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鬼吹灯同人之六银棺 作者:求道(4)

时间:2020-01-05 20:59 标签: 都是 的人 东西 虎子 耗子
几天没有感觉到奇怪的东西了。 这天早上,我刚吃完饭,门铃响了,打开门一看,居然是个金发碧眼的老外,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身材比较瘦,还带个金丝边眼镜,我一阵纳闷,我不认识外国人啊?我想多半是来找我父母的
几天没有感觉到奇怪的东西了。
这天早上,我刚吃完饭,门铃响了,打开门一看,居然是个金发碧眼的老外,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身材比较瘦,还带个金丝边眼镜,我一阵纳闷,我不认识外国人啊?我想多半是来找我父母的,也不以为意。
“你好,我叫保罗?克鲁斯,你可以叫我保罗。请问你是殷离尘先生的儿子吗?”刚坐下,保罗就问道。
“是啊,请问你是?”我一阵奇怪,还真是来找我的?
“是这样的,你父母一直都是我们联合国下属古文物探索与保护组织的成员,这些年来,他们在世界遗迹的探索与发现上做出了很大的成绩。由于他们工作的地方都比较险恶,我们每个月都会保持至少两次联系,但是这个月,我们没有收到他们小队的任何回复,现在已经又过了一个星期了,我们没有任何有关他们下落的线索,所以想问一下你是否能提供一些线索。”保罗的话犹如晴天霹雳,直接把我击晕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出事的可是我的父母啊!
在保罗的讲述中,我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我的父母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一向都是参加世界考古探险,很少在中国本土参加首批考古探察。这次事件是他们考古组织的一员,在一座公海的沉船上,发现了一只奇怪的银制小型棺材,我的父母研究后,也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就直接带队进入中国,进行首批探险了。
由于他们多年的工作经验,又是那个考古队的领队,所以所有的研究资料都在他们那里,甚至连保罗都不知道他们的目标是什么,我父母说要等一切有了结果再说,他们最后一次联系,也就是上个月的时候,我父母还在四川,说已经有了重大进展,然后就没有了任何的消息。连卫星电话都连接不上。
保罗的手上只有一张那个银制小棺材的照片,我仔细地看了看,这是个奇怪的小棺材,形状如船,头大尾小,这样的形状,一般是悬棺才有的啊?照片上的棺材上面,有着三道奇怪的裂痕,看起来象爪印,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整个棺材只有半个巴掌大。
尽管心急如焚,但是部队培养出来的养气功夫让我沉静了下来,忽然,我脑海里闪过参军前父亲那次奇怪的举动,这棺材,和当时他掩饰的那只外表好像,难道这其中藏有什么秘密?
不过我多了个心眼,装作什么也没看出来,叫保罗留下了一个联系电话,然后说有消息再和他联系。
估计唯一能让我安心一点的消息就是父母这次走的时候带了几盒压缩饼干和牛肉,只要没有丢失,有水有空气,一顿吃一片的话,三个月内应该可以生存。
保罗走后,我跑进父母的房间,翻箱倒柜地搜索了半天,没能找到父亲藏的那个银质小棺材,看来父亲转移地方了,不过我在书柜旁找到了我父亲的日记,可是上面都是他们以前考古的经历和心得,对于这次事件一点帮助都没有。
继续翻下去,才在最后几页发现了几张估计是父亲手绘的棺材图片,那图片和照片上的大同小异,下面还凌乱地涂了些莫名其妙的符号和几个地名,那几个地名有什么麻塘坝、黑竹沟、兵书宝剑峡、僰王山什么的。
不过这几页看来也是草稿,图片很凌乱,地名也是东一个西一个,看来父母也没有确定的目标。最奇怪的是,最后一页居然是一本都市小说中的一章,我记得父亲不喜欢看小说的啊。笔记本的背后写着“六六大顺”。看来,主要的资料都被父亲存在了他的手提电脑里了。
我想了想,觉得单靠自己,是没法找到父母了。对了,既然虎子说母亲和明爷爷以前是一起倒斗的,那明爷爷极有可能知道父母的去向。
来到明爷爷家,没想到虎子这家伙也在,明爷爷的脸色看起来不怎么好,我刚要开口,明爷爷摆了摆手,止住了我要说的话,“阿生啊,你的来意我已经知道了,虎子也是为这事来的。这次,虎子他爷爷也和你父母是一起去的,结果也没有回来。”


银质悬棺()
“那爷爷您知道他们去哪了吗?还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急切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你妈妈去之前,只和我说了要去探险,估计和悬棺有关系,然后就没有消息了。本来我是不赞成他们去的,中国那些神秘凶险之地的恐怖绝对远超所有人的想象,可是你爸爸这次不知道怎么了,好像铁了心,执拗地非去不可,拦都拦不住。唉!”说到这,明爷爷长叹了一声。
我有点奇怪,爸爸一向不是很听妈妈的话吗?说句不好听的话,甚至有点“妻管炎”。这次怎么会这样?难道真的是因为那银质棺材?这件事有点奇怪了。我考虑了一下,不得要领,于是只好把父母的笔记本拿了出来,顺便告诉了明爷爷从保罗那听来的消息,也把棺材的事提了下。
明爷爷说他没听说过这银质棺材的事,又看了看笔记本,沉吟了一下,说道:“只有三个月啊?阿生,看来有些事情需要告诉你了,其实,你妈妈和我,还有你胡叔叔以前都是倒斗的。”
“这个虎子已经告诉我了。”我打断了明爷爷的话,说着,撇了眼虎子,不过他根本没注意,一脸焦急地等着明爷爷说话,虎子也很在乎他的爷爷。
“哦?这样也好,其实我一直知道你喜欢风水、周易这些东西,可是,你不知道盗墓的风险有多大。当初,我的妻子,也就是你的奶奶,就是在盗墓的过程中丢了性命!而且死得非常惨。”明爷爷说到这里,有些唏嘘,眼睛里也闪过缅怀的眼神。
接着,明爷爷给我和虎子讲了大雪山,讲了水晶棺、古格银眼以及魔国(详见《鬼吹灯》),尽管没有亲身经历,但是我和虎子还是被其中惊心动魄的过程所深深地震慑了!
明爷爷休息了一下,接着说道:“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和你父母不愿意你再接触这些东西的原因,不过,看来真的是天命难为啊。这次你妈妈出事,本来你胡叔叔都说再次出山来帮忙的,可是被我骂了回去,毕竟,他是摘了牌的人,如果再干这些,可是大忌啊!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他还不服气,后来我说怕他连累了你父母,才终于让他死了心。”
明爷爷又定定地看了我一会,看得我都有些不安的时候,明爷爷才问道:“阿生,你想不想救你父母?”
“当然想了,明爷爷,你干嘛这么问?”我有点奇怪了,哪有子女不想救父母的。
“如果因为这个你可能陷入危机之中,甚至丢掉性命呢?”明爷爷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难道,他想叫我自己去找父母?
“百事孝为先!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救我父母,明爷爷,您就明说吧。”我一梗脖子说道。
“唉,本来是不用你们这些小崽子去的,但是,我估摸着,真要找到你父母,可能还非你不可!”
我蒙了,这怎么回事?
“你知道为什么你从小就能看见奇怪的现象吗?其实那是遗传自你母亲。”明爷爷的话给了我巨大的震惊,原来,我的能力果然是遗传的。
“你知道‘科学教’吗?”不等我回答,明爷爷接下去说道,“我竟然问你这个,真的有些糊涂了,想来你也不会知道的。”
顿了顿,明爷爷继续说道,“‘科学教’是美国的一个大型教派,创立者是拉斐特?罗纳德?哈伯德,全世界的很多社会名流、上层人物,都是这个教派的信徒,他们信奉‘通灵术——精神健康的现代科学’,阿香的亲生父母,也就是你的外公和外婆也是其中之一,他们在你妈妈刚一出生的时候,就将你妈妈放置在一个与外界隔绝,带有空气净化设备的玻璃罩中,直到你妈妈两岁为止,这样避免了她受到空气的污染和影响。使得你妈妈的神经非常敏感,可以感应到一些正常人感知不到的东西。”
听到这里,不但我震惊了,连虎子也瞪大了眼睛,真没想到我妈妈的异能是这样来的!
明爷爷继续说道,“你妈妈后来成了孤儿,我就把你妈妈收养了下来,并且认你妈妈做了干女儿,你妈妈也不止一次地救过我的性命,我把她视如掌上明珠,尤其是和干尸、棺椁这类阴气十足的东西打交道的时候,总是要把你妈妈带在身边。”明爷爷这时眼里又露出了缅怀的神色。
书包网.想看书来书包网

银质悬棺()
“而你和你妈妈一样,都拥有‘阴阳眼’,本来在一定范围内应该是互有感应的,可是你的能力曾经被封印过,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用。”明爷爷担忧地看了我一眼。
“没问题。”我把上次‘水鬼’事件和最近感觉到的一些东西告诉了明爷爷,旁边的虎子听得目瞪口呆。
“唉,该你面对的,始终跑不掉,本来我和你父母都想让你不接触这些事情,安安稳稳,快快乐乐地过一生,甚至连你当兵,你母亲都求我把你安置在相对安全的香港,没想到你还是卷进了我们这个世界来。”明爷爷一脸感慨。
我能在本地当兵是妈妈求的?这一刻,以往十几年和父母的点点滴滴都涌了上来,我的眼眶有点湿润了。
接下来,明爷爷又告诉了我很多事情以及禁忌,甚至把胡叔叔连夜传真过来的一份《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也交给了我,叫我好好钻研。我不管保罗他们准备怎么营救我的父母,但是身为子女,我一定得做点什么。
电子书分享平台书包网

何姓老人()
第二天一早,我和虎子就乘飞机直达成都双流机场,一走出机场,就看见一块大大的牌子高高举着,上面写着“殷阳生”。
举牌子的是一位大约三十多岁,身高一米九几的大汉,站在人群中,鹤立鸡群,都说四川人长的矮,我看也未必。看来他已经看过我们传真过来的照片了,见到我们,直接迎了上来。
走得近了,我才发现,这大汉皮肤比较黑,五官线条硬朗明快,浓眉大眼,肌肉特别结实,咋一看就是个“猛张飞”,我一米八的身材,在普通人里面已经算高的了,居然只到这人的肩膀多一点,好家伙,论身板起码比我大上一圈!强壮得就像很多片子里的悍匪。至于虎子,在他面前就像一只小鸡,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你好,我叫张天,家父张赢川,我父亲近年来腿脚不利索,这次他叫我陪同你们,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定了间房,我们一起吃个午饭再详细商量一下。”张天操着蹩脚的普通话和我们说道。
晚清年间,有名金盆洗手的摸金校尉,人称“张三链子”张三爷,据说他自一古冢里掘得了十六字天卦全象,并结合摸金校尉的专利产品“寻龙诀”,撰写了一部《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但此书夺天地之秘,恐损阳寿,便毁去阴阳术的那半本,剩下的半本传给了他的徒弟阴阳眼孙国辅,连他的缔亲子孙都没传授。
而当年张三爷的后人就是张赢川,张赢川所知所学,无不都是家中长辈口授。他特别精研易术,而阴阳眼孙国辅就是胡叔叔(胡八一)祖父的恩师,所以张赢川和胡叔叔属于同辈,那我和张天也应该算是平辈,论年龄,我应该叫他一生天哥。
不过我听明爷爷说,这张天从小就不喜欢研究这些易术什么的,反而对探险和机关情有独钟,这才三十岁,就已经参加过不下二十次的倒斗了,可谓经验丰富。
我们一起到了一家宾馆,这时的我哪还有心思去品味名小吃啊,就连虎子这么喜欢享受的家伙,也只草草地吃了点,就催促着回了房间。不过一顿饭下来,我们和张天的关系已经熟络多了。
回到房间,由于事前已经联系过,明爷爷和胡叔叔也说这人值得信任,叫我们多听他的意见。我们先把这次的事情详细地说了出来,顺便把这次的几个目标地也说了出来,最后通过研究和讨论,最终决定先去宜宾珙县的僰人悬棺聚集地看一看。
由于不知道会遇见些什么,连我父母那么专业的人都陷落了进去,所以这次我们准备的工具很齐备,每人一个带有全球定位系统的探险专用手表、探险专用背包、防毒面具、军用通话系统、探测仪、压缩罐头、蛇毒清等解毒药(很多探险家死于蛇吻,那些连这东西都不带就去探险的,纯属自寻死路),我甚至还带上了胡叔叔邮递来的摸金符,尽管《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是我和虎子一起学的,但我基础比虎子差,所以探风水的事情就交给他了。
张天看了我们准备的东西,摇了摇头,只说有些事情不是装备好就有用的,他准备的东西就比较奇怪了,洛阳铲、德国兵工刀、糯米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