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血淫魂、鬼连杀、魔肉缘 作者:蝶舞仙草

时间:2020-01-05 20:57 标签: 自己的 的人 司徒 我说 灵魂
淫魂、鬼连杀、魔肉缘作者:蝶舞仙草血淫魂、鬼连杀、魔肉缘()前言:世界上有很多说不清的现象,比如说鬼。之所以说三鬼狂奔——血淫魂、鬼连杀、魔肉缘,指的是灵魂犯罪的三大恶首,涩情狂、杀人狂、食人狂。我说
淫魂、鬼连杀、魔肉缘作者:蝶舞仙草


血淫魂、鬼连杀、魔肉缘()
前言:
世界上有很多说不清的现象,比如说鬼。之所以说三鬼狂奔——血淫魂、鬼连杀、魔肉缘,指的是灵魂犯罪的三大恶首,涩情狂、杀人狂、食人狂。我说的这些故事,绝不是什么,无中声有,捕风捉影的无稽之谈。我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但我相信有灵魂。我们往往只重视物质犯罪,却忽视了灵魂犯罪,现实里有些灵魂犯罪甚至不受刑事责任,只是道德的谴责,而在灵魂档案里,是可以判死刑的。有一些人他们可以和灵魂说话,这些人就是通灵人,灵魂的受害者也是灵魂的法官!本文浓缩了当今中国方方面面的社会之现状,有些人物和事件,常上网的您不会感到陌生.故事里一些松散的信息,埋藏在文字中,没有多少废话几乎所以有的疑问都可以在最后得到解答,唯一值得注意的是一些细节和披露,也许是我写错了或许是我刻意安排。这就象挂在话剧舞台上的一杆道具枪,它最终是要打响的。
我是大学里一名普通的图书馆员,故事发生在年月日,由一本《灵魂档案》所引发,一个悬念紧扣着另一个悬念,人命如小草一般脆弱无物,邪恶的气息污染了天空今人窒息。紧紧由一开始的好奇,到现在每日如灵魂绞肉一般的痛苦。我不向未成年人和怀着对一切美好渴望的人推荐,这不是一部娱乐、刺激感观的恐怖推理小说。不是小说,它甚至不会是书,只是记载了灵魂犯罪的秘密档案,也只有网络才可以承载的了,那些来自于灵魂最黑暗,来自人心最肮脏角落里的故事。这部记录了寻找灵魂档案真相的秘密之书,我将有选择性的展现在这个自由的空间。相信黑暗的迷底最终是光明的,在寻找的路上我依然背负着对人性的恐惧和人生的感慨,上路。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仅存的良知,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的信念!我们不能因为一部分人的行为去怀疑整个世界。肉体是如此脆弱,一张纸也能划破,圣洁的灵魂象太阳一样在黑暗的迷途中,指引着方向,走出地狱我们将更加的坚强。
既然是灵异推理作品,本文用了不少的笔墨来描写悬念、推理、结论。故事将围绕着《灵魂档案》展开,一面是灵魂犯罪的记录,一面是我在现实刑事案件中的体会,结果连自己也被带入了令人窒息的恐怖悬疑之中。
我将用一种写实、轻松、语言化的风格来重现年月日的情景,因为故事的走向将逐步升级,免不了一些血光淫溅,超过界了难免会给我踢了出去,最主要的是最近刚刚开始整理、下笔,时间紧迫这部《三鬼狂奔》恐怕会文章敷衍,半路夭折……有推理便要有悬念,其实最后的答案我也无从知晓,这便是悬念的根源,揭示迷团展现真理这便是我所理解的推理精神。
蝶舞仙草(笔名)敬上
如果有披露.错字,请留言指正,先谢过了.


血淫魂、鬼连杀、魔肉缘()
开卷有益
在没有开始主题的时候,先来一篇外传,如果没有兴趣可就此翻过,直接看血淫魂篇.

血淫魂之篇外篇


雨花芳香下的幽魂

太阳的哭泣
雨,唦唦的下个不停。
有谁见过太阳在哭泣?
被云遮住了。
天空的眼泪可以向大海倾诉。
而太阳的眼泪,只能偷偷的在屋檐下流淌。
站在角落的屋檐下,我以为那里可以避雨,
是太阳把我弄湿了。
雨停了,
屋檐为什么还在哭泣,
看彩虹,天空也笑了。
我们又开始了新的旅程,
在路上,就让太阳把身上的雨水晒干吧,
因为,不需要带着忧愁上路。
蝶舞仙草

洗云,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家。他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随便在地图上划了一个圈。这是他第一次独自旅行,没有拿上手机,抛开了城市间的嘈杂,带上的只是莫名的好奇和对远方静静的向往。
那是一个小城,名字已经不重要了,南下的火车走了三天,刚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连呼吸都改变了。漫步在小城的早上,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从身边走过,本以为接受过风雪的洗礼,却被这里的潮气包裹的比别人厚重。马路不宽,两旁栽种着紫荆树,想到了澳门也就没有注意它的美丽。看不远处一些人围座在一起,在那里吃饭的氛围很重,由不得你去计较他的卫生,洗云要了一碗米粉叉烧肉,一股暖意由腹部扩散至全身。
吃完早餐,随意的走着,小城里没有高层建筑,都是二三层的自建小楼,样式大同小异,由于不是平原高低会有不小的落差,不注意的话马路上踢块石子,便会打到人家的房顶。离开大道进入小胡同,越往深处地势就越低,建筑也就更加的古旧,几间落满箐苔的木制小屋,靠外面摆设的糖果和日用百货来维持生计。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看了看天瞬时便暗淡了下来,身在小城的深处真不知道该往何处去,茫然中远远看到了一颗大树的茂顶,有了它的指引,钻过几个小巷,接着是一条斜三十度长两百米的下坡,继续一百米的上坡路,前面大树的树干也就看到了。站在它的脚下估计有五层楼那么高,想必是这里最大的树了。树旁摆放着香炉,供桌上还撒了一把香、一盒火柴。洗云学着老人的样子,拜了三拜,然后抬头望去,缥缈的烟雾香气怡人,只是熏黑了上面的主干。一滴雨点打在了额头上。哗哗啦啦的,雨瞬间打湿了路面,只是密布的树叶遮挡了一时的凄凉。
“年轻人小心着凉,过来喝一杯热花茶吧。”说话的是一个在树旁摆茶摊的老太太,那老太虽是满头的白发,说话铿锵有力,笑容可掬,到也显得精神矍烁。“给我来一杯,”洗云说道:“老奶奶,这棵树,不一般啊。”老太太道:“你说对了,这可是棵仙树啊。别怪我老人家迷信,年纪大了有些事情也都看得清清楚楚。反到是你们这些年轻人自以为什么都知道。有多少年了,再没有几个年轻人拜过这棵仙树了。也就是我们这些老头老太,还惦记着。”
“老太太,你说这是棵仙树都哪里神啊,可以实现愿望吗?”这时过来了两个旅游结婚的年轻夫妇,其中那女人说道:“我就爱听这神化故事。”
老太太说:“想听啊,来杯热茶吧,顺便过来避避雨。我这摊不比别人,卖的就是个故事。”于是我们三个年轻人要了三杯热花茶,还点了一些甜食,细细听老人家说起这棵仙树来。
那还要回到很久以前,本地有一个叫紫春的姑娘,家中吃穿不愁,只是父母多病,只因长的美丽且又能操拾家务,说媒拉纤的没少去她家中,都是因为要照顾父母被紫春拒绝了。那天紫春去县城抓药,在回来的路上,天下起了大雨,远处有一棵紫荆树,这棵紫荆树枝繁叶茂,比其它生得粗壮许多,好在能遮挡一时的风雨。
此时,树下的紫春撞见了邻村的书生沄先。沄先自恃男女有别,可手中新买来的衣料又不能溅得雨水。紫春知道他为难,让他留了下来。不想雨势更大,雨点打穿了树叶,紫春蜷缩成一团,可药还是给浸湿了。沄先的父亲是游医,从长辈那里也学得了一些医术,他闻见草药的气味,便打听紫春的事情,当得知紫春父亲的病情后,沄先告知,她手中的药,生性甘遇冷水药效已失大半。紫春难过的不知所措。这时天空放了晴。
沄先被引到紫春家中。望、闻、问、切,随后去了后山摘来草药,用紫荆花做药引,褒好了一锅药汤,给紫春的父亲喂下,十日后居然痊愈了。
紫荆树下,紫春、沄先再次相遇,他二人发下山盟海誓,定下了终身依靠。正当沄先在家中筹措,闻听紫春要和别人定下婚事。原来当朝二品大员寅颖告老还乡,看上了本村的紫春姑娘,他说和了紫春的父母,加上村里的人往日受了大员不少的恩惠,大家都支持这门婚事。唯独紫春不愿意,心中无时不牵挂着沄先。
沄先知道紫春不是贪图富贵之人,定是旁人撮合,一个人赶往紫春家中,沄先曾有恩于紫春的父亲,于是他决定女儿的婚事暂缓,如果沄先能在今年的科考夺中头三名,就把女儿许配给他。
后来沄先赶赴考场,寅颖联络在朝廷当官的儿子,儿子不愿意插手此事,他便利用旧关系,把原本得中榜眼的沄先拉了下来。沄先自知前途无望,投了河,再没有了消息。
紫云得知此事后,就在沄先相见的紫荆树下,悬纱自尽了。寅颖也是读过书的人,心中有愧,成日郁郁寡欢,不久后也死了。自从以后,这棵紫荆树就越发的茂盛起来,有人说树下有聚宝盆,还有人说树下埋藏了祖先的灵魂。三百年后,曾有商人想买下这棵古树,移植到自家院里。刀斧下去,居然溢出了血,从此再也没人敢打这树的主意。
到了今天,紫荆树已是五百多岁了。

听完了这个动听而有些伤感的故事,洗云感慨不已,现如今人间还有多少这样忠贞不屿的爱情传说呢?这时那两个旅游结婚的年轻夫妇正仔细观赏着这棵古树,女人细声说道:“这颗树会流血,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男的说:“那还不好办,”说着他从旅行包里拿出了水果刀。正当男子想用刀扎向古树的时候,洗云赶忙拦了住!
老婆婆一边阴阳怪气的说道:“年轻人小心遭抱应啊。”两个年轻的小夫妻这才灰溜溜的走了。老婆婆望着那两个走远的人不住的摇头道:“这两个小夫妻不会长久啊。”洗云一旁说:“老人家您不能这么咒人家啊,好待也是新婚的夫妇。”。
“哈哈哈,”老婆婆笑了起来:“年轻人我看你最近要走桃花运啊。”洗云并没有当一回事交了茶钱,便回到了旅馆,晚上雨又开始下了起来。

南方的小雨稀稀漓漓一下就是五六天,听说要二个月不见太阳,这里的潮气早已把洗云,打的多少有些惆怅起来。倚畏在墙边,窗外的天空朦胧中似一层薄纱遮拦出太阳的影子,即使不经意的投下一缕光线也蒸发不了积蓄在心中的寒意。找了一把竹椅,放在屋檐下。远远望去一个穿雨衣的人正忙着给她的菜地排水,而就在脚下的积水淹没了过道,深藏在泥土里的虫子不是漂着,就是找了一根木棒,打着转流进了下水道里。也不知从哪里跑来了一条鱼,想是有水的地方就会有鱼,不管是河水上泛还是菜市被淹总会找个理由出来,闭目养神听着雨打芭蕉的声音让人昏昏欲睡。
一辆汽车突然从身边划过,溅起的水花打在了洗云的身上,一阵猛醒,心想不能就这么浪费自己的假期。今天本想去买本到期的杂志,此时天降小雨,也不妨碍自己行路,于是向书店走去。不想半路上,被一波倾盆大雨拦住了去路。前面正是那棵五百年的古树,不好站在别人家的屋檐下,所以洗运向紫荆树跑去。除了几滴漏网的雨点,这倾盆大雨也没有怎么糟蹋衣服。可是这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脚下的积水也渐渐的溢了上来。昨天的茶摊没有摆出来,就是洗云这么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树下。
洗云在树下看着雨幕中的远山缥缈着一层烟雾,让人感觉恍恍惚惚。雨好象更大了,树叶遮挡不住,透过缝隙打了下来,忽然听见头顶嗒、嗒、嗒、嗒,洗云抬头一看,一把粉红色的雨伞撑在了自己的头上,回头一看,一身清凉粉红裙的陌生女子在朝自己微笑。洗云吃了一惊以为彼此认识,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对方是谁了:“你是?”
“路过这里,看见你困在了树下。我正好有两把伞”陌生女子说着把手里夹着的一把绿色雨伞递给了洗云,洗云忙推辞:“多谢你的好意,可是我并不认识你,到时候我怎么还你啊。”。陌生女子指了指这棵大树“其实不用还的,要真想还,明天早上十点,你再来这里,我家就在这附近。”听姑娘这么说,洗云便接下了这份好意,撑开雨伞走到雨中,回头看了看,见那姑娘在树下向自己招手,洗云说了声谢谢便走开了。
到了书店,买到杂志,怕雨水打湿便揣到了怀里面,路过古树的时候雨已经小了许多,洗云徘徊了几步,没有看见刚才的姑娘,随后回到了旅馆。当地的天气真是捉摸不定,刚才还大雨倾盆,此刻太阳已经出来了,在旅馆的屋檐下,洗云收起了雨伞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