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红娘子七色恐怖之《橙子》(完整版) 作者:红娘子

时间:2020-01-05 21:07 标签: 自己的 的人 看着 橙子 女鬼
红娘子夏诗葶把脸上已经干掉的面膜,慢慢的对着镜子撕下来,皮肤已经紧崩在一起,像有一只小手轻轻的拉紧小脸,她很满意这种精华面膜的效果,似乎脸蛋马上就已经白里透红与众不同起来。对面也有一只手在慢慢的撕面膜
红娘子


夏诗葶把脸上已经干掉的面膜,慢慢的对着镜子撕下来,皮肤已经紧崩在一起,像有一只小手轻轻的拉紧小脸,她很满意这种精华面膜的效果,似乎脸蛋马上就已经白里透红与众不同起来。
对面也有一只手在慢慢的撕面膜,夏诗葶气愤拿着梳子丢过去,叫道:“我已经说过一百次,不要用我的面膜,你不嫌浪费吗?”
梳子像投入了空气中,居然穿过对面的那张脸,直直的飞到了墙壁上,落了下来,而那脸已经露了出来,除了五官上有一点色彩,别的地方都像还刷着一层面膜。
夏诗葶一边快速的收拾化妆品一边嘀咕:“做鬼就认真做鬼,哪里有鬼还这么爱漂亮的,你不做面膜已经够白了,再做下去就要白得发亮了。”
对面的人形似乎很受打击,带着一副很受伤的表情慢慢的隐退到黑暗里,嘴里还念着:“丑女人,当年我可是万人迷。”
夏诗葶有一点不好意思,她是一个从小就五讲四美的好孩子,生为一个在世纪里的有理想,有追求的小白领,虽然住租来的小公寓,吃速食,偶尔用高档化妆品,穿假名牌,但骨子里还是高贵又传统的,当面伤害一个女鬼也不是夏诗葶所好的行为啊!
后面传来一声低叹,夏诗葶一回头,什么也没有,那叹息就冷冷的悬在她脖子的上面,让她心神不安。
她只好坐下来,然后拍拍对面空无一人的沙发,点上三根香,然后说:“行了,今天放帅哥的片子,你们要选什么都由你们,我自己上网去了!”
只见电视啪的一下就自然打开,里面露出吴孟达那露着鼻毛的样子,夏诗葶打了一个颤,她实在很难明白女鬼的品味为何会如此奇特,她站了起来准备去里屋睡觉,拉开卧室的门,她转过头去,对着沙发上两个长发人影说了一句:“电视声音放小一点,你们不付房租,还要浪费电费,还要吵我睡觉,太没有天理了。”
那两个人影都对着她做出了手式,而那手式一制,动作一样,都是大拇指向下,代表着:“鄙视你。”
夏诗葶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在这么一个充满了科学,连人类都已经登月上天放卫星大家都欢天喜地的年代里,她却要沦落到和两个女鬼共处一屋,这真是一件让人郁闷的事情啊!
时间还得从一个月前说起,一个月前的夏诗葶还是一个工作努力,对生活充满热情,在电梯里偶遇帅哥会不好意思直视人家眼睛的小美眉,喜欢上网聊天,爱好听音乐看书装小资,有一点钱就要往星巴克里送钱,坐在那里喝苦如中药的咖啡看着窗外那街道里人来人往,心里充满了成人的快乐。
她还见过几次网友,在一些气氛高雅的咖啡吧里,当然结果都是不了了之,虽然是制的付费,但她每次为了见网友而花去的那些精心打扮的化妆品钱都是打水漂漂,回不来了,可是夏诗葶从来不气妥,她就是这样一个百战百输,战无不败的情场低能儿,并非她长得不漂亮,只是她的漂亮是带着一点呆气,总让男人会误会与这类女人在一起,分分钟会被拖去民政办里打结婚证,而男人大多都怕被束缚,虽然很想占别人的便宜,但如果那便宜看起来很缠人,也没有人敢吃了。
夏诗葶虽然还没有到老处女的岁数,但这样拖下去也很是痛苦,她实在不明白自己那样真诚又充满着责任感的望着男人时,为什么总只能得到男人一个扬长而去的背影,痛苦之余,她拖着一颗受伤的灵魂吃力的走到了公寓大楼里。
在电梯里,她第一次遇到了唐小婉。
唐小婉的出场是非常拉风的,她用的是所有女鬼经典出场方式——爬爬式。
夏诗葶在半夜的电梯里,空荡荡的左看左看,盯着自己在电梯里倒影,做美目自顾状时,她已经犯了坐电梯见鬼第一个禁忌,就是不要在电梯里盯着自己的倒影看太久,不然会看到另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影子。
夏诗葶终于把自己的前后左右的影象都打量的清楚,又开始低头看自己的倒影,人过于自恋一般会招报应的,所以,当她在电梯那光滑的地面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还看到了另一个影子,正爬在自己的头顶上电梯板上时,她没有尖叫,也没有心脏狂跳,更没有抬头去看一眼那个在电梯顶上看起来酷似人,却拥有超人类爬行的能力的家伙就直接昏倒过去了。
这是夏诗葶二十多来年有限的人生里,第一次遇鬼,虽然她很小的时候就被看起来很乌鸦嘴的大师级人物说过:“这个孩子八字过轻,估计是活不过岁,如果给点钱让我做做法事,应该可以保她一生平安。”
那个岁,由不同的大师说出来,并不一致,但都集中在二十来岁最青春貌美的大好年代里,夏诗葶的外婆心急起来,好好一个孩子喂到正要出嫁换嫁妆的时候,就要因为八字过轻而被干掉,实在太可惜了。
于是,就因为夏诗葶生她的生辰八字不对,夏诗葶的外婆用掉了自己一生的积蓄,才换来了那看来不聪明也不伶俐的外孙女平安。
但如果夏诗葶的外婆看到自己用一生的积蓄还是换不回被鬼直接吓昏在电梯里的外孙女,估计会找那些大师们拼命。
夏诗葶醒来的时候,看到一大群人围着自己,有人半夜下班,准备上电梯的时候,在阴森可怕的电梯门口,电梯忽然打开,看到电梯里横倒着一个女人,也被吓得直翻白眼,嗷嗷直叫唤,引来一大群人以为大楼发生了火灾,纷纷穿着睡衣,赤着脚,拿着存折准备逃命。
受到惊吓的人明白过来,原来让自己大半夜惊惶失措的祸首,就是一个莫明其妙倒在电梯里的女人时,大家都收起了同情心,纷纷指责一个女孩子不要半夜里四处跑,身体不好要看医生,没事不要乱昏倒,昏倒也不要倒在公共场所。
夏诗葶在大家的声讨中逃回自己的公寓,她还是对自己看到的东西不敢太确定,她失神很久之后,就直接蒙头大睡,她的原则就是,想不通的东西,就不要多想,今天搞不定的事情,就留到明天再去搞定吧!
夏诗葶第二次看到唐小婉的时候,已经有了一点心理准备,当她坐在卫生间的马桶上,拿着一本过期杂志正在看的时候,她听到了洗脸盆里传来一些异响,像是有人在用指甲轻轻的刮着洗脸盆壁一样,又有人仿佛在翻她放在洗脸盆上的一些化妆品,瓶子哗哗做响,夏诗葶却坚持不抬头,直是把目光放在她杂志上,一边对自己说:“幻觉,幻听,镇定,上帝,佛主,地藏王,观世音,来救我,来救我!”
夏诗葶是一个和大多数人一样的有着别人在旁边打扰就无法正常方便的有小洁癖的小资,肚子越来越疼,而那些怪响越来越大声,居然连水花声都响起来了,她实在是忍无可忍的时候,抬起头对着那洗脸盆大叫一声:“有完没完,我要上厕所。”
于是,一切响声都安静了,夏诗葶不一会儿,一头汗水混着泪水跑出卫生间,刚跑到客厅里,就看到有个人影安静的坐在对面,对着她微微笑,那是一个女人,长得似乎很漂亮,可怕的是,她穿的不是现代的衣服,像电影里的古装,还有就是,她长了一张和夏诗葶一样的脸。
夏诗葶与她对视了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也应该对这个人露出一个微笑,她实在不知道怎么接受沙发上坐着一个穿古装的自己,于是,她又昏倒过去,昏下去的那刹,她感觉,人会在关键时候昏倒,真是聪明的基因选择。
再遇唐小婉的时候,夏诗葶那脆弱的心灵已经适应了这种剌激,不能再由她想昏倒就昏倒,她半夜里醒来,听到枕头边有人轻叹,小心的一转头,果然看到一双眼睛离自己只有几厘头,有人正睡在自己的身边,那温暖的被子外面像被摆了一块没有重量的寒冰,并不重,却从头到尾的凉,
夏诗葶一看到自己身边那个人影,就马上闭上眼睛,对自己说:“哈哈,又是幻觉,只要闭上眼睛睡觉就行了,这是恶梦,不要害怕,睡,睡着了什么也不知道了。”
她强迫自己睡着,或者可以再次昏倒过去,但是坚韧的神经却非常清醒,敏感的告诉着她,那个睡在被子上的东西不是人,人不可能只浮在被子的表面,而不压得任何形状来,人不可能有这么冷,人也不可能半夜跑进来睡在自己床上,这么安静的睡着,不对自己有半点非份之想。
夏诗葶越想入睡,就越是清醒,最后,连她自己都听到牙关打颤的声音,在黑暗里清楚的回荡着,只听到一句轻轻的声音传来:“你睡觉不磨牙啊!今天怎么磨开了?”
不可否认那女声轻柔,荡气回肠,如果传到一个男子的耳朵里,那将是如何的夺魄销魂,但是,夏诗葶对这句话的反应只有一个,她飞快的坐起来,,用那种古人劝说皇帝无效后最常用的一招,找柱子撞自己头,她那可怜的头狠狠的撞到了床头的木棍上,怦的发出一声巨响,夏诗葶就很安静的昏了过去,她终于找到了非正常的昏倒方式。
第二天,夏诗葶请了假,躲在卧室里,开始狂发贴找同租人,虽然她的神经很大条,可是,天天这样搞下去,她怕自己还没有被吓死,就吓疯了,当务之急就是找一个人来陪自己住,这样,遇到危险的时候还可以互相帮助一下。
她出租一间房子要的租金很便宜,便宜到别人都以为她是一个变态色魔,而没有女人敢上门来看房,有男人在电话里要求看房的,声音恶心,像一块鼻涕虫,根本就是来电话性骚扰的,夏诗葶就是有一百个胆也不敢与这种人同租,比遇到鬼更可怕。
快到傍晚了,还没有人肯来看房子,夏诗葶痛苦的直抓自己的头发,天要黑了,她现在明白为什么恐怖片里都要重点描写天黑,因为天黑真的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她决定趁天还没有黑下来之前,给自己的肚子找一点东西吃吃,她打开房门,看到门框那里正吊着一个人,前面摇晃,夏诗葶一屁股坐在地上,没有勇气再撞头了,因为昨天晚上撞的头非常痛,用了很多红花油都没有用,再撞可能没有吓死就成脑震荡了。
她看着那个吊在门框上的人,那个人也在看着她,正是这几天跟着她的女鬼。
那个女鬼长得不高不胖不难看五官端正,除了比正常人要白一点,衣服穿的要古典一点,会浮在半空中,会爬在天花板上,会睡在被子上没有重量之外,似乎也并没有恐怖电影里那样七孔流血,舌头拉出来吊到胸前的吓人样,而且她吊在门框上好像是因为太无聊给自己玩玩秋千,并非是想吓人。
但是,无论谁看到一个和自己长得如此相似的人,浮在半空飘来荡去,都会失态。
夏诗葶感觉到自己很内急,她一紧张就想上厕所,这是从小到大的毛病,从前她一进考场就要进厕所,引起了无数监考老师的公愤,这个时候,她偏偏非常急,人有三急,就是有鬼在门口守着也会很急。
她忽然很愤努,因为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勇气对半空中这个门框女鬼视而不见的穿过去,直奔厕所,也没有办法忍住便意,这样下去,她只要拉在裤子里,可是,做为一个有尊严的中国独立女性,怎么可能被鬼逼到尿裤子,夏诗葶哑着嗓子道:“让让,我要上厕所。”
那鬼居然真的侧到一边去了,夏诗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虽然腿软的站不起来,但还是四肢并用爬到了卫生间,解决了大问题。
她松了一口气,猛的明白自己的世界观有问题,宁可得罪鬼,被鬼给杀死,也不能肯在鬼面前尿裤,丢面子,她捧着洗脸盆的水,往自己脸上浇了一浇,安慰自己道:“这就是人常说的,死要面子活受罪吧!”
但她站在洗脸盆边,猛的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根本没有在盆里放水,盆里怎么会有水,她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果然看到在自己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人。
她没有回头,虽然心跳的已经过速,而且随时可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但她还是没有回头,只是盯着镜子里那个酷似自己的人,然后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叫唐小婉,是你的前世,我是来帮助你的。”那女鬼开口说话,果然是昨天夜里睡在床上的那个人,声音一模一样。
夏诗葶一边用手敲头一边说:“我一定是疯了,我是不是应该送精神病院,天啊!我为什么这么年轻就疯了,我还没有享受人生,我还没有自由恋爱,我还没有初吻,我还没有结婚,我为什么就要沦落到进精神病院了。”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