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老实交代我是谁 作者:二飞

时间:2020-03-29 12:50 标签:
文案: 原创 男男 古代 中H 正剧 腹黑攻 高H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腹黑专爱欺负恋人将军攻X倔强小白硬充老司机大夫受 因谋反而被赐毒酒的郑澜,一觉醒来失了忆,被硬塞过来一个如花似玉的男妻。虽然妻子形迹可疑,但是送上来的美人不

 


文案:
原创 男男 古代 中H 正剧 腹黑攻 高H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腹黑专爱欺负恋人将军攻X倔强小白硬充老司机大夫受

因谋反而被赐毒酒的郑澜,一觉醒来失了忆,被硬塞过来一个如花似玉的男妻。虽然“妻子”形迹可疑,但是送上来的美人不吃白不吃,花式逼供不要太享受……

本文设定世风开放,可娶男妻,夫夫地位平等。
三包:有爱、不坑、HE
排雷:生子(!)、狗血、更新不定、医学历史纯熟胡诌

未满18周岁禁止观看
r_ou_r_ou_不如原来多,不追求r_ou_文,这次想写剧情。

 

  ☆、第一章 我们几日成亲?弄到几时?
  郑澜从一片兵荒马乱的梦中带着汗水醒来,入目就是素净简朴的床帏,扭头便见到一人。
  白衣胜雪,眉目如画,此刻正伏案凝眉,行笔间如瀑长发垂落颊边。
  这人是谁?
  郑澜狠狠皱眉,脑中一片混沌——我又是谁?
  那男子听到床上声响,一抬头,竟见到一双望过来的黑亮眸子,先是一愣,复而大喜,快步走过来:“感觉怎么样?”
  郑澜觉得他似曾相识,却又不甚熟悉,便冷冷地问:“你是谁?”
  男子扶他起身的动作一顿,神情复杂,惶恐中又夹杂着隐隐的惊喜:“你……不记得我了?”
  郑澜动了动僵硬的身体,不回答,只是冷漠地看着。
  男子又问:“那,你记得你妻子叫什么名字吗?”
  郑澜心里冷笑,他连自己姓甚名谁都不记得,更别说妻子了。
  再者说,问他妻子芳名做甚?如果我有妻子,就算名字再好听,那也是我的!于是糊口诹了个名字出来:“白日。”
  不料面前的男子突然兴奋,一把抓过郑澜的手:“我就是白日啊!”
  郑澜盯着他,满脸不相信。
  男子倏而腼腆一笑,脸颊微微发红:“都成婚了,还总是叫表字,多见外,直接叫名字啊。”说罢,双眼闪亮亮地看着郑澜。
  郑澜挑眉:“你叫什么?”
  对方怀疑地打量他,在郑澜一脸的“大逆不道”中摸了一圈他的脑袋,没发现任何伤口和鼓包之后,说出了结论:“你失忆了?”
  “你记得自己叫什么吗?”郑澜不答。
  “家住何处?”不答。
  “那我们何时成的婚呢?”依旧不答。
  郑澜看着面前的“白日”硬把两道眉毛皱在一起装出发愁的样子。明明是个清冷冷的美人,可惜了脑子不大灵光,这点演技还想骗过自己,蒙傻子呢!
  “白日”握紧了郑澜一直想要抽回去的手,情深意切地说:“你叫郑澜,是个逃犯。我一年前救了你,把你藏起来防止被抓到。不久前我们还成了婚。你随我去山上采药,为护我摔伤了头,没想到竟然失忆了!都怪我……对了,我叫君颐,白日是我的表字,四处行医谋生,虽不富裕,但养活咱俩足够了。”
  郑澜突然来了兴致:“我们成婚了?”
  君颐点头。
  郑澜似笑非笑地伸手摸上君颐的薄唇,揉捻了两下:“叫声夫君听听。”
  君颐张了张嘴,脸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有些不敢看郑澜炯炯的眼眸。
  唇间的手指顺着微张的唇缝伸了进去,轻轻扣了扣阻碍他前进的牙齿。
  君颐脸颊爆红,忙不迭地往后扬头,却被郑澜两根手指擒住了下颌:“还是你平日里叫我别的?好哥哥怎么……”
  “夫,夫君。”干涩涩的。
  郑澜突然觉得这声夫君无比悦耳,干脆伸臂将人揽在怀里,耳聪目明的他立刻听到了君颐如雷的心跳:“为夫忘了你,是我不好。和我讲讲以前的事吧。”
  “以前的什么事?”被郑澜充满男x_ing气息的怀抱包围,君颐恨自己不争气地脸红心跳个没完。
  “我们几时成亲?当日天气如何?”
  君颐慢慢答道:“中秋节成亲,天气晴朗。”
  “可有洞房?”
  君颐:“……有。”
  “为夫弄了你几次?”
  君颐一直红到了耳朵尖,薄薄的脸颊此刻仿佛能滴出血来:“不,不记得了。”
  “那,可是为夫初夜弄得太狠,把你做晕过去了吗?”郑澜恶意追问,看着快要钻到自己骨头里藏起来的人,眼中染上几分笑意。
  君颐顶着大红脸,瞪着郑澜,结巴着为自己争取福利:“你怎,怎么知道,就是你弄,弄我,不是我弄你呢?”
  郑澜仰头大笑:“就你这小身板还想弄我?”说罢看了看自己虽不如从前,但依旧健壮的肌r_ou_:“夫君,你能抱得动我去桌子上做吗?”
  “我……”君颐咬牙,这话承认不对,不承认也不对。虽然他去山上采药也勤加锻炼,但与武将出身的郑澜一比,这身板就像白条j-i一样。
  “好多姿势可都要吃着劲儿呢,比如我从背后把你……”
  “闭嘴!”君颐狠狠瞪他,瞪出了满目春色。
  郑澜毫无压力地坚持说完:“……抱起来做。凭咱俩的身高,你双脚悬空,下面可是会夹得很紧呢。”
  君颐大囧,不敢再看郑澜,忙不迭地离开去药房拿药。
  以前怎么没听说,他们将军竟然这么流氓!
作者有话说:排雷:古代狗血生子文,r_ou_没有以前多,试水写写剧情向小r_ou_饼。

  ☆、第二章 娘子,是你的两次还是我的?

  君颐去端药的间隙,郑澜下床把这处处透漏着朴素之气的小屋里里外外打量了个遍。
  木屋孤零零坐落在山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还修了专门的药房和浴室。就一个单身男子来说,也算是享受得很了。
  郑澜不客气地打开衣柜,看到半边旧衣、半边新衣。新衣明显合自己的尺寸,质感衣料也要好出许多。郑澜挑了挑眉,嘴角不知不觉便凝了一抹笑意。
  君颐捧着药进来,抖抖肩头的雪,见郑澜可以走动,身体无大恙也是十分欣喜。
  郑澜十分干脆地喝下了药,反手就把君颐揽在了怀里,有力的臂膀环住劲瘦的腰肢,俯身在人耳边低声说:“娘子,药好苦。”
  温热的呼吸喷在脸侧,痒痒的。君颐执起郑澜的手替他把脉,边笑问:“那可怎么办?”
  “要娘子亲亲。”郑澜将人转过来,一手抬起君颐下颌,毫不犹豫地将唇齿贴了上去,对着柔软唇瓣细细舔咬,二人呼吸交缠。药汁苦涩的味道萦绕,混着君颐自带的Cao药清香,竟也能生出丝丝缕缕的暧昧来。
  君颐指下的脉搏逐渐加快,那强有力的跃动与自己嘭嘭的心跳逐渐合拍,像是和鸣般震动着心弦。
  郑澜收紧手臂,让君颐紧紧贴着自己的胸膛。s-hi热的舌头扫着似张微张的唇缝,舔开一条缝后,又不老实地顺着齿缝向里探去,好整以暇地四处逡巡挑逗新占的领地。
  “唔……”上颌被重重一顶,君颐受惊般要躲开,被郑澜按住后脑压向自己。郑澜越吻越深入,到了后来就渐渐有了吃人般的架势,侵略般扫荡过每一寸内壁,把君颐不适的挣扎和呜咽全部吞掉,未及咽下的唾液顺着嘴角滑落,沿修长上扬的脖颈沾s-hi了雪白的衣领。
  突然舌头被另一个怯生生的小东西舔了一下。郑澜眼神晦暗难辨,大手一路向下摸去,摸到圆润小巧的臀瓣,猛然用力掐了一下,可怜的臀r_ou_从指间挤出。
  “呜!”君颐不安地挣扎,蹭动间撩拨得郑澜越发口干舌燥。
  一吻完毕,君颐气息不稳地靠在郑澜胸口,站立不稳两手乖乖环住郑澜的脖颈,回味着方才的亲吻,嘴角甜甜的笑容想着也遮不住,只能把脸埋在郑澜身上。
  郑澜正努力平复着呼吸,却感觉人往自己怀里缩了缩,低头正看到君颐眉眼弯弯羞涩藏起的模样,只觉一把火烧在下腹,瞬间燎原。
  他一把抱起君颐大步走向床榻,在男人的惊慌中,自上而下地俯视着他,眼中的深暗仿佛要将君颐吞没:“我们是否洞过房?”
  君颐愣愣地看着郑澜的眼睛:“……是。”
  “君颐,我想要。”一字一顿地紧盯着君颐,就像盯住自己的猎物。
  君颐咽了两口唾沫:“……好。”
  郑澜仅着单衣,带子一抻就露出了精壮的上身,裤子也被毫不犹豫地扒掉,赤条条地伏在手足无措的君颐身上:“娘子,愣着作甚,脱衣,不用为夫教你吧。”
  君颐努力表现出一回生二回熟的模样,爽快地剥光自己。可衣服脱到何处,皮肤就红到何处,他不自在地把脱下的每一件衣服细细整理好,边角都抻得没有一点褶。
  郑澜看着君颐强装镇定的样子就觉有趣,等到君颐脱到只剩亵裤时,终于放过了羞得全身通红的人,替他除掉了最后一点屏障。
  被打量的目光巡视全身,君颐羞成了一只熟透的虾子。
  “娘子,”郑澜突然开口:“咱们初夜时,为夫是如何‘做’的?”中间一个动词咬得格外重。
  “就那样做的。”君颐梗着脖子道。
  “哪样?我吻你了吗?”
  君颐点头。
  郑澜便和他交换了一个缠绵悱恻的吻,亲到两人下体的反应更大了些。
  “我亲你这里了吗?”郑澜指尖扣弄着君颐胸口挺立的小红豆,笑着问他。
  君颐艰难地点点头。
  郑澜向下亲吻,在白皙的脖颈处重重吮吻,啃咬完圆润的肩头,将s-hi漉漉的痕迹一直绵延至胸口,大口嘬住白嫩的r-ur_ou_,将r-u头旁边的一片都含了进去,轻巧的舌头上下左右地挑逗。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