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鬼吹灯同人之六银棺 作者:求道(2)

时间:2020-01-05 20:59 标签: 都是 的人 东西 虎子 耗子
两年兵再说,总不能混着啊,你呢?”对于好朋友的去向,我还是很关心的。 “我?还不知道,到时候再说吧,不过也对啊,你这一米八三的身高,长的又帅又壮,当兵肯定没问题,那就先祝贺你啦 笨醋呕⒆友劬锏囊荒
两年兵再说,总不能混着啊,你呢?”对于好朋友的去向,我还是很关心的。
“我?还不知道,到时候再说吧,不过也对啊,你这一米八三的身高,长的又帅又壮,当兵肯定没问题,那就先祝贺你啦!”看着虎子眼睛里的一抹落寞,我知道是为什么,但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身体是父母给的,想变也变不了。
回到家,父母如同往常一样,神龙见首不见尾,也不知道跑哪考古去了。都已经快半年没见过他们了,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负责的父母。十四岁前都是请的周阿姨在照顾我,十四岁后基本就是我自己一个人过了。只是不知道我参军前他们能否回来一次。
参军的头一天,父母好歹还是回来了,虽然他们回来的比较少,但是看着他们慈爱的眼神,我的心里还是暖洋洋的。
回来后,父亲看着我,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是却次次都欲言又止,这让我有点奇怪,父亲平时的性格很直爽啊,和我也是有什么就谈什么,今天这是怎么了?但是我也没多想,继续准备着行李,而父亲不知何时回了他的书房。


七月半()
“阿生,叫爸爸出来吃饭了。”妈妈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好的。”我站起来向书房走去,父亲的书房隔音效果很好。
推开书房的门,父亲似乎没想到我会进来,显得有些慌乱,似乎努力地想掩饰什么东西,但是我的眼睛可很好使,早看清楚了,那是个半个巴掌大,银色的棺材样东西。奇怪,父亲拿这东西干什么?不过我也没深想。
“爸,吃饭了。”
“哦,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马上来。”尽管父亲装作很镇静的样子,可是我还是从他眼里看到了一丝莫名的慌乱。
转过身后,从落地玻璃窗上,我发现父亲的嘴唇张了张,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闭上了。摇了摇头,我走了出去。
晚饭时,我们一家人倒也难得的其乐融融。
饭后,母亲给了我一个护身符,虽然不知道里面包的是什么,但是看着上面那略显粗糙的线,我知道,这东西肯定是母亲亲手缝的。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那一刻,我的眼睛湿润了。
体检和政审都很顺利,按理说,原籍士兵是不能在当地当兵的。也不知道明爷爷通了多大的关系,我居然顺利地成了驻港部队的一名新兵。
新兵训练的半年时间,尽管伙食不怎么样,但由于锻炼的原因,我不但没瘦,而且还长高了两厘米,看上去更加强壮了。
分兵的时候,我居然被分到了海边的一个哨卡,对面就是深圳,真的不知道他们怎么搞的,这种地方,应该是海军管的吧?
哨卡不大,一共就八个人,班长是个叫做老胡的家伙,他是四川人,说一口蹩脚的普通话,到后来,大家都熟悉了,也能听懂四川话的时候,他干脆不说普通话了,天天都用四川话在那说着。
香港的白天就是香港人的夜晚,而夜晚就是他们醒过来的时候。
由于香港就这么大点地儿,每天晚上,城市里都灯火通明的,对面的深圳也是。我的军旅生涯就这样平淡地过着,除了每天的拉练,以及不怎么可口的食物,别的一切都好,既没有想象中的惊险,也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东西。
就这样过了一年多一点。这天晚上,夜班岗的名单下来了,我和新兵###,外号“刘大胆”,还有个叫罗毅的老兵值点到点的夜班,口令是“保家”,回令是“回家”。尽管口令我从来就没见用过。
早就没有初次巡逻的兴奋和紧张感了,我们三人背着枪,草草地巡逻了两圈,就聚集在离哨卡不远的一块礁石上了,这块礁石挺大,我们没事的时候挺喜欢在这上面吹着海风聊天的。
“嗯,今晚的月亮怎么这么亮?”这一坐下来,我才发现,今晚的月亮又圆又大,照得地上纤毫必现。
“你不知道?今天可是十五啊,阿生,你前天才值过夜班吧?”罗毅随口说道,眼神似乎有点奇怪。
“嗯,是啊,今天老胡说他不舒服,叫我和他换一下的。”我搞不清楚罗毅怎么想起问这个。
“按我们那边的习惯,今天正好是阴历的七月十五!民间说‘七月半,鬼乱串’,正是鬼门关打开的时候。”这时,一片乌云飘过,把月光挡了一下。
等乌云过后,只见罗毅的脸正对着我,在银白色的月光下,他的脸显得很苍白,配上那奇怪的眼神,显得诡异莫名。
电子书分享平台书包网

鬼故事()
我的心里“突”地一下,差点就反射性地一拳击出了,还好,军队中练出来的意志让我立刻忍住了。
“啪”的一声,罗毅浑身一哆嗦,转头望去,原来却是###拍了下罗毅的肩膀,“得了吧,什么鬼不鬼的,我就从来不信那玩意儿,不就是老胡那家伙胆小,想偷次懒嘛,大老爷们的,怕这个,真丢咱当兵的脸。你说是吧?阿生?”
这时候就是狗熊估计也得挺起身子,“那当然,咱当兵的人还能怕这个?”
“看不出来阿生也是个纯爷们,反正现在也无聊,那咱们来比比谁的胆子大。”罗毅这时候也跑来凑热闹。
“好,你说怎么比?”###可是外号“刘大胆”的。
“我们大家一人说个鬼故事,谁要是被吓到了,或者没故事说了,就算输,明天的烟钱就得包了。”罗毅这大烟鬼看来早就打好了主意。
于是,我们把枪放在地上,大家开始说起鬼故事来,既然是罗毅提起的,自然是他先说,没一会,罗毅就说完了,###也抢着说了个,最后才轮到我,我也说了一个,毕竟是部队出来的人了,大家都没被吓着,于是,又开始下一轮。
也不知道过了几轮了,又一次轮到我,我实在是想不起什么好的鬼故事了,但是想不出又要给烟钱,最主要的,是不能输。我想了想,突然想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于是我开始说了起来:
“你们可能不知道,香港闹鬼的地方很多,不过讲到最著名的闹鬼地点,还要算是港岛南端,现在华富对落的岸边,一条叫瀑布湾的地方。那里离我们这可不远哦。”罗毅和###都是一脸不在乎的样子。
“瀑布湾处真的有一个小瀑布,清代不少商船及海盗都曾到那里取过食水。相传,海盗常在那里杀害村民。于是,从三十多年前开始,那里便陆续有怪事发生。”我故意顿了顿,扫了他们一眼,然后继续说下去,
“华富不少居民都说,每年都会有一个嬉水的小童在瀑布下溺死,像是水鬼找替身。这传闻又确实不能不信,因为及至年代,每隔一两年真的有小童在那里无故溺毙,而且都死在瀑布前的浅水小溪。”我的声音低沉了,
“由于死亡事件如诅咒般,就连政府早前也信了这邪,把由公园通往瀑布分滩的门锁上,但依然有小童爬过闸门在同一地点溺毙。谁也不知道这是诅咒,还是巧合。”这时候罗毅和###听得认真一点了,我继续说,
“但是,我想,这不是巧合,如果你们有留意报纸,就会知道,昨天早上又有一个初中生在那里溺死!”说到这,我故意把两眼圆瞪,舌头露出,想吓一吓罗毅,因为下一个该他了。
没想到罗毅笑了笑,说道:“阿生,想吓我啊?还早着呢,你知道我们待的这地方是什么地方不?”
“不知道,怎么了?难不成是坟山?”见罗毅没有反应,我顿时失去了兴趣。
“坟山?嘿嘿,这里可比坟山厉害多了!这里就是以前没回归的时候,那些偷渡客门登岸的好地点之一!从古至今,不说水下淹死了多少,光是被巡逻队打死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嘿嘿,搞不好,你下面就有一群死尸呢!”罗毅故意把声调弄得怪怪的。
我却觉得有股凉风吹过似的,不舒服了起来,左右看了看,虽然四周一切如常,但是我却总觉得多了种诡异的感觉,仿佛黑暗中正有无数的眼睛在盯着我们一样。
“哈哈,你们的脸色都变了,明天的烟钱看来有了。”罗毅得意地笑道。
“放屁,你说谁变脸色了?”###豁地一下站了起来,他可是号称刘大胆,最见不得人说他胆小了。
“好啊,你不承认自己胆小,那你现在下水去转一圈?也不用远了,就绕这礁石游一圈就行。”为了烟,罗毅这烟鬼也杠上了。七八月份的天,还是蛮热的。
###有点犹豫,毕竟刚听了水鬼的故事,任谁都有点心虚吧?眼神不断地向水面扫来扫去的,游弋不定。只见海浪还是一阵阵地撞击着岩石,在月光照耀下安静得可怕。罗毅也不催促,只是望着他,时而冷笑两声。
书包网.想看书来书包网

鬼故事()
“咦?那是什么?”忽然,###好像发现了什么,大叫一声,反而把罗毅吓了一大跳。
顺着###的眼神,只见礁石旁边的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漂过来了几张像纸一样的东西。定睛一看,居然是几张一百元的人民币。在水里一漂一荡的,挨在我们坐的礁石旁边不动了。
看着随波漂过来的人民币,###和罗毅的眼睛里都冒出了金光,那可是钱啊!这下不用讨论谁出烟钱了。他们两人一起走到礁石边上,罗毅到底多长了个心眼,故意慢了一拍,于是###冲在了前面。
由于刚才的鬼故事,谁都不愿意下水,###小心地伏下身子,把手伸得长长的,不一会,就捞了五张钱币上来,随手放在岩石上,可是,最后四张钱币却始终在他手前面一点点,只能碰到,却拿不到,于是,###的身子一点一点地向前挪了出去,就快到达平衡点了。
我看着那几张钱币,觉得有点不安,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安,况且,###都捞上来五张了,多半是自己多疑了,我自嘲地笑了笑。罗毅这时向前一步,把岩石上的几张钱币都拿了起来。
“你干什么?别乱动爪子!”尽管趴着,###还是转头恶狠狠地说道。
“没什么,我怕你把这几张钱又碰下去了,我把它们拿远点,一会好晾干,你信不过我,还信不过阿生吗?”罗毅陪着笑脸说道,他的烟钱可有着落了。
###又看了看我,这时,我眼角的余光看见水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很快地碰了###的手一下,###突然失去了平衡,甚至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掉下了水,在水面上留下了一圈大大的水纹。我和罗毅连忙走到礁石旁向下望去。
礁石旁边的水并不深,最多两三米,可###过了十几秒都没有冒出来,即使有月光照着,水下也黑漆漆的看不清楚。我和罗毅这时都有点紧张了,但是为了不吵醒哨卡里的兄弟,我们都只是小心地看着,小声地呼喊着,毕竟,我们是战士!但是,我心里的不安却越来越深了,看了眼罗毅,他的脸色也很凝重,看来他也和我一样。
“哗啦”一声,正在我和罗毅等得心焦的时候,###冒了出来,这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一朵乌云又遮住了月亮。
“呼,你小子,刚才鬼故事还没听够啊?还想吓我们?”罗毅大大地松了口气,把手伸出去想拉###上来,但是这时候,我心中的不安却迅速地扩大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对了,我脑袋里灵光一闪,从###冒出来到现在,他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静静地踩着水站着!而以他平时的火爆性格,这时候一定会骂两句的!这一刻,我的心立刻揪紧了。
“小心,别过去!”我情不自禁地大喊道,声音大得超乎我的想象,远远地传了出去,哨卡的灯也立刻亮了,可是,已经迟了,###的手僵硬地抬了起来,抓住了罗毅的左手!
书包网.想看书来书包网

鬼钱()
罗毅被###抓住了手臂,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向水里扯去,我忙跑过去一把抓住罗毅的腰,左脚用力地抵在礁石上的一个凸出处,罗毅也奋力地挣扎着,这时,哨卡的探照灯也打了过来,在那一刹那,我看清楚了此刻###的脸。
###的脸色变成了青灰色,黑色的眼睛死死盯着罗毅,那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睛啊,我完全无法形容,仿佛有无数恶毒怨恨藏在眼里,冰冷、死亡、恐怖……这个生物绝对不是###!起码不是以前的###!<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