,我是刚刚梦到我捉到了红凤凰,可是你一叫我我就醒了,根本没来得及把它的羽毛拔下做扇子啊……你好讨厌,华奇好讨厌啊……”“呃……”无奈的仰脸问天,华奇只能任她折磨。
“呵呵,玎铛。那要不要浩玉来帮你打他啊?”轻笑着,浩玉将手中的烤肉串递出去,欠揍的脸上满满的都是笑意。
“玉,你好欠扁。居然挑拨我跟奇的关系,你不厚道!”一把抢过烤肉串,含糊不清的指责。
“你们的关系是我能挑拨的么。”摸摸鼻子,浩玉对这个话题兴趣缺缺。
“玎铛,有没有好好练功?”华奇看着她鼓起的脸颊,不由一阵好笑。还是个孩子啊。虽然已经过了及笄,但还是个孩子心性。
说起这个,她可有得人能倒倒苦水了。三口两口咽下嘴里的食物,她哇哇大叫:“还说呢。人家都有乖乖练功,而且还专心学习医术。还帮大师姐治好了肥胖症!可师父却要罚我跪!师父好狠心哦!”一声大过一声,好似她受了天大的委屈般。吵得玄扈不耐的径自踱到一旁眯着眼休息。
“哟!”她怪叫,一扭身跟着跑到玄扈身前,一把揪住玄扈的马耳朵“造反哦,玄扈!居然敢嫌我吵!”她还真有自知之明。
“扑哧——”华奇与浩玉登时喷笑出声,随即在她转头瞪眼的时候拼命忍住。
眯着眼看着他们,玎铛随性的靠在玄扈身上,凉凉的开口:“怎么?很好笑?”
“不,一点都不好笑。太让人气愤了。”华奇一脸严肃的说着。而浩玉则是一脸杀气的看向玄扈,阴恻恻的开口:“如此欺主的畜生,宰了吧。”说着,还真的抽出剑来,作势要刺下去。
“你敢!”玎铛一脸凶悍的挡在玄扈身前,生怕浩玉一个不小心真的伤到玄扈。“你要是敢弄伤玄扈我跟你拼了。”
“我哪敢。我要伤谁也不敢伤到我们玎铛最爱的宠物呀!”说着,一剑刺了出去……
“浩玉!”玎铛惊呼,随即抛出绿秀。一汪绿泓随即展现,透心的绿,如同美玉般散发着光芒。
“玎铛,不要!”华奇惊呼。糟!不能让玎铛想起来!
但,太迟了。绿秀如同有着自我意识般的,直接取了浩玉身后意欲偷袭的人。而,同一时刻,浩玉也一剑毙掉了隐身树后的杀手。
一时间,现场多了十几个蒙面杀手。为首一个身材高瘦的灰衣男子,发出“咭咭”的怪笑。听的人耳朵生疼。浩玉忍住伸手捂住耳朵的冲动,侧头看了看华奇,抑郁的发现,华奇的内力修为又比自己高了许多。虽然有些不适,但情况却比自己好太多。想到这里,不由一惊,糟,玎铛……
入目所及,玎铛站在那里,首当其冲的承受着内力的冲击,却未见一丝不适。他眯眼望去,却惊见“绿秀”竟在蠢蠢欲动!不对劲,实在不对劲。他平日只见过玎铛玩耍时耍弄“绿秀”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