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军官夫君,捡到你了 作者:沉筱之

时间:2020-11-07 11:01 标签: 一声 的人 看着 站在 看了
官夫君,捡到你了!作者:墨盒浅茶☆、(一)机场依旧是人流量超乎寻常的大,神色匆忙找寻登机口的,站着长队安检的,因为飞机晚点而准备在机场结婚生子的,还有……像万婉这种,因为祖国变化太大,一时接受无能导致
官夫君,捡到你了!
作者:墨盒浅茶

☆、(一)

机场依旧是人流量超乎寻常的大,神色匆忙找寻登机口的,站着长队安检的,因为飞机晚点而准备在机场结婚生子的,还有……像万婉这种,因为祖国变化太大,一时接受无能导致自理能力失控,无法找到准确回家路线图的伪海龟。
拖着箱子,第二十四次逛机场免税店,第十二次买口香糖后的万婉决定独自一人,装深沉装悲凉的站在大大的玻璃前,数着第四架飞机轰鸣而去。
“婉婉~心肝~~”
万婉恶寒的打了个冷颤,颤巍巍的转身,看着肩上葱葱玉指,扛着众人膜拜的眼神给予了来者一个微笑,“闺蜜同学,你来太晚了!”
“闺蜜个头!你姓龟!”女孩靓丽的脸瞬间变得扭曲,一掌拍到万婉头上!“别人都说出国是锻炼心智的,我看你是被折磨成心智不全了!不但一点没变化,还愈发神经了!”
“是是~~”万婉很识时务的低头认罪,“那路柠小姐你觉得,我一个心智不全的孩子,是不是理应受到你的照顾呢?”说着,万婉憋着嘴巴看向自己的箱子,一副可怜可怜我的表情。
“得了吧你!”路柠作势又想打万婉,不过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万婉灵巧的躲了过去,把身后的箱子推给了路柠,嘻嘻哈哈的往前面冲。
路柠也不着急,幸灾乐祸的看着某人大无畏的冲锋动作,在心里默数——
一……二……
果不其然,勇往直前的人停下来了,转身尴尬的站着,“路路,那个……,是这边出去吗?”
噗哈哈…………路柠实在憋不住,笑了出来,走上前,抬颚看着万同学的头发。
“是是~”万婉马上收到信号,扯下发绳递给了路柠,长长的卷发披散下来,衬着她大大的眼睛更加灵动,脸也更加娇小动人,“唉……你是火眼金睛啊,怎么就知道这是送你的!”
“废话!从小到大,喜欢闪闪发光东西的,莫属我路小姐了!”路柠对万婉不服气的表情不屑一顾,随手掂了掂发绳,翻过来看看,满意的抚摸万婉的头,“行!看你给我带了个好东西,箱子就我拎了”
说实话,万婉就是个软柿子,一捏就扁的德性,享受着路柠充满爱意的抚摸,如春天般得赞赏,得意的不得了,“路路,我这就去给你买杯咖啡,绝对是你最喜欢的那种!”
路柠更加满意了,拢了拢万婉的长头发,指着远处的免税店,薄唇轻启,“要最贵的那种哦亲爱的~~”
万婉得令,蹦跶蹦跶的向前跑,目标直指某免税店明晃晃的专柜,直到……背后传来路柠的一声叫唤和头顶的重创,明晃晃的专柜变成了眼前绿油油的一大群人!
这个绿色!这个绿色!万婉激动了!这是国家的代表啊,解放军啊!出国多年都难得一见的绿色啊!
万婉感觉自己被谁拽着胳膊,刚刚的猛烈撞击,屁股落地本来是铁板钉钉的事的,庆幸这人一直抓着自己的胳膊,自己才能不出洋相,能勉强以倾斜站立的姿势面对众人。
“兵哥哥”万婉看着面前一众十几来人的解放军同志,喃喃自语。
对面一群人也没想到刚刚横冲直撞预备摔跤的姑娘会在惊险之后冒出这样一句,顿时个个都愣住了。万婉也被自己的‘兵哥哥’震慑到了,果然这就是长年累月在资本主义国家养成的发自内心的爱国么?
“哈哈哈哈哈,才见面就叫我们哥哥!行,那你就是妹妹了!”队尾一个人凑上前,打趣的拍拍万婉的肩膀。
万婉回神,极度羞耻的看着凑上前来的人,开朗的笑容,仍未褪掉稚气的脸孔和一个标准的敬礼,“市第四装甲师特混编团!童念!”
“呃,你好!”万婉涨红着脸努力想要忽略刚刚那个惊天地泣鬼魂的一声,佯装淡定的抱臂回答,“万婉,市来访市某路人!”
话刚说完,就看到刚刚还活蹦乱跳的童念同志一脸震惊的倒退,万婉奇怪的扫视了众人,一群人无不是倒抽一口冷气。
万婉急了,难不成他们一群人是来执行任务的,于是,刚刚好,危险分子暗号就是自己刚刚那句调侃?万婉憋着嘴巴,马上慌了神,被当成危险人员不是好玩的好不好!
“放开”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万婉被说话的人语气中的冷漠和不悦吓得往后倒退了两步,低头看自己的手,才发现刚刚自己一抱臂竟然抓住了一直扶着自己身体的手。
万婉赶紧松开了手,些许害怕的看着身后的人,一身笔挺的军装,黝黑的健康肌肤,凌厉的双眸,高挺的鼻梁,薄唇,和因为靠得近而能闻到的淡淡烟草味。
不知道为什么,就单单是看着自己,万婉都觉得这人气势非凡,震慑力就放那儿了,向来容易被搓扁揉圆的万婉同学,又一次没骨气的低头,借着长发挡住他的视线,闷闷的道歉“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恩”他重又看了一眼万婉,眼神无波无澜,好像刚刚说话对象不是自己一般,径直迈开步子向前走了。
众人看到他走了,收回了各自眼神,只是也非常默契的同时望了一眼处于崩裂状态的万婉姑娘,紧跟其后。队伍到末尾的时候,刚刚上前的童念重又凑到了万婉面前,“万同志,你摸了咱副团的手啊,能活下来真好!”
万婉刚想问为什么,只听到童念前面已经走好远的某位同志对着这边吼了一嗓子,童念小同志马上缩起脖子,跐溜一声拔腿就跑。

万婉也被那中气十足的一嗓子给吓着了,目送一群解放军同志消失在出口才松了一口气。俗话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绷紧的神经刚刚放松时,脑袋上重重挨了一掌,万婉扭头,果不其然是路柠。
“路路”终于看到自己人了,万婉顿时心中有种找到家的温暖,正准备扑上去诉说刚刚的一幕,却看到路柠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怎……怎么了!!??”第六感告诉万婉,不幸的事要发生了。
“不愧是我的闺蜜!”路柠一边笑,一边把发绳从包里取出来,绕到万婉身后,给她扎了个马尾。“提前给我打探敌情!”
万婉立马明白了她的意思!依稀记得,回国之前的一次通话中,经受了路小姐长达一小时三十二分钟的咆哮,内容均为相亲。于是……打探敌情!万婉指着刚刚一群人消失的出口,舔舔嘴唇,不可置信的看着路柠,“你是说,你妈给你找的相亲对象是……军人?”
路柠冷笑一声,拂了一下柔顺的长发,涂画精致的指甲在万婉脸上拨拉了两下,“是啊~她不光自己嫁了个当兵的,现在要我也嫁个当兵的。”
万婉对她的说法有点不大赞同,皱起眉头看着她,“哎哎哎,你不喜欢军人这个职业是个人取向,什么当兵的当兵的,这词从你嘴里出来怎么就像鄙视呢!”
路柠也不说话,只是抿紧双唇,攥着拳头看着地下,万婉看着突然间变得神色古怪的路柠,一时之间只觉得自己是不是话说太重了,愧疚的扯了扯她袖子,“路路,那个,我不是……”
“得了吧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万婉抬头望天,“女人心,海底针啊!”
“走还是不走啊,要留机场我也不阻拦!”路柠把万婉少得可怜的行李丢进后备箱,戴上墨镜趴在方向盘上朝万婉勾手指头。
“行行行!!等等我!”万婉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又一次被脚下某物绊倒,惊险一刻,万婉抓住了旁边的柱子才幸免于难,
“同学,你还好吗?”一双手伸向万婉,提过了她身后背着的大背包,
万婉这次彻底了,真是回国好啊,回国到处有奇遇啊!摔倒也可以成就艳遇啊!第一次碰到一群解放军同志,第二次是白面小书生,万婉叹气,“同学,你是第二个了!”
“你也是到大的?”也没管万婉在说什么,他指指书包上的某个图标,浅浅的笑着,左边脸颊处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个酒窝。
万婉有些无语的转头,这年头,都是这样诱惑无知少女的么!太过分了!
“是啊,我也去大”
“校友!肖存之。”
“万婉”
远处滴滴两声喇叭声,打断了肖存之接下来的话,“婉婉啊!!你是要男人还是要回家啊!!!”路柠很不给面子的冲这边喊,
万婉递给了肖存之一个再会的眼神,屁颠屁颠的往路柠车上奔,“走了走了,嘿嘿~~”
“妞儿,运气不错啊!先是个当兵……”眼角扫到万婉又准备开始说教的表情,赶紧改口,“军人!行了吧!”
“接着又是个帅小伙!不错嘛!”
“唉哟,只是校友!我这不忙着打进内部么!”
“那是!”路柠白了她一眼,“怎么着,打进内部就准备在我这安家落户了?”
“噗……有你这么说话的么!”
“没事,姐姐养你就成!”
万婉等的就是这句话,兴奋的扒住路柠,“路路,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到嘴边的肥肉,岂能有不吃的道理,路柠兴致颇好的随万婉扒着自己,“也不用觉得我好,你呀!陪我去相亲就当报答我了!”
万婉正一副幸福的表情,完全没料到有这么一茬,表情顿时就扭曲了。
“不用担心,就一个军人而已!”
万婉像吃了大便一样,语言不能。
“哦,好像是什么某装甲师特混编某团吧,谁知道什么鬼东西”路柠漫不经心的耸耸肩,完全不屑。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当时童念同志是怎么说的来着,万婉从靠椅上慢慢向下滑,感觉自己的生活算是不靠谱了。
“乖,我们明天就去买衣服,明天晚上相亲哦~”




☆、(二)

万婉百无聊赖的按着电视遥控器,眼睛却盯着桌子上的电话。只要电话响了,末日就到了!!从昨天晚上踏进这房子的一刻,路柠就非常有计划有条理的讲述了明天相亲条款。
万婉重新坐回昨晚听讲的地方,回忆路柠十五分钟一口气都不歇的叮嘱:
一:一切行动听指挥,必要时需做到舍己为友的壮烈举动。
二:任何问题,任何要求,都要由万婉同学出面作答,答案要做到条理清晰,辞藻华丽。
三:联系电话一律填写失误,实在不行,就拿万婉同学的挡驾。
四:必要时刻,需配合路柠同学的逃跑作战计划。
等等等等……
万婉觉得昨晚的自己真是太没有骨气了,只会一个劲的点头,点点点,点你个头啊!这种事情怎么说怎么就不靠谱,暂且不说欺骗路妈妈和解放军同志的举动是多么可耻,如果真的运气那么背,碰到了昨天那一帮子里的随便某个人,丢脸就丢到家里去了。
“看你个傻劲!”万婉听到这声熟悉的讽刺,条件反射的缩起脖子,最终,还是没能逃过一劫,直接被路柠扯到了头发。
“路路,我真不想去啊!”万婉抱过抱枕,斜倒在沙发里,“咱不能欺骗国家欺骗党的!”
“去!把衣服换着!我刚跟你买的!”路柠完全不理睬万婉的哀嚎,把购物袋放到了她头上,“这么顶着挺有杂技团感觉的。”路柠咯咯笑着进了自己的房间。
万婉无奈的进了房间,银色鱼头坡跟鞋,西瓜红荷叶领连衣裙,穿上身简直就是一夜店小姐,路路啊~~你是有多不想相亲好不好!红配绿,丑到头有没有听说过!
“婉婉!再不出来,我们就要迟到了哦!”路柠憋着笑冲里面的人叫,
万婉再不愿意,也得开了门,极度不适应的拎着胸口那一点点布料,双目含泪的看着路柠。
“恩~看来我眼光不错嘛!凹凸有致,面露羞涩的!!”路柠走上前,打掉万婉的手,满意的点头,“行!地方也不远,为了锻炼你,咱们就走过去了!”
万婉瞪大了眼睛,“人格侮辱啊你!”扒着门宁死不屈。
“那要不怎么样?”路柠伸手把万婉的头发散了下来,打理整齐,面含微笑的把她的手一根根从门框上扒下来,“难道你想面对面坐着的时候,一直抚摸你的胸?”
万婉屈服了,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