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鬼吹灯同人之六银棺 作者:求道(9)

时间:2020-01-05 20:59 标签: 都是 的人 东西 虎子 耗子
>看到我们都望着他,张天才不慌不忙地说道:“传说僰人并不完全是我们炎黄子孙 闭饩浠熬允铺炀霸诠糯似骄砀咧挥幸幻琢笥业氖焙颍瑑k人成年男子的平均身高就有一米八至一米九,这绝对是不正常的,而传
>看到我们都望着他,张天才不慌不忙地说道:“传说僰人并不完全是我们炎黄子孙!”这句话绝对石破天惊,“在古代人平均身高只有一米六左右的时候,僰人成年男子的平均身高就有一米八至一米九,这绝对是不正常的,而传说中蚩尤一族的人才有那么高的身高,再结合上这壁画的第一幅,僰人是蚩尤后代的可能性很高。而且传说中蚩尤是不死之身,或者传说有所夸大,但是却反应出蚩尤确实有过人之处,否则以古人喜欢直接有效处理事情的态度,绝对是一刀斩了就是,而不会搞出个五马分尸的噱头来。”
书包网小说上传分享

壁画()
我仔细想了想,张天说得确实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未免有些武断。
张天顿了顿,又继续说了下去:“以前老一辈的总是告诫自己的后辈,最好不要去倒僰人悬棺,我还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了这壁画,我终于知道了。看来蚩尤所谓的不死之身,很可能就是变成了粽子,估计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成为粽子的时候还能拥有意识。而他们的后人也遗传了这种特性,很容易尸变,只是会成为没有意识的粽子,四处攻击人,古代四川也没有流行火葬,所以僰人才只能把先人的尸体悬挂于岩上,使之不能接触地气和生气,尸体自己腐烂,这样就不会尸变了。”
虎子和耗子在那连连点头,看来他们也很认同这个观点,对于这个观点,我倒是抱有比较怀疑的态度的,这怎么听怎么像是神话故事。要是真的蚩尤是第一个僵尸的话,那么什么将臣该隐一类的,那可是远远的比不上蚩尤的年代久远了。僰人成年男人身高都在一米八到一米九?突然,我想起耳室门上的那些戳痕,难道这里真的还有很多粽子?我摇摇头,立刻驱散了这个想法。
我的注意力都在研究那巫师手里的几个棺材,越看越像照片上的小棺材,难道这种银质棺材一共有五个?不过也有可能,宜宾古代又叫‘僰道’,有‘银都’之称。不过,这棺材到底代表了什么?为什么值得我父母四处找寻?
“对了,耗子,刚才我看你想说什么,难道你还知道什么秘密吗?”我突然想起了刚才想做的事。
耗子望了望我,眼珠滴溜溜地转,看我眼神一点变化都没有,于是只好妥协了。他指着那棺材说道;“我也不敢肯定,刚才我摸这棺材的木质,像是才砍下来的样子,湿湿的,而且还带有一点幽香,如果真的这棺材是周朝就存在了的话,那么,这做棺材的木质,很有可能是传说中做棺材最好的木头——不老木!”
“不老木?”我和虎子完全没听说过,看张天镇定的样子,看来他早就听说过了。
“传说这种木头除了烧掉,不然永远不会枯死,只要有一点土壤,它就能活过来。而且人躺在上面也可以延缓衰老,并且自动调节身体机能,最厉害的地方在于,这种木头比现在的那些什么防腐剂一类的东西都有效得多。用这种木头做的棺材,里面的尸体永远不会改变样子,你放进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千年后还是什么样子,甚至不会出现虫子,所以叫做不老木。”
“是吗?”一边问着,虎子一边就向棺材跑去,我连忙一把拉住他,“壁画你也看了,我可还不想放出个中国版的‘伽椰子’出来。”
“可是,这木头可难得啊!”虎子一点也不想放手,耗子和张天也是一脸渴望的样子。
“我们先去别的地方看看有没有别的好东西,最后再来考虑是不是要拿走这东西。”要把猫的视线从老鼠的身上转移走,最有效的办法莫过于放上一条更大的鱼。
棺材后面不远处有另一处小门,我们绕过木棺,推开门,里面是一条通道,进入这个通道之后,耗子手中的烛光忽然变得惨淡,周围昏暗而模糊,我用手电照着墓道前方,前方却仍是一团漆黑,我开始觉得有点呼吸不畅,心里面有种不安的预感,而且越往前走,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我随即想到,其实人们最害怕的,往往是对未知事物的想象,等真相大白了,也就不过如此,这么想着,我也就释然了,心里也轻松了很多。
书包网小说上传分享

食人鸟()
我们四人沿着木棺后面的通道走到了头,尽头处似乎也是一间墓室,但是这种方位也不可能是耳室啊?还是说殷周时候的墓室都是这样?来到一扇石门前,烛光在这里变得更加微弱,甚至有些发绿,虎子从背包里又拿出两根蜡烛,一一点燃了,才勉强照亮了这地方,在门推开的那一刻,我的心差点从口腔里面跳了出来。
满屋子里都是尸骸。就是那种连着皮肉,已经干枯得像皮包骨,外表呈黑紫色的一层包裹着的尸体。僵尸的分类也有很多,比如用药物处理过的干尸,如木乃伊;自然风干的干尸,如在古楼兰遗址发现的干尸;鞣尸,由于酸性物质的作用,尸体腐败停止发展;腊尸,由于密封良好,使尸体完整得以保存——眼前这些应该属于腊尸!
这些尸骸甚至都还穿着衣服,虽然没有细看,但是从他们的高矮和服饰来看,应该是男女各半,大约各有二十人左右。墓室中有一张大床,女的全都倒在床上,男的就奇怪了,有的跪在床边,有的躺在地上,有的靠在墙角,姿态各异,更奇怪的是,他们们的脸都朝着我们这边,眼睛虽然已经凹陷成两个窟窿,但似乎却在朝着我们这边看,简直诡异到了极点。
我看着这些高大的男性尸骸,想到耳室门上的处处痕迹,心里极端骇然,连忙招呼大家退了出来,然后把我在耳室的发现告诉了他们。
“什么?你是说……这一屋子都是粽子?我的妈呀,除了炸弹,估计没东西能消灭掉这么多东西吧?”虎子咋舌道。
“不能用炸药,这洞子会塌的。”张天立刻否决了虎子的提议。
“刚才,我好像在那屋子的对面发现了一个小小的门。”耗子小心翼翼地说道。
一边看来这是唯一的出口,另一边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一群没有尸变的僵尸,这种选择,实在是有够为难的。
这时外面又隐隐地传来了几声枪声,声音比先前听起来大了很多,应该很近了。看来那门后不远处应该就是刀疤脸他们走的那条正规的道路。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谁知道我父母他们是不是也走的那条道路,被困在了那里面?我和虎子对视了一眼,最终,在两票赞成,一票反对,一票弃权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决定继续走下去。
我们小心翼翼地把防毒面具戴上,张天也小心地用一块布把口鼻封上了。然后我们一步一张望地向那个洞口走去。
好不容易,我们推开那扇门,闪了进去,刚把门关上,大家都重重地出了口长气,这短短的一段路,我们走了一分多钟。精神随时都是紧绷着的,这种度秒如年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
还好,门后没有什么异常,只是一段很普通的通道,而且很短,通道的尽头是一扇石门,这时,枪声就仿佛响在耳边一样,看来,门后一定就是刀疤脸他们在的地方了,听这枪声,看来外面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们先小心翼翼地把石门移开了一条小缝,然后向外面看去。和我们想象中的不一样,外面是个很大的溶洞空间,我感觉几乎这座老鹰岩就是中空的一样。虽然说不上是灯火通明,但是也绝对说不上黑,看来现在倒斗的工具都先进了。地上两盏巨大的充电灯放射着强烈的光芒,只有头顶上一带才显得比较黑暗。
我们连忙把防毒面具取下来,望远镜拿出来,向四周望去。我们大概在离地面三十米处,离洞顶大约还有二十多米,上面黑漆漆的,只隐约能看见几个悬棺并排挂在洞顶。沿着这内壁,居然有一条石制栈道,样式古旧,不过看那些石头也还结实,毕竟是靠着内壁开出来的。
我又向下看去,距我们下面大约十米处,有一个比较突出的平台,一个人正站在那里,他站的位置很好,估计下面的人看不到他。我定睛一看,那不是那何老头吗?他的肩膀上还站着一只老鹰一般大的鸟,那鸟浑身的羽毛都是黑漆漆的,偶尔闪过一丝黑色的光芒,对,就是黑色的光芒。


食人鸟()
动物的感观果然比人要强,在我望向它的一瞬间,那鸟似乎发现了我的目光,转头向我们这边望了过来,我连忙把头缩回来,并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我才又把头伸了出去,向下望去,栈道离地面最后那段,大约十米左右奇怪地断了,显得孤零零的。这何老头是怎么上来的?
这时下面又传来了几声枪声,把我的注意力又吸引了过去。只见刀疤脸他们躲在一个角落里,靠着岩石的掩护,不断地向天上开枪,而天上也不时地冲下一两只黑色的东西向他们攻击,那东西的速度很快,我看了好一会才发现,那居然是一只只比拳头大一点的黑色的鸟,黑压压的一片。
不过鸟再快也没有枪快,时不时的,就会掉下几只黑鸟。而刀疤脸原来一伙的六个人,现在只剩下了三个人,而且有一个人还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最下面的地上,到处都是尸骨,而且很多尸骨都四处散落着,没有一具完整的。忽然,一堆尸骸引起了我的注意,这堆骸骨上,尸体高度腐败,森森白骨上只剩几缕腐烂的筋肉,尸体旁是一团被撕烂了的背包。不大对劲!这下面的骸骨明显是四分五裂的,就像是被很多野兽啃过,而且头骨上都有个洞,难道……?我冷汗如泉涌,心里升起一个最不愿意面对的想法。
又向旁边望了望,又是一堆被啃烂的死人骨头和被撕碎的背包,破损的背包处还露出了一把铲子和一把镐子,我的心很快沉入了谷底。
这时只听何老头那边传来几声急促的“啾啾”声,我转头一看,原来是何老头肩上的那只鸟发出的声音,而何老头的手也在做着什么指令。
刀疤脸那边枪声立刻大作,只见黑鸟如下雨一般地向下面冲去。终于,他们没能护住倒在地上的同伴,那同伴被黑压压的一群鸟叼往了空中,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会相信这么小的鸟居然可以叼起来这么重的人!
“呲啦”一声,我最不愿意面对的一幕出现了,那被叼在空中的人,居然被这些小鸟分而食之!只听说过西方有吸血蝙蝠、食人鱼、食人树和食人花,没想到居然还会存在食人鸟!
那满天的血雨在望远镜的注视下是如此的恐怖,一个活生生的人转眼就只剩一堆烂碎的骨头,甚至脑袋上都被咬开个洞,一个黑鸟钻了进去,我差点就吐了出来。
我踉跄地后退,这时耗子正好凑了过来拿过望远镜,也看到了这一暮,他估计也看傻了眼,大张着嘴巴,话也说不出来了。
不顾虎子和张天的追问,我的胸中升起了一股强烈的悲哀和愤怒,何老头一定是故意引我们来这的!而且以前还不知道引了多少人进来。如果我们也走的是正常的通道,那么搞不好下一个尸骨无存的人就是我们中的一个。而且,我的父母要是真的来到了这里,只要没发现盗洞,那么估计他们也逃不掉这一劫!
看着那只怪鸟,忽然,我的头脑里闪过一些怪鸟的资料来,不过也不知道对不对。
僰人有他们自己的图腾,在那茹毛饮血的年代,僰人图腾的出现对僰人来说有着非凡的意义。在僰人的眼里,自己的图腾是美丽而圣洁的。僰人信仰图腾是他们对祖先与社会的一次思索。在僰人的岩画、民间传说、民间手抄本书籍中频频出现僰人的鹰图腾的痕迹,甚至最后这种老鹰被神话成了太阳鸟。它像一根僰人精神尚未剪断的原始脐带,到底始于何时?它是随着僰人文明一起产生,还是随着僰人的到来悄然降临,目前还不得而知。
僰人的图腾“老鹰”书面语言叫“鸢”,一般体长—厘米,上体暗褐杂棕白色,耳羽黑褐色,下体灰棕色带黑褐纵纹,翼下有白斑,尾呈树叉状,常飞翔在高山区,鹰巢多营造在悬崖峭壁和大山上的高树杈上,主食啮齿动物,特别是农村的鸡、鸭、小猫、小狗、小猪等。《尔雅?释鸟》中有“鸢鸟醜,其飞也翔”,《诗经?小雅》中也有“匪鹑匪鸢,翰飞戾天”,李白《赠宣城宇文太守兼呈崔侍御》中说“回旋若流光,转背落双鸢”。


食人鸟()
可是,从来没听说过这么小而凶猛的鸢啊,而且纯黑色的鸢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莫非是因为生活在这岩洞中产生了变异?不过我也不敢肯定,暂时还是称呼它们怪鸟的比较好。
我忙和虎子、张天他们简单说了一下,又拿了个望远镜向下望去,我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