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鬼吹灯同人之六银棺 作者:求道(5)

时间:2020-01-05 20:59 标签: 都是 的人 东西 虎子 耗子
、黑驴蹄子、黑狗血,甚至还有两把来福枪和一把微型冲锋枪,甚至还有两包炸药,真不知道他哪里搞来的,要是不知道的人,绝对会以为我们是准备去抢劫银行,而不是去探险的。我们将枪械拆散了放在一把大吉他的里面,别
、黑驴蹄子、黑狗血,甚至还有两把来福枪和一把微型冲锋枪,甚至还有两包炸药,真不知道他哪里搞来的,要是不知道的人,绝对会以为我们是准备去抢劫银行,而不是去探险的。我们将枪械拆散了放在一把大吉他的里面,别的东西都放在了几个旅行包里。
酒都宜宾,位于四川盆地南缘,是四川、云南、贵州三省的结合部,金沙江、岷江、长江三江汇流之地。东临泸州,南接云南,西界乐山和凉山彝族居地,北靠自贡。
宜宾具有两千多年的建城史,是长江上游开发最早、历史最为悠久的古老城市之一,素有“西南半壁”之称,长达米的岩壁上,满是密密麻麻、错落有致,宛如蜂房般的穴孔。那里的岩墓多达多座,以仿木结构为主,尤以黄伞印子坡的岩墓最为宏伟。
也不知道张天哪找来的车,总之我们坐了三个多小时的车,终于到了宜宾,然后转车去了珙县,珙县县城到悬棺所在地的洛表镇还有近公里的路程,乘上县城至洛表镇的小中巴车到洛表镇,在洛表人的指引下徒步公里多到麻塘坝。麻塘坝与云南省相邻,坝长约公里,里多宽,被当地人称为“螃蟹溪”的小河由南到北从坝子中间流过。


何姓老人()
到达麻塘坝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于是我们随便找了间旅馆,决定先住一晚上,明天一早开始打听僰族首领悬棺可能存在的地方,毕竟附近的悬棺太多了,我父母也不可能因为这些一般的东西而专门过来。
珙县的僰人悬棺分布很广,最集中的地方是麻塘坝,而仅麻塘坝就有“棺材铺”、“狮子岩”、“九丝山”、“邓家岩”等余个集中点,每个点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色:岩壁高峭,峭壁上有天然的梯形状,而棺木正好置于梯状下。
由于没有具体的地点,虎子的风水也没能学到“观星定穴”的地步,所以我们起码得先确定个大体的探险位置。
第二天,我们先是四处游历了一会,也到附近的导游区去问了下是否有父母的线索,没想到我一描述我父母的长相,还真有一个导游说大约一个月前,确实是有这么一队八个人的考古队来过这里,不过最后不知道去哪了。这条消息让我和虎子大为振奋,以我父母的性格,每到一个地方,他们一定会考察一番才走的。所以极有可能就困在了这里的某处。
于是我们装作很有兴趣地向当地人询问这里谁家的老人知道的传说最多,也许由于我们的打扮和普通话,当地人很不信任我们。直到我出示了我们的考古工作证(其实是我父亲的,我们照片很像,我用电子技术伪照了出生年月)之后,才有人前来跟我们聊天,但是找寻了一上午,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中午回到旅馆吃饭的时候,我们也随口问了下老板,这附近哪家老人知道的传说最多,也许是这来的考古专家还是比较多的,旅馆老板没怎么惊讶,热情地给我们介绍了起来,没想到线索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原来这里最老的一位姓何的老人家独自一人住在麻塘坝东边的树林里,离这里大约五里路,听说这位老人还有可能是僰人后人,有好几拨人都采访过他,而且以前参加过革命,快八十的人了,儿女都出车祸去世了,现在靠着政府补助过日子。也巧了,他的孙女小丽就在这家旅馆打工。
我们摸了两百块钱出来,老板立刻把小丽叫了过来,很健康的一个姑娘,皮肤有点黑。说明了我们的来意之后,小丽爽快地答应了。扔下手里的工作,就带着我们向她爷爷家走去。
夏天的天气,脸变的比翻书还快,刚走进树林,冰凉的雨点透洒下来,天色暗了很多,黑林深处阴风呼啸,惆怅萧然,我们在树林的路上遇见了一伙人,大约五、六个,为首的家伙头上有道刀疤,一脸的彪悍,怎么看也不像是一般的游客。这时张天拉了拉我的衣服,小声地说了句:“同行。”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不过前面小丽的脚步也顿了顿,不知道她听见没有。
我们来到小丽的家,一栋低矮的砖房,小丽说她爷爷现在腿脚有些不方便,一般都在里屋呆着,我们也跟着走了进去,里屋的光线有些昏暗,估计是老人舍不得白天点灯,我们先向老人家问了安,我就着窗外的光线,向坐在摇椅上的老人家看了过去,突然心里一突。
老人身穿一件很古旧的奇怪衣服,拄着拐杖,满脸皱纹,深陷的眼窝里一双浑浊发黄的眼睛,发出诡异的寒光,似笑非笑。
老人的声音也异常奇怪,嘴里无牙,干瘪的嘴皮粘成一片,口气空洞而怪异,令人头皮发麻。
书包网小说上传分享

地道()
关于僰族,我在来之前很研究了不少的资料。僰人是春秋时期以前居住在今川南、滇东北一带的一个少数民族。这是一个剽悍骁勇的民族,他们的族人沿着长江流域辗转奔波来到金沙江和岷江流域定居了下来。在古希腊文明已经冉冉崛起之时,这里还是一个虎狼出没、荆棘丛生的荒蛮之地——一个从南方沿海的百越民族中剥离迁徙而来的部落族属。他们披荆斩棘、开荒种地,“人”字头上布满“荆棘”,就是“僰”字的来历。
据史籍记载,四川宜宾为古僰侯国,在秦汉前是僰人聚居之地。殷末,周武王伐纣,僰人参加了河南孟津大会,誓师牧野,助周灭殷有功,封为“僰侯国”。汉高祖称少数民族僰人聚居地为“道”,僰侯国称僰道县。汉高后六年(前年),修僰道县城于湖江口(今宜宾城址)。《珙县志》(清光绪版)“珙本西南夷服地,秦灭开明氏,僰人居此,号曰僰国”。从以上文献可以看出,珙县既是历史上“僰道”的重要腹地,又是古僰侯国曾经的首府之地。僰人灭于明朝,有关他们的记载屡见于明朝万历年的记载。
僰人的政治体系演进的是原始的雏形,大体经历了酋长──寨主──管事,以及大王(酋长)──小王(分封王)──寨头──头人等形式。僰族最出名的地方就在于他们的悬棺,“殓死有棺而不葬,置于岩石间,高者绝地千尺,或临大河,不施蔽盖。”这就是他们的风俗。“僰人不知何处去,惟见悬棺留崖陬”。
我们先是天南地北地聊了很多关于僰族的传说,然后,我慢慢地引导着老人向僰族先人酋长的悬棺方面聊去。僰人祖先中出名的有助周王的卜漏,以及后来明朝的哈啊大。没想到老人很谨慎,一提起僰人以前酋长的悬棺,眼里先是寒光一闪,接着就全和我们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我们问了半天也没有问出什么情况来。
“那个老头有问题,他一定知道些什么。”回到宾馆,关上门,张天在门外左右看了看,然后沉声说道,我也默默地点了点头,虽然我不知道哪不对,可是那老人身上有股死气,仿佛很多冤魂在他身边一样,让我不想靠近,而且,先前白天没发现,回来的路上我才发现,小丽的身上也有很重的死气!这真的很奇怪。
第二天,我们三个人轮流监视着何老头,另外两人麻痹着何丽,不过老头没有任何动静,反而是在树林里,我们又一次遇见了刀疤脸一伙的人,看来他们打的主意和我们的一样。
到了第三天,我和张天正在吃晚饭的时候,虎子的电话打来了,他的语气有点激动,“那老头出屋了,你们迅速过来!”
我们叫虎子先跟着,然后两口吃完了饭,带上东西就向小屋跑去,完全没注意到何丽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我们靠着通信器和全球通信系统,一直和虎子保持着联系,估计走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在一处小山凹处见到了虎子。
“怎么样?那老头呢?”我左右望望,这里位置比较偏僻,只有两三座小山样的小土包,怎么看也不可能是有坟墓或者悬棺的样子。
“不清楚,刚才我见刀疤脸一伙也在跟踪,就没敢跟近了,只是远远地吊着刀疤脸他们,不过走到对面那个小山背后,他们就都不见了,我不敢贸然跟进,只好在这等你们。”虎子指着一座稍微大一点的小土包说道。
这小土包说是山还真是勉强,最多只有七层楼高,只是有点宽而已,不是直立向上的。上面的石头也是普普通通的,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里的风水怎么样?”我转头问虎子。
“这里地势平缓,根本没有风水可说,别说大干龙的龙穴,就是支龙和小干龙的龙穴也不可能在这里,而且撇开这个,依照僰人的风俗,也不可能进行墓葬的。”虎子明白我的意思,直接否定了我的想法。
“不是墓穴,这么神秘的样子,难道是藏宝库?”我自言自语道。
“别管这么多了,我们先找找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有通道。”这方面张天是专家,由于大致地点确定了,而且那老头一看就知道不可能搬动大的石头,所以一定有什么机关。
.书包网最好的下载网

地道()
不一会,张天就在一处巨石后面的缝隙发现了一处机关,手一按下去,旁边的一块石头就向旁边移了开去,露出一个半人高的洞来。我们立刻闪身进去。刚进去不久,“轰隆”一声,后面的石头掉了下来。张天过去打量了一下,说找到了开门的机关,我们便开始放心地向前走去。
“古代人的能力还真强啊,现代人估计做不出这些机关。”虎子低声说道。这个我在有的书中看到过,具体是怎么做的,我忘记了,只知道是由于杠杆原理和水银相结合,所以也就没多说,向前望去。
这通道大概有两米高,也不知道古人修这么高的洞用来干什么,照理说,古人一般都比现代人矮,没必要啊。
由于洞里有点黑,我刚想把手电打开,张天挥手阻止了我,我突然明白过来,前面可还有刀疤脸一伙呢。于是我们只能靠着岩缝中漏进来的日光,小心地前进着。
这通道好像一直向下,我估计怎么的也在地下快三十米了,这时候,突然通道前出现了一条横着的路,看起来比我们现在待的通道宽很多,我和张天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和刚才的通道不同,时上时下、时左时右,高低不平,没有人工修饰的迹象,看来是天然形成的岩洞。
“走哪边?”我小声地问张天,张天拿手电照了下地面,然后带头向左边走去。
走不多久,前面居然出现了两条通道,而且张天说两边都有人走过的痕迹。这下我们犯愁了,到底走哪边呢?
虎子把他的罗盘拿出来算了半天,也没敢肯定说走哪边,毕竟这里没有明显的风水可说,而且他的风水学也是个半调子,而我的阴阳眼也没有任何恢复的迹象。
于是我们决定还是继续走左边,就在我们刚要迈入左边通道的时候,我忽然觉得右边有什么东西在窥视着我们,我立刻把手电打开照了过去,结果什么也没发现。
“怎么了?”张天也望向右边道通问道。
“不知道,我刚才觉得右边有东西在窥视我们,也许是错觉吧!”我也不是很肯定。
张天很认真地看着我说:“我张天这辈子进过的墓少说也有一二十座了,见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我说一句话,你们可得记住了,这墓里头的事儿,有时候可不能用现在的科学来解释,我也听说你有‘阴阳眼’的能力,既然你说有东西,那多半错不了,我们走右边。”
被张天这么一说,我和虎子也紧张起来了,都紧了紧手里的枪。我和张天一人拿着一把来福,虎子比较瘦小,拿着微冲。
由于现在在地下,没有岩缝漏光了,我们也只能把手电拿了出来,仔细地照了照右边的通道,然后才小心地走了进去,进去没走几步,就是一个大的弯道。
刚转过弯道,张天立刻挥手阻止了我们前进。“什么事?”我问道,手电也打到张天的脸旁,在手电的照射下,张天的脸惨白惨白的,怪吓人的。
只见张天耸了耸鼻子,说道:“这空气味道不对,有股子淡淡的臭味,好像是腐尸的味道。”我和虎子也大力地吸了吸鼻子,却什么也没有闻出来,虎子还把手电不断地扫向前方,什么也没发现。
又小心地向前走了一段路,这时我也闻到了一股怪怪的味道,虽然不是很强烈,不过可以闻出来是腐尸味。什么是腐尸味?去市面上割两斤生猪肉,然后在夏天放在一个纱罩下一个月,打开纱罩来闻,就是那味。
这下我也觉得不对了,别说藏宝库里可不会有这么股味道,就是一般的坟墓也不可能有这么强烈的味道!这么远都能闻到,前面的尸体绝对不止一两具!我立刻招呼他们停下来,退回转弯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