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鬼吹灯同人之六银棺 作者:求道(6)

时间:2020-01-05 20:59 标签: 都是 的人 东西 虎子 耗子
处,把景区地图拿了出来。 “根据这景点地图,我们是从这里进的洞穴,现在应该在这里。”我指着地图上的一角说道,张天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这附近是什么地方?”我问道。 “看,这个点,应该是老鹰岩,离我们这里
处,把景区地图拿了出来。
“根据这景点地图,我们是从这里进的洞穴,现在应该在这里。”我指着地图上的一角说道,张天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这附近是什么地方?”我问道。
“看,这个点,应该是老鹰岩,离我们这里直线距离不超过一里。”张天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地点说道,“虎子,这两天你去老鹰岩观察过没有?”
.书包网最好的下载网

地道()
“有啊,不过只是在附近看了看,以风水学来说,那地方不可能有龙穴的啊。”虎子立刻接话道。
“僰人的棺材都是挂在岩顶的,可能他们讲究的风水和我们传统的不一样,也许不是看地理风水,而只是看山顶的小风水呢?你去山顶看过没有?”张天问道。
“这个倒是没有。”虎子呐呐地说道。他的风水学本来就是个半调子,没有底气。
“这样说来,如果这条道不转弯,就是直通向老鹰岩下面?”我又拿着手电照了照地图,对了,老鹰岩!僰人崇拜的图腾中最著名的就是“太阳鸟”。会不会和这老鹰岩有关?
我把我的想法和张天、虎子说了一下,他们也都觉得前面是墓群的可能性比较大,我们的心里反而安静了许多,要真是藏宝库,那和我父母估计就没多大的关系了。在把地图收起来的时候,手电不经意地滑过我们头顶,我忽然发现我们头上有个圆圆的东西晃了一下!
难道有什么东西一直跟着我们?我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反手一枪就朝上面射去,虽说我只当了一年多的兵,新兵打靶成绩我可是新兵连的第一!张天和虎子也立刻把枪瞄准了上面。


盗洞()
“啪”的一声,一个圆圆的东西掉了下来,我们连忙闪开,我拿手电晃了一下,居然是个钢盔!同时头上传来一阵惊惶地叫声:“别开枪,别开枪!”
“你下来!”我们大大地松了口气,是人就好。
听从我们的话,上面的家伙乖乖地爬了下来。这时我们才发现这转角处的墙壁上有几个凹进去的地方,可以供人攀爬。等这人下来后,我拿手电一照,是个瘦瘦小小,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汉子,两颗大大的兔牙露在外面,看起来很是滑稽。不过我们这时候谁都没心思想这些。我依稀记得他是刀疤脸他们一伙的。
“你不是刀疤脸他们一伙的吗?在这干嘛?刚才我差点一枪毙了你。”想起来我也是一阵后怕,这辈子我可还没杀过人呢。
“刀疤脸?哦,你说悍哥啊?他们几个是做大买卖的,我胆子小、身体弱,又没有什么特别的能力,所以就待在后面帮他们望望风,顺便做好接应。”这家伙小声地说道,同时眼珠转个不停。
胆小?哼,当我白痴啊?胆小会来吃这碗饭?不过我也不揭穿他,又拿手电对他晃了晃。
“嗯?这是什么?我看你也不是没什么能力吧?”我突然在他腰上的口袋上看到了一块铁板。
那东西我认识,是罗盘。罗盘三根针,地盘正针二十四山用以正五行论行龙、定山向;人盘中针二十四山配合二十八宿论拔砂;天盘缝针既可以二十四山论纳水,又可用双山五行纳水定生旺墓绝之吉凶。虽然我风水才开始学,可这些基本的东西还是知道的。
“嘿,虎子,看来你还遇到个同行,说吧,你为什么没跟他们一起走?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我一边质问那人,一边对虎子笑笑。虎子也蛮惊讶的,怎么风水师会独自一人留在后面呢?
在我们枪械的震慑下,兔牙被缴了械,一把五四式小手枪,而且他还把全部事情都告诉了我们,不过我敢肯定他说得不全。这家伙外号“耗子”,是个风水师。我看了眼虎子,笑了,虎子、耗子,这名字听起来还真像是同行。耗子和刀疤脸这一伙合作倒斗已经三年多了,到过不少地方,这次他们在明朝的一个将军墓里倒出了一个银质的小棺材,由于样式和悬棺一样,所以他们跑来这里探探路。
银质小棺材?这不和我母亲他们发现的一样吗?难道这样的东西不止一个?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那你怎么不和刀疤脸他们一起过去?”这时张天插口道。
“本来我是和他们一起的,我们一开始以为是藏宝库,可是走到这里的时候,我们也闻到了尸臭,当时我就觉得不对,于是把罗盘和地图都拿了出来,对比我们现在所处的巷道,我终于有了个巨大的发现。”说到这里,耗子的眼神有点得意,但是其中似乎又掺杂了点别的东西。
“到底你发现了什么?”虎子沉不住气了,都是同行,自己什么都没发现,而人家发现了东西,这够丢人的了。
“我发现,结合着这通道,以及这附近的地形,再加上老鹰岩,这情形根本就不是什么龙穴,反而像是种什么封灵穴!我们现在在老鹰岩的东南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西南方和北方相同距离,都应该有一条地道,组成一个天然的‘三才锁灵阵’,防止外界的生气进入。所以下面一定镇压了什么大凶之物。”听了这些,虎子也没什么不愉快了,毕竟,他对于阵法什么的确实没怎么涉及。
“既然这样,你怎么不告诉刀疤脸他们?”我奇怪地问道。
“我告诉了,但是你认为有用吗?就像我现在告诉了你们,你们难道就不继续下去?越大的风险伴随着越大的收益,一般来说,这样的地方如果有坟墓,多半没被人盗取过,古代盗墓的可比我们现代的讲究多了,有点见识的,一般都是不动封灵穴的,因为怕被诅咒。现在可没那么多讲究了,我这人胆小,见劝不住他们,就只好自己留下来把风,顺便等着接应下他们了。”耗子故作感叹地说道。


盗洞()
“好了,别在那鬼吹了,你是不是发现了这个才不敢前进的?”张天指着一处说道。
我走过去,只见墙上有一个印子,我一看就知道是摸金符印上去的,因为和我现在带着的这个穿山甲爪子完全一样!这印子下面还刻了一个奇怪的符号,看起来像是骷髅,但是又不完全是,我搞不懂是什么东西。离得近了,还可以发现,那上面有些黑色的、像污痕一样的东西。
“那是警世语,我们摸金一门,在发现极端凶险的坟地时,如果能逃出来,那么就要在比较安全的地方留下这么个印记,以警示后辈同行。如果是已经倒斗成功的,则会在这里印下两行印记,并戳三个洞,表示已经倒斗成功了。不过这规矩遵守的人很少,只是在老一辈的口中听说过,我也是第一次看到。看这黑斑,多半是血迹,时间看来比较久远了。”张天继续说道。
耗子显然想不到我们几人中居然有人知道这么生僻的符号,脸色微微地变了变。我看在眼里,没想到差点让这家伙忽悠了,什么“三才锁灵”,去他的!不过我也不想现在就把关系搞得那么僵,于是岔开话题道:“耗子,你刚才怎么待在上面?上面难道有岩洞?”
“嗯,是啊,上面有个洞,我也是偶然发现这凹痕可以借力的。”耗子看我们这行不是愣头青,也不敢再忽悠我们了,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上面的洞是什么样子的?是人工的还是天然的?”张天忽然对这洞感兴趣起来。
“这个我倒没注意,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好像是人工的,空间大概可以蹲下两个人。奇怪了,这里挖个洞干什么呢?难道有什么秘密?”耗子似乎也被点醒了。
“你们看着这家伙,我上去看看。把探测仪给我。”张天拿到探测仪就爬了上去。上面先是传来探测仪细微的“嘀嘀”声,不一会,又传来一阵泥土掉落的声音。这时候我们三人都凝神闭气,觉得空气都凝结了起来一样。
张天拿着一包东西下来了,“给,上面有个洞,被这包东西堵上了,看来年代有点久了,这包裹前面都有土块了。
我一摸,果然,还是亚麻布的,这包裹绝对是古代人的,打开一看,里面有一把镐子、一把铲子、一个带爪子的铁手套,还有一些腐烂的衣物和一些奇怪的东西,看起来像是什么工具,里面还有一团碎屑,我估计以前是纸张。
张天和耗子也过来看了看,“看来这也是位摸金前辈的,这些东西全是开锁和机关需要用到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和留言的是同一位,而且,搞不懂他为什么要堵住这洞口。”
我们想了半天,也没想通堵洞口的原因。这时,我们面临两个选择,一是顺路走,二是顺着上面的盗洞走,大家都不敢决定怎么走。
我突然想起,既然耗子在这里,那么刚才我分岔口感觉到的注视目光就不是他的,那会是谁的?
“耗子,刚才你去过洞口,也就是分岔口吗?”我问道。
“没有啊,我一直待在这上面,哪都没去啊,悍哥其实也是有点信我的,可他下面的毛头崽子们都不信邪,悍哥叫我等他们两个小时,如果到那时候他们还没出来,就叫我自己逃生。”耗子认真地说道。
“那刚才除了我们,还有人过来吗?”
“没有啊,一直就我一个人。”
“你确信?”
“当然了,刚才这里一直安静得可怕,连老鼠都没有一只,我就是一个人有点害怕,听见你们的声音才冒出头来看看的。”耗子也被我们说得心里有点虚,眼神都有点不对了。
没人过去?难道我的感觉出错了?我和虎子、张天对视了一眼,眼里都有了丝丝的不安。
书包网小说上传分享

鬼打墙()
听耗子这么一说,我们才发现,真的,自从我们进来这里之后,连一只老鼠也没见到,而且别的昆虫也一只都没有,这绝对是不正常的!一般来说,这种洞穴中,怎么都应该有一些这种小东西的。虽然说大凶之地,生灵避易,但是这才刚刚是在巷道中,再厉害的凶地也不可能波及这么远吧?
张天叫我们别说话,大家静静地一动也不动了一会,果然,除了我们的呼吸声音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你们刚才有派人去左边那条路吗?”我问道。
“没有啊,我们刚才跟踪那老头,只在右边这通道口发现了他的脚印,所以也就跟过来了,别看那老头腿脚不怎么利索,可走起来还真快,我们进来后虽然走得慢,可一直没看到他的影子。你们到底怎么了?”耗子没搞清楚状况。
左边刚才没有痕迹?张天和我都惊讶地互望了一眼,我们可是检查过的,两边都有脚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这的事情确实是太奇怪了,难道这家伙在说谎?我扫了眼耗子,见他一脸紧张地望着我们,不像是装假的,那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我们走盗洞吧。”我终于决定了,张天也点了点头,这事情有点不对,难道在耗子他们之后,我们之前,还有人来过?那我们的背后,是不是也跟着人呢?虎子自然是支持我的,耗子根本没有发言权。
于是,张天先把地上的泥土扫到两边,免得别人也发现盗洞,万一后面有人想对我们不利,这可是我们唯一的筹码了。
向上爬了三四米的样子,我们就到看到了盗洞,盗洞不大,只够人蹲着,刚好可以爬着转方向,我们都是爬着前进的,张天走第一个,耗子走第二个,虎子走第三个,监视着耗子,我断后。
进了洞后,我摸了摸洞壁的前面和上面,居然都是岩石层,难怪这位前辈只能在这里挖洞出来。我想了想,既然摸金的前辈后来又把这洞堵上了,那么一定有什么原因。于是把先前那包裹中找到的镐子挖了点土在洞口,又将包裹中不怎么用的东西把洞口挡得只留下了一丝小缝,然后才跟了上去。
这一路上我们都没有用电筒,只是感觉这洞在缓慢地倾斜向上,也不知道通向哪里。我不知道他们几个怎么样,反正我的心是一直“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估计张天和耗子要好一点,虎子那家伙比我更不行,我一次爬快了点,摸到了他的小腿,他混身一哆嗦,差点吓趴下。很是唠叨了半天。
也不知道爬了多久,感觉前面越来越臭,那种臭味,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太臭了,臭得令人抓狂。不行,遮了鼻子还是不管用。我和他们说了声,把防毒面具拿出来戴上了,虎子也戴上了,只有张天说为了好观察情况,没有戴,把他的给了耗子,自己含了点什么防毒的药物。
又爬了一段时间,我感觉起码直线距离向上爬了几十米,终于,前面虎子告诉我,到了,我的精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