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请郎入瓮》(上错花轿系列三) 作者:风之羽

时间:2020-10-16 09:49 标签: 一声 看着 元朗 红英 多罗
《请郎入瓮》(上错花轿系列三)作者:风之羽文案:为什么会是他呢?这个问题达密哲元慎困惑了许久。只是被那双冷冷的凤目瞥一眼,见那张薄薄的唇弯一弯,自己的心就不受控地开始扑扑乱跳起来。自己要的,明明是眉含
《请郎入瓮》(上错花轿系列三)作者:风之羽

文案:
为什么会是他呢?这个问题达密哲元慎困惑了许久。只是被那双冷冷的凤目瞥一眼,见那张薄薄的唇
弯一弯,自己的心就不受控地开始扑扑乱跳起来。自己要的,明明是眉含远黛,眼蕴春波的仙女妹妹,可
是为什么靠过来的却总是这又奸又滑的狐狸哥哥?该死的,这似有若无的一点情愫被他牵着,随他引着,
似乎慢慢地离了经,偏了道。
英多罗红英很郁闷。为什么全天下的人都会以为自己跟那个不太务正业的皇帝有一腿?天知道他明明
看上的是那个不解风情,别扭又固执的小傻瓜!等等,看上那个傻瓜的自己,岂不也成了傻瓜一个?
唉,算了。反正初吻给了他,初夜给了他,连性命也都给了他……
到底还要做什么,他才肯乖乖地过来呢?
繁华中藏着动荡的金翅王朝,紫蘅花开的那一年,誓言,订了一世。


楔子

“当……当……当……”隐隐约约,从窗外传来清脆的梆子响。春夜里的风还夹着一丝寒意,从微敞
的视窗钻进来,将遮在床前的一幔纱帐撩得乱颤,却坚持不许春风钻进帐中一窥究竟。也不知是风吹还是
床在摇晃,纱帐抖动得更加厉害,床前点燃的两只巨烛的烛火忽明忽暗,映得这一室之中竟添了几分诡异
之色。帐中似有低声的喘息和偶尔溢出的低吟,但那声音低沉而压抑,让人又禁不住疑惑,不知真是人声
抑或只是春夜中几只难耐寒意的虫儿在哀鸣。
声息渐渐不可闻,乱舞的纱帐也平静了下来。夜风虽寒,却也带来窗外已经盛开的紫蘅花那独特的淡
淡香气,似有若无间,一室充盈着浮动的暗香。
屋外的梆子再次响起,声音由近及远,清脆而高亢。那似乎是自己儿时才听过的声音,曾已何时,居
然也传到这遥远的西北来了。床上的青年露出了一丝苦笑。招起手,抹去额角湿腻的汗水,触手却一片冰
凉。真是不争气。青年在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声,微微侧着身,用手肘将身体支起一点。
绣着金色的蟠龙的枕头湿了一半,也不知是被自己的汗水还是泪水浸的,青年微皱着眉,将枕头向上
拨了拨。然后,他看见了一张脸。熟悉,却又有些陌生。
是熟悉的眉,只是不像平时那样强硬,眉尾微微向下弯着,露出一点温温的暖意。是熟悉的眼,只是
看不见这双眼中平时那如利剑一样的光芒,不知道这闭合的眼帘睁开时会用什么样的目光瞪视自己呢?青
年想着,嘴角却向上翘了起来。熟悉的鼻子,熟悉的嘴唇,还有这熟悉的下巴……伸出手,指尖将要触及
对方时却又开始犹疑,若是他在此刻醒来会变成什么情形?青年咬着唇,收回了自己的手指。只用一双细
长的眼,看着他,细细地看,使力地看,贪婪地看,仿佛会与之永别一样,要将此刻对方每一处细节,每
一处毛孔都要印入灵魂一样……
“你永远不会知道……”青年低低地自语,闭上眼睛,慢慢俯下了身子,“就连我也不十分清楚……
”有些凉的薄唇轻轻覆在对方那温热的唇瓣上,却如蜻蜓点水,稍触即分。睁开时,清亮的眸子里已满是
哀伤和怨忿,“为什么我喜欢的会是你?”
英多罗红英掀起被子,虽然身体的某处还在疼痛,他却已经咬着牙站在了地上。拾起散落一地的衣服
,英多罗红英用还有些颤抖的手将衣带一条条地系上。又湿又粘的液体顺着大腿缓缓流下,让他很不舒服
。不过现在并不是可以擦拭的时候。身后的人还在熟睡之中,他抱着被子酣睡的样子简直就像一个不谙世
事的孩子一样,纯真又无害,可英多罗红英知道,一旦这个无害的孩子清醒,他会立刻豹变成一个多么可
怕的野兽--冷酷,又无情。将金冠束在发上,英多罗红英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儿时的记忆如潮水
一般地涌来,让他几乎快要窒息。慢慢地,慢慢地退到房门口,英多罗红英闭上了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
“是该说分手的时候了。”英多罗红英睁开眼,脸上的神情已经变得淡然而平和,对着床上熟睡的人
一挥手,英多罗红英轻轻说了一句,“欠你的,总归要还。不过你欠我的,永远也还不清了。”
拉开房门,清新的风迎面而来,英多罗红英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今天的月色真得很不错。”
“王爷金安!”两侧的侍卫一齐恭身行礼。
“不用多礼。”英多罗红英温和的嗓音让侍卫们精神一振,“你们的主人已经睡下了,这么大的声音
会将他吵醒的。他脾气不好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就连陛下跟他说话都要带着一分小心,他的火爆脾气一上
来,十头牛也拦不住他。你们还是小点儿声好。”
“是,谢谢王爷提点。”一个年轻的侍卫偷偷伸了伸舌头。
“现在是几更了?”
“三更天了,王爷。太晚了,王爷要不要留宿?小人给王爷安排上房。”
“不用了!”英多罗红英摆了摆手,“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处理完,明日要早朝,今天非回去不可。”
英多罗红英对提此建议的青年侍卫微微一笑,温柔的月光映在他的脸上竟添出几分妩媚的妍色来,那
侍卫看得有些发愣,直到被身边的伙伴推了一把才回过神,脸上立时涨得通红。
英多罗红英也没理睬,自顾自慢悠悠地离去。
“你发什么愣啊,看着明鸠王,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伙伴抱怨着,那青年侍卫的脸却更红了。
“你说也怪,明鸠王平常看起来也就一副文弱的书生样子,可是看起来总有些让人害怕的,为什么今
天看起来会那么不一样呢?”英多罗红英的身形早已消失在夜色中,青年侍卫的目光还舍不得撤回来。
“有什么不一样?还不是那副阴恻恻让人发怵的样子吗!难怪咱们主人不喜欢他。像他这么阴险狡狯
的家伙,任谁也不会有好感。”另一个侍卫很不以为然。
“那是因为他是南蛮子养的。龙生龙,凤生凤。身上有南蛮子的血,你说他的心眼儿能少得了吗?”
几个人偷偷笑了起来。
“可是……你们不觉得……”青年侍卫犹豫了一下,“你们不觉得明鸠王今日好像特别漂亮吗?那个
,说不出的感觉,感觉好像……很艳丽……”
另几个侍卫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好像看一个怪物一样,他立刻摇手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啦,明鸠王
长得是清秀,但我绝没把他当女人看,只是,觉得他今天有些不太一样……”
“小兄弟,你来几天了?”年纪稍大一点的侍卫推了推他,“你难道没听说过?”
“听说什么?”
那侍卫左右看看,故作神秘地竖起一根小指来。
“明鸠王是咱们陛下的这个……”
“这个?这个是哪个?”青年侍卫一脸迷惑。
“这也不知道啊!”几个侍卫脸上写满了不屑,“你真是个土包子。”
青年侍卫再次涨红了脸。
“小兄弟,你不知道陛下他男女皆喜的吗?”年长的侍卫脸上露出一丝邪笑,“这个啊,就是陛下的
那个了。这宫里谁不知道啊,明鸠王是陛下的老相好啊。不然你以为凭他一个小小的侍读,怎么能年纪轻
轻就封了只有王族才能有的亲王头衔?明摆着嘛,那是用他的屁股换来的。”几个侍卫一同笑了起来。
“真的吗?”青年侍卫一脸的失望,对着英多罗红英离去的方向啐了一口,“妈的,真晦气。老子最
讨厌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家伙了。简直给咱们男人丢脸。”
“小兄弟,你气什么!”年长的侍卫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是没尝过那个味儿,小雏儿,你不知道,
这男人也有男人的好处,妙着呢。你要是尝过啊,怕是再也不会去碰女人,你老娘啊,一定就要哭出声儿
了。哈哈!”
门框突然响了一声,像是什么东西砸了过来。几个侍卫吓得一齐噤声。
“王爷?”年长的侍卫战战兢兢地叫了一声。
“外面都给我闭嘴!”屋里传来低沉的声音,微微低哑的嗓音明显地透出不快,“再多嘴多舌地吵我
睡觉,当心我把你们的舌头全拔出来!”
侍卫们脸色发白对视了一下,静悄悄地退了下去。
夜,寂静无声。只有轻舞的微风,将紫蘅花的香气传遍四面八方的每个角落。


第一章

“咕噜噜……”碧绿的水面上泛起一串气泡,平静的水面被什么东西搅动得起伏不安。过了一会儿,
水面终于恢复了平静。
“拉上来!”倨傲嚣张的刺耳声音响起。
“是!”
两根粗如拇指的麻绳提起来,岸边的两名小太监从水中拉起一人。
“殿下,他又晕了。”一名小太监尖声报告。
“把他再弄醒!我还想再玩一会儿,不许他现在就挂了。”
把水里拉起的人俯放着,一个太监使力用脚踩他的背部。不一会儿,那人浑身抖动了一下,从嘴里,
鼻子里喷出大量的水来。
“能吐出来水就死不了了。”旁边的太监高兴地叫出声儿来。“快点儿,让他醒过来,不然太子爷又
该不乐意了。”
被人揪住头发,不停地抽打脸颊,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同时,从肺部传来的刺痛感让他忍不住发出了
细碎的呻吟。
“好了,活过来了,活过来了!”两个小太监兴奋不已。像这样晕过去再弄醒他已经三四次,一次醒
过来的时间比一次长,再这样下去,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再也唤不醒。真就这么唤不醒是小事,但若要
让看来尚未尽兴的太子发怒,他们也会一样成为遭殃的池鱼。只要他还活着,那别人就不会有事。
“活过来了?”坐在一个小太监身上的太子冷笑了一声,“那就再把他投进去,看这次他还能挺多久
!”
“是。”小太监们把人从地上拉起来,准备再次扔进冰冷的水中。
除了痛,还是痛。无法呼吸的恐惧和身体内外传来的巨大痛楚已经让他几近崩溃,再次听到太子口中
的残忍命令,即便是再倔强的性子他也忍不住开始发抖,被空气重新贯注的肺部再次疼痛起来。他开始剧
烈地咳嗽。
“怕了?你也会有怕的一天?”太子哈哈大笑,站起身来走到他的面前,用拇指和食指掐住他的下巴
,强迫他抬头看着自己,“英多罗红英,你不是一向目中无人的吗?看着我的眼睛,说,说你错了,你再
也不敢了,哀求我放过你。说得好听一点,说不定我会一时发发善心放过你。”
真想开口讨饶。英多罗红英的脑中不只一次闪过这个念头。但是不能。太子的脾气他实在太过了解。
生性残虐的家伙越是讨饶越是会激发他的嗜虐心。是的,既然一样会死,他宁愿自己可以死得英雄一些。
“想清楚了吗?你这个下残的狗杂种!”太子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刺耳。英多罗红英聚起身体中剩下
的最后一点力气回答道:“我、没、错!”
瞳仁一缩,暴虐的血色自黑眸中闪现。
“我倒要看看,英多罗家的儿子,骨头到底有多硬!”
“既然知道他是英多罗家的儿子,就应该知道英多罗家的都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