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耽美】三十年一梦江湖 作者:阴炽盛

时间:2020-07-31 17:59 标签: 的人 看着 教主 也不 幽冥
十年一梦江湖阴炽盛倒霉海外有仙山,缥缈云海间,太阿盘做底,比翼玉生烟。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合虚,日月所出者也。题记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呆在这里,我唯一知道的是我无法从这里离开,我的武功很厉害,至少很多人都
十年一梦江湖阴炽盛


倒霉

海外有仙山,缥缈云海间,太阿盘做底,比翼玉生烟。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合虚,日月所出者也。题记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呆在这里,我唯一知道的是我无法从这里离开,我的武功很厉害,至少很多人都说厉害,可那所谓的厉害的武功,却不能给此时的我半点帮助。
我的头很痛,我知道那是饮酒过度的反应,我不明白为何一杯酒会让我睡的如此沉重,沉重到自己也无法醒来的程度,叹口气,早知道就不去碰那“长生”了。
并非懊恼于自己的莽撞,只是不满于自己现在如此狼狈的状态,不过小小的一杯酒,竟然让我狼狈如斯,那酒仙当真该死非常。
昏沉沉中我又再次睡了过去,再次醒来时已经恢复了行动的能力,虽然四肢酸软,虽然内力凝滞,但至少我可以离开这个潮湿的洞穴了。
洞外春暖花开,好不灿烂,适应了阳光的我却无心欣赏如此春色,犹记得饮酒时夏日炎炎,红荷万里连波,难道时间竟倒转了不成?
事实告诉我,我可能已经从夏天睡到了春天——第二年的春天,我不知道自己竟然睡了这么长时间,看来下回不能如此任性了才是。
当我蹒跚着脚步走下山后,我才知道我的想法还是过于保守了,至少我的震惊还远远不能达到老天所希望的程度,我不是睡了一年,我是整整睡过了三十年大好春秋,三十年是什么?三十年足以让一个婴儿长大,足以让挥霍风云的人物苍老死去,世间最不容情的就是时间,权势、地位在时间面前何其的苍白无力,而我恰好可以算是最好的证明。
喝下长生的那一年我二十七岁,而醒来后的今天我却已经五十多岁了,世间的事有时候还真是难以琢磨的可笑,谁曾想着一觉竟然可以睡上三十年,让一个芳华正貌的青年一瞬间变成苍老衰败行将就木的老翁,我现在是真的有些后悔去碰那长生了,酒仙的酒果然不同寻常,只怪我当时不信,只以为自己神功盖世无所不能。
瞧瞧身上的袍子,早就被时间侵蚀的不成样子,一路从山上下来,更是破烂不堪,就是乞丐也大概比我好些,此时虽说春光明媚,但到底还没到真正热的时候,我又内力凝滞无法运功,春风一扫还真有些寒意,可此时的我身无长物想要改善一下也是不可能的。
我站在街道边上,细思自己的去处,茫茫人群来往匆匆,可我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找不到一处可去的地方,回教固然是好,但我现在身无长物,武功尽失又老成这样如何禁的起长途跋涉,就是想走也是需要盘缠的,难道还要沿路乞讨不成?
以往出门在外尽皆有人料理,现下只剩下我自己还当真不知道因该何去何从了。
腹中传来辘辘之声,我想我还是赶紧找些东西裹腹才是正经。
“啪”就在我苦思生计的时候,一个铜板从天而降,转了两圈停在我面前,我抬头看去却是一行鲜衣驽马的少爷小姐,高骑马上,谈笑宴宴,悠然的从我面前走过。
“那乞丐在看我们呢。”当先一红衣女子,扫了蹲在角落里的我一眼“妹妹你又大发善心了”这话却是红衣女子对着身侧的绿衣女子说的。
不期然,刚才那枚铜钱应当是绿衣女子给的了。
愣怔间,只见一个铜板又蹦到了面前,我也是这时才意识过来,自己真的被当成乞丐了,虽说是哭笑不得,但我现在腹中饥饿,什么有志者不食嗟来之食,在我看来全是屁话,拣了那两枚铜板,就要了四个馒头大啖起来,前二十七年我绝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有挨饿的一天。
解决了一个馒头之后,我猛然想起来我既然收了人家的钱理当要道谢的,抬起头,正看见那几人还没走远,追上两步,使劲咽下喉咙里的馒头,我弹弹衣服,回忆着大长老老态龙钟的样子咳了那么两下,冲着那帮人正礼谢道:“小老儿多谢小姐、相公们搭救”我虽生性随意,但到底不是忘恩负义之辈,可我才说完就见那红衣女子咯咯的笑了起来,而那给了我铜钱的绿衣女子却是蹙紧了眉头一脸厌恶。
“梨妹这不真让我说中了呢。”红衣女子娇笑倩兮,道是一副好模样。
“姐姐”那绿衣女子嗔叫了一声,转眼看我的目光又利了一分。
直把我瞧的莫名其妙,我本不是乞丐,也没想过当乞丐所以说出的话不伦不类也在所难免,可也不至于惹人厌恶吧?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是,但我毕竟已经是五十七岁的人了,怎么也不能与几个娃娃计较就是了。
旁边的青年这时也回过头来看我,剑眉星目,长的颇为英武。这一行人男的俊女的俏,当真引人瞩目。
可惜我现在年老体弱,取妻是不大可能了,不禁有些羡慕,也有些遗憾,毕竟对于自己睡了三十年的事实我还是不怎么坦然的。
“为和要自称为小老儿?”那青年问道。
“老夫已过天命之年,这小老儿三字为何说不得?”我先是一愣,随即反问道。
我说的坦然,那青年却是眉头一皱,后年同行之人笑着开了手中折扇,冲着我眨眨眼“吴兄莫与一乞丐计较,想他也不过想多博些银子而已,我们还是快走吧,莫误了傅老庄主的寿辰才是。”
“李兄说的是。”
只见那青年走到我面前,伸手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塞入我手中,言道“这银子你拿去谋份生计,切不可再干骗人的勾当。”
我恍然,原来被他们当成讹银子的了,怪不得被我拦住后就面色不佳呢,想是谁也不想被当成冤大头就是了。

“表哥真是好心,竟然还给他银子,我看该好好教训他一顿才是看他还敢不敢骗人。”
“你别说他那声音还真挺像的”
“黎妹下回别再乱给银子了,小心他缠上你。”
“对了李大哥你是怎么看出他的年纪的?要不是你先前说我们还真要被他骗了哩。”
“也不难,那人虽然衣衫褴褛,满面灰尘,但手腕上的节突……”
……
我看着那群人渐行渐远,颠了颠手上的银子,终究还是没随手仍了,我现在缺的就是银子,何必要与自己过不去,突然又想到什么,我抬起手来,握住腕部摸索骨骼,心里顿时一惊,我原只道自己已经老的不成样子,并没有注意到自身不协调之处,经刚才那些人一闹我倒想起来了,虽然睡了三十年身上难免浮肿脏污,但就形态骨骼来看我根本就没有五十多岁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是?
难道这三十年对我来说真的就只是弹指一瞬吗?



遇人

既然已起怀疑我自然是要去确定的,我虽散漫却也不是当真什么也不在乎,就自己这皮囊来说,多少也是在乎的,三十年过为虚年要真把自己当成五十老翁还是有些难度,何况我虽不是什么天仙人物但到底也不是什么丑人自然也对毁容没有兴趣。
揣了刚才得的银子我大步往城外走去,三十年前我虽来过此地,但因一时贪嘴误饮长生,也无甚机会细细观赏,此时三十年过起伏差落极大,我自然也是没有心情的,只记得当年来此路过一处活水犹为可人,位于城外想现在黄昏将入定无人打扰,遂逐步而去。
山外荆棘遍地,小路羊肠,要是三十年前的我或许还能走出几步闲庭,可就现在的我来说——扯扯少掉的半幅袖子,苦笑一声,希望没有什么豺狼,否则我也只有学佛祖割肉了。
好不容易来到水边,豺狼却是没有,不过——转身,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我现在内力凝滞,几乎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就是比那田里的壮汉也好自不如,比个书生也好不到哪里去,至于这等江湖事我还是有多远走多远的好,想着就打算绕过那一帮打的火热的人再去找一处水源。
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注定我要淌下这一场浑水,想三十年前神算子说我将有大劫时我还笑他怪力乱神,现在看来难道都过了三十年我的劫数还没过去不成?
被人架着脖子拖出草丛的我不禁开始细思起来,要当真如此的话也许我该再去找那神算子一趟,看有没有什么解救之道才是。
“是个乞丐”黑衣人拖着我走到当先一紫衣人身边,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已经打完了,怪不得有功夫来理会我这个闲人。
那紫衣人面色惨白,唇角隐有血迹想来受伤不轻,只不知道那个被他们围攻的青年现在如何。
“右使是否——”另一个黑衣人出声询问,就他刚才扫我的那一眼来看,只怕是要宰了我了,我虽不怕死,但也是惜命的,立即靠口求饶。
想着以前看到的,我立即滩在地上,装作饱受惊吓的样子,哆哆嗦嗦的喊了一声“大侠饶命。”只不知道我这幅样子要是被教中长老看到是否会直接气晕过去。
不过想来他们多已长埋地下,就是晕也没什么机会了。
果然那紫衣人见我这般懦弱模样,立即蹙起了眉头,若非现在命在旦夕,我只怕会上去调笑几句,那远山眉目端的似烟似水好看非常,只是生在一个男子身上倒有些阴柔了,可惜可惜。
就在我暗道可惜的时候,紫衣人又有了动静,只见他在一人耳边低语几句,下一刻我就被人拎了起来丢入一个山洞,浑身骨骼就如散了一般,腹内火热,呕出一口血来。
“少盟主好好享受,在下就不奉陪了。”只听那紫衣人大笑三声,进行远去。
我松下一口气,命是保住了,正打算爬起身来,却被洞中突然传来的呻吟声骇了一跳,眼睛渐渐适应了洞中黑暗,借着些微月光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影卷缩在石壁边上,想来应该就是那什么离盟主了,看他样子想来被那紫衣人伤的不轻,就不知道刚才紫衣人所说的好好享受是什么意思了。
我向来不自诩为善人,也不认为一善能与我多少好处,况我现在也是落难之中,怎有闲功夫管他人鸟事,想到这里我自然是打算拍拍屁股再去找我的水源,紫衣人既然已经离开,我也没必要再呆在这里了。
忍着全身酸痛,我扶着石壁想要站起来,却不想下一刻就载到了地上,狼狈形态,哪还有当年半分潇洒风流的样子,只感叹命运弄人,造化无常。
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功,阴阳为碳兮万物为铜,只不知道这炭火到底要烧我到什么时候才肯罢休。
想我生来便没受过什么苦楚,虽不能说天下好处都被我占了去,但到底也是娇生惯养被人捧在中心拱在天上,我生来便在高处,如今落难自然不比旁人感慨的少。
离敖生知道自己中了圈套,现在他全身就好似有火在烧一般,越来越明显的症状更是证明了他的猜测,醉生欢,竟然是醉生欢,死命掐住手掌,鲜血渗出,却还是抑制不住口中的呻吟,粗重喘息声击打着无尽的夜色,离敖生的意识越来越迷离。
难道他竟然要死在这里不成?
醉生欢,天下奇毒,不应该说是天下第一淫毒才对,若三个时辰内无人与之□便会化为剧毒至人死命,吾离敖生自嘲的笑笑,荒山野岭要他去哪里找个女子来?
听到那边那人的声响,离敖生闭上眼睛,不,醉生欢还有一个解法,这也是那紫冥把那人扔进来的目的,苦笑一声,掩下眼中不甘仇恨,罢罢罢,即便死了他离敖生也不受那等侮辱。
……男子者以根入其穴可解,女子者以穴入其根可解,此外无有可解者……

我趴在地上,等着疼痛过去,想是刚才我被扔进来时,已经被那黑衣人内力所伤,现在我内力凝滞不能自行调理,自然也只能任着它伤上加伤。
说实话这伤不重不轻,但我要想在天亮之前离开这里是没有希望了,估计那紫衣人想要的也就是这个效果。
勉强翻个身,我侧头往那人看去,月色上来,那边的情况看的也越发清晰,英挺眉目,刀凿斧刻,长眉过鬓而入,凤眼角尾含春,红唇鲜艳,春潮满面,再加上这洞本来就没多大,喘息呻吟便如响在耳边一般,霎时间我便被勾起了欲火。
抿抿唇,没想到都五十多岁了还这么冲动,可怜我老人家的耐力啊!
摇头加叹气,要是个姑娘我也不至于这么感慨,可偏偏那边叫的动人的是个大男人,没有七尺也有八尺,更别提那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似女子的身子了,还不如刚才那紫衣人来的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