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坏事多磨 作者:那只狐狸(5)

时间:2020-07-31 18:04 标签: 看着 东海 婢女 温宿 小小
小这才发现,众人的头上都开始渗出汗水来,那声音显然非同一般。小小当即暗自庆幸,没有内力,果然是件好事啊! 这时,几名女子纵身跃出小艇,落在了甲板上。 “呵呵呵,不愧是东海弟子,竟能防住我的魅海神音 蔽
小这才发现,众人的头上都开始渗出汗水来,那声音显然非同一般。小小当即暗自庆幸,没有内力,果然是件好事啊!
这时,几名女子纵身跃出小艇,落在了甲板上。
“呵呵呵,不愧是东海弟子,竟能防住我的魅海神音!”为首的女子巧笑倩兮,声如银铃,悦耳动听。
就着月光,小小仔细打量了那些女子一番,众女皆是轻纱制衣,海风一吹,竟有种飘飘欲仙的风仪。但见那些女子的手腕脚腕上,都饰着银铃,看来刚才那诡异的铃声就是从此而来。小小看着看着,突然明白了过来。这种仙女似的打扮,诡异的武功,难道就是江湖上传说的神秘门派:南海北神宫?!这么一说,小小立刻想起,先前也听魏启说过,东南两海的关系,貌似不善哪!
“哼,贵派除了偷袭,还会别的花样么?”温宿执刀,冷然道。
为首的女子摇头,“哪里,温大侠真是客气了。我们再会偷袭,也不如当年贵派趁飓风来袭,一举夺我六岛那么厉害呀!”
“承让。”温宿毫不客气。
那女子也不生气,“那今日就再向您讨教了!”
说完,船上众人便出手交战,场面好不混乱。
小小抱着三弦,缩在桅杆后,欲哭无泪。这、这、这天下怎么就没一块安乐地呢?小小叹着气摇了摇头,然后,四肢伏地,小心翼翼地往更隐蔽的角落爬去。突然,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双美腿。
小小一惊,顺着那双腿往上看,果然,是那领头的南海女子。她僵在原地,尴尬地笑笑。
那女子低头,看着她。
小小连想都没想,立刻大声喊道:“女侠饶命!不要杀我啊啊啊啊啊!”
一瞬间,周围一片寂静。只剩下了小小的一人独白:“你不要杀我啊,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八个月大的孩子,还有……呃……没有了……”
那女子霎时笑了出来,“哈哈哈……没想到,东海之中,也出了这么个贪生怕死之辈!”
“小小,起来!”温宿怒道。
小小眨巴着眼睛,看了看四周。东海弟子们的脸上纷纷露出鄙夷之色,而南海众女则个个笑得戏谑无比。
“这位姑娘真识时务,我不杀你。”南海领头的女子带着赞许道。
小小睁着无辜的眼睛,“真的?”
“当然真的。”那女子伸手搀起小小,道,“不过,你以后恐怕无法在东海立足,不如就加入我南海门下吧!”
“满口胡言!”温宿纵身而上,挥刀,逼退了那女子。顺势拉过小小,护在了身后。
“哼!我是不是胡言,比试过了才知道!”那女子说完,出掌攻上。
温宿起刀应战,不过转眼之间,两人已拆了数十招。那女子不过十八上下,身手却毫不含糊,跟温宿对战,亦没有流露半点惧色。
小小站在一旁,有些庆幸,果真如那女子所说,此刻,船上虽然混乱不堪,但却没有一个南海门人攻击她。
小小暗自思忖,不如,干脆加入南海吧?
她正这么想着,却听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几日不见,洛姑娘的‘魅海神音’功力见长,当真叫老夫佩服。”
那女子卸开温宿的刀锋,退开了几步,望向了海面。
借着月光,只见数艘战船徐徐驶进,一名男子站在船头,背着双手。年纪约莫五十上下,身形削瘦,蓄有须髯。身上的长袍随海风轻扬,颇具道骨仙风。
那男子纵身一跃,上了船,微微一笑,道:“洛姑娘,如果老夫没有记错,这里是东海海域,不知洛姑娘前来,有何贵干?”
那女子瞥他一眼,道:“闲来无事,随处逛逛。怎么,你还真当东海是你的?”
“不敢。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那男子微笑,道,“只是,姑娘站的这艘船,确确实实是我东海所有。”
女子不屑,“不站就不站,你以为我稀罕?”
她说完,纵身跃下,落在了小艇之上。门下众女见状,也纷纷下了船。
“温靖,我们来日方长,我南海的东西,总有一天要讨回来!”那女子说完,小艇迅速掉头,乘着海浪离开。
东海弟子刚要追击,那男子伸手制止,道:“无妨,随她去罢。”
小小这才吁了口气。这南海倒也有趣,来得快,走得也快。根本不像刻意寻仇的,倒真像是……“闲极无事,随处逛逛”……
“这位就是左姑娘吧?”
小小正感叹的时候,冷不防那男子冲她说话。
“啊?我……”小小看了一眼温宿。
温宿皱眉,道:“这位是我师父,东海七十二环岛的总岛主。”
那男子笑容温和,道,“老夫温靖。”
“见过岛主……”小小立刻抱拳,有模有样地说道。
温靖微微点头,“方才让姑娘受惊了。”
小小摇了摇头,“哪里哪里,东海的大侠个个武功高强,小小佩服!”
小小说这段话的时候,几乎能听到四周不屑的鼻音了。她厚着脸皮,不为所动。
“待到了岛上,姑娘入了门,自然也能修得一身好武艺。”温靖倒是毫不在意,他说完,转身挥手,“起航!回岛!”
话音一落,所有的船都转舵掉头,继续往东行进。
小小抓抓头,入门?她怎么不记得自己要入东海的门?……唉,算了,随便吧……
“左姑娘,时候不早了,你回舱休息吧。”温靖回头,体贴道。
小小点点头,一转身看到温宿的表情时,却全身打了个寒颤。好吧……若不是知道自己和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还真会以为他要杀人呢。难道,是为了刚才跪地求饶的事生气?……也不是什么大事么,不就是喊了“饶命”么?
她硬着头皮,不知死活地笑了笑,灰溜溜地回了船舱。
……
……我是代表大地图跳跃的分割线==+……
船行二三日,苍茫的海面上,渐渐出现了一片墨点。近看时,那墨点是个个岛屿,大小不一,地形各异。岛与岛之间以青碧的海水连接,日常均以船支代步。但凡东海沿岸的渔民、船家,都认识这些岛屿。
东海七十二环岛。
当三艘扬着黛色风帆的船只入港时,环岛外的栈桥上,早已站满了七十二环岛的弟子。个个青衣负刀,意气风发。
小小趴在船舷上,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里不禁感叹。难怪朝廷要把东海当作眼中钉了。看看,这才一个岛,弟子就有数百名。七十二环岛要是全部集结,那绝对是海防之患。小小又抬眸眺望了一番,远远望去,这些岛屿皆是一片青葱,隐有山林,海上的湿气氤氲环绕,颇有些人间天上的意境。
“下船。”
小小正感叹,就听温宿冰冷的声音当头浇下来,把她吓了一跳。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老老实实地跟着走。
约莫一刻工夫,就到了东海七十二环岛的总堂。
小小一边往里走,一边赞叹,这东海之上的东西,很多都是她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而这堂中布置,也与中原大不相同,让她不免好奇。
温靖换了身衣服,坐在了堂上,依旧是满脸温和的笑意。
“这次中原之行,虽失了‘三尸神针’,但总算能清剿叛徒,功过相抵,失针的事,便不追究了。”温靖开口,说道。
“谢岛主!”众弟子齐声回答。
小小有些不明白了,“三尸神针”疑似九皇神器,而东海先前也一直寻找着神针,如今失手,怎么反而说“不追究”?……果然是深不可测啊!
温靖看了看小小,笑道:“左姑娘,你上前一步。”
小小听到自己被唤,便走上了一步,怯怯地站在堂下。
“今日,老夫纳你入东海门下,以后大家便是自己人了。”温靖说道。
小小眨了眨眼睛,“呃……岛主,我……”
“左姑娘不必客气,尊师与我也是旧识,照顾你是理所当然之事。……你与我徒儿温宿颇有渊源,便入他的座下吧。”
温靖此话一出,就听堂中一阵骚动。
“呃……我……”小小还想说什么,却见一名弟子将一杯茶端到了她面前。
“来,敬了这杯拜师茶。”温靖含笑,道。
小小无奈至极,她看了看依然冷漠的温宿,咽了咽口水,犹豫着端起茶,毕恭毕敬地奉上。
温宿看了她一眼,单手接过,轻啜了一口,递还给了小小。
温靖满意地点点头,道,“温宿,她既是你的徒儿,你便须悉心教导,不可亏待。”
温宿点头,“是,岛主。”
小小依然端着茶,茫然了。拜师入门就这么简单?常理不是要给祖师爷上上香什么的么?
小小便继续茫然地听众人向她和温宿道贺,又茫然地赴了接风筵席,最后,茫然地被领到了弟子房内。
东海七十二环岛门人众多,自然也少不了女弟子。
岛内弟子房皆是两人一间,小小进屋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年级比她略长的女子坐在床头,正叠着衣服。
领她来的弟子招呼了几句,便功成身退。留下她一个人傻傻地站在门口。
“嗯……”小小想了想,开口,“这位师姐……”
那女子抬眸,微微打量了小小一番,便伸手指着旁边的一张空床,道:“你以后就睡这张床,衣服已经放在床上了,要是不合身就自己改吧。”
她说完,继续叠衣服,不再搭理小小。
小小只得默默走到床边,刚要伸手拿衣服,就听那女子说道:“对了,你既然跟我住一个屋子,我便要提醒你。我从不跟人合用东西,你缺什么,自己去买。”
小小眨眨眼睛,“哦……”她想到什么,开口道,“这位师姐怎么称呼?”
那女子略有些不耐烦,道:“叶璃。”
“哦……”小小应完,便不敢再多说什么。
那女子叠完衣服,起身出了门。
小小这才放松下来,狠狠地吁了口气。后悔了!早知道不来东海!去太平城了!真是的……只是……
她静静闭上眼睛。在忘记之前,还是越远越好吧……
……

九天九地

东海七十二环岛总堂外三里,有一处悬崖,名为云崖,是东海弟子受罚思过之地。悬崖上寸草不生,唯有岩石沙砾,崖下就是滔滔海浪。平日,这里甚少有人接近,何况现在已近子时,悬崖应该更无人踪才对。然而,却偏偏有两人在崖上比武。一人手执双刀,招招犀利,不遗余力。而另一人虽是赤手空拳,却游刃有余,将那些招式一一化解。这两人,正是温宿与他师父温靖。
不多时,两人停了下来。
温靖抚须笑道:“短短几日,你的刀法又见精进。”
温宿收刀,恭谨道:“徒儿不敢怠惰。”
温靖点了点头,“齑宇山庄的事,你处理的很好。幸而这次来的,都是神霄派中的小辈,你的身份应该不会暴露。”
“师父,这次神霄派重出江湖,我们要收集九皇神器,恐怕……”温宿道。
温靖笑得轻松,道:“天师的性子,为师最清楚不过。他既然没有露面,就证明神霄派尚未倾尽全力。凭那几个小辈,不足为患。”
温宿点了点头。
温靖看了看他,道,“为师担心的是另一件事……”
温宿有些不解,抬眸看着他。
“你带回来的那位姑娘,戒心很重啊。”温靖说道。
“……”温宿思忖了一下,道,“她已经答应入门……”
“入门?”温靖含笑,“她可是至今都没叫过你一声‘师父’……”温靖走到温宿身边,“就算叫过,也是因为别的原因吧……”
听到这句话,温宿的眉头皱了起来。
“看来为师没说错了。”温靖伸手轻轻拍了拍温宿的肩膀,“你的武学造诣是同辈弟子中最高的,但说到哄女孩子,你远不如你师弟。今后,还需好好学习才是……”
说完,温靖举步,离开了云崖。
温宿静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