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北北的夏 作者:墨未

时间:2020-11-07 11:01 标签: 都是 看着 孩子 苏北 姗姗
北北的夏作者:墨未以强凌弱季苏北是个地地道道的城里出生长大的孩子,听大人们说过,抗战时期,爷爷当时参加的新四军渡江北上进行苏北抗日游击战争,抗战胜利后紧接着又是解放战争,苏北的爷爷不幸被流弹击中。在爷
北北的夏
作者:墨未


以强凌弱

季苏北是个地地道道的城里出生长大的孩子,听大人们说过,抗战时期,爷爷当时参加的新四军渡江北上进行苏北抗日游击战争,抗战胜利后紧接着又是解放战争,苏北的爷爷不幸被流弹击中。

在爷爷都以为自己快横尸荒野的时候,一个朴实的村妇步履维艰地将一个一米八多的汉子就这么背回了自己家中的小型防空洞,日夜小心照料看护着直到爷爷逐渐康复回到大部队中。

后来,渡江战役后不多久解放战争结束,爷爷也在渡江战役之后回到了城里。但爷爷一直心心念念那位救她的姑娘,新中国成立后爷爷便寻机回到苏北,找那位他只知道名字叫李翠芳的姑娘。

皇天不负苦心人,爷爷将她找到了,但那时翠芳已经是独自养着一岁小儿的寡妇,她的丈夫不幸在最后的战役中罹难。爷爷做出一个毕生最大的决定,他要和这位年轻的寡妇结婚,将她带回城里。

在那个年代,寡妇再嫁几乎不多见,何况是一个新寡。但爷爷固执起来谁都劝不动,就连当时部队的领导也来劝,甚至不惜恐吓他兴许会影响他以后的政治前途。

但终究在所有人的反对下,爷爷将新寡妇娶进了门,没有媒人,没有聘礼,没有喜酒。爷爷说,我们不需要媒人,革命就是见证。李翠芳就是季苏北的从未见过的奶奶。

苏北出生那年,奶奶去世了,爷爷为了纪念他和奶奶淡如水却浓如血的感情,就给这个新出生的小孙女取名叫苏北。

在爷爷的要求下,苏北的大伯二伯大姑都是部队出身,除了季家的幼子季建国,也就是苏北的爸爸。

苏北的爸爸大学毕业后瞒着她爷爷申请了国外大学,亏得建国是个聪明人,成功拿到了麻省理工的硕博连读,而且是全额奖学金。

爷爷知道后又气又为这个小儿子骄傲,既然如此了也不好再逼他进部队,但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毕业之后必须立马回国报效祖国。

本该一帆风顺地把这几年过了,但季建国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麻省的隔壁就是哈佛,顺手一勾搭,便将一个华裔哈佛女孩拥入怀抱。爱情的火苗越烧越旺,于是在那个叫马萨诸塞州的地方有了季苏北。

这下季建国知道玩大了,主动向苏北的爷爷汇报,季司令真恨鞭长莫及,否则真想立马抽死这混小子,但孩子已经有了,打掉是绝对不可能也不允许的事,便命令季建国带未见面的儿媳妇回国结婚待产,立刻马上!

季建国最后灰头土脸地带着苏北的妈妈回了国,领了证办了喜酒后季建国便回了美国,苏北的妈妈则留下来安胎待产,向哈佛申请休学一年。
直到苏北出生后才回了美国继续读书,本是要将苏北一起带走的,但爷爷坚决不同意,季建国也考虑到夫妻二人的实际情况确实不适合带小孩,便将苏北留了下来。

苏北从小就跟着爷爷在军区大院儿里长大,季建国夫妻回国后一个被分配到了研究所,一个被分配到了央行,两人工作都很忙,所以苏北依然跟着爷爷生活在军区大院里,周末的时候全家人都会到爷爷这里过周末,那时苏北才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更别说一年还不一定能见到一次的阿公阿婆。所以,整个家里苏北自然和爷爷最为亲近。

对小苏北来说,爷爷对她是纵容的。大院里的男孩子都是军人家庭出身,生来就带着一股杀气,格外喜欢打打斗斗,在这个不大的地盘上,弱小的女孩子总是受到欺负。

苏北不喜欢打架,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她讨厌把衣服弄得脏脏皱皱的,把满脸弄得全是泥巴。碰上这群男孩子总是能让则让,能躲则躲。但不是每次都能成功躲开的。

当一群男孩子在她回家必经之路埋伏好,并设计支开照看她的小保姆,她就知道这次没那么容易混过去了。
显然他们是花了不少心思。

远远看到她们就要过来,便先派出一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男孩躺在路边来回打滚装肚子疼,看到小保姆后又伪装可怜叫嚷着“阿姨,我肚子疼,疼死了,呜呜…你带我回家找我爸爸妈妈,呜呜…”,小保姆一看没辙了,又看看小苏北,有些犹豫不决。

这时他们几个便跑过来说,“阿姨,放心吧,我们跟北北一起,你赶紧送小远回去吧。”这下小保姆仿佛吃了颗定心丸,欣慰地朝他们点点头,又叮嘱小苏北,“北北就在这里和哥哥们玩,阿姨等会就来接你回家,要乖哦。”说完就抱起那个叫小远的男孩子跑了,苏北甚至都还没来得及说不要。

小保姆没有那些专门带小孩的老妈子来得灵光,院子里的事也几乎不清楚,所以当她把小苏北留着一堆小野狼跟前的时候,她并不知道即将会发生些什么,否则她决计不会这么做的。

“季苏北,终于逮到你了。”为首的那个男孩子苏北认识,就住她们家隔壁的隔壁,是谭爷爷的孙子。院里的大人见了谭爷爷都喊谭政委,对于四岁的苏北来说,政委是个什么概念她并不清楚,但她知道自己的爷爷是司令,司令就是最大的。

谭磊他们这么处心积虑的堵她,原因苏北大概是知道的。这样的年纪就知道要让所有人俯首称臣,绝不放过一个,而苏北就是这最后一个。在这里,对一群臭屁的小男孩而言,没有什么中庸之道,要么就服,要不服就打,就这么简单。

“就是,平时难得见你出门,出了门也是跟着保姆,哥儿几个想了很久才想到这么个办法,你们家那小保姆也够笨的,大伙说对不对啊?哈哈哈哈。”说话的单眼皮苏北不认识,但眼熟。

“今天要么认咱们几个当哥哥,给哥哥们都磕一个头,保证以后什么都听哥哥们的,哥哥们保你以后没事儿,有什么好的还惦念着你。要是不同意,那就别怪哥哥们不客气了。”谭磊在这群男孩子当中并不是最漂亮的一个,但却是最霸气的一个,院里很多女孩子都被他一个瞪眼吓哭过,但苏北没有。

叫苏北下跪磕头那是不可能的,苏北就像一只高贵的波斯猫,平时看上去慵懒至极,几乎无害。正是因为那样的特质让所有人都忽略了猫科动物的本性,削尖的爪牙在自身受到威胁的时候便显得锋利无比。

“怎么个不客气法?”藏在身后的小手紧握成拳,她知道自己没可能打赢他们,皮肉伤是难免了,不是不怕,但从小爷爷就告诉她在敌人面前决不能低头,牺牲不可怕,投降才可耻。

“大家看到没,不是我们不给她机会,是她自己不珍惜的。弟兄们上!”谭磊发号施令,三五个半大的男孩子立即冲了上来。有揪辫子的,有的拽衣服,拳打脚踢。

苏北怒了,大叫一声便趁其不备一脚踢中谭磊的裤裆。众人先是一愣直到谭磊痛得大叫才反应过来,直接把苏北推倒在地,踹了两脚便都去看谭磊怎么样了。

这次谭磊是真的痛得在地上打滚了,小小年纪的苏北并不知道男人的命根子有多脆弱,所以一脚下去只是尽全力,根本不知道轻重。男孩子们有些慌了,总算还有个脑袋清醒的,说赶紧去找他家里人。

这时也没人管倒在一旁披头散发的苏北了,苏北自己慢慢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裙,便一瘸一拐自己往家里走。

回到家不久小保姆就回来了,看着呆坐在沙发上眼神涣散的苏北,便下意识尖叫了起来,“北北,你干什么了?谁打你了?告诉阿姨,快点啊。”

季爷爷本来在楼上书房,听到小保姆的咋呼声便匆忙下楼来。在楼梯拐角便看到自己的宝贝孙女的落魄相,气沉丹田的吼声贯穿整个客厅,“怎么回事,啊?”

小保姆被吼得一愣,唯唯诺诺地小声说,“刚刚陈指导员家的孩子肚子疼在路边打滚,我就把那孩子送回家了,北北和一群男孩子呆在一起玩,我也不知道他们会欺负人。”说着说着眼泪噼里啪啦地就掉了下来。

“北北,你说,怎么回事到底?”

“闹着玩的。”

“闹着玩的?胡闹!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跟一群野小子玩成这样,下次是不是要头破血流着回来,啊?”

“他们叫我磕头认哥哥,我不答应,他们就打。”小苏北皱着眉,嘴上回答着爷爷的训话,脑袋里却在思考要怎么报仇。

“是不是老谭他们家那浑小子?还磕头,从哪儿学来得这套?不行,呆会我上他家去好好说说,这样子长大了还得了?”季司令一脸气愤,解放这么多年,破四旧都是早八百年的事了,这年头,除了给自个儿死去的祖宗磕头,谁还用得着给谁磕头?

“爷爷你别去,你要是去了他们以后明着不敢欺负我,暗里都会算计我,我们小孩子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而且今天谭磊也没占到便宜,我踢了他一脚,他在地上直打滚。”小小的眸子透露出无比坚定的眼神。

“你这丫头,唉,你刚说你踢他一脚,踢哪儿了?”季司令忽然有些担心。

“踢到他裤裆了。”咧嘴一笑,小苏北有些得意。

“我的小祖宗哎,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爷爷跟你说,下次谁有打你,你就还手。但记住几点,一,不许你先动手,二,不许你拿东西打人,三,打人不许打脸,要是男孩子,千万别再踢裤裆了,知道不?其他随便你们闹吧,爷爷替你撑腰。”

“恩,记住了。”苏北点点头。



夫人与兵

谭磊那伙平日欺负人欺负惯了,个个都心气儿贼高,这厢就算被苏北这小丫头片子踢伤了,在大人面前也不提一个字。只说不小心摔倒了,正好磕在石头上。幸好是小孩子,力道再大也不会大到哪儿去,只是略微有些红肿,否则真要断子绝孙了。

但这事不会就这么完了。苏北不会息事宁人,谭磊更不会轻饶苏北。

吴雪莲是季苏北幼儿园的同桌,苏北曾经为了雪莲和一个男孩子打过架,苏北拿砖头把人家头都砸破了,老师不敢惊扰季司令,只好打电话叫苏北的妈妈过去。

把苏北狠狠训了一顿,苏北妈妈不停向对方家长道歉,对方是大院里新来的干事,听说是季司令的孙女才没有追究,最后这事才平息了。

不过等季妈妈回到家给苏北洗澡,脱掉衣服才发现苏北的背后满是抓痕,好多都渗出血丝来。

季妈妈又气又心疼,第二天带着苏北去幼儿园,当着老师的面把苏北的衣服捞起来,“我就说我们家北北怎么可能平白无故拿砖头砸人,老师们你们也看看,这背后都抓成什么样了?”

老师们也措手不及,本都解决的事又出这么个岔子。在季妈妈的强烈要求下,幼
儿园老师又打电话将那个男孩子的家长叫了过去。

最后对方家长也连赔几个不是,季妈妈点点头,说两个小孩子都有不对,打打闹闹也难免,这事以后就都不提了。对方妈妈也是个人儿精,一听就明白了,意思就是别出去瞎嚷嚷嚼舌根,女孩子的名声也是很重要的,连连点头同意。

事后季妈妈问苏北为什么打架,苏北就是一声不吭。所以为了这事儿,吴雪莲一直把苏北当最好的朋友甚至是恩人看。

当苏北带着一盒进口比利时巧克力去吴雪莲加请她帮忙的时候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而且苏北了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