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越江吟 【南州】 作者:南州

时间:2020-11-07 11:05 标签: 笑道 殿下 南越 燕王 魏国
越江吟作者:南州序章东风梦遥猩红色的旌旗飘扬,我在万千目光注视下,接过越凌王印玺,朗声颂道:“臣赵彦,愿以平生之力,护我山河,千秋万世!”声音越过层云,遥遥回荡。这一日碧空万里,是江南少有的清疏天气,

越江吟作者:南州

序章东风梦遥

猩红色的旌旗飘扬,我在万千目光注视下,接过越凌王印玺,朗声颂道:“臣赵彦,愿以平生之力,护我山河,千秋万世!”声音越过层云,遥遥回荡。

这一日碧空万里,是江南少有的清疏天气,我傲然回首,目光扫过身后衣甲严整的南越猛士。他们齐齐仰视着我,眼中满是昂扬斗志。

几日之后,蜀川国都城外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城门攻破的那一刻,我看着国主刘禄一身白衣从城中缓缓走出,他跪在我的脚下,向我递上降表。在他的身后,是满眼仇恨的蜀川群臣,敢怒却不敢言。

一片死寂里,突然有人大吼一声,响彻四野:“赵彦,你今日灭我国家,他日我化作厉鬼,让你痛我十倍!”我心里一震,只见高处城楼上突然坠下一物,闷声响后,一滩殷红在地上迅速流开,我有些怔愣地看着那白发老者怒到狰狞的脸,刺目血色蜿蜒淌到脚下……

闷哼一声醒来,睡眼惺忪地望去,窗外东风吹拂,斜阳掠影,我长长舒了一口气,拍拍额头低笑道:“你活着本王不怕你,死了更不用怕。”

旁边的小兵立刻上来道:“殿下,宋将军求见。”

我随口道:“传。”


第一部风起云落
第一章千里姻缘
作者有话要说:此文慢热,从第三章起进入主线情节
我靠在椅背上,懒洋洋地翻看着从国都建康送来的密函,眼皮偶然一抬,正看见跟随我多年的副帅宋然似乎心神不属,便笑眯眯地看着他问道:“宋大哥可知道这封密函中说的是什么?”

从十五岁带兵开始,宋然便跟在我身边出生入死,他不仅是我的左膀右臂,更是我最信赖的兄长和朋友。每当遇到大事,我总是习惯性地征求他的意见。

宋然被我一句话唤回元神,幽深的眼眸中没有一丝慌乱神色。这也是我一直敬服的地方,别说是面对我,就算独自面对十万敌军,宋然也绝不会有半点失态。

“属下向殿下道喜。”

这句话差点让我失手将信件掉在地上。

我毫不掩饰心中的惊讶:“宋大哥已经知道了?”随即点头道:“是了,这件事北魏方面已传得沸沸扬扬了吧。”我军监视北魏前线的谍报组织一直由宋然负责,北魏朝廷有何动作自然也瞒不过他的眼睛。

“殿下所料不错,北魏朝中确实表现得十分高调,几乎在皇上点头的同时,北魏上下便已在传播消息了。”宋然面无表情地回我。

听了这话我干笑一声:“一边在荆襄虎视眈眈,一边又以和亲示好,北魏倒是脸皮厚的很呢。父皇也当真糊涂,怎能因一门亲事外加几座城池的陪嫁便让我从襄阳撤军?”见宋然垂首不语,我将密函扔给他道:“宋大哥有何意见?”

宋然一目十行地将信看完,对我期待的目光视而不见,仍旧一言不发。

我能理解他的心情。

眼下北魏、南越虽未正面宣战,但在一些战略要地的争夺上却从未停止过磨擦。近年北魏的实力增长迅速,虽然仍臣服于南越,却常常以各种理由拒绝纳贡。许多过去是两国中间地带的区域,已被北魏悄悄纳入势力范围,

这种情况,直到我去年初接手荆襄要地才逐渐改观。最近与北魏在荆襄等地的几次交锋中,南越军队可说是屡战屡胜,还有几次一路打入了北魏边境。

听说北魏国主为此急得几日食不下咽,还将负责进攻荆襄的三皇子江进急召回京,将他骂了个狗血淋头。

在这样的大好时机下,北魏国主却不知道以什么花言巧语,骗得父皇答应了与他们和亲,还高高兴兴接受了北魏言不由衷的道歉,对北魏的屡次侵扰既往不咎。最后才一道密函发到我这当事人手中,通知我立刻休战回京,准备迎娶北魏的仪真公主。整个过程竟是丝毫不问我意见。

几十万将士流血流汗,还不及北魏一个娇娇柔柔的小女子,一年多的战果可能付之一炬,谁知道了不会生气?要不是我涵养好,早跳起来诅咒他北魏皇族十八代了呢。

想到这里我不由苦笑,向宋然道:“大军一撤,这里就只剩了襄阳郡守尚远捷一人镇守。尚远捷这人,领军作战还可以,要让他运筹帷幄应付魏军的阴谋诡计可就远远不够了。京里没另外派人来辅佐么?”

“听说派了罗厉。”

我眉头一皱:“是不是皇兄推荐的?”

“正是太子殿下极力促成。”

我手指轻敲桌面:“这人长居京师,性子骄横,皇兄若要为南越着想便不该推荐罗厉,本来我离开襄阳,宋大哥你才是接手的不二人选。看来他这次是趁机要分我兵权了,完全以忠心为首选条件嘛。宋大哥真的没什么意见么?”

宋然微微垂下眼睑:“想必殿下心中已经有了筹划,属下全凭殿下安排。至于个人的得失,属下不会放在心上。”

我不由一笑:“宋大哥总是能看透我的心思。但我岂能让你吃亏,皇兄既已出手,我也不能就此示弱。去将大家都叫来这里,就说有重要军情商议。”

宋然立刻抬脚出门去了。我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宋然虽与我异常亲厚,却也从不肯缺了礼数,现在他却似乎有些失态。也许大军撤离襄阳这件事对他打击太大了吧。

我又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等人都到齐了便命人将密函一一传给他们看。

自然,他们每个人的反应都是十分愤慨,似乎十分想将那个搅乱我南越军机的红颜祸水千刀万剐。可怜的仪真公主,其实也不能怪她,谁让她生在皇家,又摊上北魏国主江德那样狡猾的老爹呢。

转念一想,我的父皇又何尝不是将我当了棋子?拿我的终身幸福换北魏几座城池,在他看来是划算得很。

想到要娶的仪真公主,不由一阵发冷。我这样抗拒,并非我对仪真公主本人有什么看法,只要看看我的几位皇妹有多难缠,便不难猜想我的处境有多惨烈了。唉,我可是曾经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娶什么公主的。

正在胡思乱想,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打断了我:“殿下,照这么说接下来的仗不能打了?兄弟们准备了这么久,难道甘心被江老儿一门亲事给搅黄?”

我不用特意看,就知道是石岱这火爆脾气按捺不住了,正想逗逗他,便板起脸道:“怎么?石将军非但不向本王道喜,倒好像不希望看着本王成亲似的?”

别看我平时没什么架子,每次严肃起来也不是他们能消受得起的,不然我的军队怎会成为南越最精锐的部队之一?

果然,石岱见我变了脸色,立刻满脸涨红,结结巴巴道:“属下并非这个意思……”

我挑挑眉:“那你是什么意思?虽然传闻说仪真公主是举世少有的美女,以本王的地位也不算委屈了她吧?”

这倒不是夸口,论地位,我是南越的二皇子,十九岁便凭战功加封越凌王,无论是谁都不敢轻忽我的实力,虽然小时候常因过于白皙的皮肤被当作女孩儿,但金戈铁马的战场练就了我一身好体格,文弱那种形容书生的词藻如今与我半点关系也没有了。

我饶有趣味地看着石岱一脸尴尬,丝毫没打算放过他,其他的将领一边对石岱使眼色一边交头接耳。

终于,石岱低声嘀咕道:“看来咱们这次定要让北魏捡个大便宜了。”

我冷冷道:“谁说咱们要让北魏讨了好去?和亲要和,仗却还是要照打!”

此话一出,众人显然吃了一惊,石岱自然更是惊讶,其实大家虽心有不甘,却也只有生气的份,便算以石岱的鲁莽也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

毕竟父皇的亲笔密函中不许荆襄大军再出兵与北魏交战,我若这样做无异于公然抗命。

“请殿下三思!”

“请殿下三思!”

……

我扫视一眼众人,只有宋然依然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角,丝毫没有阻止我的意思。

我不由自信地一笑,宋然是最了解我的人,也是从来与我步调最一致的人。他知道有些事算阻止,我还是要做的,与其争执不下还不如默许。

而对我来说,有他的支持我便有必胜的把握。

耐心地等待众人声音停下来,我开始分析形势:“北魏主帅刚刚易主,不管继任者是否比江进出色,短期内都必然面临下级将士的信任危机,这是我们千载难逢的机会。诸位知道,荆襄之地,是我南越立足根本,只要这一仗打胜,便可给北魏西路军以重创,令他们至少五年内无力还击。下一步正该全力对付秦淮驻军,直取山东,彻底除去北魏威胁。到时候,便算南越无心问鼎中原,也可将北魏置于股掌之中。”

满意地看到众人脸色凝重而亢奋,显然理解到了我之所以不能放弃的原因。我继续道:“北魏国主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提出和亲,就为了使我们放松警惕。这一点希望诸位要牢牢记住。”

谁要以为能轻易用美色将我迷惑住,那就是他大错特错了。一个出色的将领,应该善于从层层乱像中找出最关键的信息,在他的眼中,战场形势永远比别的东西更重要。

我摊开地图,正要布署作战计划,传令兵来报:“殿下,罗厉率五十轻骑已来到城外四十里处。”

来得也未免太快了,连我都有点意外,皇兄果然是心急得很呢。

不过他急我可不急,我还不想这么快将兵权交给一个对眼前战机毫不了解的人,至少在达成我的作战计划之前绝无可能。

我向着传令兵挥挥手:“知道了,在他到达城门之前不必再报。”

“属下遵命!”

装作看不见众人脸上的意外神色,我若无其事地拿起令箭:“左将军石岱听令。”

石岱显然还没从刚才的事情中缓过劲来,低着头出列等我号令。他虽然脾气有些急躁鲁莽,一旦受命却是令行如山,不像别人有诸多顾虑。每次有难以完成的任务,我总是先拿他开刀,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石将军,今夜子时你率两千人马悄悄渡江,到北魏中将元修营外骂阵,诱他出战。许败不许胜,天明之前务必将魏军引至新野。”

石岱本来已准备伸手,听到后面一句话又缩回去了:“殿下,这不行!让老石上刀山下火海都没得说,就是这吃败仗的窝囊气受不了!您还是叫冯栩去。”

说着将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将领拉到我面前。

冯栩身长七尺有余,面色白净、足智多谋,看起来一派儒将风范,然而他在战场上的勇猛却丝毫不下于石岱,虽然目前只是个偏将,假以时日定会成为我南越的中坚力量。

冯栩被石岱无缘无故拉出来,显然有些懊恼,又不好立刻回去,站在当地颇为尴尬。

我不由失笑:“石将军不必过谦,本王对你有十足的信心。至于冯栩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