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江湖很忙 作者:青浼

时间:2020-10-16 09:46 标签: 一声 的人 开阳 盟主 眉山
江湖很忙作者:青浼第一章最近江湖有点忙。新上任的武林盟主箫且意在上任不久后就神秘失踪,只留下左青龙和右白虎两位副使在处理之前盟主留下的烂摊子。对于两位副使的艰辛汗水,江湖众人当然是看不见的,他们津津乐
江湖很忙
作者:青浼

第一章

最近江湖有点忙。
新上任的武林盟主箫且意在上任不久后就神秘失踪,只留下左青龙和右白虎两位副使在处理之前盟主留下的烂摊子。
对于两位副使的艰辛汗水,江湖众人当然是看不见的,他们津津乐道的,只有盟主的下落。
有人说,箫且意遭人暗算,身手重伤,闭关修炼去了。
有人说,箫且意一生武痴,在击败了上任盟主之后,终于觉得这世上从此无人出其左右,寂寞地隐退了。
还有人说,箫且意练得“忌水神功”,却不幸走火入魔,疯了,此时此刻,正被关在忌水山庄地下牢狱里修身养性。
更有人说,箫且意偷了王母娘娘的鲜果,他有了。
……
在谣言变得更加可怕之前,左青龙终于出来给了大家一个官方版本的权威说法:箫且意死了。
三日后,忌水山庄飘出右白虎的补充说明:要不,把人归拢归拢,重新再选个盟主算了?
……于是,官方与民间的结合体,被江湖众人所承认的“事实”终于产生了——新任武林盟主箫且意失踪,其实际乃左青龙右白虎两位副使暗中作梗。俩人狼狈为奸,窥视权威已久,今日终于忍无可忍无须再忍,誓要将武林盟主一位收入私囊,俩人共享中原武林。
各大门派开始私下集结,为住持白道武林正义,准备,明年春暖花开时,围攻忌水山庄。
……只不过,鲜红的围观邀请函里,却独独没有丹蛇神坛的一份。
这事情说来有些话长。
丹蛇神坛原本前身为丹蛇苑,创始人是苗疆蛊王的独苗后人,很多年来,丹蛇苑靠着出色的医术和各类功效奇佳的丹药,在五年之内便跻身于江湖门派排行二十名之内。而根据《江湖事件薄》记载,这个蛊王后人是个心地善良且用情至深的一名女子。
恶俗的是,她爱上的是江湖上最有名的薄情郎。
不幸的是,薄情郎果然抛弃了她。
更不幸的是,当时,姑娘已经有了身孕。
一年之后,这名蛊王后人在生下一个儿子之后含恨而死。儿子在目睹了当年一切变故的教中元老的拉扯中长大——这位老人灌输的思想最终决定了丹蛇神坛的最终走向。在蛊王后人的儿子及冠的那天,挂了十五年的丹蛇苑牌匾被摘下,丹蛇苑自此更名为,丹蛇神坛。
从救命之地变成亡魂归处,也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所有准备公开发派到各个门派的灵丹妙药当夜被统统丢入炉中熔毁,丹蛇神坛后山上所有的毒物一夜之内一扫而空。
从此,丹蛇神坛只出毒药毒蛊,再也不费神于治伤风感冒怎样才好,只会纠结于怎么样才能让人死于伤风感冒。
……
丹蛇神坛现任当家的名叫耀阳,一个坏得能拧出一桶水的传奇人物。
有幸在这次武林大会中看见耀阳本人的,无一不称其“外表温润如玉,实则内心狠毒”……“面若桃花,心如蛇蝎”……“别以为最后蒙着张脸咱就不知道,被箫且意一巴掌拍下比武台的人就是他”……“所以武功似乎是真的不怎么样”(……)。
其实武林众人不知道,他们看到的,只是很表面的耀阳。
因为耀阳其实是两个人。
没错,就是同胎异貌的兄弟。
面若桃花的那位,名叫开阳,为丹蛇教行走江湖时的门面,人称大教主。
心如蛇蝎的那位,名叫耀司,为丹蛇教横行江湖时的军师,人称二教主。
此时,丹蛇神坛闭门谢客,正在清理内务问题。
金碧辉煌的理事大厅内,红色漫纱随着大开窗户吹入的北风无规律地飘浮。正是白日,秋日里的阳光照在大厅内的顶梁柱上,柱身盘龙攀附着红色柱身而上,金色龙爪张开,精细每日打理过的爪尖竟栩栩如生地闪过冰冷的金属光泽。
身着红衣护法的男人双手被伏在身后,狼狈地跪倒在冰凉的大理石地面上,他的身边,一名女子同样被捆了个结实,不同于男人皱眉沉默,这女人哭得梨花带雨,花容失色。
上位者,是一个面容普通的男人,虽是如此,如同刀刻的五官却立体深刻,英气十足。身着黑色细致短衣的他此时此刻表情深不可测带着浑然天成的高傲,懒懒地望着地上跪着的那对亡命鸳鸯。
“耀司,坏事做尽的人,终究是要遭报应的。”跪在地上的男人不卑不亢地抬起头,直直地望向上座男人。
“漠鹰大护法,谁准你直呼我名字?苍狼,再来一鞭。”掀掀嘴角,耀司嫌弃地挥手做了个驱赶的动作。
沉默站在他身边的黑衣男人一言不发地从腰间抽出随身携带的龙筋鞭,在女子尖叫声中,结结实实地打在名唤漠鹰的男人身上,红色护法袍立刻被撕开一道狰狞的口子,带着细小倒刺的鞭子将皮肤勾得皮开肉绽,然而漠鹰却只是闷哼一声,一鞭过后,反倒温和地去安抚旁边泣不成声的女人。
将一切收入眼底的耀司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漠鹰一抬头,正好将他来不及收回去的表情看进眼里,一切都写在面上的样子却让漠鹰忍不住心中一动,脱口而出:“你不过是冲着我来,放过红音,剩下的我一并承担就好。”
“一并承担?你有四只手给我砍?”
漠鹰尴尬地沉默。
“冲着你来?”耀司啧啧两声,“漠鹰,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自信了?”
耀司话语一顿,勾勾唇角,随即扔下惊天五雷——
“就因为你上过我?”
……
大厅内,一片宁静。
连原本抽泣不止的女人都停止了抽泣,改变成了倒抽气,银铃似的双眼瞪向身边同跪着的男人,满脸不可置信。
“……”苍狼清了清嗓子,“恕属下冒昧,主子,您可以不用那么直白的。”
耀司瞥了他一眼:“就你废话多。”
苍狼默默后退,决定从此刻开始,只要能躺着就绝不站起来等着中枪。
“恶心!世间怎会有你这样不知耻的男人竟然会喜欢男人!怪物!”
就在众人沉默之际,方才一直软趴趴的女人不知受了那句话的刺激,竟然忽然尖声厉气向耀司问责。
漠鹰皱皱眉,想说什么,最终却选择了沉默。
谁知,坐上之人却不怒反笑:“喜欢男人很可耻?我一没威胁江湖秩序,二没强抢他人之男人,我怎么不能喜欢男人了?……”
……你怎么没威胁江湖秩序了?苍狼无奈:“启禀主子,今年百晓生新邪教排行,本坛荣幸挤入前三。”
“带领你们向更高的目标前进那是我的职责,不要把这个和我的私事混为一谈。”耀司理所当然地回答。
苍狼:“……”
耀司:“我确实是喜欢男人没错,可是不是你的漠鹰,这位……叫什么名字来着?”
苍狼:“启禀主子,红音。”
耀司严肃地点点头:“嗯,就是这个。这位姑娘,要论武功,左使白粟比你心上人漠鹰早悟本教绝学三年。要论外貌,相比之下,黑衣护法苍狼比较是我的菜。要论身材,刑房掌事李庆年更加——”
苍狼:“启禀主子,李掌房今年五十三了,于年龄不符。”
“……这样啊,那算了。漠鹰,去年中秋,若不是你醉酒强压本教主,本教主是不可能屈就于你的,你明白了吗?”
漠鹰激动之下,背脊挺得笔直,双目圆瞪却是狰狞之极:“耀司,你撒谎!你明明就是——”
“好了,让他闭嘴。”耀司打了个呵欠。
苍狼飞身而上,毫不客气地点了漠鹰哑穴,将男人后半句话完全封死在无声中。无视地上男人的怒目,苍狼躬身站在一侧,等待主子的下一步发落。
耀司从主位上站起来,走了两步之后,疑惑地回头:“还等什么?”
“属下等候主子发话,红衣护法漠鹰,徘水宫婢女红音,二人企图叛离,请问主子,是否按规矩办?”
耀司最后看了双目通红的漠鹰一眼,沉默片刻之后,竟是无所谓地笑了笑:“那就按规矩办吧。”
丹蛇神坛第一条即使对叛离者的惩罚:剁去双臂,挑断脚筋,劈开舌尖,刺瞎左目。
此规定下至小厮,上至教主,全体适用。
仿佛没有听到随即传来的悲切女声惨叫,耀司淡定走向自己房间的途中,终于想起了那么一个人,遂问随从侍卫:“开阳教主何在?”
“启禀二教主,大教主从白眉山归来之后,便一直呆在炼丹房,午膳时间也未穿膳。”
“炼丹房?……他又在捣鼓什么?”
“回二教主的话,属下不知。只听大教主随从的人说是从白眉暗河里捞出一个半死之人。”紧紧跟随在耀司之后的侍从恭敬地回答。
耀司闻言却是脚下一顿,脸上带着习以为常的无奈:“我哥又捡破烂回来了?”
“……回二教主的话,是不是破烂,属下不敢妄下断言。”
耀司:“……你回去告诉职书房,就说传我的话,从今天开始,丹蛇神坛再也没有大教主。”
侍从:“属下遵——恩?啊?”
耀司:“新增添一个职位,从今天开始,咱有‘丹蛇圣母’了。”
好巧不巧,这番话却被正准备去神坛后院的圣水井取水炼还气丹的开阳听了个正好,开阳秀眉一皱,忍不住出现在众人眼界之中,低声喝道:“弟弟,休得胡闹。”
耀司笑眯眯地推了身边某侍从一把:“快,还不见过开阳圣母。”

第二章

弟弟在下属面前的调侃让开阳精致的面孔一瞬间的抽搐,片刻之后,恢复了平日里的温和,只是轻轻呵斥之后,目光移到耀司身后,果然不见平日里总是跟在他身后的黑红两位护法。
开阳秀眉轻轻一皱,刚想说些什么,却被瞧见哥哥脸色状似就要发难的耀司飞快地打断。比哥哥高出一个头的耀司亲密地揽过哥哥瘦弱的肩,摸了两摸感受手感之后乐呵呵道:“哥,去了一趟白眉山,你受累了。那老头给你脸色看了?看我过几日不派人——”
“若不是你让苍狼去偷了白眉道人的拂尘,我定然是不必跑这一趟的。”开阳满面淡然地将自己肩上的大爪子拍开。
耀司嘿嘿直乐,像只大狗似地蹭在开阳身边。原本跟在耀司身后的几名侍从已经识相地退下,只剩兄弟二人一同前往通往神坛后院的圣水井的必经小道。
“怎不见苍狼和漠鹰两位护法?”
习惯了耀司在心虚的时候总是拼命岔开话题的个性,开阳终于在儿时起就养成了狠狠抓住问题中心不解决死也不放手的好记性。
面对弟弟支支吾吾的态度,开阳停住了脚步,稍稍扬起下颚,瞅着自己的弟弟,一字一顿地轻声道:“耀司,我警告过你的。”
耀司:“呃——”
“我说过,无论怎么闹,都不许将主意打到神坛内部,特别是你的贴身下属。”
“是他招惹我的。”耀司很委屈,“然后还对我始乱终弃。”
开阳:“……”
耀司:“你知道去年中秋过后第二日,漠鹰从我身上爬起来第一句话说的是什么吗?”
开阳:“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耀司:“他说,二教主,对不住。”
开阳:“……”
耀司:“干他娘的,竟然敢跟我说‘教主!对不住!’”
“古人云一个巴掌拍不响。去苦生涯领罚吧,禁闭三天。”开阳转身就走,此时,二人已经到圣水井所在后院门口,只见开阳从雪白的长袍袖子中,取出一个做工十分讲究的长形琉璃瓶,优雅地挽起袖子露出洁白的手腕,将大水桶放入井中,发出“啪”地一声闷响。
“拍什么拍,他已经没手跟我拍了。”耀司粗鲁地挽起黑色长袍的袖子露出古铜色精壮的手臂,将哥哥推开,轻而易举地将打满了水的水桶提上来,忽然,一只白皙的手忽然猛地抓住他的手腕,耀司一惊,手一抖,一大桶水泼出一半,扭脸就看见开阳正眯着眼望着自己,沉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