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九霄风华录by红赝 作者:红赝

时间:2020-10-16 09:45 标签: 的人 看着 公子 神医 芳华
霄风华录红赝引子江湖盛传,九九重阳,“七绝公子”相约巫医魔教教主在九华山之颠决战。只那一日当众人赶到之时决战已然结束,便见一人白衣胜雪卓然而立,他手中天蚕丝仿佛浸透了鲜血,蜿蜒直流,宛若白雪中那一抹苍
霄风华录红赝
引子
江湖盛传,九九重阳,“七绝公子”相约巫医魔教教主在九华山之颠决战。
只那一日当众人赶到之时决战已然结束,便见一人白衣胜雪卓然而立,他手中天蚕丝仿佛浸透了鲜血,蜿蜒直流,宛若白雪中那一抹苍红之花,只衬得白衣光华耀眼,慑了人的双目。
蓦然回首,但见他神情中带着不屑,眉目间风尘睥睨。
谁胜?谁败?
江湖风云,仇恨不休,恩怨难明。
那日一战胜负从无人知晓,只数月之后,武林正道趁机一举进攻琅琊山,巫医教终灭,巫医教教主踪迹再无可寻。





九霄风华录正文第一章断虹霁雨,净秋空
章节字数:更新时间:--
琅琊山,又名摩陀岭,终日被大雾所遮,难辨东西。

只入了山,却又是另一派颜色,山上峰峦俊秀,水榭楼台,泉涧优美,古树参天,这里的环境优雅足以媲美桃源之境。

可又是过分的静谧,若是有闲人误闯,恐怕难保其命。

因为谁都知道,这琅琊之山是武林中的禁地。


自古江湖都有正邪之分,从无例外,而琅琊山巫医教更是邪教之首,早已成为武林公敌,只是巫医教行事莫测,武功诡异,想要得到的东西莫不在手,任谁都阻挠不了,而且每每出击总让正派人士难以预料防不胜防,是为武林中大多数人的心腹大患。

偏偏这座琅琊之山地处偏僻,并且设置极多的机关暗桩,要入山必丧命,巫医教立教至今,从无一人能擅自闯山。

禁地之称便是因此而来。

他醒来已有两日,总是怔怔望着窗外飞花出神,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这两日有人会按时为他换药包扎,却从未开口说过一句话,即便是他出声询问也得不到任何回答,他几乎以为这人是个哑子。

终于在第三日,他确定了这个人并非是哑子,可他还是不明白为何他的态度那么冷冰,仿佛跟他有深仇大恨,却又因为某种原因无法相报似的。

这日他勉强起身,脚还未跨出房门半步便听见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对他说道,“你出来作什么?”

他只好微微一笑,带着几分歉意道,“我出来透口气……”

话未说完已被那人打断,“窗开得好好的你透什么气。”

“呃……”他怔怔看着这个人,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比较好。

“回去躺好。”那人又道。

他忍不住皱起眉,刚要转身却觉胸口一阵疼痛,让他几乎站不住。

怎么回事?是毒?

他微一运气,胸口疼痛更盛,指尖无意刻入了门框,人已慢慢滑落,冷汗涔涔便自额上落下,渗透了衣襟。


忽地他似乎听到远处木轮贴地轱辘滚动的声音,然后便觉一阵青色幌入了眼,下一刻他发现自己已被人带回到床上,盘膝坐下之后那人与他双手相抵,掌心干燥,真气自手掌源源不断传自他的体内,为他打通周身血脉。

待疼痛稍稍平复,他终于看清了来人。

瘦削坚毅一见深刻的脸庞,许是刚度了真气给自己的缘故此时双颊微微有些发白,黑漆漆的眸子望不到底,却在视线对上的刹那平静移了开去。

然后他看见了一人推至床畔一张轮椅,不由微微发怔,便见眼前那人双手撑着床在一个人的扶持下回到轮椅上。

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推到了门口,他才急急地开口,“等等——”

轮椅停下,“还有何事?”那人背对着他出声,只觉得他的嗓音是那种极干脆而且好听的。

“很、很多事。”他脱口而出。

轮椅上那人似是垂首沉吟片刻,便见他抬手轻轻一摆,适才的人跟现在推轮椅的人都默默退了出去。

这时那人才微微转动轮椅,面对他。

“说罢。”他抬了抬眸子,似乎有几分寥赖。

“很抱歉,不过我想问一下,这里是哪里?还有……是你救了我吗?”他有些小心翼翼,可面对眼前这人总觉得有几分熟悉。

那人微微一点头,“这里是琅琊山,前些日子我出去采药看见你受了重伤昏迷在山崖下,顺手救了回来。”

他似是显得有些疑惑,注视那人好久才又低低问道,“请问你知不知道……”他问了一半,似乎问不下去。

“你中的毒有好几种,其中有一种名叫‘忘尘草’,是抑制记忆的药物,恐怕是有什么人想要公子你暂时失去记忆。”那人语调毫无起伏地道。

他皱了皱眉,“那么说来,你……应该不认识我?”

那人淡淡摇头,便是不认识的意思。

“如果没有其它事我先出去了,你安心养伤,我会替你配置出解药,在这之前你可以留在这里。”

他说着转过轮椅。

“还有……等等……”

那人推轮子的双手停了停。

“我该如何称呼你?”他问了一个自己很想知道的问题。

那人垂了垂首,他能看见他垂下的长睫,门外的光微微照亮了他侧脸的轮廓,然后他听那人说道,“我姓凤,字君复。”

一盏沉香,一方墨砚,一室寂寥。

纸上字迹疏疏落落,诗不成诗,句不成句。

“教主,您又心不在焉了。”端着一杯香浓绿茶走进来的女子脸上虽然带着淡淡的笑意,可眉宇间却能见一丝轻愁。

案几后那人没有抬眸,只是静静凝视纸上那被自己无意停顿之下逐渐扩散的墨迹。

“筮血檀到手了么?”静了一会儿,他淡淡问。

“右护法亲自出手教主您还不放心吗?”女子笑了笑说道。

“这么说就是得手了,怎么不见他来见我?”他道。

女子放下托盘凝视眼前的男人,过了半响她才开口,“右护法记恨傅公子,如今他被教主所救……”

他仍然没有抬头,口吻很平淡地道,“哦,原来他已经知道了。”

“可是教主——”

“庭筠,你不必多说了,让我一个人静一静。”他却阻断了女子的话道。

女子轻皱眉,望着他安静的脸庞,微微动了动唇之后终是没有开口,转身走出了房间。

“他怎么说?”大厅中坐着一名面目倨傲的男子,他见顾庭筠走进来便开口问道。

顾庭筠微微摇头,“教主的脾气你也知道,那人又是傅公子,你说教主会听么?”


男子明显皱紧了眉,“那人所中之毒都非同寻常,不仅夜夜要耗损功力抑制他毒发,还要为他研制解药,难道他真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么?况且——”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男子英挺的双眉拧得更紧了,却没有再说下去。

顾庭筠也知晓他要说什么,暗自垂下了眸。

“不能再这样下去,无论如何我也要去杀了那人,省得他再害到教主。”男子似乎忍无可忍,此时猛地起身朝厅外冲了出去。

只才踏出门坎他的身形就顿在了门外。

“你要去哪里?”淡淡沉静的嗓音传来,一贯地有几分寂寥。

“我……”男子顿了顿,他退后几步正视自己面前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教主。”顾庭筠出声唤道。

“要去杀他,先过我这关。”他低低开口,视线却是低垂着的。

“教主你——”


“我已经说过了,这里谁也不许提他的名字,也要忘记我与他的恩怨,况且这是我跟他之事,不劳右护法你操心。”他语气虽然平淡,可带着一股与生俱来高高在上的气势,在他口中说出来的话就是命令。

男子不响,视线只定定地注视男人轮椅上覆有一条毛毯的双腿。

大厅内很静,然后便听到轮椅转动就欲离去的声音。

便在这时他身后的男子又开口,“别忘了那日在山顶是谁伤了你的双腿,难道这还不够么?”男子的声音很低,却隐隐带着一种沉痛。

“秋水——”顾庭筠心中一紧出声欲阻止。

只男人扶轮椅的双手停了停,背对着男子反问,“那又怎样?”

男子听他不冷不热只这一句不由一步跨到男人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教主!”

“若还知道我是你的教主,就给我闭嘴。”他抬眸,眼底戾色一闪而过,声音已失了耐性。

他说着也不再看男子一眼,径自推动两边的轮子缓缓沿着厅外长廊扬长而去,却扔了一句话在身后,“庭筠,替我看好右护法,傅公子若有任何意外,为你是问。”

“谨遵教主之令。”顾庭筠低低道。

被唤为“秋水”的男子敛下了眼,紧盯着那个背影不再出声。

他又有好几天没见过那个曾经出现为他度真气疗毒的男人。

“你们都是怎么称呼他的?”无聊地拥被坐在床上,他瞧着窗外清幽的景色,心里总觉得那个人应该是个与世无争的人,不然怎会选择一个如此安静美丽的地方居住。

“凤公子么?”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

意料之中微微带着些许讥讽的回答,他也不甚介意,毕竟是寄人篱下,况且别人还有恩于他。

“小茶。”他轻唤,坐在一旁的是那个一直为他送饭换药的人。

小茶听他这么叫有些不耐烦地皱起眉,“我只是来给你换药的,不是来陪你聊天的。”

“我也只是叫叫你的名字,不是要你跟我聊天啊。”他无比风凉悠哉地说。

“你——”小茶不由抬起眼瞪他,“可恶。”

“你几岁了?怎么跟我说话那么凶?”他露齿轻笑,趴在一旁的桌上看着小茶。

小茶很后悔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这个人,他忽然发现教主救回来的男人真的很闲。

“你不好好关心一下自己的伤势问那么多干什么?”小茶终于把手中的药调好,这时走到床边指使他道,“给我躺好。”

他淡淡笑了笑依言躺下,口中却还是闲闲问道,“你们那位凤公子很忙吗?而且这里好像不太有人的样子,你来这里多久了?”

小茶一边除去他身上的衣物一边皱眉,就是不想搭理他。


解开了缠绕在他腹部的布条,一道怵目惊心的伤口就露了出来,也不知是被何武器所伤,总之每次小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