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坏事多磨 作者:那只狐狸(2)

时间:2020-07-31 18:04 标签: 看着 东海 婢女 温宿 小小
听到这一句,小小僵在了椅子上。怎么……怎么是这个?完全跟料想的不一样啊!难道不是该嫌弃她出生的么??? 一旁地廉钊见状,略微思忖,轻声对小小道:“小小,你不是还有师叔么?” 小小回过神来,回答:“哦……
听到这一句,小小僵在了椅子上。怎么……怎么是这个?完全跟料想的不一样啊!难道不是该嫌弃她出生的么???
一旁地廉钊见状,略微思忖,轻声对小小道:“小小,你不是还有师叔么?”
小小回过神来,回答:“哦……我还有一个师叔。”
“师叔?”夫人点了点头,“不知令师叔为何没有一起前来?”
听到这个问题,小小又叹了口气,好吧,这个她也料到了。她那冰冷霜寒的师叔怎么也是朝廷的眼中钉,东海七十二环岛的首席弟子,说出来了,廉家不把她扫地出门才怪……不,运气不好的话,直接把她打进大牢都有可能!嗯!这样就好,这样她就能死心了。
她深吸一口气,道:“我师叔是东海七十二环岛的弟子,不方便前来。”
这话一出,夫人一脸茫然。而廉益的神情则微微一变,抬眸看着小小。
小小也看着廉益,静等着事态发展。
“钊儿,你可知道此事?”廉益开口,问廉钊。
廉钊点头,道:“她的师叔是东海七十二环岛的温宿。”
“重阴双刀温宿?”廉益道,“那,姑娘可是东海门下?”
小小想了想,“现在不是,以后可能……”
廉益点了点头,道:“公是公,私是私。这些事,廉家不会过问。日后廉家若受命剿灭东海七十二环岛,姑娘不要插手就是。”
廉益刚说完,廉盈就插嘴道:“大哥,这就太不近人情了。我们若与东海为敌,岂不让左姑娘为难?何不禀明圣上,推却这差事?反正想灭了东海立功的,大有人在!”
堂上的夫人听罢,笑了起来,“小姑说得有理,妾身也觉得这样最好。”
廉益略有些无奈,道:“这样也好。”
小小彻底无语了。这……这……这到底是什么发展???
夫人笑颜如花,道:“问东问西这么久,都忘了左姑娘远道而来,一定累了。妾身已命人准备了热水,为姑娘洗尘。”
她刚说完,几名婢女就走到了小小身边。小小慌忙起身,道:“多谢夫人!”
廉益也起身,道:“姑娘不必拘谨,凡事随意就好。”他又看着廉钊,“钊儿,你先随我去书房。”
廉钊点头。他转头,看了小小一眼,微笑道:“我待会儿来找你。”
小小愣愣地点头,而后,跟着婢女离开。一出大堂,她含泪仰天,这一家子,什么情况???
……

九世之仇

廉家的书房设在后院,幽静雅致。
廉钊随廉益进了书房。
廉益走到书房中央,背起双手,稍稍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道:“此次为父让你去英雄堡参加奇货会,你有何收获?”
廉钊略微思忖,恭谨道:“江湖险,人心较江湖更险。”
廉益打量了一下廉钊身上的伤势,道:“你自小天资过人,武艺在同辈之中亦是出类拔萃,但可惜阅历尚浅……此次为父让你一人去英雄堡,你可以知道用意?”
廉钊点头。
廉益道:“……神霄派归朝的事,你已经听说了吧?”
听到这话题,廉钊有些义愤,“爹,孩儿不明白。冲和道人一直拒绝圣上召还,为什么现在归朝?而且,我们为何要出手替神霄解围?”
廉益听着这番话,只是平静地回答:“九皇现世,天下归一。”
“为了九皇神器?”
“没错。当今世上,知道九皇神器秘密的人,只有神霄派。而圣上一直召神霄派还朝,亦是为了此事。”廉益说道。
“孩儿不明白,圣上已经贵为天子,为何还要这九皇神器?”廉钊皱眉,道。
“九皇神器是大凶之物,与其落入贼人手中,不如由朝廷收藏。”廉益走到廉钊身边,道,“……圣上已下了密诏,让廉家协助神霄派找寻九皇神器。为父想让你接手此事。”
“我?”廉钊有些惊讶。
廉益叹口气,道:“近年来西夏边境时有动乱,为父已经请命镇守。你年纪也不小了,若不能独当一面,如何继承家业?”
廉钊低头,道:“孩儿一定竭尽所能。”
“嗯。”廉益道,“这次江湖之行,你也吃了不少苦头,为父知你心有不忿……”
廉钊沉默,不作回答。
“单论身手,你绝不输任何一个武林人士。但若较起内力……少阳流的内力讲的是循序渐进,你才十几年的修为,自然不敌。吃点苦头,也算是历练。”廉益笑了笑,道,“不过,你也无需妄自菲薄。待下月初十你行了冠礼,为父便会将‘平严正宗’最后的心诀传授于你,只需勤加练习,自可一日千里。”
“谢谢爹。”廉钊笑道。
廉益点点头,开口道:“不说这些了,说说那位左姑娘吧……”
听到这个话题,廉钊的脸色微微一变。
“依你信上所言,你为了保全她的名节才执意与她成婚……”廉益叹口气,“你这么做自然没错,不过……婚姻大事,不可儿戏。那姑娘身家复杂,又自小在江湖上打滚,你对她了解多少?”
廉钊沉默了一会儿,认真道:“她的确有很多事瞒着孩儿……不过,孩儿确信,若得她为妻,是孩儿之幸。”
“哦?”
廉钊带着笑容,道:“孩儿信上已经说了,英雄堡奇货会上,孩儿遭人暗算,不得已与她有肌肤之亲。当时,她急中生智,化解了这场闹剧。事后,孩儿仔细想过,她是女子,无论是不是误会,她的名节都不可能保全。后来,孩儿向她提亲,她一口拒绝,并告诉孩儿,她不是处子之身……”
廉益听着这番话,表情复杂莫辨。
廉钊却依然笑着,道:“孩儿当时就知道了,其实她一点也不在乎被谁暗算。事实上,那时她所保全的,只有孩儿一人的名节罢了。……而后,还发生了很多事情……而每一次,孩儿都是为她所救。”
“那就是报恩?”廉益笑道。
廉钊略有些尴尬地笑,“孩儿只是想,一次也好,要好好护着她。义理也罢,报恩也罢,总之,孩儿想娶她为妻……”
廉益看着他,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你认定了,为父自然不会反对。廉家的男儿免不了一生戎马,早些成亲也是好事。待你行过冠礼,就把这婚事办了,也算了却一桩心事。”
廉钊笑着,点了头,“多谢爹成全。”
廉益也笑,道:“对了,待会儿吩咐厨房做几样她喜欢吃的菜……”
廉钊还没听完就愣住了。
廉益皱眉,道:“怎么,你不知道人家姑娘喜欢吃什么?”
廉钊神色微窘,答不上来。
廉益叹口气,摇头,“还不去问。”
廉钊立刻点头,“孩儿知道!”他说完,便转身跑出了书房。
廉益只得带着无奈的笑意,目送他离开。
……
……我是场景分割线==+……
廉府的客房内,小小紧拉着自己的衣襟,惊恐不已地对两名婢女道:“我……我自己洗就可以了……”
那两名婢女对望一眼,行礼,“姑娘有什么事,再唤我们吧。”
两人说完,出了房间,轻轻带上了房门。
小小这才松了口气,她转身,看看那盆冒着热气的洗澡水,思忖了一会儿,开始放下行李,解衣服。
这时,门外传来婢女的小声谈话。那声音虽已压低,但小小还是听清了。下一刻,她便开始抱怨自己的好耳力。有些话,总是听到不如听不到。
只听婢女中一人笑道:“听说了没,这姑娘是与少爷有了肌肤之亲,少爷执意负责,才要娶她为妻的。”
“真的?……我就想这姑娘样貌平平,也无显赫家世,怎么就能做少夫人。”
“就是啊。这么一比,那礼部侍郎的千金也不错了。”
“呵呵,谁让我们少爷是死心眼呢。你要有本事把他拐上床,你也能做少夫人呢!”
“呸呸呸,让你胡说八道!打死你!”
……
小小无语至极……好吧,看来廉家的家风甚是豪放啊,婢女也敢这么开少爷的玩笑。啧啧,佩服佩服……唉,没错,她左小小的确是无才无貌,一穷二白,这门婚事,也的确是老天瞎了眼睛。只是,听别人这么说,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舒服啊……
她叹着气,正要跨进澡盆,却冷不防脚下一滑,她一个尴尬,直接摔进了澡盆里。
门外的婢女听到响声,立刻推门进来,“左姑娘,发生什么事了?”
而后,那两名婢女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澡盆中的水溅出了大半,小小倒栽葱在澡盆里,就剩两截小腿在水面上晃悠。
婢女不禁失笑。
小小好不容易爬起来,趴在澡盆边不住地咳嗽。
婢女含笑,走了上来,“左姑娘,没事吧?”
“没……”小小无奈至极地回答。
婢女相视而笑,随即开始收拾起来。
小小见那两人要动她的衣物,便开口道:“不用……咳……我自己……”
她还没说完,婢女已经捧起了那叠衣物。而那一刻,一大堆东西哗啦啦地从衣物里落了出来。
那两名婢女愣愣地看着掉出来的东西:廉家特制骨牒、英雄堡天英令、太平城神武令、神农世家赤炎令、戚氏短剑“胐”、淬雪银芒数枚……
片刻的静默之后,两名婢女震惊地看着小小。
小小尴尬地笑笑,怯怯道:“两位姐姐,能不能帮我加点热水?”
两名婢女点头如捣葱,然后飞也似地冲了出去,小小只听见远远的一声惊呼:
“啊!!!她原来是‘三弦女侠’啊啊啊啊啊!!!”
小小嘴角抽动。三……三弦女侠???什么东西???
一盏茶之后,小小便领略到了所谓“三弦女侠”的神力。只见原本的两名婢女带着一众姐妹回来,不说加热水了,香花按摩美酒水果,全部招呼了上来。小小受宠若惊,缩在澡盆里,手足无措。而那些婢女则个个面带憧憬,先前的冷淡、讥嘲早已荡然无存。不时有婢女温声软语,向小小询问当时在英雄堡勇斗歹人,救众人于危难的细节。
七手八脚地洗完澡,她刚换上衣服,婢女们又争先恐后地抢着帮她梳头。一时间,这小小的客房里,闹成一团。
小小很无语,小小很无奈。她终于明白了……误会如果一开始不解释,那以后就别想解释了……
她正感叹,却听有人敲门。
婢女略有些不悦地开了门,随即,带着笑意道:“少爷。我们正替少夫人梳头呢,你站外头等一下吧。”
“好。”廉钊的声音,温和谦逊。
小小更加肯定,廉家的确是门风豪放了。那种婢女跟少爷说话的态度,闻所未闻啊……不过,先前不是还称“左姑娘”的么?现在竟然变成了“少夫人”???!!!
好不容易折腾完,小小立马起身,迅速开门,逃离客房。
廉钊就站在门外,见她出来,微微一笑。
小小愣住了。廉钊换下了布衣,着了居家的衣服。廉家重武,那身墨绿衣衫束腰窄袖,想必是为了方便骑射。他的头发仔细地束起,佩上了青玉戚壁。那身装束,让小小的脑海里闪过了诸如翩翩公子、玉树临风、卓尔不凡等等的词来。只是平时她吹牛拍马,胡诌起来都不用腹稿,此刻却偏偏呆呆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廉钊看了看他,笑道:“衣服的袖子有些长呢……”
小小这才回过神来,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这是婢女拿给她穿的。说是特意为她准备的。不过,她身材瘦小,这衣服还是稍稍大了点。
“还是要请人来量身定做才好。”廉钊看了看那群看热闹的婢女,道,“你们都不用干活么?”
婢女们嬉笑起来,道:“少爷啊,后花园里的牡丹开得正好,一定要带少夫人去看看哪!”
廉钊点了头,对小小道:“走吧,我带你四处看看。”
小小被侍女推搡着,跟上了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