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兰因·璧月 作者:倾泠月

时间:2020-10-16 09:47 标签: 的人 看着 两人 公子 宇文
【浪漫恋情类(古)】兰因·璧月倾泠月(完)兰因·璧月倾泠月兰因璧月是世间至美之花。兰因璧月是武林至尊圣物。那是每一个向往权利与荣华的人梦寐以求的。有这么两个人,视那淡泊名利为至愚至昧之事,他们的理想,
【浪漫恋情类(古)】兰因·璧月倾泠月(完)


兰因·璧月倾泠月

兰因璧月是世间至美之花。


兰因璧月是武林至尊圣物。


那是每一个向往权利与荣华的人梦寐以求的。


有这么两个人,视那淡泊名利为至愚至昧之事,他们的理想,莫过于拥兰因璧月入怀,立于江山之巅,俯视天下英豪。
主角:兰残音、明华严





引子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凉无限,乃花前订终身,松下系同心的最佳时期。偏有些大煞风景之人。
清幽古寂的殿宇外,南北各飞入一道黑影,越过高墙,掠过湖泊,跃过假山,飘过长廊,飞过花丛……直入山庄深处。
一个登萍踏水如步平地,一个轻若飞花风过随去。
一个轻盈优雅,一个潇洒写意。
皆是足落无声,快若闪电,可见轻功之高妙。
两道黑影几乎同时在一处楼前停下身形,只不过两人一南一北隔着楼是以并不知这黑夜中还有另一人与他有着同样的目的。两人在落地的同时皆是屏息静气运功探查,最后很是自豪的发现没有惊动他人,看来这名惊天下的守令宫也不过尔尔。
两人轻悄悄的各开一扇窗,一缩身形仿如灵猫般迅速闪入,窗门在身落的同时无声闭上。足沾地的一瞬只觉一股寒意从脚底袭来,令两人同时打个哆嗦,暗自纳闷,这脚下的地板难道是冰做的不成,怎么这么冷。
楼内很黑,只中心地一点淡淡的光华,其余一切皆在黑暗中,两人无声的向楼中那点光华走去,距其一丈之处同时止步屏息惊艳的看着那光华中心。
那点光华原是珠光。从楼顶垂下一盏莲花似的琉璃宫灯,灯中置一颗鸽蛋大小的夜明珠,珠上笼着一层白色轻纱,罩住了耀目的珠光,令它只发出淡淡的光辉,照亮三尺见方的范围。宫灯下是一高约四尺的白玉柱,平托着一块一尺见方通体碧绿毫无杂质的美玉,可更摄目的却是碧绿美玉上托着的两朵花。
那是一黑一白并开于蒂的兰花,花瓣全开,花大如碗,花瓣似一弯弯的月牙,黑如墨,白如雪,白花墨蕊,黑花雪蕊,紧紧相依,散发着一种如玉般的晶莹光泽,如幻梦般美得惑人!
这便是兰因璧月吗?
世间最奇异最美丽的花!
两人一时间皆不由被那奇异的花迷了心神,暗暗感叹世间竟有如此美物,同时更加坚定了决心,一定要将此物据为己有。思虑间,身形微动,手已不受控制的伸向玉台上的美丽花儿,也在那一刻,两人同时发现了对面黑暗中也伸出一只手,且目标一致。那一刹,两人一惊,电光火石间,一掌拍向对面人影,一手不变依探向玉台。
想当然的,这一掌都没有劈到对方都被巧妙的闪开,同时也没有抓到兰因璧月。错身停步,两人身形皆同时暴于珠光之下,隔着玉台审视着对方,皆是黑色夜行衣黑纱蒙面,看不着容颜独留一双黑夜中晶亮如星眸的眸子。
两人很有默契的同时轻哼一下,然后身形一动击向对方,用的都是巧劲,使的都是精妙的擒拿手,只不过对手似乎都很高明,两人打了一盏茶的功夫却依未分胜负,两人又皆不敢以真功夫互拼,就怕打起劲来会毁了玉台上美如仙物的兰因璧月,又怕声响大了惊动了守令宫的人。
一时两人又同时收了手,虽都气息平稳,可心里却是暗暗震惊对手的功夫,看看兰因璧月又看看对手,都皱起了眉,都想要花儿可只有一个,那就必要分个胜负,可真正打起来必惊动他人,那时便不好收场。
“唉!”
两人正僵持着忽闻一声叹息,顿时惊得两人心头一跳。这楼中竟有第三人?可他们竟都没发觉。一时又羞又恼,羞的是自负武功绝顶竟不能发现,恼的是对方分了自己心神。
“两个小娃娃,你们要在这打上一百年也行,但有一点要记住,千万不要碰那兰因璧月。”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两人闻声环视,却不知这人身在何处,又是惊又是怒。惊的是那人的高深莫测,怒的是那人的轻视语气。哼!你叫我不碰就不碰么!
“若不听话,可别怪我启动护令机关。”那人似看穿了两人心思。
两人回首看对方一眼,然后微微点头,达成一致意见:先拿这守令人再夺令花。
“小娃娃就是不知天高地厚。”一声叹息伴着两道轻飘飘的风扫向了两人。
两人同时运气挥掌打算硬接,可轻风迎面竟是千斤力道,两人瞬间清醒,使尽平生所学,收手、扭腰、旋身、侧飞,用足了十成功力,终于脱离了那道笼于全身的劲风,再抬首间,却发现已各自退至了原先飞身而入的窗下,离那兰因璧月已很远了。
这一刻,两人已不只是惊更是惧了。这黑暗中的人他们至今不知其藏于何处,可自己所有心思行动尽在其掌中,这一刻清楚的知道,自己远不是对手,今夜绝不可能夺得兰因璧月了。
心思转动,瞬下决定,足下一点,手一伸,已启窗掠出,飞快的沿着来路出宫下山而去。
“这两娃娃倒是不错,将来谁能夺这兰因璧月呢?”楼内那苍老的声音在感叹。
两人本是一南一北下山,可行到中途却又转了个方向,各行了片刻,两人同时发现了那朝着自己飞掠而来的人影。
停步,互视。
这人若不除,他日必是劲敌!
这一刻,两人同样的心思。
“兄台好。”两人同时抱拳行礼。
“小弟向来自负武功,今夜却为兄台折服,想与兄台结识为友。”南边的人声音清越应是弱冠少年。
“小弟素来喜结识英雄俊杰,兄台武艺如此出色,实乃吾渴求之友也。”北边的人声音清越中略带粗哑,正是少年成长的标志。
由此可知,北边的人年龄或稍长于南边的人,但两人身形皆是清瘦修长身高无二,想来也差不了多少。
“太好了,能得兄台为友小弟三生有幸。”南边的人高兴的走向北边的人。
“能结识兄台才是小弟的荣幸。”北边的人也高兴的走向南边的人。
两人急步走近同时伸出双手拉住对方的手,彼此紧紧握住有些激动的抖着,那模样啊,实是那万里相逢倾盖如故啊。
“这英山乃英魂所聚之地,小弟今夜得识兄台,真想把酒放歌,只是小弟身有要事不能停留,现与兄台相约,明夜此时再于此地相见可好?”南边的人慢慢放开手道。
北边的人也缓缓松开手道:“真巧啊,小弟也与人另有约,那就此约定,明夜此时再来与兄台把臂同欢,不见不散。”
“那就此告辞。”南边的人抱拳。
“告辞。”北边的人也抱拳。
两人同时转身离去,身形迅速可真是疾如飞箭,不过片刻功夫,两人便同时到了山脚下。
“噗!”南边的人一口鲜血吐出,身形一软倒在一棵树下。
“咚!”北边的人倒在了草丛中,眼睛、鼻孔、嘴角、耳朵全流出了黑血。
此时正是皇朝英华三十九年,皇朝帝国缔建至今已一百六十二年,历八代帝王的治世,正是空前未有的盛世繁华。
然武林之中却未如此太平。
昔风息双王乃乱世雄主,只因不忍天下苍生多受战苦,乃留诏弃位以国托于朝晞帝,双双归隐江湖。谁知天下虽定,武林却依是门派争斗一片混乱,是以两人再次挺身而出,于英山下“兰因令”镇各派群侠,举“璧月花”收绿林豪杰,从而一统武林。群英归心,武林平静,那时天下才真正的结束了杀伐乱世,得至真正的太平。是以无论是民间百姓还是武林豪杰对两人皆是从心底推崇与臣服,又因两人本为一国之王,再加而今江湖雄主之位,又结合两人昔日名号“白风黑息”,武林中便以“白风帝、黑息帝”尊称两人。
然两人虽惊才绝艳却是凭心而动任性而为之人,这武林帝王也不过做了十年,两人又双双弃位隐去。一时武林群英为失去这两位无人能及的帝主而扼腕叹息,可叹息过后谁又不为这武林帝王之位而心动呢?是以群雄齐聚英山要重选号令武林之主。却不想所有人皆希望落空,白风夕义弟韩朴技压群雄才逼众英,夺得“兰因璧月”,成为武林新的帝主。
他———要求所有人尊称他为“武帝”。
他也是武林史上唯一一个独统武林的霸主。
武林素来便分为黑白两道,白风黑息统领武林之时,两人夫妻一体,黑白两道尽在掌中,两道也同尊两人为主。但两人虽共为两道之主却深知两道绝不可能融为一体,是以,以兰因令号令白道,以璧月花号令黑道,武林才进入一个平衡且平静的时期。
武帝韩朴统领武林二十年,晚年归隐雾山。武林霸主之位又空下来了,但武林并未因争位而发生混乱,毕竟历白风黑息、武帝统领三十年,武林已非昨日那见人不顺眼就杀见宝心痒就抢的武林,早已有各种制律约束且韩朴走后留下了一个守令宫。
东未乱世中曾葬无数英雄的落英山在风王歼尽东朝帝国七万大军后改名英山。
皇朝初年,白风黑息于此号令武林群英,英山便成了武林人心中的圣地,是英魂聚敛之地。白风黑息统领武林时曾于英山筑建殿宇居住,后韩朴为武帝也居于此,是以英山在武林人心中也成了武林帝主居地的象征。
守令宫便在英山的山顶,兰因璧月放于宫中,守令人是韩朴亲自挑选培育世代传递,宫中机关无数,武帝离前曾下最后一道命令:新主未出,令护宫中。擅动擅夺,杀而无赦。
在武林新主未选出时,兰因璧月便由守令宫守护着,各门派皆不许擅动,新主出时才由守令人奉上,也曾有人不信邪的暗动心思,最后却皆是有来无回,不是死于守令人剑下便是葬于机关。这一下群英才是真正的收敛不敢妄动,开始齐聚英山召开武林大会重新角逐武帝之位。
只是此刻的武林经历三十年的休生养息,各门各派已扎稳根基,实力渐展,不是一个单以武说话的地方,作为武林之主,不但要有镇服群雄的武功,还要有令人臣服的德,更要有压服黑白两道名门世家的势。
那一次武林大会群雄角逐了十二天,黑白两道各有一人胜出,两人再互相比试又是一个平手,而黑白两道都力挺自己这边的人,一时僵持不下,最后武林德高望重的前辈宇文怀仁建议:各派同尊两人为主,一持兰因令号令白道,一持璧月花统领黑道,两人同时为武林出力以护江湖众生。此议得到众人首肯,第三代武林帝王便由此诞生。
但那时的皇朝帝国也经过了三十年的治世,早已是雄视六合的强国,周边各小国皆俯首称臣,是以新的武林之主也不敢称为武帝,以免真的引起朝廷的不满而动兵镇压,持兰因令的便为“令主”,持璧月花的便为“尊主”。
号令白道的是:“兰因令主”明贞。
统领黑道的是:“璧月尊主”江渡云。
同时,为了令主与尊主间平安、和睦相处,武林大会规定,每一代令主与尊主皆共同进退。即无论令主尊主哪一位或死或主动退位,另一位则同时退位。
此后,黑白两道倒是形成默契,兰因璧月各得一主,武林中令主尊主一代一代传递,既不让你独尊也不让我独统,黑白两道平衡制约,倒也各得安宁,武林再也没有出现过一人独领江湖的局面。
如此过去百多年,皇朝到了空前繁盛之时,武林也到了空前强盛之时,各派根基深牢人才辈出实力雄厚,实为可喜之事,然祸根却也因此生芽。凡是强者,皆不服有其他派压其头顶,更不喜这权力还要分出一半予黑(白)道,是以皆有了独尊武林之意。再加年代一久,这派系矛盾门户仇怨便日益加多加深,这杀伐争斗便也多了常见了,武林也进入了群雄争霸的时代,不再平静。
英华三十九年,兰因令主白昭去逝,璧月尊主展御便也同时退位,兰因璧月同回守令宫,武林之主重新角逐。
英华三十九年,有两个人偷偷潜入英山守令宫,未成而出。
这两个日后震摄武林的人物此刻依是弱冠少年,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