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末世软饭指南+番外 作者:江湖壁上观(上)

时间:2020-03-05 09:58 标签: 种田文 随身空间 末世 恋爱合约
文案:1v1 伪残废 铁石心肠受 X 真脑子有病执着攻。 自从江入云修炼了上古修士留下的淬体生灵法,全身变的绵软无力,从此改外号-江绵绵 饭票:我背你。 江绵绵:凭什么!!!! 饭票:我的人,归我养!有问题? 江绵绵:不不不,请继续投喂我!!! 然而,以

  文案:1v1 伪·残废 铁石心肠受 X 真·脑子有病执着攻。

  自从江入云修炼了上古修士留下的淬体生灵法,全身变的绵软无力,从此改外号-江绵绵

  饭票:我背你。

  江绵绵:凭什么!!!!

  饭票:我的人,归我养!有问题?

  江绵绵:不不不,请继续投喂我!!!

  然而,以上画风纯属错觉。

  末世了,江入云抬头,流露出蛋蛋的忧桑,我空间呢?怎么是坏的?求轮椅,要带轮子的!不要人力驱动的!

  饭票:我特别好用,指哪儿背哪儿。

  食用指南:这好像是个慢节奏的修真种田文???

  内容标签: 恋爱合约 随身空间 种田文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入云 ┃ 配角:吴妄 ┃ 其它:末世,软饭,种田,修真,随身空间

第一章 姓江,名阮,字绵绵

  时间,夜晚十点多......

  地点,一条狭窄的小巷。

  人物,江入云。

  雨夜,昏黄的路灯下只有他扶着路灯柱子踉跄而行......

  细看,他的雨衣上有摔跤过的痕迹,泥水在雨衣上飞溅出一身泥点子。

  终于还是走不动了,江入云不管不顾的往两边地上一坐,靠着灯柱轻轻喘息着。

  “干脆别叫淬体生灵法了,改叫软绵绵大法,我也正好改个名,姓江,名阮,字绵绵,江绵绵!”

  江入云哀怨一叹,感觉自己拿起二胡马上就能拉出一首让人潸然泪下的二泉映月。

  “大概没有哪个修士传承是刚传了一点就断电的,倒霉的人果然还是做什么都倒霉。”江入云想休息一下恢复力气,开始被淬体生灵法改造的身体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力,站有都些站不起来了。

  江入云是个D丝富二代,为什么说是D丝富二代呢?

  因为他的爸爸白手起家,初中前过的还是小老百姓的生活,当他爸爸生意越做越大时,家里也从经济适用房换成了一栋别墅,江入云便也跟着转职成了富二代,但不称职的富二代江入云却仍然怀念他以前住的那三室一厅的小狗窝。

  大概因为住小狗窝的时候是他前半生里最快乐的日子,有爸爸宽慰的笑容,有妈妈的关心唠叨声。不像现在,在新家过的像个寄人篱下的外人,互相之间貌合神离生疏客气,还要经常面对父亲的偏袒,继母的冷脸,以及对其他人来说懂事贴心同父异母弟弟扔给自己的黑锅。

  江入云平时不招猫逗狗也不招蜂引蝶,更不抽烟喝酒赌博,偶尔还会做点好事,只有一点不好,他特别倒霉。考试丢准考证,逢年过节出门走一圈必丢钱,在学校枫林小路上走一圈,头上都能被路过的鸟儿空投上一坨黄金□□,那准头,同学都惊呆了。

  下个楼莫名其妙滚下楼梯,偶尔跑一次步都能整的韧带拉伤,别人用东西好好的,轮到他用东西就坏掉,害的他再也不敢用别人的什么东西,总之就是小倒霉接连不断,什么事到了他这里,就没有顺心过。

  三年前江入云偶然得到一块玉牌,得到玉牌之后,江入云就突然不再倒霉了,有时候玉牌在夜里还会发出汝白色淡淡的光,神奇、不科学且不符合常理。可惜玉牌后来在一次意外中碎成两半,再也不发光了。

  江入云那时正好迷上了网络上的各种修真小说,自此就坚信世上有修真这回事。

  江父虽然和江母离婚,但在物质上并不亏待江入云,让他有足够的钱财去折腾,他疯狂的收集起相关的古董玉器和古籍,一直希望能再找到和玉牌一样神奇的物品和传说中的修道法门,怎奈破铜烂铁他收集了不少,就是没找到和玉牌同样的东西。

  这次江入云来到H市就是因为有位有些名气的道长联系他说找到了祖师爷留下的宝物,他在山上道观捐了五千块香油钱把宝物拿到手,下山让人鉴定一看,什么宝物,不过就是一个破铜锁片!

  人傻钱多冤大头江入云当时就一拳头砸上去,却被铜锁片割破了手,回来的一路上他就开始手足无力,身体越来越软,脑中时不时出现一些陌生记忆,是什么据说能改善修道体质的淬体生灵法?这淬体生灵法还在他身上开始运行了?

  只可惜这些零星记忆断断续续不完全,江入云只能依稀知道,这些记忆全部来自那个名叫长生锁的铜锁片,他被铜锁片割破了手,进入认主程序的长生锁刚开始认主,然后就断电了!

  断电了???断电了!!

  信息的传输戛然而止,弄的江入云不上不下,身体已经不自觉按照淬体生灵法的法门开始运行,吸引周围陌生的不知名物质在冲刷着他的身体,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开始软绵绵的使不上力,好像全部力气都用于吸引那种不知名物质了。

  能得到貌似和修道法门相关的宝物固然很好,但现在时间、地点完全不是时候。江入云靠在灯柱旁,静逸的街道上除了雨声,就只有他的喘息声最大。

  嗯?不对!江入云侧耳听了听,然后目光停在一个墨绿色的大垃圾桶旁,一阵似有若无痛楚压抑的低吟声就被压在零散着堆放的垃圾下。

  这喘的可比自己有诚意多了,还带呻|吟的!

  江入云努力站起身,挪到垃圾桶旁边,在垃圾中巴拉了几下,一个躺在泥泞中带着腐臭看不清面目的男人出现在他眼前......

  这个男人被垃圾盖着,就像个被丢弃的垃圾一样躺在恶臭的垃圾中间,让江入云突然升起一股微妙的同病相连之感,略微查看了一下,这人整个人温度烫的吓人,该是发烧了。

  要报警么?还是打110?江入云在这男人身上摸了一遍,这人身上空无一物,手机、钱包、身份证明、通通没有。

  “没手机,没钱,没证件,半夜发着高烧躺在路上,衣物完好,身上没伤,不像被抢劫过的,总不会是逃犯吧?”江入云自言自语,在报警和救人之间摇摆不定。

  “他烧成这样,夜里淋上一晚上雨,人不死脑子怕是也烧坏了!宝贝没能解锁,要不还是积累点人品换好运?” 江入云最后下了决定,不能见死不救。不管这人是谁,坚决做一回无名雷锋,不带走一片云彩,免得惹上麻烦。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