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鬼吹灯同人之六银棺 作者:求道(7)

时间:2020-01-05 20:59 标签: 都是 的人 东西 虎子 耗子
神才稍微有点振作。 虎子先出去了,然后我才不知被谁拉了出去,刚松了一口气,把手电打亮,我又差点吓趴下。我的眼前是一具死尸,而且脸正和我面对面!那人面部肌肉萎缩,颧骨高突,眼眶深陷,眼睛似乎正看着我,简
神才稍微有点振作。
虎子先出去了,然后我才不知被谁拉了出去,刚松了一口气,把手电打亮,我又差点吓趴下。我的眼前是一具死尸,而且脸正和我面对面!那人面部肌肉萎缩,颧骨高突,眼眶深陷,眼睛似乎正看着我,简直诡异之极。
我快速地向后移开了一段距离,这时耗子不知从哪里摸了两根蜡烛出来点上,我才算是看清楚了我们所处的地方,这里看起来像是一间耳室,只是不知道是左耳室还是右耳室。而且从四周的岩石看来,这应该是个“蛮洞”。四川的墓葬文化悠长久远,且形式繁多,从战国末年一直延续到三国和六朝的岩墓,俗称“蛮洞”,就是在山崖或岩层中开凿洞穴为墓室。但是其中又有点不同,这墓石上雕刻各种画像,故又称“画像石墓”。
这些画像全是些男耕女织、开荒养家禽、跳舞唱歌的事情,没什么重要的。而且这耳室肯定以前被哪位前辈光顾过,只剩下两样比较粗糙笨重的冥器,一个是个大鼎,一个是个破了点边的大缸。难道这墓主人是六朝以前的?那可真有点久远了。不过,我们是追寻悬棺来到这里的,照理说,僰人应该不可能不用悬棺,而用坟墓啊。
书包网小说上传分享

鬼打墙()
我们几人又研究了一会刚才那尸骸,看起来有些年代了,穿的是清朝的服饰,在他旁边有个包裹,看来是个盗墓的前辈,不知道怎么死在这里了,和挖这地道的前辈是一起的吗?
我之所以称它为尸骸而不是骷髅,是因为这尸骸上都还连着皮肉,只是已经干枯得像皮包骨,外表呈酱紫色。也不知道怎么的尸体没有腐烂,头发也在,而且是清朝的辫子,灰黑色的毫无光泽,像稻草一样。我突然发现这尸骸手中有东西。正准备凑上前看一看,张天立刻阻止了我,递过来一种红色的药丸,说是防止生人气息导致尸变的。虽然我没见过所谓的粽子,但是这两天也听明爷爷说了很多,所以我靠过去的时候还是非常的小心。
人死后尸体的正常发展,应当是经过腐败而破坏和消失。但是,也有少数尸体由于自身和周围环境的特殊性,使腐败过程减慢,甚至停止,而得以保存尸体。这是不正常的尸体现象,在吸取了大量的阴气后或是由别有用心的密术操纵者施法,便有可能在身体功能上复活。
但这种复活只是身体功能上的,或者说只是行动力上的复活,虽然不像鬼一样具有自主的意识,能够无形存在,但是其生存力极其强盛,单纯的肢体行动力超过正常人许多而且无任何感觉,其存在或为操纵者所利用,或单纯嗜血攻击活物。
向死尸告了声罪后,我用镐子小心地把他手上的东西拨了出来,原来是块铁片,上面刻着什么“六六大顺,逢六右转,神鸟守护,十悬九空,非左即右。六棺聚首,圣王永生”,还有几个莫名其妙的符号,乱七八糟的,看起来像是什么预言类的东西。
我们看了半天也没能看明白,不过其中的“六六大顺”几个字让我的心紧了紧,父亲笔记本的最后也写着这几个字,难道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又在耳室逛了逛,没能发现别的东西,于是张天带头,我们向正厅走去。走出耳室,我们用电筒一照,全都愣住了,面前不是我们想象的正厅,别说棺材了,连墙壁都没能见到。我们的面前是一片石笋林,最前排,面对着我们的方向,就是九根竖立在地上,约三米高,直顶到洞顶的石笋。
我们又照了照里面,隐约可见无数凌乱的石笋,有的拔地而起的,有的从上面垂下来,看起来奇形怪状的,在石笋的最后方,似乎是一块空地。
我奇怪了,照理说我们现在应该是在老鹰岩的里面,甚至是半山腰左右,四川也不像贵州那样到处都是溶洞,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喀斯特地貌?不知从哪里漏出来一丝丝月光,照在石笋丛中,更显得诡异而美丽。已经是晚上九点左右了,没有时间让我们多想,我们从中间的两根石笋间穿了进去。
走进去不到三分钟,我们都觉得不对了,刚才在外面照的时候,明明我们离那块空地最多不超过三十米。可是走了这么久,现在不但没有到达,而且连空地都看不见了,入眼的除了石笋,还是石笋。怎么会这样?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鬼打墙”?
张天忽然停了下来,蹲下去查看什么,我也连忙走上去,这时我才发现,原本应该跟在我后面的耗子和虎子不见了!我连忙用呼叫机轻声地呼叫,但是没有任何应答,看指南针,也是在到处乱转,看来,这附近有很强的磁场,而且不只一处。搞不好这里是磁山。
电子书分享平台书包网

阵法()
“虎子!虎子!你们在哪?”我有点急了,声音在洞穴中回绕,有种怪怪的沉闷感。
“我和耗子在这呢,你别叫了,你们在哪啊?”虎子的声音从左边不远处传来,可是始终看不到人影。我刚要向左边走,张天阻止了我。然后也吼道:“你们俩在原地别动,也别出声了,一会儿我们去救你们。”
“别乱走,如果我估计得不错的话,我们是进了什么阵里了。刚才我查看了下,上面的石笋我不知道怎么样,但是这下面的石笋,很多大一点的都不是自然形成的。”张天转头对我说道。
“你是说?”我心里打起了嘀咕,只听说僰人骁勇善战,没听说他们还会阵法机关的啊?
“不错,这里的石笋都是他们有心安排的,只是年代久远了,和下面的地看起来才像连在了一起一样。而且这里以前应该是有机关的,像我们这样乱闯,搞不好会有生命危险的。刚才我看了看,地上有几个机关是被破坏了,还有几个是失效了,估计是以前来的前辈破坏的。不过他们也不可能破坏完全,所以我才叫虎子他们别乱动,万一触动机关,那可就完了。”张天的话让我立刻紧张起来,生怕一不小心就踩到了机关。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对于阵法这种传说中的东西,我可是一点底气都没有。
“我也没见过阵法,只是听我爸那一辈的人说过这些东西,所以刚才没有想到这方面来。一般来说,当你进入阵法之后,你的感观都会受到一些别的东西的影响,从而给予你大脑错误的判断,这个阵还能听见声音,只是不知道声音来处是不是没变。这算是下等的阵了,真正高等的阵法,不但你脑海里会出现幻觉,而且听不见旁边任何人的声音,甚至阵法还会随着时间而改变,诸葛亮的‘八阵图’听说就有那么厉害。”
“那我们怎么办?”这种利用感观欺骗大脑的事物,我在很多书上都看见过,而且最简易的一种方法我也试过,那是在一本书上看到的,什么书我忘记了,反正上面有一个长方形的图,大约六、七厘米长,四五厘米宽,然后里面有些花纹,右上角有一个红色的圆点(大约钢笔盖子那么大),你先用右眼平视圆点,然后把右眼用手挡住,这时候,你就会发现,在你的左眼里(此刻头不能动)那个圆点不见了。
要想实验右眼也是同理,这就是人类视线的死角,又叫盲点。其实那红点一直是存在的,可是你的眼睛就是看不到,这是最低级的感观欺骗大脑的实验。显然,阵法要比这东西高明多了。
“我估计这些月光和石笋都在令我们对前面的道路产生错误的判断,所以我们一直只能在原地打转,对于这样的低级阵法,有个最简单的方法,那就是闭上眼睛,靠手摸着前进。希望这不是个中级以上的阵法,要是那样的话,他们还会在地面动手脚,使你走路时不自觉的一脚高,一脚低,到最后也就成了在一个比较大的圈子里绕圈。大家想象一下自己在自行车环形比赛场地走路的后果。”张天的话让我心里更加地不踏实起来。
“普通人通常把这个和‘鬼打墙’混淆,其实这两者虽然效果一样,但是原理是不同的,‘鬼打墙’是由于莫名的阴极磁场或者真正的鬼魂的强烈脑波,直接影响人的脑海,使你作出错误判断,而不是靠你自己的感观或者肢体欺骗大脑,比这个厉害多了。”张天果然经验丰富,我不禁暗暗庆幸明爷爷介绍的人算是介绍对了。
接下来,我们随便选了个方向,张天叫我无论看到什么,都跟着他走,然后闭上眼睛,叫我拉着他的衣服,然后我们开始向前摸索着前进了。
虽然只有几分钟,可是我却不得不叹服阵法的神奇,有时候明明眼前是一根竹笋,张天却理也不理地直接穿了过去,我也只好闭着眼跟着穿了过去,却原来什么都没有。有时候前面看起来完全没有东西,但是张天却摸索着,小心地绕了开去,我好奇地摸了一下,那看起来空荡的地方,居然真的有石笋。


阵法()
这样走了几分钟,我发现我们又回到了刚开始的那九根大石笋前,我忙叫张天停下来,然后睁开眼睛。这时候虎子的声音又从右边传了过来,我们用手电照了照,结果发现虎子和耗子两人居然就在中间的几根石笋那绕来绕去的。
“叫你们别动,你们怎么不听?我们马上就来救你们,别动啊!”我火了,这小子咋不听我的话呢。
“不对,他们后面怎么多了个人?”张天沉声说道。
听张天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果然,虎子他们后面多了个一身黑衣的人,我电筒打过去,不过那人的衣服怎么有些熟悉,脸上也黑黑的一团?
呀!我突然想起在哪见过那衣服了,那不就是刚才耳室里那前辈穿的衣服吗?我忙把电筒向后照去,果然,那尸体不见了,真的成粽子了。难道是由于我们刚才的生人气息和盗洞里面漏出来的一点空气造成的?
我还没想明白,头顶忽然传来一阵大力,把我狠狠地压在了地上,原来是张天,接着耳朵里传来“哒哒哒”的声音,我转头一看,原来是虎子对着那粽子开枪了,不过好死不死的,那枪口居然是对着我们这边,子弹擦着我的背包射了过去,事后我才发现背包上的两行弹印。
“妈的,那老头阴我们,我才想起来,今天是阴历十六!而且看这样子,月明星稀,是极易产生尸变的日子!”张天的话让我心里一阵阵的发怵,最可怕的不是鬼怪,而是人心!
还好虎子拿的是微冲,声音不大,可就是这样,洞穴都抖了抖,要是我们的来福枪在这开火,搞不好洞会塌,可不开火就会遇见粽子,这才让我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很多小的石笋从洞顶掉了下来,有一根就插在我的面前,离我的脸只有五厘米不到。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时张天闷哼了一声,我转头一看,只见张天右手捂住左臂,左臂上有鲜血在溢出,看来刚才有石笋擦着他的手臂了。
这时候我又向虎子看去,那粽子居然只是顿了顿,并没有倒下!虎子显然刚才太紧张了,居然把子弹打完了!在那忙着换弹夹。我都替他捏了把汗,连忙把来福枪摸了出来,洞要塌就塌吧,最多我们顺盗洞回去,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可只有一个!
正在我准备不顾一切去救虎子的时候,忽然虎子旁边跳出一个人来,猛地扑向了还没反应过来的粽子,速度快得惊人,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狠狠地按在了粽子的脸上,然后就见那粽子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没想到耗子这家伙不显山不露水的,不但胆子不小,看那动作,手上功夫估计也软不了。以后得小心点这小子了。
我放下了心,先给虎子他们通了个声,说马上就去救他们,他们告诉我没事,然后我连忙给张天喷了点止血剂,用绷带把他手臂包扎好。然后叫虎子他们站着不动,我把包裹里的登山绳找了出来,在最前面打了个结,向虎子他们扔了过去。
第一次,我明明看见就扔在了他们的左边不远处,可他们愣说看不见,于是又扔了一次,这次他们还是说没能看见,最后没法了,我直接把绳子扔到了虎子的身上,他们才抓住了。然后我叫他们学我们一样,叫耗子闭着眼睛,拉着绳子走前面,虎子跟在后面,这样过了一会,他们才走了出来。
“这地方真他妈的邪门,我们刚才是不是遇见‘鬼打墙’了?我还以为那粽子是你们中的谁呢,过去拍它肩膀,结果它转过头来差点没把老子吓死。对了,你们怎么出来的?”一出来,虎子就喘着气开始抱怨了。反而是耗子,虽然也很惊惶的样子,但是眼睛里却有一丝亮光闪过。
我把刚才张天告诉我的那些东西也告诉了他们,虎子连呼好险,要是这是个中级阵,估计我们就得全部交代在这了。不累死也得饿死。再听到说今天是阴历十六,我们被何老头坑了的时候,虎子已经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不过这时候我看耗子眼神一点没变,看来他早就知道今天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